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有些擔心魔小菇是他心中想的那個人,略微猶豫了一下,道:「算了吧,懶得理會她,我們先去取神泉。」

    「嗯。」

    天初仙子也不想節外生枝。

    他們二人正打算離開的時候,張若塵身上的兩塊龜甲殘片,竟是微微顫動起來,隨即,離身飛了出去。

    「什麼情況?」

    張若塵有些詫異,隨即施展出身法,追上兩塊龜甲殘片。

    來到宮殿群中的一片廢墟,在廢墟中,張若塵發現了第三塊龜甲殘片。

    兩塊龜甲殘片,圍繞第三塊龜甲殘片旋轉飛行了兩圈,三者凝結在一起,隨即綻放出刺目的紫色光芒。

    等到紫色光芒漸漸消散,一塊半掌大的龜甲,掉落下來。

    雖說龜甲依舊不全,但是,三塊殘片竟然能夠凝結為一體,倒是讓張若塵吃驚不小。

    真妙小道人欣喜得跳了起來,道:「太好了!這塊龜甲,竟是集齊了一半,應該是可以去收取紫金八卦鏡。」

    「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真妙小道人道:「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龜甲碎片別的作用嗎?其實,使用它,可以取走真妙觀中羅天真君手中的紫金八卦鏡。」

    張若塵道:「是嗎?可是你曾經說過,羅天真君雖然已經死去,但是屍身中依舊蘊含莫大的威能,誰敢去取他的紫金八卦鏡,都會被鎮殺。」

    「此一時,彼一時。」

    真妙小道人搖了搖小手,又道:「如今,我們已經收集到一半的龜甲殘片,足以得到羅天真君的認可。況且,此次貧道被打成重傷,在垂死之時,記起了一些事,已經掌握收取紫金八卦鏡的秘法。」

    「記起了一些事?這是什麼意思?」張若塵不解。

    真妙小道人悠然自得的道:「貧道活得歲月實在太悠久,在數萬年,甚至十萬年前經歷的一些事,已經很難回想起來。」

    「先前,在重傷垂死之時,貧道記起,十萬年前,羅天真君親自向我傳道,講了一些關於紫金八卦鏡的使用方法。」

    張若塵覺得真妙小道人和小黑有得一拼,兩者都喜歡忽悠,而且,動不動就是扯到十萬年前。最關鍵的是,沒有人猜得透它們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天初仙子道:「此地有些古怪,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張若塵也感知到一股危險氣息,心中有些不安,但是,卻又找不到危險具體來自哪裏。在這種極端不妙的情況下,自然是要立即退走才是上上策。

    「離開?二位要去哪裏啊?」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隨即,魔小菇的身影,在廢墟中顯現出來,腳上穿着仇骨的鐵靴,手中捏著普善的金鐃,依舊是一副美麗少女的模樣,可是身上哪裏還有一絲怯弱的樣子,反而面帶自信從容的笑容。

    張若塵仔細打量魔小菇,道:「小菇姑娘怎麼會在這裏?」

    「我一直都在這裏啊!」魔小菇眯眼笑道。

    天初仙子手指上的戒指,浮現出聖芒,道:「顧馮是死在你的手中吧?」

    魔小菇道:「怎麼?仙子是要為他報仇?也對,顧馮畢竟是仙子你請的空間修士,他被我殺死,仙子為他報仇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天初仙子的眼神冰冷,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想要殺死顧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唰!」

    那枚戒子,化為雨絲神劍飛了出去,斬向魔小菇的脖頸。

    魔小菇顯得從容不迫,向右踩出一步,縮地成寸,瞬間便是到達數十丈外,嘻嘻一笑:「仙子,你已經中毒,最好別催動聖氣,否則毒會發作得更快。」

    「危言聳聽。」

    天初仙子繼續催動雨絲神劍,劍氣猶如一張細網,將魔小菇籠罩。

    令人吃驚的是,魔小菇竟是使用出空間挪移的手段,輕鬆逃出劍網。

    在天初仙子和魔小菇鬥法的時候,張若塵連忙調動精神力,進行內查,確定自己沒有中毒,才是鬆了一口氣。

    「她應該是騙我們的。她不會真的是那個妖女吧?」

    張若塵繼續觀察魔小菇,想要從她身上看出一些破綻。

    魔小菇繼續說道:「你們真的已經中毒,中得是顧馮煉製的和合丹。和合丹的毒性,並不是作用於你們的肉身,而是作用於你們的聖魂,刺激你們的情/欲。聖氣催動得越是厲害,和合丹爆發出來的毒性就會越快,且越是強烈。」

    突然,天初仙子收回了雨絲神劍,站在原地不動。

    張若塵向她盯去,發現她那雪白的頸部,竟是浮現出一層粉紅色,額頭上也有香汗向下滾落。

    難道……真的中毒了?

