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須彌道場沒有找到之前,崑崙界的一衆修士前往島嶼深處,不僅幫不上什麼幫,反而是張若塵的一種拖累。

    他們似乎也明白這一點,於是跟隨神魔鼠一起,暫時先退出了幻陣。

    張若塵的目光,掃視四方,問道:“真妙呢?”

    “好像是已經單槍匹馬闖進島嶼深處。”食聖花說道。

    她的雙腳,延伸出大量根鬚,扎入進天堂界那些聖王屍骸的體內,正在吸收養分。

    “商子烆不是一般的修士,真妙對付不了他,我們還是趕快追上去。先別忙着吸收養分,等到這一戰結束,所有養分都是你的。”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帶着小黑、食聖花、邪成子橫渡虛空,直接前往島嶼深處。

    ……

    島嶼,極其巨大,在接近中心的區域,有着一座座高聳陡峭的峰巒。

    這些峰巒,皆是出現不同程度的毀壞,有的整座山體都在熊熊燃燒;有的被斬斷成兩半,形成一條陡峭的峽谷;還有一些峰巒則是被夷爲平地。

    一座散發着耀眼光芒的巨大神殿,坐落在羣山之間。

    血戰神殿的領袖迅鴉,與四位四翼猩紅天使一起,控制一件輪子形狀的大聖古器,將神殿的防禦撕裂開了一道口子。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血戰寶輪,終於攻破神殿。”

    “失去神殿防禦層的保護,那些崑崙界的修士就是案板上的魚肉,只能任我們宰割。”

    “這一戰,總算要結束了!”

    ……

    隨即天堂界的諸位聖王,以最快的速度,通過那道口子,衝入進神殿。

    同樣是大聖古器,威力卻各有不同。

    最低級的大聖古器,只是大聖使用過幾次的器皿,粘上了大聖的氣息,可以爆發出極其微弱的大聖力量。

    但是,最強大的大聖古器,卻是伴隨大聖一起成長,乃是大聖的本命戰兵。

    在戰兵的內部,可以自成一片空間,儲存大量大聖之力。甚至,戰兵的器靈,都已經達到大聖境界。

    迅鴉使用的血戰寶輪,就是後者。

    只不過,來到真理天域後,真理神殿封印了血戰寶輪的器靈。

    即便如此,血戰寶輪中儲存的大聖之力,依舊可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正是這股力量,纔將神殿撕裂開了一道縫隙。

    迅鴉懸空而立,雙手託着磨盤那麼巨大的血戰寶輪,道:“九天玄女還真是厲害,操控這座神殿,竟然接連擋住血戰寶輪七十三擊,才被破開。爲此,血戰寶輪中儲存的大聖之力,都消耗了一大半。”

    隨即,迅鴉傳出一道法令:“生擒九天玄女,不得殺她。”

    神殿被攻破的那一瞬間,殿中的九天玄女、洛虛、黎纖、萬兆億等人皆是吐出一口鮮血,就如同是被重拳擊中,向後倒飛出去。

    他們能夠支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

    看着源源不斷飛進神殿的天堂界聖王,黎纖的眼神有些黯然,道:“可惜了,天堂界佈置的幻陣太厲害,還沒有找到真正的須彌道場,就被圍死在了這裡。”

    九天玄女緩緩支撐起身體,道:“利用司命羅盤,我能算出須彌道場的方位,我們離真正的須彌道場,應該已經很近。可惜,商子烆做事實在是滴水不漏,竟然調遣了四分之一的聖王,根本就不給我們任何逆轉戰局的機會。”

    “攻打須彌道場之前,大家不都已經知道這一戰是九死一生?既然沒有博到那一線生機,也就只能拼盡最後一口氣,能殺一個是一個。”

    萬兆億豁然站起身來,身上的大聖古器青龍寶甲的內部,響起一道龍吟。隨即一條青色的龍影,從他的背部衝出來,盤在了身上。

    緊接着,萬兆億取出天命符詔,大步迎向鋪天蓋地而來的天堂界聖王,身上有一股視死如歸的豪邁之氣。

    當年,爲了阻止青天血帝放出冥王,萬兆億還沒有達到聖王境界,便使用天命符詔,損耗體內一半的聖血,加上百年壽元,硬是與青天血帝硬碰了三擊。

    雖然最後落得重傷垂死的下場,但是萬兆億從不後悔那麼做。

    遇到再強大的對手,他也絕對退縮。

    如今已經達到四步聖王境界,更沒有退縮的道理。

    當然,萬兆億十分清楚,再次藉助天命符詔,施展遠超自身修爲的力量,很有可能自己會因此而喪命。

    知道又如何?

    不能退的,只能迎難而上。

    “燃我鮮血,執掌天命,我命由我不由天。”

    萬兆億體內的聖血,從十指的指甲縫隙中涌出,流淌進天命符詔。

    頓時,符詔中,響起一道道振聾發聵的天音,一股堪比大聖之威的磅礴氣息散發出來,使得空氣像是浪濤一般,向天堂界的那些聖王衝擊了過去。

    天堂界的諸位聖王臉色微變,都被鎮住了一個剎那,不約而同停下腳步。

    只見,一個身軀魁梧的男子,從神殿中走出,身上盤着一條青龍,頭上頂着一卷符詔,雙眼散發出奪目的青光,像極了一尊蓋世神魔。

    “他是……”

    “崑崙界怎麼還有如此厲害的強者,他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也太恐怖。”

    “只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強大而已,說不一定是在裝腔作勢,大家一起出手,將他分屍。”

    天堂界的諸王打出各種聖器和聖術,化爲一個個巨大的光團,全部都擊向萬兆億。

    他們每一個都不是弱者,一起發動攻擊,有毀滅一座小世界的力量。

    “嗷!”

