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有些好奇,問道:“做爲邊緣殺手,你怎麼能知道這麼多死神殿的隱秘?”

    阿樂道:“此事說來話長。總之,我雖然是死神殿的邊緣殺手,可是能夠接觸到的秘密,能夠使用的權利,卻比那些核心殺手中的長老還要更多。”

    張若塵心中暗道,或許與死神殿主想要收他爲徒的事有關,於是也就不再多問。

    緊接着,阿樂又道:“這座臨時聯絡點,是由十大長老一起掌控。雖然說,我、韓湫、秦開大哥也有很大的話語權,可是卻無法直接幫你脫罪,還是得依靠證據才行。”

    張若塵能夠理解他們,道:“證據應該不難找吧?戚長老的煉器樓閣裡面,肯定留下有一些蛛絲馬跡。再說,死神殿不是都知道戚長老有問題?”

    秦開道:“死的是一位長老,此事牽扯很大,沒有那麼簡單。必須要有確鑿的證據,你才能活着走出這座死墓。”

    “什麼才能算是確鑿的證據?”張若塵問道。

    秦開道:“這個只能看韓湫那邊辦得如何?”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死墓中的這片空間,發生了一場不小的動盪。

    等到動盪結束,一身血腥味的韓湫,披着黑色長髮,像是一位嗜血魔女,快步走入進石窟。

    “嘭!”

    一個身穿死神黑袍的修士,被她扔了出去,宛如死狗一般,滾到了張若塵的腳邊。

    只是感應氣息,張若塵便是將此人認出來,正是那個帶着他和紀梵心去見戚長老的殺手天王,應該是戚長老的心腹。

    韓湫身上的黑色聖衣,被鮮血浸透,變成了暗紅色。依舊還有厚重的殺氣,在她那凹凸有致的嬌軀身上繚繞,冷聲道:“戚長老的人,除了他,已經全部被我收拾掉。”

    緊接着,韓湫的眸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所有殺氣和寒氣都消散,浮現出喜悅的光芒,快步走了過去。

    走到張若塵的近前,她發現張若塵的臉色相當蒼白,左臂時而凝實,時而透明,柔聲道:“你中毒了?”

    立即抓住張若塵的手腕,韓湫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道:“該死的戚雲峰,若是他沒死,我定要將他的聖魂抽離出來,經受萬鬼噬魂的折磨。秦開師兄,你應該有鏡花水月毒的解藥吧?”

    秦開淡淡的道:“鏡花水月毒的解藥,我這裡有。不過,暫時還不能給他解毒,畢竟這也是一條證據。張若塵,你還撐得住吧?”

    張若塵笑道:“壓制毒性,不是什麼難事。”

    韓湫也知現在不是給張若塵解毒的時候,於是,狠狠一腳揣在地上那位殺手天王的身上,將其揣得甦醒了過來。

    那位殺手天王,名叫戚雲海,是戚長老的族人,修爲達到二步聖王的境界。

    戚雲海顯然是受了重傷,甦醒後便是使勁咳嗽,擡起頭來,看到石窟中的秦開、阿樂、韓湫、張若塵,瞬間便是明白了怎麼回事。

    戚雲海的身形,化爲一羣黑色禿鷲,向石窟外飛去。

    “找死。”

    韓湫的體內,涌出黑暗之力,頓時,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凝聚出來,將所有黑色禿鷲都席捲了過去。

    戚雲海的聲音,在黑色漩渦中響起:“韓湫……你今天……都殺了那麼多核心殺手,犯下彌天大錯,若是殺了本王,九位長老絕對不會放過……你……”

    韓湫冷笑一聲,隔空一抓。

    下一刻,戚雲海的頭顱被她的五指抓住,按壓在地上,雙腿跪伏在張若塵的面前。

    戚雲海也不愧是一位聖王,相當果決,心知今天逃不掉,於是立即調動全身聖氣,衝向氣海,準備自爆聖源。

    “噗嗤。”

    韓湫的五指,抓入進了戚雲海的頭皮,刺穿頭蓋骨,五道黑暗力量衝入戚雲海的體內。

    頓時,戚雲海的嘴裡,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雙眼流淌出聖血,兩顆眼瞳變得越來越無神。

    “他的聖魂已經被我鎖住,精神意志被黑暗之力侵蝕得消亡,我問他什麼,他就會答什麼。現在我們去見九位長老吧!”韓湫聲音冷冰冰的說道。

    執掌這座死墓的十位長老,皆是非凡人物。

    已經死去的戚長老,只能算是其中較弱的一位。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九位長老早就已經被驚動,一起出現到石窟的外面。不過,看到秦開從石窟中走出來,即便是九位長老也都收起臉上的怒容,沒有立即興師問罪。

    論實力,他們九位加起來,也未必是秦開的對手。

    接下來的事宜,都是由秦開、阿樂、韓湫三人在解決,張若塵和魔音站在遠處,靜靜的等待。

    “怎麼忘了它?它或許能化解鏡花水月毒。”