    魔小菇的手指輕輕捋著秀髮,笑道:「真是有些期待,聖潔端莊的天初仙子一旦毒發,將會是什麼樣的一副醜態。林岳,你還不快感激本公主?」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道:「不知你是哪裏的公主?」

    「不告訴你。反正你即將與一位仙子共赴巫山,纏纏綿綿,這樣的美事,別人做夢都夢不到。你難道不該感激本公主?你的空間造詣還不錯,做本公主的僕人吧!」魔小菇道。

    天初仙子向張若塵傳音,道:「我們的確已經中毒,必須立即離開此地。只要擺脫這位妖女的糾纏,我有辦法化解我們身上的毒素。我不能再催動聖氣,你帶我離開。」

    「仙子,林岳得罪了!」

    張若塵抓住天初仙子的一隻玉手,帶着她,急速向宮殿群的外面飛掠。

    那隻手細膩如玉,柔若無骨,不知多少天之驕子都夢寐以求。若是讓他們看到張若塵抓着天初仙子的小手,恐怕是會嫉妒得發狂。

    「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

    魔小菇的眼神一凜,將手中的金鐃打了出去。

    金鐃變得磨盤那麼巨大,急速旋轉,攪得空間劇烈晃動,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看貧道的翻天印。」

    真妙小道人站在張若塵的肩膀上,嘴裏吐出紫色霞光,雙手結出一道與金鐃一樣巨大的印記,向後方轟擊了過去。

    「轟隆。」

    兩股力量對碰,頓時塵土飛揚。

    魔小菇收回金鐃,托在手掌心,有些詫異:「一株十萬年古聖葯竟然都這麼強?」

    魔小菇使用和合丹對付天初仙子和張若塵,自然是有她的目的,她不僅想收服林岳,更想收服的是天初仙子。

    想要收服天初仙子,必須先抓住她的把柄才行。

    魔小菇繼續追了上去,嘴裏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你們這是要去哪裏?難道是要去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再做羞羞的事?」

    衝出宮殿群,天初仙子向山下盯了一眼,臉色微微一變,「焱王和憐后追上來了,我看到從他們身上逸散出來的精神意志。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股更加強大的精神意志,有些像是……亡天。」

    「亡天是誰?」張若塵問道。

    「瑞亞界的領袖,亡墟的哥哥,天堂界派系一等一的強者,實力不在我之下。」

    天初仙子有些有些憂慮起來,若是沒有中毒,以她的實力自然是不懼亡天,但是以她現在的狀態……後果不堪設想。

    和合丹的名氣太大,曾經讓一位大聖顏面盡失,若是繼續動用聖氣戰鬥,天初仙子不敢保證自己還能壓制住和合丹的毒性。

    下方,焱王的笑聲響起:「仙子,我們又見面了!」

    片刻后,三道人影便是阻斷張若塵和天初仙子的去路,除了焱王和憐后,還有一位穿着黑袍的男子。

    黑袍男子的臉色蒼白,身上的陰氣極重,正是亡天。

    憐后看見張若塵竟然抓着天初仙子的手掌,眼眸中露出一道異色,笑道:「你這個傢伙倒是艷福不淺,竟然能夠觸碰仙子的玉手。難道不知道,此事若是傳出去,將會有很多厲害人物來剁你的手?」

    亡天冷冰冰的道:「我看仙子的狀態似乎有些不對勁,難道是受傷了?」

    焱王和憐后也都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頓時露出喜色。如果天初仙子真的受傷,倒是可以趁此機會除掉她。

    魔小菇的笑聲,從上方傳來,笑道:「仙子不是受傷,是中了和合丹的毒。」

    「此話當真?」

    焱王的心中無比激動,如果能夠趁此機會擒住天初仙子,使用功法,採補了她,修為必定能夠突飛猛進。

    傳說中的和合丹,即便是天初仙子應該也擋不住它的毒性吧?

    魔小菇眨巴了一下眼睛,道:「你若是不信,就去攻擊仙子,只要逼她出手,她體內的毒就會加快速度爆發。等你溫香暖玉入懷的時候,不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張若塵轉過身,瞪着魔小菇,覺得她的做事風格,與羅剎族的那位公主還真有些相似。

    魔小菇的表情,有些俏皮,笑道:「林岳啊,林岳,先前叫你感激本公主,你不聽,偏要往外逃。現在好了,你是沒有機會再享用仙子的柔軟玉/體,只能便宜了焱王和亡天。」

    張若塵輕哼一聲,隨即帶着天初仙子沖向魔小菇。

    相對來說,從魔小菇的方向突圍,比去硬撼焱王、憐后、亡天三人要輕鬆得多。

    魔小菇卻是絲毫不懼,取出一朵黑蓮托在手中,道:「林岳公子,在你眼中,我就那麼好欺負嗎?」

    眼看張若塵就要衝到魔小菇的身前,驀地,她腳下的地底,發出「嘩啦」一聲巨響,伸出一隻十多米長的白骨手掌,向張若塵拍擊了過去。

    白骨手掌蘊含極其恐怖的遠古陰氣,並且逸散出大聖的氣息。

    在別的修士看來,它只是一個白骨巨手,可是在張若塵的眼中,整個天地都被白骨手掌覆蓋,從它上面散發出來的氣息,與半具大聖遠古凶物一樣的恐怖。

    「難道也是一具大聖凶物?」

    張若塵的臉色劇烈一變,連忙施展出空間挪移,向左邊閃避。

    「轟隆。」

    白骨手掌猛然擊在地上,打得大地向下沉陷了一大片,變成一個碎石巨坑。同時,一股腐蝕修士肉身的遠古陰氣,不斷向外逸散,讓遠處的焱王、憐后、亡天等人都微微變色。

    「這個妖女是誰,竟然能夠控制遠古凶物!」亡天的眼睛一縮,露出忌憚的神色。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