    萬兆億仰天大吼一聲,天命符詔裡面,釋放出一股龐大的大聖之力,加持在他的身上。

    他的雙腿下沉,雙臂展開,頓時那些飛來的聖器和聖術,全部都停了下來,隨後,倒飛而回,向對面那羣天堂界的聖王轟擊了過去。

    “嘭嘭。”

    超過百位聖王境界的強者,被打得人仰馬翻,其中一些一步聖王,甚至還受了嚴重的傷勢。

    “這人到底是誰,崑崙界培養的年輕戰神?”

    “快退,不要與他交鋒,讓迅鴉大人動用血戰寶輪鎮壓他……”

    一位五步聖王境界的龍族修士大吼一聲,但是下一刻,他卻吃驚的發現,萬兆億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前。

    “嘭。”

    萬兆億一拳打出,擊穿那位五步聖王龍族修士的胸膛,崩斷脊樑骨,大量聖血從其背部飛濺出去。

    緊接着,萬兆億繼續攻殺出去,踩着龍行虎步,身法速度極快,每一拳打出,必有一位聖王身亡。

    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十多位天堂界的聖王被打得四分五裂。

    四周的天堂界修士,全部都被嚇得臉色蒼白,紛紛向後倒退。

    此人太兇猛,氣息如同一條盤天巨龍,力量似能擊碎星辰。

    一位六步聖王使用出一張符咒,向萬兆億打了過去,爆發出能夠殺死七步聖王的毀滅性力量。

    承受住這一擊,萬兆億的身上,出現大量傷口。

    但是,那些傷口卻沒有流淌出多少聖血,因爲他體內一半的聖血都流入進天命符詔,已經無血可流。

    就像不知疼痛一般,萬兆億大步衝殺過去,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擊在那位六步聖王的身上,將其打碎成了一團血霧。

    看着萬兆億大殺四方,待在神殿中的崑崙界修士皆是激動不已,個個都熱血沸騰。

    “不愧是《英雄賦》上排名第一的中域九州萬兆億,在一個時代稱雄,果然是戰力無窮。”

    “讓天堂界的修士看不起我們,現在他們知道,我們崑崙界也有殺他們如屠豬狗的豪雄。”

    ……

    在場,只有九天玄女的臉上沒有喜色,反而有一種悲涼之感。

    因爲她知道,上一次萬兆億消耗一半聖血和大量壽元,與青天血帝對戰,雖然最後活了過來。但是,女皇卻告誡過他,若是再那麼做,就是身死之時。

    換一句話說,此刻萬兆億每揮出一拳,都會損耗大量生命。

    這是在以命換命!

    九天玄女沒有阻攔他,因爲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就算攔也攔不住。像萬兆億那麼驕傲的人,寧願選擇戰盡最後一滴血,最後一口氣,也不甘心落入天堂界的手中,窩囊的死去。

    “張若塵,你怎麼還沒來?”

    九天玄女相信,張若塵必定會趕來,他是崑崙界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

    若是張若塵沒有趕到,恐怕她也只能選擇走上與萬兆億一樣的路,使用出禁忌秘法,戰死在此處。

    商子烆揹着雙手,站在神殿的上空,盯着大開殺戒的萬兆億,點了點頭,讚歎了一聲:“此人倒是有幾分崑崙界先賢的雄風,幸好還沒成長起來,否則我們又將多一個大敵。”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最後的燦爛而已,已經是一個死人,只是憑藉一股不屈的意志和強大的戰意在支撐,我去送他上路。”

    迅鴉持着血戰寶輪,衝入進神殿,單臂掄起磨盤大小的血色寶輪,有着狂暴的大聖之力釋放出來,向萬兆億轟擊了過去。

    萬兆億的腳下,全是聖王的殘肢斷體,足有數十位天堂界的聖王,死在他的拳掌之下。

    感受到那股兇悍的大聖之力,萬兆億擡起頭來。

    散亂的血發之下,萬兆億露出一張瘦骨嶙嶙的臉,與先前那英偉如戰神的模樣判若兩人。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的頭髮已經變成白色,只是被鮮血染紅,有些看不清而已。

    “來得好,戰。”

    萬兆億知道自己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但是卻強逼自己露出銳利的眼神。

    即將枯竭的戰意,再次爆發出來。

    “嗷!”

    “吼!”

    左臂龍吟,右臂象嘯。

    萬兆億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雙掌同時轟擊出去,與巨大的血戰寶輪對轟在一起。

    “嘭。”

    血戰寶輪和迅鴉,竟是被轟擊得倒飛出去。

    迅鴉的臉色驚變,立即掌控血戰寶輪,但是,卻見萬兆億追了上去,一掌又一掌的轟擊出來,打得迅鴉的身體猛然墜落到地上。

    “轟!”

    “轟隆!”

    ……

    萬兆億站在血戰寶輪上面,壓住迅鴉,不斷向下轟擊。

    每一掌落下,迅鴉的嘴裡都會吐出一口鮮血。

    等到萬兆億打出十六掌之後,迅鴉的五臟六腑全部都破碎,血戰寶輪鑲嵌到了他的血肉之中。

    就連迅鴉就以爲自己今天要死在這裡的時候,本是兇猛無比的萬兆億,突然停了下來,站在血戰寶輪上面一動不動。

    竟是已經死去。

    空氣中,只剩寒風呼嘯的聲音,白髮在滴血。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