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崑崙的悟性極高,瞬間便是悟透張若塵的這句話。

    “噼噼啪啪。”

    他的全身骨骼都在響動,從足底,經過小腿、大腿、腰腹、胸背,隨即全身力量都調動起來,從他的雙掌噴薄而出。

    在這一刻,池崑崙竟是停止後退,身體繃緊如弓,硬擋住了張若塵的掌力。

    就在他大喜過望的時候,張若塵的手掌心又是凝聚出一個漩渦,形成一股強大的吸力,向前一拖,頓時池崑崙身體前傾,重心不穩,被張若塵甩飛了出去。

    張若塵從始至終都只用了一隻手,另一隻手背在身後,道:“剛纔我若是用上另一隻手,你已經被我拍死。你的力量還不錯,可惜對力量的運用卻差得很遠,遇到真正的高手,便是不堪一擊。”

    聽到“不堪一擊”四個字,池崑崙便是發出一聲長嘯,喚出聖劍,施展出池家的絕學。

    “歸一劍訣。”

    劍氣如虹,化爲一道白光,直刺張若塵的眉心。

    歸一劍訣乃是青帝修成大聖之時,歸納一生成就,融合萬千武學,創造出來一招劍訣,即便是劍帝雪紅塵都曾說過,歸一劍訣沒有破解之法。

    劍訣,沒有破解之法,那是因爲使用的人是青帝。

    池崑崙雖然使用出了歸一劍訣,但是,在張若塵看來,卻有好幾處破綻。

    張若塵的手掌向虛空一抓,掌心凝聚出一柄白色聖氣長劍。

    白色聖氣長劍的堅韌程度,顯然是遠遠比不過池崑崙手中的那柄聖劍,因此,張若塵沒有使用硬碰硬的招式,而是以玄妙的劍招,擊中劍訣的一處破綻。

    “噗嗤。”

    聖氣長劍穿過劍氣層,劍尖抵在了池崑崙的脖頸位置。

    池崑崙只感覺一股涼氣,凍得他脖子都僵住,不敢再有一絲一毫的妄動。

    “別殺我哥哥。”

    池孔樂腳踩玄奇無雙的步法,不斷變換方位,出現到了張若塵的右側,一劍揮斬過去。一縷縷淨滅神火,從她的手掌心涌出,包裹住聖劍。

    “啪。”

    張若塵的那柄聖氣長劍,被她一劍斬斷,化爲了一團聖氣。

    緊接着,池崑崙和池孔樂同時出手,結成一座劍陣,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劍斬乾坤。”

    “破碎星河。”

    兩人配合在一起,戰力增長了一大截,竟是逼得張若塵都連連向後倒退,不得不用出第二隻手。

    人影交錯,劍氣紛繁。

    池崑崙和池孔樂越戰越強,結成的劍陣,猶如是一條真龍與一隻神鳳在遨遊天地。

    “時間紊亂。”

    “空間龜裂。”

    池崑崙施展出空間力量,池孔樂施展出時間力量,並且都與劍法融爲一體,同時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只不過,他們二人的修爲還是太低,在天庭界,施展出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很難造成太大的破壞力。

    時間流速只是微微變得有些紊亂,空間也只是裂開了細小的裂縫。

    即便如此,有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加持,他們的劍陣也變得更加可怕,其中一道空間裂縫,竟是斬在張若塵的衣角上面,留下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真妙小道人看得目瞪口呆,道:“這兩個小傢伙竟然如此厲害,在同境界,能夠壓制張若塵。”

    小黑輕笑了一聲:“兩個小傢伙的確厲害,但是戰鬥經驗和對聖道的理解,都還差得很遠。張若塵可是從屍山血海中爬過來的人物,不知經歷了多少生死大戰,對付他們,只是輕而易舉的事。不過,張若塵似乎是在試探他們的極限戰力,一直都沒有使用出全力。”

    池崑崙和池孔樂一邊使用劍法,又動用空間和時間的力量,聖氣消耗得相當厲害,小臉越來越漲紅,不停滾落下汗珠。

    張若塵看出他們已經到了極限,也就不再留手,道:“結束了!”

    “錚!”

    劍鳴聲響起。

    沉淵古劍飛了出來,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張若塵的手腕一扭,一道圓形的劍氣光弧飛出,打得池崑崙和池孔樂宛如稻草人一般拋飛出去。他們二人的聖劍,掉落在地上。

    “嘭嘭。”

    池崑崙和池孔樂墜落到了地上,手掌上全是一道道細小的血痕,鮮血淋漓。只不過,那些血痕都很淺,沒有傷到經脈和骨骼。

    張若塵冷漠的道:“既然你們接住了我十招,今天便不殺你們,下一次,你們最好想清楚後,再來找我報仇。命,只有一條,得珍惜。”

    池崑崙和池孔樂從地上爬了起來,收回聖劍,便是立即退出月神道場。

    他們二人離開天都聖市後,池崑崙的臉色變得難看,緊咬着牙齒,眼中充滿不甘,道:“張若塵一直都在戲耍我們,他的實力……怎麼可能這麼強,在同境界,居然完全無法與他抗衡。難道以前那些人與我交手的時候,都在讓着我,根本沒有用出全力,我根本就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強大。”

