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紅淚如同見到救星,媚俏的臉蛋,露出欣喜的神色,化爲一道紅影,飛掠到張若塵的身後。頂點&nbp;更新最快

    如果前來的是別人,即便是萬兆億和雪無夜,估計都改變不了局勢。

    可是張若塵,卻說不一定真能與那個恐怖的持刀男子一較高下,至少帶她逃走,應該不是太難的事。

    張若塵在真理天域的種種傳奇,她都有耳聞。

    “這些修士個個都很強大,特別是爲首那個男子,在同境界,簡直就是無人能力。我們必須前去空間傳送陣,纔有機會逃走。”葉紅淚向張若塵傳音。

    然而,張若塵卻沒有逃,眼中流露出銳氣,與那持刀男子,竟是有些針尖對麥芒的味道。

    葉紅淚暗暗着急,又道:“天羅道場已毀,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對方人多勢衆,實力強橫,沒必要與他們硬拼。”

    可是接下來,葉紅淚卻吃驚的發現,那位實力強橫莫名的持刀男子和十數位黑衣修士,竟然都是如臨大敵的樣子,聚集在了一起。

    亡虛手中的虛月刀,釋放出大量刀氣,形成一座刀域,將身體緊緊包裹起來。別的那些黑衣修士,有的取出聖器,有的手持聖杖,有的捏着符。

    他們在畏懼什麼?

    畏懼張若塵?

    有刀域凝成的防禦層,亡虛稍微鎮定了幾分,道:“張若塵,你不是已經被崑崙界的那位神驅逐,怎麼還會出現在崑崙界的道場?”

    張若塵道:“你們又是爲何會出現在崑崙界的道場?難道不知,在別的大世界的道場殺人,按照真理神殿的規矩,必須要償命。”

    “你憑什麼說,這些人都是我們殺的?”亡虛道。

    張若塵指向葉紅淚,道:“在你面前,就有一位證人。收集戰鬥痕跡做爲證據,更不是一件難事。”

    “毀壞別的大世界的道場,已經是重罪,更何況,你們還闖入進來殺人。”葉紅淚取出一幅卷軸,將其展開。

    隨即,一幅鏡像畫面,投影到卷軸上面:

    破碎的天羅道場,以亡虛爲首,十數位瑞亞界的強者站立在她的對面,地上還有數具血淋淋的聖屍。

    “憑藉這幅鏡像卷軸,已經足以定你們的罪。”

    頓了頓,葉紅淚又道:“不過,我們也是可以談判,只要你們立即退出天羅道場,這幅卷軸也不是不可以交給你們。”

    說到底,葉紅淚還是相當忌憚那羣黑衣修士,擔心今天逃不掉。記錄下鏡像畫面,完全就是爲了保命。

    亡虛只當葉紅淚說的是一個笑話,冷笑不語,張若塵怎麼可能會放他們離開?

    瑞亞界的修士,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越來越強大,都在凝聚力量。

    夜幕中,一隻貓頭鷹聖獸飛來,它的兩隻爪子,抓着一隻身形怪異的生靈。

    “嘭。”

    爪子一鬆,那隻生靈,被貓頭鷹聖獸扔到地上。

    亡虛的雙眼猛的一縮,道:“餘圖。”

    叫做“餘圖”的怪異生靈,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道:“公子……那隻……那隻貓頭鷹……相當……”

    話還沒有說完,那隻怪異生靈就氣絕身亡,身軀變成氣態。

    地上只留下一堆黑色土壤。

    貓頭鷹聖獸的雙翼一收,從半空落下,出現到張若塵的身旁,傲然的道:“區區一隻地精,豈能瞞過本皇的雙眼。”

    “到底怎麼回事?”張若塵問道。

    小黑說道:“那隻生靈,乃是相當罕見的地精。所謂地精,就是地底一些特殊泥土或者礦石,誕生出了靈智,修煉成精。”

    “那隻地精的修爲相當厲害,已經達到聖王境界。它能夠以極快的速度,穿梭在山川河流之間,可以無視地底的陣法銘紋。而且,它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微弱,除非是精神力強度接近大聖的存在,纔有可能將它發現。”

    “遇見本皇,算它倒黴。本皇的這雙眼睛,爲大聖之眼,即便它藏在數千米的地底深處,也無所遁形。”

    張若塵若有所思,道:“崑崙界的修士剛剛通過傳送陣離開,天羅道場就遭到攻擊,看來就是這隻地精暗藏在道場裡面,將消息傳給了亡虛……不好,崑崙界的修士,恐怕是真的要踏入天堂界提前佈置的陷阱。”

    “哈哈,今晚崑崙界的修士,必定會全軍覆沒。”

    亡虛雙手持着刀柄,刀鋒上,浮現出四層聖力光波,向張若塵揮斬了過去。

    刀氣不僅異常兇猛,而且速度奇快無比。

    葉紅淚被壓迫得不斷向後倒退,直到此刻才意識到,那個男子先前一直沒有用出全力,這纔是他真正的力量!

    這還是一步聖王的力量嗎?

