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身後,站着一位十一二歲的少年,雖然稚氣,但是卻眉目清秀,脣紅齒白,渾身噴薄神聖的霞光。

    此刻,那少年卻是愣住。

    以他聖者境界的修爲,全力以赴刺出的一劍,竟然連張若塵的護體聖氣都穿不透。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運轉起來,隨即一股強勁的力量涌出,將那少年震得向後倒飛數十丈遠。

    此時,小黑和真妙小道人都追進道場,除此之外,道場中的一些侍女和廣寒界的年輕天驕,也都聞聲趕來。

    他們不敢出手。

    因爲那少年和小丫頭都與張若塵頗爲相像,說沒有關係,估計沒有人會信。

    張若塵向那蟒袍少年盯了一眼,發現此子與池瑤長得極像,但是,眉宇間又有幾分張若塵的影子。

    張若塵的心情很是複雜,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於是徑直向那個小丫頭走了過去。

    這個小丫頭的體內有五行混沌氣在流動,很像是擁有五行混沌體,容貌與張若塵長得極其想象,肌膚晶瑩剔透,黑色長髮隨風搖曳,一雙美麗的星眸閃撲閃撲,神情疑惑盯着張若塵。

    蟒袍少年大喝一聲:“妹妹,張若塵多半是使用出了變化之術,想要迷惑我們,趕緊退遠一些。”

    那個小丫頭提着聖劍,急速向後倒退。

    可是,張若塵是何等人物,只是簡簡單單邁出兩三步,就走到她的身前。

    “你……你要幹什麼?”

    小丫頭有些驚駭,連忙揮動聖劍,動用出劍四大圓滿的劍意,劃出一道劍弧,斬向張若塵的脖頸。

    張若塵的兩指併合,夾住聖劍的劍鋒,直接將她的那柄聖劍奪走,隨後探出一隻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探查了起來。

    “張若塵你這個狗賊,放開我妹妹。”

    蟒袍少年的眼中露出冷沉之色,體內聖氣完全調動起來,雙手抓住劍柄,全力以赴一劍向張若塵劈斬過去。

    “嗷!”

    一條半透明的龍影,從聖劍中涌出。

    張若塵伸出另一隻手,隔空一抓,擊碎龍影,將蟒袍少年擒拿,捉到了手中。

    “五行混沌體。”

    “真神之體。”

    張若塵探查出了他們的體質,手指不禁微微顫抖。

    想要繼續探查他們的血脈,卻以失敗告終。

    他們二人的血脈,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掩蓋,所有氣息都發生了一定程度的改變,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根本無法探查。

    不過,蟒袍少年能夠擁有真神之體,也就很有可能是神子。

    因爲神在十月懷胎的時候,自身的血液和修煉感悟,與胎兒融爲一體,相當於是在不斷淬鍊胎兒的體質,提升胎兒的天資。

    很多神子神女,剛剛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擁有不弱的修爲,與最強大的體質。

    “張若塵,放開我,有本事壓制修爲,與我同境界一戰。”蟒袍少年的眉宇間,有一股不服輸的狠勁,一雙傲然的眼睛,散發出懾人的神光。

    張若塵略微思索了一番,隨即將他們放開,道:“好啊!想要我壓制境界與你們一戰,除非你們先回答我一些問題。”

    “我們憑什麼要回答你問題?”那個小丫頭道。

    張若塵的身上,釋放出一股冰冷異常的寒氣,與殺氣,向他們二人涌了過去。

    他們二人的眼前,除了張若塵,所有景象都消失。只見,此刻的張若塵猶如是化爲一尊蓋世魔神,渾身散發出濃密的血氣,給他們造成巨大的壓力。

    蟒袍少年的意志堅定,沒有被殺氣嚇住,冷哼一聲:“好,只要你敢與我同境界一戰,並且分出生死,回答你幾個問題又如何?”

    張若塵問道:“你和你妹妹叫什麼名字?”

    “池崑崙。”蟒袍少年道。

    白衣小丫頭道:“池孔樂。”

    “孔樂……”

    張若塵念出這兩個字,十指立即捏緊,心臟有些絞痛。

    對於別人來說,“孔樂”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但是,對張若塵而言,卻具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確切的說,對張若塵和池瑤都要非同一般的意義。

    八百年前,張若塵被池瑤殺死的前一夜,他們二人就在是聖明城外的孔樂山,擁在一起,觀賞整個皇城的夜景。

    那時,雪花飄零,萬家燈火。

    八百年後,池瑤變化成黃煙塵的模樣,在聖明城第一次與張若塵相遇,他們二人也是前往孔樂山,在那裏相互依偎,觀賞燈火通明的古城。

    因此,聽到“孔樂”這個名字,張若塵已經明白了很多東西。

    “爲什麼?爲什麼?既然你是那麼無情的一個人,爲什麼要給她取名叫孔樂?”張若塵苦笑。

    池崑崙冷聲道:“魔頭,你還有什麼問的嗎?”

    “魔頭?”

    張若塵輕輕一嘆,道:“你們的父親是誰?”

