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黑袍修士的帶領下,張若塵、紀梵心、邪成子三人,來到大墓中的一座煉器閣樓。

    這座煉器閣樓,有四層高,用墨黑色的金屬鑄煉而成。地板、牆壁、柱子上面,都刻有高深的陣法銘紋。

    並且,從閣樓的窗戶縫隙之中,還有黑色魔霧噴薄出來。

    紀梵心的眼眸中,露出凝重的神色,道:“據我所知,繳納定金的地方,並不是這裡。”

    黑袍修士道:“你們是下單金額超過一億枚聖石的貴客,各種信息必須嚴格隱藏,所以,由戚長老親自接待你們。”

    隨即黑袍修士盯向張若塵,手臂微微一引,笑道:“這位貴客,先跟我進去吧!”

    紀梵心露出疑色,道:“我們是一起來的,爲什麼不是一起進去?”

    黑袍修士對着紀梵心微微拱了拱手,道:“抱歉,這是死神殿的規矩,下單超過一億枚聖石的貴客,都必須要單獨接待。”

    紀梵心來到死神殿的次數不超過三次,因此,對死神殿的規矩,並不是特別瞭解。

    聽到黑袍修士這麼一說,她並不想破壞死神殿的規矩,也就沒有繼續多言。

    紀梵心悄悄向張若塵傳音:“此事有些詭異,進去之後,你要萬分小心。”

    “多謝仙子提醒。”

    張若塵藝高人膽大,並沒有膽怯和畏懼,跟在黑袍修士的身後,向煉器樓閣中走去。

    “吱呀。”

    黑袍修士並沒有進入煉器閣樓,關上閣樓大門,便是身形筆直的站在門外,面朝紀梵心,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煉器閣樓的內部,燃着十六盞人高的銅燈,就像十六隻眼瞳,懸浮在魔霧瀰漫的空間中,異常的詭異。

    空氣中,飄着淡淡的香味。

    那股香味,張若塵很是熟悉,是虹化藤的味道。

    即便如此,張若塵還是立即屏住呼吸,封閉全身毛孔,格外小心謹慎。

    須知,死神殿是頂尖的殺手組織,在用毒方面肯定是登峰造極,所以不得不防。

    戚長老盤坐在一張玄冰聖玉牀上,口鼻深深的一吸,頓時所有魔霧,皆是被他吸入腹中。彷彿他的胸腹和五臟,就是一座天地,可以容納萬物。

    煉器閣樓中的空間,變得燈火通明。

    戚長老睜開雙目,笑了一聲:“剛纔,聽到天成來稟告,有人下了十六億枚聖石的大單,老夫還以爲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現身,心中相當不安。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年輕才俊。”

    張若塵揹着雙手,道:“莫非在長老看來,這真理天域只有十大神傳弟子,才能拿出十六億枚聖石?”

    “哈哈!對啊,都是老夫小瞧了你們這些小輩,真是一個比一個富有,我們這種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傢伙,在你們的面前,只能算是老窮鬼。”戚長老苦笑着說道。

    戚長老是一個相當非凡的人物,僅僅從先前他體內噴薄出來的濃厚魔霧,都能猜測出他的修爲,必定是達到了七步聖王以上。

    這種老怪物,有些時候,比那些天之驕子還要可怕。

    戚長老不像是一個殺手,顯得頗爲隨和,笑道:“十六億枚聖石的數額太龐大,所以,現在有兩種交付的方式。”

    “請問是哪兩種?”張若塵問道。

    戚長老道:“第一種,你一次性將十六億枚聖石全部交納,若是沒有那麼多的聖石,也可以使用對等的寶物支付。若是一年之內,你要殺的人沒有死去,死神殿將聖石全額奉還。”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問道:“那麼第二種呢?”

    戚長老道:“第二種,便是你先交納一定比例的定金,等到我們的殺手,殺死了你要殺的人,你再支付剩下的聖石。”

    “多少比例的定金?”張若塵問道。

    戚長老道:“最低一成。”

    張若塵道:“好吧,我選擇第二種支付方式。”

    要殺商子烆、公子衍、瀲曦、迅鴉這幾個人談何容易,張若塵來死神殿下單的主要目的,其實是希望死神殿的殺手給他們製造一定程度的麻煩,使得他們無法全力以赴對付自己。

    當然,若是真能殺了他們中的一個,或者兩個,就算支付三、五億枚聖石,張若塵也覺得是一件相當值得的事。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是要選擇第二種支付方式。

    再說,張若塵身上的聖石數額,根本沒有十六億,更加不會將金步龍輦又一次抵押出去。

    戚長老道:“選擇第二種支付方式,是需要一定的條件才行。”

    “什麼條件?”張若塵問道。

    戚長老道:“死神殿必須要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並且還要評估,你能不能支付得起剩餘的聖石。”

    “原來是這樣。”

    張若塵思索了片刻,道:“我聽說死神殿最講信譽,絕對不會泄露顧客的信息?”

