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座遠古大山,一半山體神聖巍峨,宮殿林立;另一半山體陰寒黑暗,電閃雷鳴。

    張若塵和魔小菇站在光明和黑暗交界的地方,不遠處的黑暗中,不斷有雷電在穿梭,發出刺痛耳膜的撕裂聲。

    「嘩啦。」

    魔小菇的小手輕輕一揮,一張符籙飛出去,形成一層光罩包裹住她和張若塵。

    「說吧,你是如何發現本公主的真實身份?」

    魔小菇的身上,一股強大的威勢散發出來,極為凌厲,與先前那個嬉皮笑臉的少女判若兩人。

    魔小菇的真實修為,竟然也達到四步聖王。

    張若塵沒有釋放聖威與她對抗,道:「你是使用精神力攻擊,殺死顧馮的吧?」

    「原來,你是在顧馮的屍體上,發現了端倪。」

    魔小菇的眼珠子輕輕轉動了一下,又道:「我們以前應該見過吧?在什麼地方?你到底是什麼人?」

    張若塵很不客氣的道:「我來這裏,不是為了解答你心中的疑問,而是為了拿回《時空秘典》和那幅圖卷。你若是還想活着離開封神台,就將它們交給我。」

    魔小菇冷笑一聲:「將它們交給了你,本公主拿什麼自保?」

    「只要你將東西給我,我自然不會將你的身份說出去。」張若塵道。

    魔小菇翻了個白眼,道:「本公主憑什麼信你?這樣吧!等到離開封神台,本公主就將你要的東西盡數還給你。以本公主的身份,言出必行。」

    「我不信。」

    張若塵搖了搖頭:「公主殿下的變化之術高明,等你離開了封神台,我實在是沒有把握留住你。到時候,你帶着圖卷和《時空秘典》逃走,我上哪裏去找人?」

    「唰。」

    魔小菇身體周圍的空間劇烈扭曲,她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張若塵一直都警惕着她,於是,也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同時腳步向右橫移。

    魔小菇的身形,出現到了張若塵的身後,一道指劍穿透張若塵留在地上的殘影的腦顱,發現攻擊失敗,她立即又攻出第二招。

    天初仙子與古文明派系的修士會合在了一起,遠遠的望着,正在交手的張若塵和魔小菇。

    「好快的速度,一下子就出現數十道攻擊身形,即便是以我的修為,也未必能夠躲閃開。」一位五步聖王境界的神子,頗為震驚的道。

    「他們是在使用空間力量鬥法,沒看見他們周圍的那片空間變得相當混亂?」

    千星天女十分多疑,她看出天初仙子的神情與往常不一樣,於是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兩個人怎麼鬥了起來?特別是那個魔小菇,竟然強到如此地步,連本天女的本源神目都被她瞞過。」

    天初仙子沉默不語,一雙仙眸,只是靜靜的盯着正在交手的張若塵和魔小菇,也不知心中在思考什麼。

    巫神天子走了過來,問道:「洛姬,你倒是開口說句話,你不開口,我們現在連該出手幫誰都不知道。」

    天初仙子輕輕一嘆,隨即,講述起來。

    當然,關於和合丹的事,她直接省略,一個字也沒有提。

    聽她講完后,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全部都變得臉色凝重,一個能夠控制大聖凶物的妖女,這絕對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存在。

    大聖之下,誰人不懼?

    大尊道:「動手吧,將林岳救下來,我們必須立即趕去山頂奪取神泉。否則,等我們趕去,神泉都已經被其它幾個派系的修士瓜分乾淨。」

    看到古文明派系的頂尖強者準備出手,天初仙子卻是暗暗着急起來。

    千星天女盯着她,問道:「姐姐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們?」

    「沒有。」天初仙子道。

    千星天女道:「可是為什麼,我們準備對付魔小菇,你的眼中卻露出濃濃的擔憂?你在擔憂什麼?難道是覺得我們這麼多強者加起來,也收拾不來她的那一隻大聖凶物?」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快看,那兩人又停了下來。」

    果然,張若塵和魔小菇沒有繼續交手,而是在對話,似乎是達成了某種協議。

    魔小菇將《時空秘典》丟給了張若塵,道:「什麼破書嘛,根本打不開,還給你。」

    張若塵連忙將《時空秘典》妥善的放置起來,隨後才是問道:「你剛才所說的連心熔骨鎖是什麼東西?」

    羅剎公主將一套赤紅色的鎖鏈取出來,道:「所謂連心熔骨鎖,便是使用鎖鏈,將我們兩人的手指連接在一起,又與我們的心念相連。」

    「只有我們兩人都想打開鎖鏈的時候,鎖鏈才會真正打開。如果單獨一方,想要掙脫鎖鏈逃走,或者是想要加害另一方,鎖鏈中蘊含的力量就能焚熔他全身骨骼,讓他死無葬生之地。」

