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亦是嚇了一跳,哪裡想到,真妙暴走起來,竟然如此厲害。

    也不怪張若塵吃驚,從遇到真妙小道人的時候,這個老傢伙的修爲就相當高深,達到七步聖王境界,但是卻是一個慫包,遇到剛剛跨入聖王境界的張若塵都會逃命。

    不僅被張若塵和項楚南使用魔冠鎮壓過一次,還被《時空秘典》封印過,甚至還差點被焱王打死。

    正是如此,張若塵才頗爲低估它的實力。

    但是,自從張若塵將它從半死不活的狀態救回來,真妙就變得有些不一樣。就像它自己所說,莫名其妙的記起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是真妙的第一次脫變!?第二次脫變,發生在真妙取到紫金八卦鏡之後。

    自從得到紫金八卦鏡,這個老傢伙就變得有些高深莫測,更加讓張若塵看不透。

    第三次脫變,發生在最近這一年。

    這一年,真妙和小黑一起,將廣寒界的所有道場都打了下來。

    張若塵閉關出來,再次見到真妙,發現它已經不再懼怕能夠釋放出大聖聖威的小黑,修爲境界更進一步,達到八步聖王的層次。

    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個老傢伙,估計不只是一株十萬年聖藥那麼簡單,身上有可能藏着一個巨大的秘密。

    這個秘密,多半和紫金八卦鏡有關聯。

    “今日就是貧道威震天下之日,你們這羣螻蟻,統統過來領死。”

    真妙小道人抓着紫金八卦鏡,又向正在催動末日法杖的那羣聖王攻殺過去,氣勢磅礴,威嚴神聖,彷彿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正在救人的小黑,感覺到很不爽,暗罵了一聲:“得意什麼?威震天下個屁,若是本皇執掌一件至尊聖器,也能碾壓一切。本皇釋放出聖威,就能將他們全部都嚇傻。”

    張若塵見真妙小道人戰意騰騰,一副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模樣,頓時懶得再動手,分出一道道精神力分身,開始收集戰場上的各種聖器戰兵,還有那些天堂界修士身上的儲物器皿。

    特別是那柄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審判生死劍,張若塵是以真身前去收取。

    一件七耀萬紋聖器,價值超過一億枚聖石,九步聖王都未必擁有一件。

    “轟隆隆。”

    大地,猛烈一震。

    紫金八卦鏡與末日聖杖碰撞在一起,噼啪輕響,聖杖竟是出現裂紋,碎裂而開,化爲一塊塊晶石飛了出去。

    “末日聖杖竟然被……毀掉了……”

    “至尊聖器真的不可擋嗎?”

    ……

    鏡中涌出的紫色光華,向那些催動末日聖杖的聖王涌了過去。

    “嘭嘭。”

    那些聖王的身體,全部都碎裂,化爲齏粉。

    在至尊聖器的面前,即便是聖王也相當脆弱,不堪一擊。

    還活着的天堂界諸位聖王,哪裡還敢繼續與真妙小道人拼殺,包括崑和玉天,全部都向島嶼中心逃去。

    真妙小道人追殺上去,大吼道:“貧道今天要殺你們立威,然後名動天下,你們這羣墊腳石還想逃?”

    這是相當古怪的一幕,一個只有拳頭大小的道人,在追殺一羣天堂界的王者。

    特別是崑,他的龐大身體,與真妙小道人形成鮮明對比。

    看着它越追越近,崑怒吼道:“老一輩的人物,在真理天域不能出手,那是在破壞真理神殿的規矩,你會死得很慘。”

    真妙小道人的修爲太過深厚,遠遠超過他們,因此崑纔會認爲,它是廣寒界或者崑崙界的一位老輩人物。

    蓋天嬌也吼一聲:“你們眼中還有真理神殿的規矩嗎?前輩不用怕他們,是他們先佈下陷阱對付我們,就算將他們全部殺盡,真理神殿也不會把你怎麼樣。”

    就連蓋天嬌,也認爲真妙是廣寒界的一位前輩名宿。

    但是,張若塵卻知道,真妙不屬於任何一界,是真理天域土生土長的一株十萬年古聖藥,不受真理神殿制定給各界的規矩的約束。

    “轟隆。”

    一道至尊之力,轟擊在崑的背部。

    “啪!”

    崑身上的金樽聖甲,出現裂痕,小山一般巨大的身軀,被轟飛了數十里遠,墜落向島嶼的中心,也不知是生是死?

