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咔吧!咔吧!」

    一尊數十米高的骷髏,一步一步,從地底爬出來。頂點更新最快

    它的骨骼極其粗壯,且晶瑩璀璨,猶如是用一顆顆星辰鑄煉成的骨塊,散發出無比懾人的氣勢,即便在場的修士都是一等一的人傑,卻依舊感覺到心驚膽顫。

    那尊骷髏活着的時候,必是大聖。

    張若塵帶着天初仙子,遠遠的退開,同時,也在觀察魔小菇和大聖骷髏之間的聯繫。

    想要控制大聖凶物,需要非凡的手段才能做到,即便是一位大聖親自出手,也不見得能夠成功,更何況是一位聖王?

    真妙小道人先一步看出端倪,道:「她手中的那朵黑蓮,名叫陰神蓮,乃是吸收神屍體內的陰氣而生,一般生長在神屍的眉心。將神屍吸收成乾屍,陰神蓮才會完全綻放。那個妖女,正是使用陰神蓮,才能控制大聖凶物。」

    張若塵有些疑惑,道:「你是怎麼知道那是陰神蓮?」

    「不清楚,反正就是突然一下就記起來了,好像藏在記憶深處,一直都知道。」真妙小道人一本正經的說道。

    魔小菇手托黑蓮,宛如暗夜精靈一般,飛到大聖凶物的肩頭,俯看下方的眾人,道:「焱王,你還不出手嗎?你不出手,本公主就要出手了哦!」

    天初仙子是名動天庭界的九美之一,修為和體質都極其強大,採補了她,對焱王好處無窮。焱王怎麼可能不想出手?

    只不過,魔小菇展現出來的手段太逆天,也太詭異,讓焱王覺得她的威脅更大。

    焱王警惕的道:「你到底是哪裏的公主,為何本王以前從未聽過有你這樣一個人?」

    魔小菇輕笑一聲:「放心,我們不是敵人。本公主乃是空間神殿這一代領袖魔衍的堂妹,其實,我們是自己人。」

    隨即,魔小菇將一塊代表自己身份的鐵令,扔了出去。

    亡天接過鐵令,檢查了一遍,道:「原來是公子衍的堂妹。」

    焱王和憐后都鬆了一口氣,幸好這個妖女是自己人,否則與她為敵,還真是一件非常頭疼的事。

    現在,天初仙子應該已經絕望了吧?

    焱王的心中再無顧慮,笑出一聲:「仙子,你若是歸順於我們,今天還有一條活路。否則,你將淪為本王的陰葯。」

    天初仙子將手抽了回去,嬌軀挺拔,傲然的道:「真以為本天女怕了你們?焱王,你若是敢上前一步,你信不信你立即就會魂飛魄散?」

    焱王先是微微怔了一下,眼中閃過一道忌憚的神色,隨即添了添嘴唇,笑道:「仙子,你都中了和合丹的毒,何必還要故作強硬?等你毒發的那一刻,千萬別求本王。哈哈!」

    天初仙子的黛眉緊蹙,向張若塵傳音:「待會兒我為你打開一道缺口,助你逃出去,你要把握住機會。」

    張若塵道:「我逃走了!你怎麼辦?」

    「我得纏住他們,否則我們都逃不掉。你逃出去后,立即趕去找大尊、巫神天子,或者是千星天女,他們任何一人趕過來,都能救我。」天初仙子道。

    張若塵道:「你不怕我逃走之後,就不回來了?」

    「只要你逃走,他們再要對付我,心中也會有所忌憚。」天初仙子淡淡的道。

    天初仙子那雙光潔如玉的右手,從衣袖中伸出,修長的食指和中指,夾着一張金色符。

    「天下無道,造化通玄。」

    那張金色符上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光紋,像是蛛網一般向外蔓延,很快就與周圍的空間連成一片。

    「小心,她準備動用造化通玄符。」

    亡天、焱王、憐后的臉色,皆是猛然一變,隨即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先後倒退,一直退到了百丈之外。與此同時,他們將各自的最強聖器喚了出來,擋在身上。

    天初文明的造化通玄符,擁有極大威名,大聖之下無人不懼。

    傳說,曾有九步聖王境界的強者,被造化通玄符殺死。

    以亡天等人的修為,也要退避到百丈之外,才有把握擋住造化通玄符釋放出來的毀滅力。

    趁此機會,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從亡天、焱王、憐后三人之間的一處缺口沖了出去。