    “沒錯,這是死神殿立足的根本。”戚長老道。

    張若塵揭開臉上的面具,隨後身形和容貌不斷髮生變化,變成了真面目,道:“廣寒界神使張若塵的身份,應該支付得起十六億枚聖石吧?”

    戚長老的那雙老眼,深深一凝,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時空傳人,難怪能夠豪氣的下單十六億。若塵公子先等一等,讓老夫翻閱你的資料,做一次評估。”

    戚長老拿出一塊魔方,大量魔氣涌入進魔方,隨即,密密麻麻的文字,從魔方里面飛出來,進入戚長老的雙眼。

    片刻後,戚長老的臉上露出笑容,道:“原來,若塵公子還是崑崙界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座下有兩尊大聖級別的強者,並且還掌握着一座世界。如此底蘊,要支付十六億枚聖石,自然是不是難事。”

    “看來死神殿收集到的情報很詳細嘛!”

    張若塵心知,戚長老所說的兩尊大聖,指的肯定是護龍閣的兩尊護國神獸。在攻打拜月魔教的時候,它們曾現身。

    “做爲殺手組織,收集情報是第一位。若塵公子想要購買情報,其實也可以和我們合作。”

    說完這話,戚長老又道:“不過,十六億枚聖石的數額實在太龐大,老夫必須要驗證若塵公子的身份才行,以免有人使用變化之術矇混過關。”

    “如何驗證?”張若塵道。

    戚長老道:“只需採集若塵公子的一滴聖血。無論如何變化,修士的血液終究是無法改變。”

    “嘩啦。”

    從戚長老身後的石壁中,走出一位身材高瘦的女子,身體呈半透明,像是一團人形的水。只不過,張若塵從她的身上,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生命氣息。

    高瘦女子的手中,端着一個托盤。

    盤中,放有一柄銀色匕首,與一隻杯子。

    高瘦女子的臉,逐漸凝實,猶如金屬鑄煉而成,道:“公子,請。”

    張若塵抓住匕首,正要去割手指,突然想到了什麼,爲了安全起見,又將匕首放回托盤。

    “哧!”

    右手的手指,在左手的食指上面一劃,一道淺淺的血痕顯現出來。

    “嘀嗒。”

    一滴血液,滴入杯子。

    就在這時,張若塵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刺痛,從手指上的傷口處傳出。

    劃破皮膚,出現疼痛本是正常的事。

    但是,張若塵卻發現,從手指上傳來的疼痛,比一般的劃傷,稍微強了那麼一些。

    這就很不正常!

    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變,連忙運轉功法,想要封住左手手臂的三脈。

    站在他對面的那個高瘦女子,突然變得殺氣騰騰,身體收縮,凝聚成一柄銀色的劍,直刺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的反應速度快到極點,雙腿向後一蹬,閃電一般向後倒退。

    “嘭。”

    他的身體,沒能撞穿煉器閣樓的大門,反而,大門上,浮現出大量陣法銘紋,形成一層層聖氣浪,震得他向前飛了出去。

    眼看他就要與銀色的長劍撞擊在一起,驀地,張若塵的身形消失不見,挪移到了煉器閣樓的一處牆角。

    戚長老將銀色長劍收回到手中,站起身來,和善的笑道:“像你這麼年輕,就如此小心謹慎的修士還真不多。剛剛進入煉器閣樓,你就屏住呼吸,封閉了毛孔,使得老夫點燃的十六盞屍香魔蠱燈失去了用處。”

    “剛纔,老夫在匕首上面抹有奇毒,只要你用它割開皮膚,瞬間就要倒地身亡。可是你竟然沒有使用匕首,倒是讓老夫相當失望。”

    “不過你就算再小心謹慎,在一個處心積慮要殺你的人面前,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

    張若塵察覺到整隻左臂都已經失去知覺,變得越來越透明,皮膚像是消失了一樣,血脈、經脈、聖脈、骨骼都顯現了出來。

    那種麻木的感覺,還在向全身蔓延。

    中毒了!

    “這是……這是怎麼回事?你到底做了什麼?”

    張若塵連忙運轉《九天明帝經》,壓制體內那股神秘的毒素。

    戚長老一步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臉上的笑容十分陰寒和得意,道:“沒用的,你中的是死神殿的獨門奇毒,鏡花水月。”

    “鏡中花,水中月,前者無味,後者無定。”

    “就算鏡花水月漂浮在你的面前,大聖之下的生靈,也不可能察覺得到。所以,在你割開皮膚的那一瞬間,鏡花水月就神不知鬼不覺的穿透你提前釋放出來的護體聖氣,侵入進了你的身體。”

    “是不是感覺身體越來越麻木,正在漸漸失去知覺?”

    “你看看你的手臂,是不是正在變得透明?嘿嘿,很快你的整個身體,包括你的意識和聖魂,都將變成半透明的形態,猶如鏡中花,水中月。”

    “當然,就算是變成半透明,你還是具有一定的價值。將你煉入我的水月劍中,倒是可以提升劍靈的力量,提升劍的品級。”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