    張若塵將一枚青色蓮子取出來,捏在左手,調動聖氣注入進蓮子,頓時一層青色光芒散發出來,從手掌蔓延到手腕、手臂、肩膀,乃至於全身。

    片刻後,體內的鏡花水月毒,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愧是須彌聖僧留下的寶物,竟然如此神奇。”

    張若塵將體內的聖氣運轉了一個周天,徹底恢復過來,兩指捻着青色蓮子,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

    半晌後,九位長老全部都退走,秦開和阿樂向張若塵走了過來。

    秦開取出一隻白色小瓶,向張若塵拋了過去,道:“戚雲海將所有事都已經交代,九位長老不會再探查你體內的鏡花水月毒,所以,這瓶中的解藥,你拿去服下吧!”

    張若塵捏住白色小瓶,笑了笑,還到秦開手中,道:“不用了!我已經化解了鏡花水月毒。”

    “怎麼可能?”

    秦開仔細凝視張若塵,發現他果然變得龍精虎猛,哪裡還有中毒的樣子?

    秦開自問就算是他中了鏡花水月毒,也只能暫時壓制,必須要服用解藥,才能完全清除毒性。眼前這個四步聖王境界的小傢伙,是如何做到的?

    阿樂和韓湫都已經是極其罕見得怪胎,怎麼又冒出來一個怪胎?

    “啊……”

    跪在地上的戚雲海,發出痛苦至極的叫聲,臉,變得無比扭曲。

    韓湫使用黑暗之力,將戚雲海體內的魔氣和天地規則,不斷吞噬,轉化爲自己的力量。片刻後,戚雲海化爲一具黑色的乾屍,倒在了地上。

    韓湫的身體,被一股強大的黑色力量包裹。

    經過一個時辰的煉化,那些黑色力量,才流淌進她的體內。頓時,韓湫的修爲境界,竟是又增長了不少。

    修煉九大恆古之道之一的黑暗之道,就是要不斷吞噬。

    秦開道:“你們三人應該是有很多事要交流,我得先離開,去研究研究《賞金排名榜》上有誰值得我親自出手。”

    回到石窟中,張若塵便是詢問阿樂和韓湫在死神殿的經歷。

    他們二人能夠擁有現在的強大修爲,必定是付出了巨大代價,經受了很多磨礪,也不知發生了多少張若塵不知道的故事。

    與他們交流,張若塵知道了很多事。

    阿樂和韓湫除了加入死神殿,還藉助死神殿的力量,獲得另一個身份,排名前十的大世界“元界”的修士。

    正是因爲獲得了元界的名額,他們二人才能來到真理天域修煉真理之道。

    留在崑崙界,他們二人想來真理天域修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朝廷根本不會分出兩個名額給他們。

    韓湫道:“殿下,你只是花費十四億枚聖石買商子他們四人的性命,未免太過仁慈。當初,商子請動天殺組織,可是要買所有與殿下有關的人的性命,不知多少聖明中央帝國的半聖都是遭到暗殺,變成了無頭屍。這是血海深仇,我們必須要以牙還牙,報復回去,讓商子也嚐嚐什麼叫做喪親之痛,喪友之苦。”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阿樂,道:“你覺得呢?”

    “你是殿下,你做出任何決定,我都站在你的這邊。”阿樂道。

    韓湫相當瞭解張若塵,知道他從不違背自己的原則,肯定不會按照她所說的那麼去做,於是,不等張若塵開口,取出了一本冊子,向他遞了過去。

    “我知道殿下不願意濫殺無辜,所以,我偷入死神殿的情報組織,查到了很多機密信息。這本冊子上的名單,全部都是與商子有關係的修士。其中,畫了紅勾的名字,不是做了該死的惡事,就是參與了那場刺殺行動,皆可殺。”

    張若塵打開冊子,翻閱起來。

    看完後,將冊子合上,張若塵深深的盯了韓湫一眼,道:“查找這份名單,你應該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吧?”

    韓湫見到張若塵肯定的眼神,心中微微一喜,道:“因爲我知道,白蘇和朱洪濤他們的死,對你而言,必定是難以癒合的傷痛。你怎麼可能不想爲他們報仇?不過,你是註定要做帝皇的人,帝皇的手,不是用來殺戮,殺戮過重只會成爲暴君。殺人這種事,以後交給我來做吧!”

    “算我一個。”

    阿樂抱着鐵劍,面無表情的道。

    張若塵盯着他們二人,沉默了半晌,道:“那就按照你說的做,這份名單上畫紅勾的修士,一個不留。”

    ……

    今天才發現一個問題,把聖石數量計算錯了,前幾章寫的都是16億枚聖石,但,應該是14億枚聖石纔對。

    汗!畢竟,這不是10以內的加法,是億以上的加法,數字太大,計算難度也很大,算錯了也在情理之中,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