    張若塵將所有寶物都收集起來,才向小黑、蓋天嬌等人走去。

    崑崙界那些還活着的修士,全部都救了下來,足有五十三位。還有一些卻已經徹底死去,化爲血泥,或者是魂飛魄散。

    也不知是不是覺得張若塵已經無所不能,池萬歲和神魔鼠竟然收回一堆白骨與一些斷手斷腳,放在一旁。他們眼巴巴的盯着張若塵,那樣子似乎是覺得張若塵能夠讓白骨重新變成一個活生生的人,或者是能夠將一隻斷手的主人重新變出來。

    張若塵自然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即便是掌握着青色蓮子也不行。

    那五十三位崑崙界的修士,都受了很重的傷,他們盯向張若塵,每個人的眼神都各不相同。

    有的喜悅,有的崇敬,有的羞愧……

    他們中有人在天羅道場對張若塵出言不遜,聲稱攻打須彌道場,有沒有張若塵都一樣,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事實卻證明,若是沒有張若塵,他們全部都得戰死在這裡。

    其中一些修士,恐怕還會生不如死,遭受嚴刑拷問,或者遭受抽魂煉魄的痛苦。

    “多謝……出手相助……”

    第一個開口的人,是一個容顏清美的年輕女聖者。她身上的聖衣,全是血跡,瑩白如玉的臉蛋上面,有一道深深的血痕。

    此女,名叫萬花語,是萬兆億的獨女,與張若塵有過一些交集。

    曾經,萬花語也有與張若塵同等的實力,在兵部呼風喚雨,但是這些年過去,兩人之間已經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若是說,以前萬花語對張若塵,還只是欽佩和欣賞。

    那麼現在,萬花語的心中,已經是有些敬畏。

    這是一個比她父親還要強大的男子!

    “多謝!”

    “張若塵,這次算是欠了你一個巨大的人情,今後必定還上。”

    ……

    那些傷勢不是特別嚴重的修士,紛紛站起身來,向張若塵行禮。

    步千凡看到有幾位修士傷得特別嚴重,已經快要堅持不住,連忙走了出來,道:“救一救他們吧,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記住你的恩情,我們不是敵人,在這個不公、不善、不仁的異界他鄉,既然我們能夠並肩作戰,我們就是袍澤。”

    步千凡見識過張若塵的手段,知道他可以救這些人。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步千凡一眼,道:“這個人情,是你欠我的。”

    步千凡不僅僅只是一個資質極高的天才,品行和精神意志都相當堅韌,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張若塵一直將他和韓湫、阿樂、慕容月,還有九大界子中的幾人,視爲同時代的人族翹楚,主要就是因爲他們的精神意志足夠強大。

    步千凡的優勢在於,他在兵法上面的造詣。

    這一點,不是韓湫他們可以比擬,甚至是張若塵也比不了!

    那種真正的大戰,不是幾個人的戰鬥,也不是幾十個人的羣毆,而是上千萬、上億位修士的戰鬥,步千凡這樣的人,就能派上大用。

    如此人才,就算無法收服,也要讓他欠下巨大的人情債。

    到需要用他的時候,他豈能不還回來?

    張若塵取出青色蓮子,調動聖氣注入進去,頓時蓮子宛如一盞青燈,散發出既是明亮而又柔和的光華。

    片刻後,五十三位受了重傷的崑崙界修士,全部都恢復過來,所有痛楚都消失,精氣神飽滿,先前的戰鬥彷彿一場夢。

    這種感覺相當神奇!

    衆人再次看向張若塵,眼神又有一些不一樣。

    若是說先前只是敬畏和感激,那麼現在,他們更多的卻是敬佩和心悅誠服。

    他們正要開口說出感激的話,張若塵先一步打斷了他們,道:“什麼也別說,神魔鼠,帶他們離開這裡。”

    萬花語道:“不行,父親他們帶着絕大多數崑崙界的修士,應該還在島嶼深處拼死戰鬥,我們怎麼可以獨自逃走?”

    “無法開啓衆生平等,你們留在這裡,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前去島嶼深處,只是白白送死。”張若塵毫不客氣的道。

    萬花語道:“不能開啓衆生平等,那是因爲,這裡根本不是真正的須彌道場,而是天堂界使用幻術凝聚出來的假道場。父親他們向島嶼撤退,就是爲了尋找真道場。”

    “只要找到真正的須彌道場,就能開啓衆生平等。只要找到須彌聖僧留下的至寶,我們就能操控道場中的古老空間銘紋和時間印記,未必不能反敗爲勝。”

    張若塵道:“在幻境中,想要找到真正的道場,談何容易?咦……那位佈置幻陣的強者,爲何沒有發動幻術攻擊呢?”

    按理說,能夠佈置如此厲害的幻陣,必定是一位精神力極強的人物,可以使用幻術控制局面。

    在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大開殺戒的時候,卻沒有遭到幻術攻擊,甚至連一個簡單的迷亂幻象都沒有出現,實在是相當詭異。

    張若塵向四周看了看,沒有看見葉紅淚的身影,頓時,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

    (各位書友看完後,請幫幫投一下推薦票,謝謝。)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