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邊,浮現出魚肚白,正是新的一天即將到來的時候。

    張若塵、紀梵心、邪成子離開了死墓,站在巨大石碑上面,向天都山的方向急速飛去。

    直到這個時候,紀梵心才向張若塵望過去,道:“以前還真是低估了你,沒想到死神殿也有你的人。殺死了一位長老,都能脫身,不簡單啊!”

    此事瞞不過紀梵心,她肯定猜到了很多東西。

    不過,張若塵和紀梵心只是合作關係,因此也就沒有將阿樂和韓湫講出來。

    阿樂和韓湫依舊待在死神殿,既是在磨礪自身,同時,也能第一時間,將刺殺行動的結果稟告給張若塵。

    張若塵笑了笑,道:“其實,仙子也讓我刮目相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竟然沒有獨自逃走,我還是相當感動。”

    紀梵心道:“不用那麼感動,我沒有離開,那是因爲,戚長老的死,本就與我無關。”

    張若塵問道:“若是秦開沒有助我洗脫罪名,我與死神殿爆發了戰鬥,仙子會出手嗎?”

    “不會!在死墓中與死神殿交戰,與自尋死路有什麼區別?”

    頓了頓,紀梵心又道:“不過,我可以出高價,先將你的命買下來。”

    只要出的價格足夠高,在死神殿,紀梵心的確是可以先買下張若塵的性命。張若塵多久死,完全由紀梵心決定。

    換一句話說,紀梵心買下張若塵的性命,張若塵就可以遲一些死。而這段時間,可以發生很多變數。

    張若塵道:“不愧是一界領袖,果然財大氣粗。”

    “能和你比?先在百花宮下了一份數億枚聖石的大單,又去死神殿花費了十四億枚聖石,即便是大聖,也沒有你這麼大手大腳。”紀梵心道。

    提到聖石,張若塵便是輕輕一嘆。

    張若塵在死神殿交納定金後,身上的聖石所剩無幾,比一位普通的聖者還要窮。

    幸好接下來要去幫崑崙界攻打須彌道場,趁此機會,應該是可以奪取到一些寶物和聖石,填充空空如也的儲物戒指內空間。

    回到天都山,張若塵就與紀梵心分開,返回月神道場。

    張若塵取出易皇骨杖,將其立在身前,隨後,便是從氣海中,分離出青燼百分之一的聖魂魂霧,向它涌動了過去。

    易皇骨杖中的邪靈,立即發出興奮的嘶吼,開始吸收和煉化魂霧。

    此次,在死墓中遭遇的危機,易皇骨杖發揮出了巨大作用。若不是它和魔音牽制住戚長老,張若塵根本沒有時間壓制鏡花水月毒。

    “易皇骨杖現在能夠爆出來的力量,堪比七步聖王中後期的修士。等到煉化了這一團魂霧後,應該是能夠提升到八步聖王的程度。”

    在易皇骨杖煉化魂霧的時候,張若塵取出須彌聖僧的那根長鬚,參悟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

    只有對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的理解提升上去,張若塵才能以更快的速度達到五步聖王的境界。

    第二天。

    一位侍女來到張若塵閉關修煉的煉器樓閣外面,稟告道:“神使大人,一位年輕……公子,拜訪道場,想要見你。”

    “不見。”張若塵道。

    “她的修爲很強,應該是一位大人物。”侍女說道。

    張若塵停下修煉,心中暗道,算一算時間差不多已經到了該攻打須彌道場的時候,難道是崑崙界派來的人?

    “吱呀。”

    張若塵打開煉器樓閣的大門,走了出去,道:“帶路。”

    千星天女穿着一件白色聖衣,領口和袖口都繡着藍色的龍紋邊,纖細的柳腰被一根月白色的腰帶裹着,嬌軀筆直的站在月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刻圖下方,盯着《羣星環月圖》。

    她的黛眉碧青,雙眸靈秀,一根根睫毛像是用畫筆勾勒上去,瓊鼻精緻挺拔,紅脣晶瑩剔透,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玉齒。

    五官精緻到了極點,而且相當耐看,越看越美。

    月神道場的那些侍女,本都是宗派的聖女,皇朝的公主、郡主,無一不是一等一的美人兒。可是與千星天女比起來,卻都黯然失色,彷彿她們本就是低微的侍女,而千星天女卻是九天之上的仙子。

    特別是千星天女身上那股典雅、高貴的氣質,再美女子站在她的面前,恐怕都得輸一籌。

    雖然此刻千星天女是女扮男裝,可是誰都看得出來,她絕對是一位絕世美人,不輸《九仙美人圖》上的九位仙子。

    張若塵見到千星天女,感到頗爲意外,快步走了過去。

    先是讓那些侍女都退下去,張若塵纔是笑道:“天女殿下來月神道場做客也不提前說一聲,若是提前知道,我肯定親自帶領道場中的所有修士,一起去外面接迎。”

    “如此一來,本天女就被你綁到了廣寒界的戰車上面?”

