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花宮。

    百花仙子紀梵心戴着白色輕紗,優雅的坐在張若塵對面,玉手纖纖,柔若無骨,正在溫煮聞名諸界的仙女散花酒。

    仙女散花酒,爲紀梵心親手採摘百種聖花的花瓣,釀製出來的瓊漿玉露,只有在百花宮的拍賣場才能拍買到,價格及其昂貴。

    能夠喝到仙女散花酒,已經是無數男子夢寐以求的美事。

    若是能夠喝到百花仙子親手溫煮出來的仙女散花酒,估計很多修士願意付出生命的代價。

    接過仙子一杯酒,便勝卻人間無數。

    妖絕王和錢立文站在百花仙子的身後,身形靜如鬆,但是,他們的眼神卻相當警惕,特別是在警惕站在張若塵身後的那尊黑色鐵人。

    “咕嚕!咕嚕!”

    酒,溫煮得沸騰起來。

    酒香淡雅,猶如百花盛開,花香瀰漫,讓人感覺像是身在一片花海之中。

    竟真的是有花瓣凝聚出來,白色、粉紅色、大紅色、淡紫色……,各種顏色的花瓣,飄在這片天地,如仙女散花。

    百花仙子斟滿了一杯酒,遞給張若塵,道:“嘗一嘗。”

    除了與風巖和項楚南,張若塵很少粘酒,可是,百花仙子親手溫煮的仙女散花,卻是極其誘人,只是輕輕一嗅,整個人都已經迷醉。

    對於男人而言,美酒和美人最不能辜負。

    美人遞來的美酒,更是不能辜負。

    張若塵接過寒冰夜光杯,淺嘗一口,頓時一粒粒光點從體內飛出來,身體猶如是與花瓣海洋融爲一體,能夠從地上飄起來。

    張若塵忍不住脫口而出,道:“好酒。”

    仙女散花酒,比千星天女的不破戒酒,都要更勝幾分。

    酒,都是好酒。

    美人,也都極美。

    但是千星天女只是愛喝酒,而百花仙子卻是懂得釀酒和煮酒,二女在酒道上面,還是有一些差距。

    “酒再好,也只是酒。哪裡比得上你的好手段?”百花仙子道。

    張若塵放下夜光杯,道:“仙子這話是什麼意思?”

    百花仙子那雙美得令人窒息的眼眸,盯向張若塵身後的黑色鐵人,道:“就連萬邪界的領袖,都被你收服,這樣的手段,還不叫好手段?”

    其實,張若塵並不希望太多修士知曉邪成子的身份,因此那具萬紋聖器級別的黑色鎧甲,是可以掩蓋邪成子身上的氣息。

    卻不想,百花仙子竟然如此厲害,一眼就看穿邪成子的身份。

    妖絕王和錢立文的臉上,皆是露出震驚的神色,顯然是沒有料到,邪成子那樣的邪道梟雄,居然淪爲張若塵的一位護衛。

    張若塵笑道:“厲害!不愧是冥古照神蓮,想要瞞過你的那雙仙眸,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一次,倒是與我的眼力無關。主要是因爲,我的手中掌握有一件東西,與邪成子體內的邪氣產生了感應。”

    百花仙子取出一隻暗紅色的鐵環,鐵環上,刻滿古老的銘紋,散發出森寒的邪氣。

    那股邪氣,與邪成子體內散發出來的邪氣,竟是同本同源。

    張若塵道:“這是?”

    站在張若塵身後的黑色鐵人,雙眼變成紅色,冷聲道:“原來是你取走了我煉製的嗜血環。”

    百花仙子淡淡的道:“還記得我當初帶你去的萬人屍坑嗎?這隻鐵環,就是在屍坑的底部找到,正在吸收那些女屍的血液和聖氣,現在應該只能算是半成品。”

    黑色鐵人連忙躬身向張若塵說道:“主人,嗜血環是邪道至寶,我收集了無數珍貴異常的材料,才煉製成形。一旦煉製爲成品,將威力無窮,上擊星辰,下鎮山河。”

    張若塵揮了揮手,示意他先退下。

    張若塵也看出嗜血環相當不凡,雖然是一件嗜血邪器,但是卻絕對是威力無窮。於是,他道:“嗜血環這等邪惡聖器,留在仙子的手中似乎沒有什麼用處。”

    “沒錯,我對它沒有興趣。你若是想要,只需花費三千萬枚聖石,我就將它賣給你。”百花仙子不動聲色的說道。

    張若塵道:“三千萬枚聖石購買一件五耀萬紋聖器,都已經綽綽有餘。仙子,好歹我們也是朋友,你不用這麼宰我吧?”

    “嗜血環難道還比不過一件五耀萬紋聖器?”

    百花仙子的目光,盯向黑色鐵人。

    黑色鐵人連忙向前跨出一步,道:“主人,三千萬枚聖石由我來出,一定要將嗜血環買回來。”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道:“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退下去。”

    拿出三千萬枚聖石,對張若塵而言,並不是難事。

    只不過,能夠討價還價,爲何一定要做冤大頭?

