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紫金八卦鏡是至尊聖器,說不一定真能扭轉局勢。

    張若塵決定,相信真妙小道人一次,於是,由它在前面帶路,直奔真妙觀而去。在路上,也有遇到一些陰氣森森的遠古凶物,都被張若塵以雷霆般的速度滅掉。

    「這個傢伙,對附近的道路和古神銘紋的分佈,似乎相當熟悉。」

    追在後方的憐后,察覺到反常,立即警惕起來,不敢追得太快,擔心張若塵利用這裡的古神銘紋給她設下陷阱。

    在張若塵趕去真妙觀的時候,亡天和焱王正全力以赴向天初仙子發起進攻。

    焱王那雙粗大的手臂,托起五耀萬紋聖器級別的葬君神爐,隨著聖氣灌注進去,神爐變得越來越巨大,湧出九種不同的火焰,釋放出來的熱量將大地烤得融化。

    「給我鎮壓。」

    焱王的長嘯一聲,控制葬君神爐擊向白羽孔雀聖車。

    「嘩啦。」

    這一片天地間的聖氣,宛如一絲絲細霧,源源不斷匯聚向白羽孔雀聖車,凝結成一條蜿蜒流淌的長河。

    在長河的中心,飛出一隻長達七米的白光拳頭,與葬君神爐碰撞在一起。

    拳力如同水浪一般,一層疊著一層,打得葬君神爐飛了出去,轟隆一聲,撞入進崖壁裡面。

    站在數十丈外的焱王,則是發出沉悶之聲,踉蹌的向後倒退。

    「這就是天初仙子的天河神拳嗎?」焱王的臉色,極度蒼白。

    表面看起來,焱王只是略微處於下風,實際上,天河神拳極其玄妙,一道道暗勁將他震得受了嚴重的內傷,體內臟腑都有破裂的跡象。

    此刻,焱王就算是稍微抬一抬手臂,體內都會傳齣劇痛。

    亡天身上的黑袍無風自動,黑袍中有墨黑色的陰煞之氣,向外蔓延,很快就覆蓋周圍數十里的天地。

    「據說,洛神憑藉天河神拳,打死過地獄界的一位魔神,我一直以為洛神隕落後,天河神拳就已經失傳,倒是沒想到,仙子你竟然能夠參悟出天河神拳的精髓。」

    亡天一步一步靠近白羽孔雀聖車,手中的無盡刀,散發出越來越強烈的光華,「今日,亡某便來會一會天河神拳。」

    「盡冥刀法第一刀,有去無回。」

    上萬道刀道規則,融入進刀法,以排山倒海之勢,向白羽孔雀聖車中的天初仙子攻伐過去。

    刀光,如同血月。

    聖車中,飛出一道道聖道規則,融入於進聖氣河流。隨即,聖氣河流中,又是飛出了一道拳印,擊向亡天劈出的刀光。

    「轟隆。」

    這一招劇烈的對碰,誰都沒有佔到便宜。

    「盡冥刀法第二刀,有來不往。」

    亡天劈出的刀光更加凌厲,被黑暗籠罩的這片區域,響起「唰唰」的聲音,不知多少道刀氣在天地間穿梭。

    「嘭嘭。」

    亡天手中的無盡刀,乃是一件七耀萬紋聖器,施展出來的刀法,乃是通玄級中階聖術,在與天初仙子的對戰中,竟是絲毫不落下風。

    兩人一連對攻近百招,將周圍這片區域打得支離破碎,地面上,隨處可見長長的刀痕和巨大的拳坑。

    漸漸的,環繞在白羽孔雀聖車外圍的那條聖氣河流,變得有些不穩定,彷彿是要分解而開。

    魔小菇的眼眸一亮,笑道:「仙子身上的丹毒就要發作,你們加快進攻速度,她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萬一她自爆聖源,與我們玉石俱焚怎麼辦?」亡天有些擔憂。

    魔小菇笑道:「放心,和合丹的丹毒,能夠影響修士的思維和精神意志,她是不會自爆聖源的。」

    聖車中,天初仙子的肌膚上不停滾落下汗珠,眼神變得有些迷離,嬌軀在輕輕顫抖。

    本來,以她強大的修為,是可以壓制住和合丹的丹毒,但是亡天不斷發起進攻,逼得她不得不出手還擊,導致丹毒兇猛的爆發出來,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底部。

