🏡
PTT小說網
x
    一直都處變不驚的張若塵,此刻雙手在輕輕顫抖,眼中涌出一根根血絲,腦海中,像是有一道驚雷炸開,雙耳嗡嗡直響。

    也不知多久過去,張若塵纔是緩緩擡起手臂,接過交織着一道道龍紋的八龍傘,喉嚨乾涸的道:“他……他爲何不親自來見我……他爲何……爲何……”

    慈航仙子道:“他讓我給你帶一句話,現在還不是你們相見的時候。”

    張若塵臉上的表情相當痛苦,眼神猛然一沉,吼出一聲:“爲什麼?我現在就要去西天佛界,我一定要去,我一定要當面問一問他,這麼多年爲什麼要將我丟棄?既然知道我還活着,爲何……爲何不來見我。帶我去找他,我現在就要見他。”

    “他若是不想見你,你就算找遍整個西天佛界,也不可能見得到。”

    慈航仙子見張若塵的情緒有些失控,於是雙手合十,念出《清心經》。

    頓時,張若塵內心的情感創傷,還有先前無影仙子的精神力攻擊造成的精神創傷,都在癒合,猶如一股清泉涌入進身體,說不出的舒服。

    漸漸的,張若塵的情緒平靜下來,對着慈航仙子拱了拱手,道:“多謝。”

    慈航仙子停了下來,面帶淺笑,道:“天下之事皆能放下,纔是大智慧。”

    “天下之事皆能放下?佛都做不到吧!”張若塵苦笑着搖了搖頭,道:“到底什麼時候,他才願意見我?”

    “他說,明帝新立,乾坤定論,便是相見之時。”慈航仙子道。

    “明帝新立,乾坤定論。”

    張若塵苦澀的一笑:“果然,他果然是早就知道乾坤神木圖和乾坤界,他還真是夠狠,對自己的獨子也這麼的狠。好,好,好,我一定會重建聖明中央帝國,一定讓乾坤界演變爲一座大世界,繁衍出屬於自己的文明。”

    所謂的“明帝新立”,並不是說張若塵重新建立聖明中央帝皇,就能直接稱帝。

    而是必須要達到大聖境界,纔有資格稱帝。

    與風兮、鎮元慈航仙子分開,張若塵一路向天都聖市行去,依舊有些渾渾噩噩,心中在思考,明帝爲何不願見他?爲什麼一定要等到“明帝新立,乾坤定論”?

    當年,他突然失蹤,到底是遭遇了不測,還是早就有前去西天佛界的計劃?

    張若塵心中的思緒,相當混亂。

    “算了,現階段還是努力修煉,他不願見我,肯定是因爲我還不夠強大。如果我足夠強大,就算他藏起來,我也能將他找出。”張若塵壓制住心中的負面情緒,擡起頭來仰望天空。

    半晌後,他徹底恢復過來,開始思考接下來要做的事。

    天堂界派系和天殺組織這一次的刺殺行動,差一點就讓張若塵死無葬生之地,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來到天都聖市,張若塵徑直向月神道場趕去。

    如今的月神道場,又變得恢弘富麗,坐落着一座座煉器樓閣,聖光璀璨,與以前陰森邪惡的陰陽殿相比,形成鮮明對比。

    與以前不同,月神道場完全受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的保護,道場中的修士,根本不敢踏出一步。就算出行,也是通過空間傳送陣,悄悄離開。

    但是現在,月神道場的大門竟是完全打開,偶爾還有修士進出。

    在大門的兩側,各自站着一位容顏美麗的女聖。

    她們二人,穿着打扮都很得體,身上散發出淡淡的聖芒,既是在看守道場大門,也是在接待前來的修士。

    張若塵變回本來面貌,向道場大門走了過去。

    四位女聖見到了他,連忙迎接上去,躬身行禮,“拜見神使大人。”

    張若塵略微皺眉,問道:“你們是?”

    其中一位女聖恭恭敬敬的道:“我們曾經都是被陰陽殿抓捕而來的可憐之人,是神使大人給了我們新生。”

    張若塵恍然大悟,隨即問道:“別的那些修士,前來月神道場,是來做什麼?陰陽界、黑魔界、萬邪界這些大世界的修士,沒有再來報復嗎?”