    現在,通過黑色鐵人的反應,百花仙子已經看出嗜血環的價值,肯定是遠遠超過三千萬枚聖石。再想與她討價還價,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只希望她不要主動加價。

    張若塵道:“好,三千萬枚聖石成交。”

    不給百花仙子加價的機會,張若塵的雙手擡起,動用出空間擒拿的手段,隔空一抓,將嗜血環奪到了手中。

    看見張若塵出手,妖絕王體內的聖氣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聖威,向張若塵涌了過去。

    “住手。”

    百花仙子輕喝了一聲。

    “嘭。”

    張若塵將一隻裝着三千萬枚聖石的儲物袋,丟了出去,落到百花仙子的面前。

    百花仙子卻是看都沒有看儲物袋,而是盯着張若塵,美眸中露出笑意,道:“好一招隔空取物,原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嶽,我早該猜到是你。這三千萬枚聖石,我不要了,給我一千滴神泉吧!”

    百花仙子的本體是一株冥古照神蓮,神泉,對她有大用。

    “就知道瞞不了仙子。”

    張若塵道:“不過,我們已經提前談好了價格,說好三千萬枚聖石,自然是不能改。”

    “好吧!”

    百花仙子將金步龍輦取了出來,託在掌心,道:“九龍輦,你還要贖回嗎?”

    “當然要贖回。”張若塵道。

    百花仙子道:“用神泉來換。”

    張若塵露出一道苦笑,道:“當初,仙子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出手相助,我一直將這份恩情記在心中,一直覺得仙子不食人間煙火,不會被利益驅動,又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奇女子。但是……仙子此刻的所作所爲,是不是有些趁火打劫?”

    “不用對我做出那麼高的評價,我沒你說的那麼好。”

    隨即,百花仙子又道:“不過,我也不會趁火打劫。你一共欠我一億七千二百萬枚聖石,只需給我五千滴神泉,我便將九龍輦還給你。按照一滴神泉,三萬枚聖石的市價,我開出的價格,已經是很高很高。”

    張若塵搖頭,道:“不對,不對,雖然說一滴神泉的市價是三萬枚聖石,但是你就算拿出再多的聖石,恐怕都買不到一滴神泉。仙子見過誰會將神泉拿出來賣?一億七千二百萬枚聖石,我現在就給你。”

    百花仙子的黛眉輕輕一蹙,道:“四千滴神泉。”

    張若塵取出一隻儲物袋,向百花仙子遞了過去,笑道:“一共一億八千萬枚聖石,多出來的八百萬枚聖石,算是回贈仙子,多謝仙子當時的鼎力相助。”

    百花仙子有些氣餒,道:“你收集了那麼多的神泉,賣給我四千滴有那麼難嗎?”

    張若塵臉上的笑容一收,苦澀的道:“若是我真有十多萬滴神泉,憑我們的交情,別說四千滴,就算是一萬滴,我也賣給仙子。可是,實不相瞞,我也只是幫別人收集神泉而已。我現在身上的神泉,加起來都沒有一萬滴。”

    百花仙子若有所思的道:“別人?千星天女還是魔小菇?”

    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天初仙子那動人的身影,隨即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搖了搖頭,道:“這個還真不能說,希望仙子能夠理解。”

    百花仙子看出張若塵說的都是實話,倒也沒有繼續逼迫,將金步龍輦還給了他,道:“物歸原主。”

    張若塵接過金步龍輦,心情大好,道:“老實說,仙子乘坐金步龍輦的時候真的是相當威風,宛如一位絕美的女帝出巡。不過,我很不解,乘坐金步龍輦無疑是暴露了仙子與我的交情,難道仙子不怕遭到天堂界派系的針對?”

    百花仙子道:“在真理神殿第四層的霧海,我悟到了一些東西。做爲修煉者,做事就應該隨心所欲,不能總是畏首畏尾,束手束腳。潛龍在淵,蟄伏得太久,就會失去銳氣,再也不敢遨遊九天。天堂界派系針對我,對我而言,未嘗不是一種磨礪和挑戰?再說,千蕊界是妖神界派系的主要成員之一,並不懼怕天堂界派系。”

    “仙子竟然已經到了真理神殿的第四層?”張若塵吃驚不已。

    要知道,張若塵現在都還在真理神殿第三層的厚土小世界,即便如此,他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已經是超越了真理天域九成九的修士。

    真理神殿的第四層,恐怕也只有十大神傳弟子才能到達。

    百花仙子道:“上次閉關,正好悟透了真理神殿第三層的兩重境界,所以纔去第四層看了看。”

    張若塵搖頭,道:“還是有些不對,以仙子的修爲境界,與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即便是渡過第八層海域,到達第九層海域,都是有可能的事。爲何卻還停留在第七層海域?”

    百花仙子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隨即一片片花瓣飛出來,包裹住了他們二人。妖絕王、錢立文、邪成子等人的身影,都消失不見。

    直到這個時候,百花仙子纔開口說道:“因爲真理奧義。”

    張若塵的雙目,猛然一縮。

    百花仙子又道:“雖然說,修煉者做事應該隨心所欲,不要一直畏首畏尾,但是也不能將自己往死路上推吧?你渡真理之海,渡得太高調了!”

    ……

    今晚小魚將會在微信公衆號上面,就各位書友關注的問題進行一些劇透。

    比如:八百年前,明帝之妻,張若塵的生母是不是還活着?

    又比如:張若塵的師尊璇璣劍聖和徒弟寒雪,多久會再次出現?

    還比如:當年明帝讓護龍閣帶着聖明中央帝國的國庫,到底是去做一件什麼大事?

    ……

    今晚,小魚就會一一解答這些問題的答案,想要知道的讀者,可以在微信搜索“飛天魚”,關注即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