    張若塵怡然不懼,右臂上的火神護臂和火神拳套,散發出一粒粒火花。

    “轟隆。”

    一拳打出。

    遠遠望去,猶如一顆火焰星辰,在張若塵的身前凝聚出來。

    亡虛全力以赴劈出的一刀,竟是被破得乾乾淨淨,反而他還在急速向後倒退,躲避撲面而來的火浪。

    “張若塵怎麼強大到了如此程度?”

    亡虛大吼一聲:“還愣着幹什麼,一起出手。”

    瑞亞界的十數位黑衣修士,紛紛發動攻擊,有的打出聖器,有的施展出聖術和聖法,還有一些直接扔出符咒。

    那等威勢,簡直就像是天罰一般。

    整個天羅道場的上空,都被聖術和聖法散發出來的光芒覆蓋。

    張若塵沒有退避,輕輕搖了搖頭,使用出空間挪移,反向他們攻殺過去。

    “張若塵。”

    葉紅淚喚了一聲,準備動用幻術助他一臂之力。

    畢竟張若塵戰死,她也逃不掉。

    小黑攔住了她,笑了笑:“不用爲他擔心,只是一羣小角色而已,張若塵一個人足以應對。”

    “小角色?”

    葉紅淚覺得小黑太託大,單單只是那個持刀男子,就絕對不可能是小角色,整個崑崙界都很難找出一個能夠在同境界與他匹敵的人物。

    可是接下來,葉紅淚看到畢生難忘的一幕。

    只見,張若塵如同一尊殺神,闖到十數位黑衣修士的近前,一拳打出,刺目的火焰拳勁爆發出來,將他們全部都轟擊得飛了出去。

    其中沒有達到聖王境界的修士,聖軀被拳勁打得猶如泥沙一般崩碎,化爲一粒粒火星。

    達到聖王境界的修士也不好受,即便使用出了防禦手段,也被打得口吐鮮血,宛如七八具稻草人一樣,橫七豎八的墜落在地。

    只有那麼兩三人,還能站起身來。

    這還是因爲,他們自身的修爲強大,至少都達到五步聖王境界,所以扛了下來。

    張若塵知道時間緊迫,所以下手相當果決,動用出空間挪移,出現到一位五步聖王的身前,一掌向他拍了過去。

    那位五步聖王的瞳孔中,火焰掌印越來越巨大。

    “嘭。”

    掌印落下,那位五步聖王還來不及退逃,就被拍成一團血泥。

    張若塵攻向另一位六步聖王,那人心知自己與張若塵有巨大差距,在危機時刻,竟是破天荒的說出一句:“張若塵,這裡是崑崙界的道場,你不能殺本王……”

    張若塵一拳擊碎萬紋聖器級別的鎧甲,將其身體打得對穿。身體上的創傷還不能致命,但是,張若塵的這一拳,卻震碎了他的聖魂。

    當這位六步聖王的屍身,緩緩的倒在地上,僅剩的一位五步聖王竟是被嚇得臉色蒼白,雙腿不受控制的顫抖。

    他的目光,盯向亡虛。

    現在,只能寄希望亡虛,能夠拖住張若塵一時半刻,他纔有機會逃走。

    葉紅淚早就震驚得閉不上嘴巴,先前宛如死神一般的一羣黑衣強者,在張若塵的面前,簡直比小孩子還要脆弱。

    來到真理天域,她就聽到很多關於張若塵的傳說,只知道張若塵相當厲害,根本想不到他竟是強到如此地步。

    葉紅淚最初遇到張若塵的時候,只是將他當成了一個天資還不錯的少年英才,甚至都不覺得他比自己優秀。

    如今,葉紅淚如願以償成爲叱吒風雲的邪道霸主,而當年那個少年英才,卻達到她需要仰望的高度。

    一山還比一山高。

    小黑笑了笑,道:“看到了吧,在同境界,夠資格做張若塵對手的修士少之又少,也就只有亡虛這樣的世界領袖,能夠接他三招兩式。”

    “張若塵彌補了在真理之道上面的短板,在同境界,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

    亡虛的心情極其苦澀,有一種強烈的挫敗感。

    不過,他沒有逃走,表現得頗爲鎮定,一隻手捏着虛月刀,一隻手的掌心藏着一張符,揚聲道:“張若塵,以前我們交手了兩次,都是我慘敗在你的手中。這一次,我不會再敗。”

    張若塵走了過去,道:“以你的實力,能夠擋住我五招,就已經很不錯。想要擊敗我,除非你掌握有別的底牌。”

    亡虛調動出流光規則,加持在雙腿。

    “譁”

    他的身形,化爲了一道光,瞬間就衝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將藏在手中的符打了出去。

    亡虛捏出一道指印,向下方一指,頓時飛出去的符中衝出一柄魔刀,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勢,撕裂開空氣,斬向張若塵的頭頂。

    “這張刀皇符,爆出來的力量,足以一刀劈殺七步聖王。別說你現在的修爲被壓制在一步聖王境界,就算你在全盛時期,也只會是死路一條。”亡虛那雙冰冷的眼睛裡面,露出一道笑意,覺得自己已經鎖定勝局。

    上一次在陰陽殿,亡虛被張若塵的百步無生符重創,一直耿耿於懷。

    因此,他花光了一小半的積蓄,買了這張刀皇符,就是專門用來對付張若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