    「不行……不能被他們擒住,看來只能走那最後一步。」

    天初仙子的眼眸中,露出一道絕毅之色,十指扣入進了掌心,有絲絲鮮血從指縫中流淌出來。她努力調動體內的聖氣,向氣海匯聚過去,引動了聖源。

    很顯然,天初仙子的精神意志,遠超魔小菇的預估。

    「嘩——」

    一道明亮的白光,從白羽孔雀聖車中湧出,撕破墨黑色的陰煞之氣。

    「不好,她已經引動聖源,立即就會自爆。」亡天的眼神一凝,隨即閃電一般向後倒退。

    以天初仙子的修為一旦自爆,大聖之下的生靈,估計沒有幾個活得下來。

    就連魔小菇也都躲到大聖骷髏後面,小嘴微微上翹:「精神意志遭到丹毒的腐蝕,竟然還能自爆聖源,倒是低估了你。」

    反倒是焱王,竟然站在原地不動。

    焱王的臉上帶著笑意,嘴裡念出一句:「六欲戒蠱。」

    從他的掌心,飛出成千上萬粒光點,落到白羽孔雀聖車上面,飛入進車中。若是使用精神力探查,就會發現,每一粒光點,都是一隻細小到極點的蟲子。

    片刻后,聖車中傳出天初仙子痛苦的沉嚶聲,並且還有倒地的聲音。

    向外噴薄的白色聖光,也是瞬間消失。

    焱王的笑聲更加猖狂:「中了六欲戒蠱,即便是天下最純潔的玉女,也要變成人盡可夫的欲/女。洛姬,以後你就乖乖做本王的寵妾,本王絕不會虧待你。」

    六欲戒蠱,是陰陽界六欲真教的第一至寶。

    這種蠱,是中在修士的精神裡面,能夠讓菩薩破戒,使得生靈的欲/望無極限。

    六欲真教的當代教主,憑藉六欲戒蠱,曾經收服了一位菩薩,將其當成奴隸一般圈養在身邊。這一佛門醜聞傳出后,引起各界轟動,最後,乃是一位佛,以真身前往陰陽界,才將那位菩薩帶回。

    「今日本王便要親自試一試,所謂的仙子,到底與別的女子有什麼不同。哏哏!」

    焱王走到白羽孔雀聖車的面前,邁出腳步,踩著車輪,一步登了上去。

    ……

    …………

    此時,張若塵終於來到真妙觀,曾經守在此處的半具大聖凶物已經離開,這裡顯得格外寂靜。

    「嘩——」

    憐后化為一片陰雲,從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飛躍過去,攔住他的去路:「姐姐我就那麼嚇人嗎?你逃那麼快乾什麼?」

    張若塵停了下來,沒有再逃,臉上反而露出一道笑容:「我是擔心和合丹的丹毒發作,失去理智后,對姐姐你做出過分的事,所以只能努力逃得遠一些。」

    「是嗎?姐姐倒要看看你能做出多麼過分的事?」

    憐后的聲音很柔軟,若是別的男性修士聽到她說出這話,估計骨頭都變得酥軟。

    可是,張若塵卻看見,憐后的五根玉指指尖,長出尖銳的指甲,隨即她的嬌軀變得模糊。

    張若塵不敢多想,連忙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

    「刺啦。」

    憐后的五指,抓碎張若塵的衣袍,留下五個孔洞。

    「好快的速度,使用空間挪移都慢了半拍,肯定是中階聖術級別的身法。」張若塵的背心冒冷汗,隨即將文字鎧甲激發出來,包裹住全身。

    憐后的秀目一沉:「青獠牙的明道聖甲,看來他和宇文靖真的是死在你的手中。」

    真妙小道人從張若塵的身上跳落到地上,急速沖向真妙觀。

    憐後向它瞥了一眼,隨即雪白如玉的左手攤開,一隻交織著魔紋的小鼎,從掌心浮現出來,向真妙小道人轟擊了過去。

    張若塵的身形一閃,擋到真妙小道人的身前,雙臂上的火神鎧甲,散發出刺目的火光,與魔鼎碰撞在一起。

    「嘭。」

    鏗鏘震耳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的身體下沉,向後倒滑了出去,背部與真妙觀的石階撞擊在一起,撞得石階裂出一道道紋路。

    道觀的門檻上,真妙小道人停了下來,盯著下方的張若塵。

    張若塵緩緩站起身來,抖了抖身體,有泥石滾落到地上。

    他的目光,凝視對面的憐后,呵斥一聲:「看什麼看,還不趕緊去取紫金八卦鏡。」

    真妙小道人立即跳進門檻裡面,消失在道觀中。

    憐后邁著性感的蓮步,再次逼近張若塵,笑道:「看來這座道觀裡面是有什麼了不得的寶物,能讓本后先睹為快嗎?」

    憐后捨棄張若塵,向道觀中衝去。

    「唰。」

    張若塵的手掌一揮,一道空間裂縫劈出,再次攔截了她。

    接近著,張若塵爆發出凌厲的氣勢,打出一片臣焰級別的凈滅神火火雲,將憐后籠罩。

    憐后不敢觸碰空間裂縫,只得向後倒退,這一退,便是撞擊在凈滅神火火雲上面,覆蓋在身體外圍的護體聖氣,被火焰燒得越來越薄。

    她的一縷秀髮,粘上凈滅神火,哧的一聲,燒成了飛灰。

    憐后的眼神變得冰冷刺骨:「空間之道和凈滅神火,本后越看越覺得你像一個人。」

    「像誰?」張若塵問道。

    憐后道:「張若塵。」

    張若塵笑了笑,沒有回答她,而是一連打出數十道空間裂縫,向她狂攻了過去。

    憐后的身法倒也是異常厲害,竟是一一躲了過去,並且,施展出一種指法,一指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這一指,銳氣十足,具有可怕的穿透力。

    張若塵一邊向後倒退,同時將《時空秘典》取出,準備動用多元空間,化解憐后的這一擊。

    就在這時,真妙觀中,傳出一股震天動地的強大威能。

    「嘩——」

    一道紫光,從道觀大門裡面飛出,轟擊在憐后的身上。憐后的護體聖氣,變得比紙還要脆弱,瞬間就被擊穿。

    「噗嗤。」

    憐后的腹部,被紫光穿透,留下一個碗口粗的透明窟窿。

    ……

    (今天寫得異常痛苦,狀態超級差,腦袋一直都昏昏沉沉,渾身又痛又軟,都是休息一個小時,再寫一小段。寫一章感覺就像是去西天取經一樣,感覺怎麼都寫不完,不過,總算是把這章更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