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休想。”

    戚長老的上半截身體離地飛起,脊樑骨中,延伸出一根根魔氣細絲,凝聚成半具魔身。

    下半截身體站立起來,凝聚出胸腹和頭部。

    頓時,兩位長相一模一樣的戚長老,出現在張若塵等人的面前。

    從他們身上涌出的魔氣,竟是更加濃烈。

    “萬死不滅魔功。”張若塵道。

    “沒錯,老夫修煉的就是這種魔功,所以即便老夫被斬斷成十截,也只是會變成十具魔體,而不是死去。”兩位戚長老同時開口說道。

    魔音的眉頭緊皺,道:“主人,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魔道功法?那個老傢伙,豈不是擁有不死之身?”

    張若塵凝視兩位戚長老,道:“萬死不滅魔功,是從《天魔石刻》其中一幅刻圖上面參悟出來,能不厲害?”

    隨即,張若塵露出一道恍然的神色,笑道:“我明白了!原來,戚長老是黑魔界的修士。”

    十萬年前,黑魔界一直追隨崑崙界,所以得到了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的拓印圖。

    值得思考的是,同樣追隨崑崙界的廣寒界,在這十萬年,一直遭到天堂界派系的打壓,已經到了即將世界毀滅的境地。

    而黑魔界卻是成爲天堂界派系的一員,在諸天萬界的排名直線上升。

    戚長老道:“沒錯,就是黑魔界。你是不是感覺到很親切?當年,崑崙界的十劫問天君在世的時候,黑魔界的諸魔,每隔百年,都要前去跪拜,何等風光,何等繁華鼎盛。可是,現在又如何?”

    “黑魔界是排名前一千位的強界,實力比崑崙界不知強大多少倍。等到崑崙界的天地祭臺被攻破,就該輪到崑崙界的衆生,來跪拜我們。”

    戚長老所說的“十劫問天君”,乃是崑崙界的一位禁忌人物,號稱崑崙界的第一強者,傳說,他渡過了十個元會劫難而不死。

    一個元會,就是神的壽元,爲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要知道,神,想要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活到第二個元會,已經是在做逆天之事,艱難無比,九死一生。

    而且,想要渡第二次元會劫難,第三次元會劫難……會越來越艱難。

    渡十次元會劫難而不死,是神都不敢想象的事。

    當然,十劫問天君也未必真的渡過了十個元會劫難,“十劫”只是對他的稱號。畢竟,整個宇宙,恐怕也沒有幾位生靈真正知道他渡過了多少次元會劫難。

    只不過,做爲崑崙界土生土長的修士,張若塵根本沒有聽過十劫問天君的名諱,就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刻意抹去了他,使他消失在崑崙界的歷史上。

    直到來了天庭界,翻閱到一些書冊,張若塵才知道在十萬年前,崑崙界竟然有一位如此可怕的君主。

    魔音冷笑一聲:“黑魔界是崑崙界的隨從,就算過去十萬年,依舊是隨從。想要崑崙界的生靈跪拜你們,是想惡奴欺主嗎?”

    聽到“隨從”和“奴”這類的字眼,戚長老的臉色,便是變得越來越猙獰。

    達到七步聖王的境界,戚長老在黑魔界的地位自然是極高,已經可以接觸到一些隱秘。

    他隱隱約約知曉,在十萬年前,黑魔界本是一座相當弱小的原始大世界,根本沒有魔神級別的強者,就連魔帝、魔皇、魔後都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

    最開始,黑魔界是依附於崑崙界的血神教。

    那個時候的血神教,比現在不知強大多少倍,黑魔界在當時那一代的血神教主眼中,只能算是一個低等文明世界。黑魔界的幾位魔帝和魔後,見到血神教主都要主動稱臣,俯身行禮,稱之爲隨從,也不爲過。

    黑魔界的疆土遼闊,達到大世界的層次,並且潛力巨大,所以才讓血神教頗爲重視。

    隨着血神教的扶持,經過數萬年的發展,黑魔界逐漸變得強大,終於在崑崙界嶄露頭角。因爲,黑魔界的修士,表現得足夠忠心,甚至得到了三十六幅《天魔時刻》的拓印圖。

    至於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導致黑魔界成爲天堂界派系的一員,戚長老就不太清楚。只是聽到了一些流言,十萬年前,黑魔界似乎是做了相當不光彩的事。

    所有與那件事有關的修士,全都失蹤,猶如人間蒸發了一般。就連黑魔界的諸位魔帝和魔後,也都閉口不談此事。

    如今,聽到“隨從”和“奴”的字眼,戚長老的腦海中,便是浮現出一個畫面,自己的先祖,卑躬屈膝的跪伏在崑崙界那些大人物的面前。

    想到此處,戚長老身上的殺氣,便是瘋狂向外噴薄。

    “這是生氣了嗎?”

