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多了一枚神則丹,給你。”

    九天玄女那瑩白的掌心,託着紫氣瀰漫的神則丹,遞給張若塵,顯得極其溫文爾雅。

    張若塵知道,如今的九天玄女的意識,是聖書才女。

    另外八位玄女,全部都斷去意識,進入深度修煉狀態,滄瀾武聖在煉化吸收冰火鳳凰的傳承,青墨在參悟食神真諦,司命神女在研究古老神殿中的玄奇祕法……

    正是如此,張若塵對九天玄女還是很有好感,甚至是信任她。

    但是,看到她手中遞過來的神則丹,張若塵卻是搖了搖頭,“不用了!”

    “神則丹是天品聖丹,即便是在天庭界,也是相當罕見。吞服了它,你的修爲,必定能夠突飛猛進。”

    九天玄女見張若塵依舊不爲之所動,頓時露出恍然的神色,道:“因爲它是女皇賞賜的聖丹,所以,你纔不願接受?”

    張若塵道:“我明白你想幹什麼,你也懂我。何必還要勸我?”

    九天玄女內心暗歎,看來想要緩和他和女皇矛盾,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女皇是她最爲欽佩的人,張若塵是她最爲欣賞,甚至是有些愛慕的人,他們兩人卻是仇深似海的敵人。

    九天玄女被夾在中間,又何嘗不苦惱??她一直想要做些什麼,希望能夠緩和他們的矛盾,可是……一切都是徒勞。

    張若塵的目光,掃視整個大殿,嘴角露出一道笑意:“這枚神則丹,應該根本就不是多出來的吧?它是屬於你的。你的這份好意,我領了,但是我和池瑤的恩怨,你真的不應該參合進來。”

    旁邊,池崑崙和池孔樂的目光,一直凝視着張若塵和九天玄女。

    但,張若塵和九天玄女是使用精神力交流,他們根本聽不到二人的對話。

    只不過,他們的心中無比疑惑,既然張若塵是前朝逆賊,崑崙界的叛徒,更是一個殺人魔王,爲何冰清玉潔的玄女會與他關係交好,就連洛虛和萬兆億就極爲推崇此人?

    張若塵將心中最擔憂的事,問了出來。

    九天玄女一點都不意外,神情凝重的道:“我們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很有可能,我們的祕密行動,早就被天堂界知曉。但是沒有辦法,攻打須彌道場,勢在必行。”

    張若塵輕輕點頭,既然九天玄女考慮到了這一點,多多少少應該都準備了一些應對的手段。

    “其實,攻打須彌道場的時間,根本不是明天的黎明。”九天玄女道。

    張若塵道:“那是什麼時候?”

    “就在一個時辰後。知道此事的修士,絕不超過五個,就算天堂界提前知曉我們要攻打須彌道場,時間上的變化,也足以讓我們爭回一些優勢。而且,他們也絕對想不到,我們能夠請動你出手相助。”

    比原計劃提前了四個時辰,這應該是崑崙界的一招出其不意的手段。

    張若塵笑道:“我也算是你們的一張底牌嗎?”

    “只要開啓衆生平等,同境界誰是你的對手?在我看來,你不是底牌,是一張克敵制勝的天牌。”九天玄女美眸含煙,用着極其欣賞的目光,與張若塵對視。

    “我先出去一趟。”

    張若塵起身,向大門外走去。

    走出大殿,張若塵望着越來越昏暗的天地,沉默了許久,纔是刻錄出一枚又一枚傳訊光符,打了出去。

    爲了以防萬一,張若塵給鎮元、慈航仙子、阿樂、韓湫都傳了消息。

    鎮元和慈航仙子,或許不會出手與崑崙界一起戰鬥,但是,今晚這一戰若是出現重大變故,他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哪怕他們調動道家和佛門的力量,牽制住天堂界的一些高手,也是一件好事。

    張若塵返回大殿中,衆人都已經將大龍神髓丹和神則丹吞服,正在煉化和吸收。

    “吼!”

    一位聖境修爲的朝廷新秀,煉化了大龍神髓丹,修爲一連突破兩個境界,精氣神達到巔峯狀態,皮膚上,浮現出一層氣態的金色龍鱗。

    “哈哈,突破了,這種感覺太美妙!”

    一位又一位聖境修士,將大龍神髓丹煉化,其中有一些,更是直接突破到聖王境界,渾身釋放出強橫的聖威。

    每個修士的身體表面,都有一層金色龍鱗,宛如一具包裹全身的鎧甲。

    聖王境界的修士,煉化神則丹後,氣海中的聖道規則數量急速增長,修爲都有重大突破,皆是眉飛色舞,相當興奮。

    士氣大振。

    衆人更有信心,一舉攻打下須彌道場。

    洛虛將神則丹煉化了一部分,修爲便是突破到六步聖王境界,從座位上面站了起來,道:“女皇相當重視須彌道場這一戰,若是今晚,大家將道場攻打下來,還有更大的賞賜。”

    шшш ●TTkan ●¢ ○

    萬兆億也站起身來,道:“須彌道場是聖僧開闢出來,應該是我們崑崙界修士的修煉寶地,卻被天堂界侵佔了十萬年。今晚,我們便血洗須彌道場,討回屬於我們的一切。”

    “今晚?”