    「有連心熔骨鎖鎖着我們二人,這下你放心了吧?」

    張若塵接過鎖鏈檢查了一番,鎖鏈的煉製手法果然是相當複雜和詭異,在鎖鏈的內部,蘊含有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一旦釋放出來,再強大的修士都會被燒死。

    隨即,張若塵向天初仙子傳音,向她詢問「連心熔骨鎖」。

    天初仙子傳音告訴了張若塵關於連心熔骨鎖的一些特性,與魔小菇所說的大同小異。

    「好,我答應你。」

    張若塵將連心熔骨鎖的一頭戴在了左手五指上面,隨即一根根細如牛毛鋼針,從鎖鏈中延伸出來,刺入進他手掌、手臂、肩部、背部的骨骼。

    魔小菇顯然是知道,戴連心熔骨鎖,是一件疼痛刺骨的事,但是卻沒有辦法,誰叫張若塵死活不肯後退一步,逼得她只能使用這一招。

    先將這個傢伙綁在身邊再說。

    魔小菇將連心熔骨鎖戴在右手,經過刺骨之痛后,俏臉上,反而露出一道笑容,道:「在同境界,無論是武道還是空間之道,都能與本公主分庭抗禮的人物,老實說,真的是相當罕見。所謂的林岳,不會只是一個假名吧?你莫非也使用了變化之術?」

    「不用試探我,沒用的。」張若塵道。

    魔小菇越看越覺得眼前這個所謂的林岳,很有可能就是張若塵那個王八蛋,否則她堂堂一個空間掌控者,怎麼可能連一個空間修士都拿不下?

    而且,她和張若塵曾經精神力雙修,相互十分了解對方的精神力屬性。

    如果張若塵就是林岳,他能夠從顧馮的屍體上,發現屬於她的精神力波動,也就顯得合情合理。

    在功德戰場上,張若塵變化成靈全少君的模樣,在關鍵時刻出手偷襲羅剎公主,搶走了日晷,使得她的所有謀划都功虧一簣,還受了重傷。

    羅剎公主一直記着這筆賬。

    此次,她來到天庭界,最主要的目的是修鍊空間之道和真理之道,但是又何嘗不想找張若塵算賬?

    「若是讓本公主知道,你就是張若塵,本公主非要用一百種方法來收拾你,讓你痛不欲生,讓你後悔當初的所作所為。」魔小菇心中如此想着。

    但是,她又有些不希望林岳就是張若塵。

    因為張若塵那個傢伙終究是她的命中之人,也是第一個,讓她頗為動心的傢伙。

    這個男人,只能屬於她。

    當她想到,林岳和天初仙子在聖車中所做的事,心中就一陣懊惱,擔心屬於自己的男人,被別的女人先睡了!

    她羅乷的男人,別的女人一根手指也不能碰。

    魔小菇收起各種思緒,準備離開封神台後再去確定林岳的身份,道:「我們先聯手奪取神泉,如何?」

    「嘩啦啦。」

    張若塵抬起手中的鎖鏈,道:「我們現在就綁在一起,當然只能一起行動。」

    緊接着,張若塵的目光,向遠處穿着一身雪白聖衣的天初仙子望去,準備向她交待幾句。

    魔小菇卻是露出怨惱的神色,拉動連心熔骨鎖,呵斥道:「看什麼看,別人是大名鼎鼎的仙子,身邊的追求者何其之多,豈能看得上你?你難道還真想娶她不成?」

    連心熔骨鎖的拉扯,形成一股刺骨的痛。

    張若塵只得跟着魔小菇,飛到大聖骷髏的肩膀上面,急速向古山的山頂衝去。

    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卻是躁動了起來,不知道該不該出手去救林岳。

    天初仙子道:「他們戴上了連心熔骨鎖,現在是相互牽制,本天女認為,暫時沒必要去對付那個妖女,先去山頂奪取神泉吧!」

    古文明派系中絕大多數修士,都不願意去招惹一尊大聖凶物,因此眾人皆是點了點頭,便是向山頂衝去。

    古山的山頂,有一處直徑接近三十里的凹地,宛如一隻朝上的巨盆。

    在凹地中,不斷有紫青色的霞霧噴薄出來,向四方飄蕩。

    在霧中,則是生長有各種聖葯,因為這裏離近神泉,聖葯的生長速度極快,隨處可見八萬年、九萬年年份的聖葯,甚至還能看到十萬年古聖葯的蹤跡。

    張若塵和魔小菇趕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修士圍在凹地的四方,佔據了有利位置。

    除了古文明派系和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竟然還有不少別的派系的修士,也在想方設法,想要闖入進那片凹地,採摘聖葯,收取神泉。

    其中,張若塵便是看見長著三頭六臂的風岩,還有駕着九步龍輦的紀梵心……,等等。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