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根鎖鏈是一種極其厲害的聖器,蘊含九種不同的力量,一根陰寒刺骨,一根燃燒著火焰,一根散發出死亡之氣……,各種力量交織,想要鎖住張若塵。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同時,調動全身聖氣駕馭另外十數件萬紋聖器,將四周防得密不透風。

    「嘭。」

    牆壁上,一座八品殺陣運轉起來,凝成一道血紅色的光柱,擊在一件盾形的萬紋聖器上面,將那件萬紋聖器打得粉碎,殘片落滿車廂。

    張若塵一連控制四件萬紋聖器轟擊過去,才將陣法的力量擋住。

    不過四件萬紋聖器,卻都出現裂痕。

    張若塵暗暗一驚,千星天女布置的陣法也太恐怖,一旦被極中,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不得不說,與一位陣法聖師交手,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

    「哧哧。」

    「嘩啦。」

    ……

    車廂中,又有四座八品陣法運轉起來,鎖定住張若塵,隨時會爆發出毀滅性的攻擊。

    其實,千星天女已經冷靜下來,先前那一擊只是為了震懾張若塵,並沒有想過,真的要將所有八品陣法全部都催動殺死張若塵。

    先前千星天女之所以情緒會失控,主要原因有兩點。

    第一,她是擔心,張若塵被巫神天子和天初仙子收買。

    第二,那是因為,在《聖者功德榜》上,張若塵壓了她一頭,奪走了本屬於她的一些榮耀。其次,張若塵在點評她的時候,竟然說她的心境有缺,未來不堪大用。千星天女自然是不服,覺得張若塵太囂張狂妄,自以為是。因此,她的內心深處,一直都有與張若塵一較高下的心思。

    只有親手擊敗張若塵,千星天女心中的那口鬱結之氣,才能暢通。

    星辰光點,宛如夜晚的螢火蟲。

    千星天女的聲音,在星辰光點中響起,飄忽不定,道:「張若塵,收手吧,你不是本天女的對手。若是引動四座八品陣法,你必死無疑。」

    「是嗎?我還真不信。」

    張若塵將《時空秘典》取出來,捏在手中。

    千星天女道:「你不用再嘗試挑釁本天女,在星芒聖車中,我有很多底牌可以使用。僅僅只是運用陣法的力量,就足以擊敗你。」

    「只憑這些陣法,就想逼迫我臣服,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張若塵道。

    一粒粒星辰光點,匯聚到一起,凝聚成千星天女那雪白晶瑩的仙軀,真身顯露出來。

    她道:「在這裡,你的空間力量,被壓制了一大半。我有神紋護體,更有大把護身符籙,你修鍊的劍道、掌道、拳道,對我而言毫無作用。難道你要動用時間的力量來對付我?時間的力量,比空間更加玄妙,就憑你聖王的境界,能夠掌握多少?」

    張若塵冷笑不語。

    千星天女精緻絕倫的俏臉上露出笑容,話鋒一轉,道:「算了,本天女也知道時空傳人是要面子的,這樣吧,我也不要你臣服,你只需認輸就行。」

    「我憑什麼要認輸,你又沒有擊敗我?」張若塵道。

    千星天女的黛眉一蹙,她覺得自己已經做了巨大的讓步,並且給了對方台階下,可是這個傢伙竟然不買賬。

    「我們非要拼到不死不休的程度嗎?老實說,我現在真的還不想殺你。」千星天女道。

    張若塵道:「我們本來可以好好合作,我根本沒有答應巫神天子提出的價碼,是你的控制欲和好勝心太強,造成現在這樣的結果。我是時空掌控者張若塵,不是別的那些修士,我不會臣服於任何生靈。神,也不例外。」

    「看來只能將你徹徹底底的擊敗,才能打散你身上的傲氣。」

    千星天女站在原地不動,釋放出精神力,頓時四座八品陣法急速運轉起來,釋放出越來越強大的力量波動。

    聖車中的這片空間,變得比死亡險境更加可怕。

    「嘩!」

    張若塵翻開《時空秘典》,頓時銀光爆射而出。

    車廂中的這片空間,被分割為多元空間,一層層銀色的空間壁顯現出來,像是書頁,又像是光幕。

    「轟隆隆。」

    四座八品陣法爆發出毀滅性的攻擊力量,與銀色的光幕碰撞在一起,使得整個星芒聖車搖晃得更加劇烈。

    幸好星芒聖車是一件八耀萬紋聖器,又有千星天女布置的防禦陣法銘紋,否則,必定已經被震碎成了塵埃。

    銀色光幕不斷被轟碎,又不斷凝聚出來。

    一連僵持了十個呼吸的時間,四座八品陣法的攻擊力量才消失不見。

    那是因為,千星天女被席捲進了多元空間。

    她與四座八品陣法之間的精神力聯繫,被空間壁切割斷。陣法,自然也就停止運轉。

    剛才張若塵一直都在全力以赴掌控《時空秘典》,不斷將聖氣注入進去,直到此刻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此女還真是厲害,逼得我將最後的底牌都用了出來,還差得擋不住。」