    池孔樂抓住池崑崙的一條手臂,道:“哥哥,並不是你的實力不夠,而是張若塵太強。我們現在都還很年輕,今後一定可以超越他。”

    池崑崙的內心難以平靜,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敗過,今天,卻被自己的仇人擊敗,而且還是慘敗,可想而知這一敗對他心境的衝擊有多麼巨大。

    一道高大威武的身影,站在一座小山丘的頂部,揹着雙手,身穿青色龍甲,正在等他們。

    此人,乃是池家的第一英傑,九大界子之一的池萬歲。

    池萬歲在天輪印中修煉了近百年,早已不再年輕,眼中有着一股滄桑之感,渾身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勢。

    那是聖王纔有的威勢。

    “拜見叔叔。”

    池崑崙和池孔樂拱手向他行禮。

    池萬歲瞥了他們一眼,問道:“怎麼樣,與張若塵交手了吧?”

    “嗯。”池崑崙咬着牙迴應了一聲。

    “結果如何?”池萬歲問道。

    池崑崙的牙齒咬得更緊,一言不發。

    池萬歲明白他們必定是失敗,便是輕嘆一聲:“在同境界,就連你們二人都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他的實力到底是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池孔樂的眼中充滿疑惑,問了出來:“叔叔,我不明白,張若塵的實力那麼強大,你爲何讓我們去殺他?叔叔又是如何知道,張若塵一定會答應與我們同境界一戰?萬一他不答應與我們同境界一戰,我們豈不是去送死?還有……張若塵的真正容貌,到底長什麼樣子?”

    池萬歲深深的盯了池孔樂一眼,道:“你們擁有文帝大人的聖相符,想要脫身,張若塵攔不住你們。另外,爲池家那些死去的長輩報仇,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你們無需問那麼多。”

    “可是……”池孔樂道。

    “沒有可是,難道女皇和我還會騙你們?張若塵就是前朝逆賊,就是你們的仇人,殺他,是你們拼盡一切都要去做的事。”池萬歲嚴厲的說道。

    池孔樂沒有再問,但是心中卻在思考。

    她有些懷疑,張若塵並沒有使用變化之術,那就是他的本來容貌。可是,她爲何會與張若塵長得那麼相像?

    “你們先回道場,繼續修煉,參悟真理規則,爭取早日渡過真理之海的第一層海域。”池萬歲道。

    池孔樂和池崑崙離開後,池萬歲的目光,掃視四方,沉聲道:“出來吧!本王知道,你就在附近。”

    虛空中,響起張若塵的浩渺聲音,帶有幾分冷意:“知道我來了,你還不逃?”

    “爲什麼要逃?本王閉關修煉近百年,就是爲了找你報凌霄天王府的血海深仇。”池萬歲喚出了一根麒麟長槊,提在手中,渾身散發出萬丈金芒。

    張若塵的聲音,再次響起:“是你指使他們去月神道場殺我?”

    “沒錯。”池萬歲道。

    “池萬歲,以前我還敬你是一個恩怨分明的豪傑,但是這一次,你將心機用錯了地方。”

    天穹之上,凝聚出一條寬闊的長河,發出振聾發聵的水流聲,這片天地的聖氣源源不斷匯聚了過去,與長河融爲一體。

    “轟隆。”

    一道小山那麼巨大的拳印和數十里長的長河,同時從天而降。

    池萬歲的眼神一沉,激發出麒麟長槊中的銘紋,爆發出四耀圓滿力量,向上空揮擊了出去。

    百年修煉,池萬歲的修爲境界猛增,已經達到五步聖王的層次。

    突然,從天而降的拳印,攻擊力量急增數倍,超過池萬歲的承受極限,將他打得沉入進地底。

    張若塵現身出來,將池萬歲提了起來,甩了出去。

    隨即,拳頭猶如雨點一般,擊在池萬歲的身上,打得他不斷吐出鮮血,最後重重的軟癱在地上。

    “嘭。”

    張若塵一腳踩在他的胸口,將他的身體踩得陷入進地底,眼神冷沉的道:“想要報仇,最好直接一些。利用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你就是在找死。”

    池萬歲有些沮喪,嘴裡發出笑聲:“百年修煉,在你面前竟然依舊是不堪一擊。張若塵啊,張若塵,我也不知該佩服你,還是該可憐你。你自己的孩子,卻將你當成仇敵,悲哀,實在是悲哀。”

    “噗嗤。”

    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一劍刺了下去,穿透池萬歲的心臟,將他釘在地上,目光十分冷厲的問道:“說吧,你想怎麼死?”

    池萬歲痛得渾身顫抖,臉色蒼白如紙,心臟中的聖血,順着沉淵古劍不斷涌出來,浸紅了周圍的泥土。

    “劍下留人。”

    兩道人影,從天邊急速飛來,形成兩串殘影。

    頃刻間,那兩道人影便是衝到張若塵的身前,凝聚成九天玄女和青霄的身形。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