    張若塵絲毫都不懼他,又道:“萬死不滅魔功的確是一種了不起的功法,可惜你只是從拓印圖上面參悟出來,所以,功法有很大的破綻。你現在的兩具魔體,都只是半實半虛,並不完整,很容易就會被打得崩碎。”

    “小輩,你身上的鏡花水月毒,還沒有完全化解,就敢說出如此大言不慚的話?”

    兩位戚長老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向張若塵和魔音攻擊過去。

    左邊那位戚長老手持水月劍,調動成千上萬道劍氣,凝成一隻黑色的劍氣麒麟,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聲音。

    右邊那位戚長老,則是引動煉器閣樓中的陣法銘紋,打出一股刺骨的寒氣。

    寒氣流之中,飛着鋒利的刀刃。

    魔音的眉頭一蹙,正想動手,卻被張若塵制止。

    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只是調動聖氣源源不斷注入《時空秘典》,奇異的事發生,兩位戚長老打出的攻擊,竟然繞開張若塵和魔音,對衝在了一起。

    “轟隆。”

    兩位戚長老的臉上,皆是露出怒色,暗罵一聲:“該死的張若塵,難道他的空間力量,就真的無法破解?即便是公子衍,在張若塵這個修爲境界的時候,也沒這麼厲害。”

    對衝的力量爆發出來,震得兩位戚長老都在向後倒退。

    早就在蓄力的魔音,趁此機會,揮動無盡刀,調動真理規則,爆出三倍攻擊力量,轟擊在其中一位戚長老的身上。

    “嘭。”

    那位戚長老猶如稻草人一般倒飛出去,魔體崩碎,變成半具血淋淋的上半身。

    “主人都說你的萬死不滅魔功有很大的破綻,魔體不穩定,你怎麼就是不信呢?”

    魔音輕輕搖頭,將無盡刀橫在戚長老的頭頂,吐了吐香舍,又道:“將鏡花水月毒的解藥交出來吧?”

    戚長老的半截身體躺在地上,眼中露出輕蔑的神色,眼睛的餘光,則是向魔音身後的方向瞥了一眼。

    只見,另一位戚長老,隔空打出一隻冰晶巨爪,就要無聲無息拍在魔音的頭頂。

    “小丫頭,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戚長老的腦海中,剛剛浮現出這個念頭,眼中的陰笑還沒有消失,就見,一道黑色的裂縫向他飛來,將他吞噬。

    “噗嗤。”

    這一道空間裂縫,將戚長老的頭顱斬掉,化爲一團血霧,消失在漆黑的虛無空間。

    戚長老的本尊徹底死去,站在魔音身後的那位“戚長老”魔體崩碎,化爲只有兩條腿的下半身。

    那隻冰晶巨爪,失去力量控制,在接近魔音頭頂的時候,消散成了一縷縷寒霧。

    魔音感受到了頭頂傳來的寒氣,擡頭看了一眼,隨即拱手對張若塵行禮,道:“多謝主人。”

    張若塵依舊很虛弱,靠着一根柱子,輕輕的搖了搖手。

    魔音道:“鏡花水月毒的解藥,還沒有找到,就將戚長老殺死,主人,你怎麼辦?”

    張若塵道:“沒辦法,這位戚長老不是一般的小角色,意志很堅定,不可能主動交出鏡花水月毒的解藥。一旦發現自己逃不掉,他很有可能會自爆聖源。所以,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殺了他,免得將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魔音點了點頭,隨即走向戚長老的屍身,在他的身上搜索了起來。

    失去戚長老的控制,十六盞銅燈結成的陣法威力大減,黑色骷髏將銅燈全部都打飛出去,從陣法中衝了出來。

    黑色骷髏化爲一根骨杖,落到張若塵的手中。

    半晌後,魔音站起身來,對着張若塵搖了搖頭,神情相當凝重,道:“沒有找到解藥。”

    張若塵的心也是一沉,道:“不要吸食戚長老的血氣和聖氣,也不要取他身上的任何東西,先離開煉器閣樓,與百花仙子會合,再思考解決辦法。”

    說到底,戚長老是死神殿的高層,現在卻死在煉器閣樓裡面,死神殿怎麼可能饒得了張若塵?

    此事,該如何解釋?

    張若塵解釋了,死神殿會相信嗎?

    現在,張若塵也只能寄希望,在死神殿沒有發現戚長老已經死去之前,逃出大墓,離開這座臨時聯絡點。

    可惜張若塵的好運氣似乎已經用盡,他纔剛剛打開煉器閣樓的大門,便是感受到濃烈到極點殺氣,從外面涌來。

    “哧哧。”

    殺氣氣流,割得他的臉有些發疼。

    煉器閣樓的外面,站着數十位殺手,全部都穿着死神黑袍,手持死神鐮刀。

    “戚長老的命珠破碎,顯然是死在了煉器閣樓裡面。應該就是閣下殺了他吧?”一道冷冽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

    隨即,《殺手天王榜》排名第二十一位的秦開,步法沉穩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