    千星天女笑了笑,轉過身,道:“月神不愧是月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刻圖,果然不是一般的神可以相提並論。進入月神道場,本天女就看到一堆一堆的美女,百花齊放,好不賞心悅目,就說你張若塵沒有那麼大的魅力,原來是因爲這幅刻圖的原因。”

    “她們是自願留在月神道場,與我的魅力無關,與月神留下的刻圖也無關。”張若塵道。

    千星天女不置可否的一笑,隨即,說道:“整個真理天域,見過我真面目的修士,五根手指都數得過來。”

    張若塵道:“我居然是其中之一,看來相當榮幸。”

    一直以來,千星天女都戴着面紗,並且以強大的精神力掩蓋住容貌、身形、氣息,所以見過她真容的修士,還真的是少之又少。

    千星天女道:“本天女獨自一人前來月神道場的目的,你應該很清楚吧?”

    張若塵道:“並不是很清楚。”

    千星天女的眼神一沉,磨了磨貝齒,隨後又收起了自己的情緒,語氣柔和的說道:“上一次,在空靈島聽了你……所謂的指點,本天女仔細想了想,覺得你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想要磨礪心性,就必須先扔掉千星天女這個身份。失去身份對我的保護,危險和挫折,還有別的那些以前體會不到的情感,纔會真正降臨到我的身上。”

    張若塵笑道:“難得天女殿下能夠想通,提前預祝殿下發生脫變,磨礪出一顆百折不撓的神心。”

    張若塵曾給千星天女提出一個建議,讓千星天女隱藏身份,暫時僞裝成廣寒界的一員,跟在他的身邊修煉。

    因爲張若塵的敵人多不勝數,想要打壓廣寒界的敵人更多,隨時都能遇到挑戰和危險。

    當然,張若塵只是開了一句玩笑,根本沒有想過千星天女真的會這麼做。畢竟,這是擺明了想要利用她!

    而是,與他走近,是真的會有生命危險。

    看到千星天女的神情有些異樣,張若塵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一些,道:“莫非天女殿下是接受了我的建議,準備跟在我的身邊修煉?”

    千星天女輕哼一聲,瞪向張若塵,道:“沒錯。你應該很開心吧?如你所願了,本天女自己送上門被你利用,想笑就笑出來啊!忍着幹什麼?”

    當初聽了張若塵的指點,千星天女就與族中的老祖宗進行精神力溝通,詢問自己的心境是不是真的有破綻,請求老祖宗指點彌補破綻的方法。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老祖宗竟然讓她去跟隨張若塵一起修煉。

    千星天女糾結和猶豫了很久,直到今天才下定決心前來月神道場。

    張若塵道:“別那麼並不情願,你想來,我還不一定真的願意接納。就你那高高在上的天女病,指不定會給我惹出多大的禍端。而且,像你這樣顏值的紅顏禍水,已經可以給我惹來很多麻煩。”

    千星天女不停磨牙,內心不能平靜,覺得張若塵完全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道:“磨礪心境的方式多不勝數,你以爲本天女非要跟隨你一起修煉?”

    說完這話,千星天女便是向道場外走去。

    千星天女有十足的信心,張若塵肯定會挽留她,甚至是求她留下,嘴角帶着一抹期待的笑意。。

    “不送。”張若塵揚聲道。

    千星天女嘴角的笑容消失,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瞪了張若塵一眼,道:“你別後悔。”

    “當然不會後悔。”

    張若塵盯着千星天女的背影,搖了搖頭,道:“還真是驕傲得不可一世,這是求人的態度嗎?這是想要磨礪心境嗎?就這樣的心態,將你留在身邊,不是給我自己添堵?”

    在千星天女快步走出月神道場大門的時候,與九天玄女擦肩而過。

    二女都是女扮男裝,而且氣質一流,容顏絕美。

    在這一瞬間,時間就像是靜止了一樣。

    明明她們二人,一個進,一個出,只是相互驚鴻一瞥,卻都察覺到對方的不凡。

    走出月神道場,千星天女豁然轉過身,盯着九天玄女的婉約背影,露出凝思的神色:“她是誰?像她這樣的容貌和氣質,不應該是無名之輩,早該豔名遠播,爲何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難道她也是來找張若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