    千星天女雖然只是三步聖王的境界,但是與她對上,卻比與穹麟和封劍那種六步聖王交手,還要讓張若塵頭疼。

    而且,穹麟和封劍不是一般的六步聖王,都是世界領袖。

    千星天女的心中更加吃驚,眸光盯著張若塵手中的《時空秘典》,道:「你那是寶物?」

    張若塵自然是不會告訴她,道:「現在你認輸吧!其實,我們還是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你要知道,雖然你掌握有我的秘密,但是,我也掌握有你的秘密。若是,我將你擁有真理奧義的消息說出去,就算你是千星文明的天女,估計也難逃一死。」

    「你在威脅本天女?」千星天女冷聲道。

    張若塵糾正道:「是你先威脅我。」

    「你以為一本書就能禁錮住本天女?你也小看了我。」

    千星天女調動本源之力,匯聚到指尖。

    細長的玉指,向擋在她身前的銀色光幕點了出去,紅唇輕輕一念:「回歸本源。」

    「嘭。」

    銀色光幕爆碎,化為無法用肉眼觀測的微粒,猶如消失不見。

    張若塵的手指,在書頁上面快速翻動,原本擋在千星天女前方的銀色光幕只有一層,現在變成了五層。

    千星天女看著前方突然冒出來的銀色光幕,眉頭輕皺,再次調動本源之力匯聚向指尖。

    這次,張若塵出手的速度更快,一道時間印記刻畫出來,手指一彈,打了出去。

    千星天女的雙眸微微一凝,連忙施展出身法,避開時間印記。

    張若塵詫異,道:「你竟然看得到時間印記?」

    「本天女擁有本源神目,可以識破世間的一切,就算是時間,也瞞不過我的眼睛。」千星天女紅唇微翹,有些得意,繼續凝聚本源之力。

    張若塵的時間印記,之所以每次都能壓制對手,那是因為,即便是穹麟那種大聖之下的頂尖強者,也看不見時間印記,很難感知到時間力量。

    這是他克敵制勝的根本!?可是,天地間卻出了千星天女這個怪胎,居然具有本源神目,能夠看見時間。在某些方面,她能夠剋制張若塵。

    確切的說,九種恆古之道相互之間,都有一定程度的剋制和互補。

    「嘭嘭。」

    千星天女再次擊碎兩層銀色光幕,但是她的臉上卻沒有喜色,反而越來越凝重。

    因為,千星天女吃驚的發現,先前被她打得回歸本源的銀色光幕,又重新凝聚了出來。

    以前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

    張若塵終於鬆了一口氣,隨後將《時空秘典》一合。

    車廂中,所有銀色光幕與千星天女一起消失,被收進張若塵手中的銀色書冊中。

    先前,張若塵不敢這麼做的原因,那是擔心千星天女的本源力量會毀掉《時空秘典》。但是事實證明,以千星天女現在的本源之道造詣,還無法將《時空秘典》打回本源狀態。

    張若塵再次將《時空秘典》翻開,在其中一頁上面,看到一幅絕色美人圖。

    那美人,簡直就如天下第一的妙手勾畫出來,栩栩如生,充滿靈性,即便是畫聖楚思遠見到這幅圖,恐怕都只能甘拜下風。

    「張若塵,本天女還有很多底牌沒有運用出來,有本事將我放出來,我只需一擊,就能將你打得灰飛煙滅。」畫中美人開口說話,語氣相當不甘心。

    張若塵的手指,在美人的臉蛋**了一下,溫潤一笑:「你有什麼底牌,儘管用,只要你能破開書冊逃出來,我立即認輸。」

    張若塵很清楚,一旦放她出來,恐怕她會第一時間傳音給瞎子和大鬍子。

    那兩人的修為,深不可測,張若塵沒有信心對付得了他們。

    張若塵的手指猶如是真的**在千星天女的臉上,讓書冊上的美人輕輕顫抖,隨即,那頁銀紙竟是猛烈一顫,出現了裂痕。

    張若塵微微一驚。

    千星天女到底引動了什麼可怕的力量,竟然能夠將《時空秘典》的一頁銀紙震出裂痕?

    不對。

    不是裂痕,只是一道痕印。

    那道痕印,很快就又消失。

    張若塵平息心緒,長長吐出一口氣,暗道,虛驚一場,若是須彌聖僧煉製的秘典也被攻破,那麼,千星天女在整個天庭界,恐怕都能橫著走。

    「怎麼可能?大聖之下無敵的力量,竟然無法破開你的一本書。」畫卷美人發出驚異的聲音。

    她竟然掌握有大聖之下無敵的力量?

    張若塵驚疑不定,這位與他同境界的天女,帶給他太多震撼。

    以往,在同境界,張若塵可以輕鬆碾壓任何對手。

    但是今天,若是沒有《時空秘典》,張若塵恐怕是要在千星天女的手中載很大的跟頭。

    「張若塵,我認輸。」千星天女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微微詫異,心氣比天高的千星天女,這麼快就認輸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