    “攻打須彌道場的時間,不是明天的黎明嗎?”

    很多修士都疑惑不解。

    “沒錯,就是今晚,確切的說,應該是現在。”

    蠻獸各族的領袖,黎纖,站起身來,纖長曼妙的身姿顯得格外唯美,英氣逼人的目光盯向九天玄女,道:“須彌道場距離我們一共有一百多萬裏,玄女所說的快速抵達須彌道場的辦法,到底是什麼?”

    “空間傳送陣。”九天玄女道。

    頓時數百雙目光,都向張若塵盯了過去。

    張若塵先是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在他的身旁,響起一道冷哼。

    池崑崙眉心的空間神武印記浮現出來,緩緩旋轉,道:“並不是只有張若塵才能佈置空間傳送陣,我也可以。走吧,我們現在就出發,不破須彌道場,便戰死在須彌道場。”

    數百位聖者和聖王,氣勢如虹,飛出大殿,向空間傳送陣所在的位置而去。

    “我去將我的那位朋友帶過來,待會兒與你們會合。”

    張若塵對九天玄女說了一句,便是衝出天羅道場,猶如一道流光,消失在連綿雪山之中。

    “張若塵就這麼跑了?”

    “他不是很狂,怎麼會臨陣逃脫?”

    朱雀仙子譏誚的一笑:“也許是你們先前一直排擠他,他終於忍受不了,一氣之下,就離開了!”

    “離開就離開吧,反正開啓衆生平等,大家都是一樣的修爲境界,誰都不比誰厲害多少。少他一個,不會有什麼影響。”吞天魔龍道。

    只有九天玄女知道,張若塵並不是臨陣脫逃,而是真的帶了一位相當厲害的朋友前來。

    只不過,那位朋友的身份特殊,不適合出現在崑崙界的衆人面前,張若塵纔將他留在了天羅道場的外面。

    張若塵的那位朋友,就是邪成子。

    崑崙界的修士,對張若塵都有很大成見,若是見到了邪成子,恐怕直接就會鬧翻天。所以,張若塵纔沒有帶他,去參加崑崙界修士的大會。

    與邪成子會合,張若塵站在半空,說道:“跟我走,今晚恐怕是有一場硬仗要打……嗯……”

    驀地,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呵斥了一聲:“出來。”

    距離邪成子不遠的地方,空氣微微震動了一下,小黑的那張大圓臉探了出來,對着張若塵嘿嘿一笑:“警覺性越來越高了,本皇佈置的隱匿陣法,都已經瞞不過你。”

    緊接着,真妙小道人也從隱匿陣法中走了出來,僵着臉笑道:“張若塵,我們是被逼無奈,纔會出現在這裏。是她,都是她,她以殘忍的手段對付貧道,屠天殺地之皇纔會帶她來找你。”

    “本皇有那麼大的本事嗎?明明是你帶的路,與本皇一點關係都沒有。”

    “明明就是你想跟上來,與貧道纔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小黑和真妙小道人立即掐了起來,在雪地裏打成一團。

    張若塵的目光,盯在千星天女的身上,皺起眉頭,道:“你找我幹什麼?”

    “不幹什麼?本天女就是好奇,你鬼鬼祟祟的去了什麼地方?”千星天女的一雙星眸,輕輕的轉動,笑道:“現在總算是知道,看來今晚你真的是有大行動,要不帶上本天女一起去玩玩?”

    小黑和真妙小道人也都停了下來,齊聲道:“我們也要去玩玩。”

    “玩玩?今晚這一戰,不知多少修士要死,你們最好還是別去。”

    時間相當緊迫,張若塵賴得與他們解釋,正要帶着邪成子趕回天羅道場。

    “轟隆。”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動地巨響,傳了過來。

    張若塵猛然轉過身,向數百里外雪山頂部的天羅道場望去。只見,一柄長達近千丈的血刀,爆發出了六耀圓滿力量,懸浮在天羅道場的上空。

    天羅道場的陣法,被剛纔那一刀劈開,近萬米高的雪山,被斬掉了一角。

    強橫的刀氣,從數百外傳了過來,發出“唰唰”的聲音,在張若塵下方的地面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刀痕。

    由此可見,這一刀是何等恐怖。

    “轟隆。”

    雪山中,爆發雪崩。

    “糟了,出大事了!”

    張若塵施展出身法,猶如一道劃破長空的流星,急速飛向天羅道場。

    “有好戲看了,走,跟上去。”

    小黑一點都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反而相當興奮,展開雙翼,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