    「攔住他,不能讓他逃走。」亡天沉聲道。

    「你們還是先擔心自己。」

    天初仙子的兩根玉指,隔空一按,隨即金色符飛了出去,擊向亡天等人,阻止他們去追殺張若塵。

    「憐后,我和焱王來擋造化通玄符,你去追擊那個小子。」

    亡天和焱王各自取出一張防禦類符,抵擋造化通玄符,但,符凝成的防禦層,只是支撐了兩個呼吸的時間,就被撕碎。

    強橫的金色風暴,衝擊在他們二人的身上,震得他們連連向後倒退。

    亡天手中的無盡刀,散發出五層聖力光波,宛如一輪血月擋在身前,與造化通玄符的殘力對抗。

    焱王遁入進葬君神爐,才剛剛激發出神爐中三萬多道銘紋,金色風暴衝擊過來,就將葬君神爐轟入進了地底。

    幸好他們二人站在百丈之外,若是再近一些,未必擋得住。

    亡天和焱王都被壓制,並且還受了一些傷勢,天初仙子喚出白羽孔雀聖車,身形一動,飛落到聖車上面,準備駕車離開。

    「呵呵!造化通玄符號稱是能夠威脅到九步聖王的符,果然厲害。仙子還有幾張,全部都用出來吧!」

    魔小菇控制大聖凶物,攔住白羽孔雀聖車。

    白羽孔雀聖車上的銘紋不斷浮現出來,釋放出來越來越強大的力量,向那具身高數十米的大聖骷髏衝撞過去。

    天初仙子十分清楚,此刻是她逃走的最佳時機,一旦讓亡天和焱王恢復過來,再想離開,便是難如登天。

    魔小菇搖頭一嘆:「看來仙子還是不夠了解大聖凶物的力量。」

    大聖骷髏的右手五指捏成一個拳印,發出「噼啪」的爆響聲,一拳向白羽孔雀聖車擊了過去。

    突然,白羽孔雀聖車改變行駛方向,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大聖骷髏的拳印。

    大聖骷髏的嘴裏發出一聲怒嘯,吐出一片劇烈的陰風,隨即一掌拍了下去。

    「嘭嘭。」

    白骨手印十分兇猛,擊中三隻拉動聖車的白羽孔雀,將其打得爆碎,化為三縷白煙。就連聖車也被手印散出來的餘波,震得飛了起來,撞擊在石壁上面,隨後又重重的墜落到地上。

    亡天和焱王趕了過來,看着眼前這一幕,心中暗驚,大聖級別的凶物還真是可怕,根本不是他們現在可以抗衡。

    幸好魔小菇是自己人,否則他們二人估計也要立即逃遁。

    焱王雙手抱拳,對魔小菇供了供手,隨即才是意氣風發的笑道:「仙子,你還不放棄嗎?本王知道,你是將希望寄托在那個空間修士身上,可惜憐后已經追了上去,他註定是逃不掉。」

    ……

    張若塵逃出亡天等人的包圍圈,便是連續不斷施展空間挪移,向山下逃去。

    「轟隆。」

    身後,劇烈的爆響聲傳出,大量泥石飛了起來,有殿宇被毀掉,金色的能量風暴充斥在那一片區域。不用猜也知道,那是造化通玄符造成的破壞力。

    「好強的力量,希望天初仙子能不能憑藉這張符殺死一兩位敵人。」張若塵暗道。

    突然一道嬌笑聲響起:「小子,你的空間之道運用得挺嫻熟啊,可惜每一次挪移的距離太短,又怎麼能夠逃得出本后的手掌心?」

    「憐后竟然追了上來。」張若塵緊皺眉頭。

    身後的陰風,越來越強烈,使得張若塵的背部都結出一層寒霜。

    「摘星手。」

    憐后的纖纖玉手伸了出來,足有三千道聖道規則在她的五指上流動,方圓數十丈的空氣都像是變得凝固了一般,使得張若塵的速度變得越來越緩慢。

    憐后嘴角含笑,在等待張若塵施展空間挪移,一旦他施展空間挪移,她就有後續手段施展出來。

    出乎她預料的是,張若塵竟是猛然轉身,渾身散發出灼熱的火焰,一拳向她擊了過去。

    因為激發出了火神鎧甲拳套的力量,張若塵的這一拳,竟是帶有一絲淡淡的神威。

    「嘭。」

    火焰之力和陰寒之氣對碰,他們二人腳下的地面龜裂了一大片,甚至有古神留下的銘紋被激活,數十道光柱從地底飛出來。

    這一次硬碰硬,張若塵處於劣勢,向後倒退了數十丈,才是穩住腳步。

    憐后只是後退了半步。

    但是,憐后卻是相當吃驚:「這個小子,已經擁有與本后對抗的實力?」

    掌心有一股灼燒感傳來,憐后抬起手掌一看,只見,掌心雪白的肌膚,竟是被火焰燒得發紅,差一點就流淌出鮮血。

    「他已經將凈滅神火修鍊到臣焰的級別。」

    憐后收起輕視之心,要知道,大聖之下,能夠修鍊出臣焰的修士極其稀少。而掌握了臣焰的修士,對她已經有一定的威脅。

    張若塵急速向山下逃遁,臉上冒出虛汗,腦袋變得有些昏沉,精神意志有減弱的跡象。他連忙輕咬舌尖,以疼痛刺激自己,讓自己保持清醒,「果然中毒了!繼續動用聖氣,毒發的速度必定更快,也不知使用凈滅神火能不能煉化和合丹的毒性。」

    沒給張若塵煉化的時間,憐后又追了上來。

    這時,真妙小道人說道:「我們真的要去找古文明派系的那些修士?」

    「嗯。」

    頓了頓,張若塵又道:「這位天初仙子還算不錯,既然她助我逃了出來,我自然也要盡最大的努力幫一幫她。她現在的狀態,估計比我還要差,一旦落入焱王的手中,對她而言還不如一死。」

    「可惜遠水救不了近火,等到我們找到古文明派系的那些修士,再趕過來,一切都晚了!」真妙小道人長嘆一聲,隨即又道:「貧道倒是有一上策。」

    張若塵問道:「有什麼上策,趕緊說出來。」

    真妙小道人不疾不徐的道:「我們現在離真妙觀不遠,其實可以去取紫金八卦鏡。你要知道,那紫金八卦鏡可是一件至尊聖器,一旦掌握在我們的手中,還不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

    (這兩天對不起大家了,實在是抱歉。別的不多說,爭取今天就開始恢復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