    “回稟神使大人,半年前,廣寒界在月神道場開設了一座聖店,與各大世界的修士進行交易和交流。那些前來月神道場交易的修士,都是一起進攻陰陽殿的大世界的修士,此事也是神使大人的功勞。”

    “當初,神使大人放了這些大世界的女聖,沒有收任何贖金,已經贏得他們的好感。後來他們遭到報復和刺殺,也是神使大人不辭勞苦親自前去爲他們的道場佈置空間陣法和時間陣法,他們都記住了神使大人的這一份情義。”

    另一位女聖說道:“月神道場有蘇璟王、黑爺、真妙大師他們坐鎮,凡是敢來搗亂的修士,全部都被擊殺。現在,就算打開道場的陣法,也沒有修士敢來對付我們。正是因爲我們足夠強大,所以那些與廣寒界有交情的大世界的修士,纔會前來月神道場與我們談生意。”

    張若塵點了點頭,正要詢問她們,廣寒界別的那些道場有沒有攻打下來,卻見小黑和真妙小道人從裡面衝了出來。

    很顯然,它們是已經察覺到張若塵的氣息,主動出來迎接他。

    但是,它們卻以一種奇異的眼神,盯着張若塵,圍着他轉圈。

    “像,實在是像,怎麼可能這麼像?”小黑自言自語的道。

    真妙小道人道:“貧道就說很有問題,必定是有大問題。”

    張若塵皺起眉頭,道:“你們兩個吃錯什麼藥了?廣寒界剩下的那些道場有沒有打下來?還有,帝皇聖玉呢?”

    “不急,不急,這些都是小事,現在你攤上了一件天大的事。”小黑說道。

    真妙小道人緊跟着說道:“沒錯,你攤上大事了!”

    就連遭到商子烆等人的圍殺,張若塵都挺了過來,還能有什麼天大的事?

    張若塵的眉頭皺得更深,道:“你們在說什麼?”

    “有人要殺你。”小黑低聲說道。

    張若塵道:“想殺我的人,本就多不勝數。”

    “但是這一次要殺你的人卻頗爲特殊,他們是要找你報血海深仇。”小黑說道。

    “報仇?”

    張若塵殺的修士不少,那些修士的親人和朋友,都與他有血海深仇。

    在他看來,這也就不算什麼事。

    張若塵盯了真妙小道人一眼,道:“若是我沒有看錯,你已經衝破了瓶頸。以你現在的修爲,加上紫金八卦鏡,應該可以輕輕鬆鬆鎮壓我的仇敵吧?”

    真妙小道人連忙搖頭,道:“你沒回來,我們哪裡敢鎮壓?萬一傷到了他們,說不一定會惹怒你。”

    張若塵越聽越疑惑,覺得小黑和真妙小道人都語無倫次,很像是精神錯亂,於是直接問道:“我的仇家,到底在什麼地方?”

    “就在道場裡面。”小黑說道。

    張若塵一邊向道場中行去,一邊說道:“既然是仇家,直接殺死便是。反正我不殺他們,他們也會殺我。冤冤相報何時了,總有一方會先死去。”

    小黑和真妙小道人看着張若塵那冷傲的背影,對視了一眼。

    “說得冷酷無情,待會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夠殺伐果斷?”真妙小道人嘿嘿一笑。

    小黑也是露出古怪的神色,道:“以本皇對他的瞭解,他這次是真的攤上了大事。”

    走進入月神道場,張若塵立即感受到兩股殺氣。

    不過,那兩道殺氣都很弱,與天殺組織的殺手天王比起來,簡直是可以忽略不計。

    一道有些稚嫩的嬌喝聲響起:“張若塵,你終於回來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絢爛的劍光憑空顯現出來,從上空落下,刺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停下腳步,隨手向上空一抓,一隻大手印顯現了出來,擊穿劍氣,將其拍擊得重重的墜落在地上。

    “嘭。”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摔在張若塵的腳下。

    張若塵在察覺到對方只是一個聖者境界的小丫頭片子的時候,也就收回了九層以上的力量,否則,剛纔那一擊,他就能將那個小丫頭拍得神形俱滅。

    看着地上那具纖細的小巧身體,張若塵長長的一嘆,道:“小小年紀,能有你這樣的修士,實在是相當了不得。可惜你想要殺我,還差得很遠。你的父母是誰,你爲何要來殺我?”

    才十一二歲而已,就已經成聖,這是張若塵以前不敢想象的事。

    因爲,百歲成聖都很難。

    換言之,這個小丫頭的修煉天賦,已經達到駭人聽聞的地步,必定是有相當驚人的來歷。

    “你這個殺人魔王……你……”

    小丫頭擡起一張俏麗的小臉,一雙星眸狠狠的瞪着張若塵,但是,她的話只是了一半,便是停了下來,反而露出相當吃驚的神色。

    因爲,她和殺人魔王張若塵,長得實在是太像。

    張若塵的眼神猛然一震,在這一瞬間,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幻覺?怎麼會有一個小丫頭,與他長得如此相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小丫頭使用了變化之術嗎?

    背後,一個稚嫩的男音響起:“張若塵,你這個崑崙界的叛徒,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兇猛的殺氣涌來,一劍擊向張若塵的後背。

    張若塵的目光,一直凝聚在那個小丫頭的身上,根本沒有理會身後的那一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嘭!”

    劍,擊在張若塵背上。

    金石碰撞的聲音響起,並且,有着一股強勁的聖氣波動,從張若塵背部和聖劍之間涌動了出去,化爲一圈圈漣漪。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與肉身的強大防禦力,區區一位聖者又怎麼可能傷得了他?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