    聽到此處,池崑崙和池孔樂的情緒都變得相當激憤。

    最終,還是池孔樂要理智一些,說道:“我們的父母,都是死在你這個殺人魔頭的手中。”

    “當初,你帶領前朝逆賊攻打聖明城和凌霄天王府,見到我們池家的人就殺,製造了滔天殺戮,不知多少無辜的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痛失至親,我們的父母就是在那一戰中被你的屬下殺死。”

    只要是戰爭,就一定會有很多無辜的人死去。

    冤冤相報,永無止盡。

    張若塵道:“這些都是池瑤告訴你們的吧?”

    池孔樂對池瑤顯然是相當崇敬,道:“師尊是神,她說的話,自然都是事實。再說,我親自查閱過當年的那一戰,的確是你這個逆賊發動。那一夜,凌霄天王府被鮮血染紅,堆屍成山,你賴不掉的。”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沒錯,那場戰爭,的確是由我發動。但是,你們知不知道八百年前,池家也發動了戰爭,屠殺了我張家多少族人?又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去?”

    池崑崙冷哼一聲,顯然是無言以對,畢竟他還只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

    池孔樂卻是頗爲聰慧,說道:“冤有頭,債有主。當年是你發動戰爭屠滅了凌霄天王府,所以我和哥哥直接來找你報仇,而不是去報復你的那些屬下。因此,八百年前的仇和怨,你應該直接去找女皇師尊和太上青帝,而不是對凌霄天王府的那些無辜的人大開殺戒。可是你不敢,因爲女皇師尊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按死你。”

    小黑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哈哈,說得沒錯,很有道理……”

    見到張若塵的眼睛瞪了過去,小黑纔是連忙憋住笑聲,嚴肅的道:“小丫頭倒是伶牙俐齒,但是話不能這麼說,凌霄天王府中或許是有無辜的人,但是更多的卻是劊子手。”

    “你知道的東西,都是你們的那位女皇,或者是池家的長輩告訴你們的。但是,他們不會告訴你們,凌霄天王府對聖明中央帝國的臣民進行了血腥的清殺,不知多少無辜的人,都變成他們的刀下之魂。”

    “而且,張若塵帶領聖明中央帝國的大軍攻破凌霄天王府後,便是下令,儘量放過那些老弱婦孺,不準任何修士濫殺無辜。所以,你們根本不瞭解張若塵。”

    池崑崙冷哼一聲:“了不瞭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的父母的的確確是因他而死。”

    張若塵問道:“以你們的修爲,來找我報仇,與送死有什麼區別?我很好奇,是誰讓你們來殺我的?池瑤嗎?”

    “殺你,還需要別人指使嗎?”

    緊接着,池崑崙又道:“張若塵,別以爲你的修爲有多少了不得,若是你敢壓制修爲與我一戰,我一隻手就能殺你。”

    張若塵盯了他半晌,道:“你先前說,一定要分出生死?”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們本就是不死不休。”池崑崙道。

    池孔樂想要勸阻池崑崙,傳音道:“張若塵相當厲害,不是平庸之輩,哥哥,你別衝動。來之前不是說好,今天只是來試探他的實力,然後就使用文帝爺爺的聖相符逃走?”

    池崑崙搖了搖頭,充滿自信,道:“不用爲我擔心,同境界,我無敵。”

    張若塵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有不敗的信心,是一件好事。但是,我還是想要問一句,你敗過沒有?”

    “沒有。”

    池崑崙道:“在同齡人和同境界,沒有任何人接得了我三招。包括那些壓制了境界的聖王,在同境界,我也能輕鬆將其擊敗。”

    張若塵又道:“再問你一句,你承受得住失敗的打擊嗎?”

    “我不可能會敗。”池崑崙道。

    張若塵不再多言,隨後將境界壓制到上境聖者,道:“你們兄妹一起出手吧,若是能夠在我手中走過十招,今日,我便不殺你們。”

    “狂妄,何須我妹妹出手,我單手就能鎮殺你。你不用劍,我也不用。”

    池崑崙傲氣十足,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帝皇之氣,右手捏成掌印,體內響起震耳欲聾的龍吟,隨即手臂上面長出細密的龍鱗,一掌向張若塵擊了過去。

    張若塵站在原地,迎着呼嘯而來的掌力,點了點頭,果然很厲害,難怪敢聲稱“同境界無敵”。

    即便是張若塵,也不得不正視這個年齡幼小的對手。

    “轟隆。”

    張若塵一掌拍了出去,將那磅礴大氣的掌勁擊散,結結實實的轟擊在池崑崙的手掌上面,頓時震得池崑崙全身猛顫。

    池崑崙的臉色急變,另一隻手也凝聚出掌印,雙掌齊出,可是……依舊擋不住,張若塵的掌力排山倒海一般的壓來,壓得他只能向後倒退,才能將力量化解。

    “掌法是調動全身的力量,通過手掌爆發出來,而不是簡簡單單的修煉手和掌。你對掌法的理解,還差得很遠。”張若塵淡淡的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