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片天地,變得無比安靜。

    神殿中的崑崙界修士,早就看出不對勁,想要衝出去與萬兆億並肩戰鬥,可是他們卻被九天玄女攔了下來。

    直到這時,看到萬兆億身上的生機斷絕,他們的心全部都沉入谷底,有一股想哭的悲慼之感。

    短短一刻鐘,走完一生,所有輝煌和燦爛都在這一刻鐘綻放出來,最終歸於冰冷和沉寂。

    萬兆億代表的那個崑崙界年輕一輩龍蛇爭鋒的時代,就此結束了!

    東無天,西無法,南心術,北雨田,世間再無《英雄賦》。

    厚土之下,埋不盡的英雄骨,萬兆億隻是其中的一個。

    以前有很多,今後也會有很多。

    “沙沙。”

    萬兆億的精、氣、神皆是消耗殆盡,寒風吹來,身體化爲一粒粒血沙,從青龍寶甲中灑落出來,雙腿、身軀、頭顱全部都消失,就像他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界。

    迅鴉長長吐出一口氣,撐着疼痛欲裂的身軀,緩緩站起身,將一枚療傷聖丹吞服進嘴裏。

    等到穩定住傷勢,迅鴉的目光,才盯向懸浮在半空的天命符詔和青龍寶甲。

    剛纔那個崑崙界的修士,之所以差一點將他打死,並不是此人的修爲境界有多麼高深,而是因爲掌握有這兩件寶物。

    迅鴉正要將它們收取,神殿中,響起崑崙界修士一道道呵斥的聲音。

    “那是萬兆億的遺物,豈是你們天堂界的雜碎可以觸碰。”

    “小聖天王戰死,就連屍骨都沒有留下,他的遺物,我們必須帶回崑崙界。”

    ……

    陳無天、青霄、裴雨田,從神殿中衝出去,想要奪回天命符詔和青龍寶甲。

    他們與萬兆億生在同一個時代,曾一起征戰,曾一起闖入遺蹟爭奪機緣,曾在地榜和天榜上面較量,因此相當尊重這個對手。

    但是,他們卻被天堂界的聖王攔截下來,無法靠近迅鴉。

    迅鴉譏誚的一笑:“就憑你們幾個的修爲,竟敢在本王面前上躥下跳,莫非你們也有絕世祕術,可以催死掙扎那麼一下?”

    “什麼叫催死掙扎?不知剛纔誰被打得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爬不起來。”青霄沉聲道。

    迅鴉的臉色一黑,眼中露出濃濃殺意:“不見棺材不掉淚,本王今天就將你們抽魂剝皮。”

    雖然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可是隨着迅鴉體內的聖氣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聖威涌出,竟是震得陳無天、青霄、裴雨田都有一些站不穩腳步。

    陳無天眼中露出絕然的神色,道:“此人是血戰神殿的領袖,在同境界我們都未必是他的對手,如今,他修爲遠超我們,我們就更加不是對手。我得動用《四九玄功》上面最後的那一招,五行之外,纔有可能硬扛此人。”

    裴雨田道:“你施展出五行之外,的確是可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但是,五行之外就是死亡。還是你們借聖氣給我,助我引動石刀,一刀劈殺了他。”

    裴雨田的石刀,是崑崙界北域孕育出來的天地至寶,石刀上的紋路,與北域的山川地理的脈絡一模一樣。

    曾有人預言,若是裴雨田能夠修煉到大聖境界,憑藉石刀,可以引動整個北域的天地之力。

    當然以他現在的修爲,強行引動石刀的力量,下場絕不會比萬兆億好多少。

    此刻卻顧不了那麼多,陳無天、裴雨田、青霄都準備拼死一戰,若是能夠擊殺迅鴉,那麼就算他們戰死,也不算虧。

    就在這時,奇異的事發生。

    迅鴉本是想要去取天命符詔和青龍寶甲,可是,天命符詔卻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嘩啦。”

    迅鴉有些措手不及,被衝擊得向後倒退了數步。

    天命符詔和青龍寶甲向遠處飛去,落入一個十六七歲的白衣少年手中。

    那少年,站在一座斷峯頂部,極其俊美,雖然看似年紀不大,但是眼神卻相當深邃,身上有着一股指點江山、俯視天下蒼生的皇道氣勢。

    迅鴉有些惱怒,道:“你是何人?”

    “天命。”白衣少年道。

    青龍寶甲自動覆蓋到了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的青芒,比穿着萬兆億身上的時候更加奪目。

    白衣少年託着天命符詔,自言自語的道:“七萬年了,總算是又回到本皇的手中。倒是可惜了萬兆億這個雄才,生錯了時代。若是這個時代沒有池瑤,沒有張若塵,沒有崑崙界的鉅變,說不一定他能夠憑藉符詔,成爲崑崙界的一代大帝。”

    神殿中的崑崙界修士,皆是感到疑惑不解。

    “此人是誰,也是崑崙界的修士?”

    “從來沒有見過,可是好像來歷不小。”

    九天玄女凝視遠處那個白衣少年,道:“他是中古之後,第一個在崑崙界建立了中央帝國的大帝,天命大帝。”

    很多修士都感到吃驚,道:“天命大帝不是早在七萬年前就已經死去,怎麼可能還活着?”

    九天玄女顯然是知道很多祕聞,道:“當年,天命大帝得到了碧落子留下的至寶青眼碧血珠,將屍身保存在珠中,竟是死而不僵,化身爲屍皇,活到了第二世。”

    在場的崑崙界修士,沒有聽過“碧落子”的名諱,但是卻都知道青眼碧血珠,頓時有些相信九天玄女的話。

    或許,天命大帝真的又回來了!

    天命屍皇盯向站在天穹的一位位天堂界的聖王,道:“本皇來這裏,是要帶崑崙界的修士離開,讓一條路出來吧!”

    “你說帶走就帶走,憑什麼?”

    “就算你將屍氣完全收斂,卻瞞不過本王的精神力。就憑你一隻屍修,也敢稱皇?”

    天堂界的諸王之中,一位戰力能夠排進前十的六步聖王,覺得天命屍皇太自以爲是,取出一件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鐵塔,向他鎮壓了下去。

    鐵塔本來只有七寸高,但是見風就漲,化爲一座山峯那麼巨大,數萬道銘紋在塔身上面交織,氣勢驚人。

    附近的修士,全部都退開,生怕被鐵塔的勁氣擊中。

    “轟隆。”

    天命屍皇站立的那座斷峯,瞬間就被轟擊得崩碎,化爲平地,就像一座沙丘被碾平那麼簡單,說不出的震撼人心。

    天堂界的諸王,皆是露出笑意。

    “面對絕心王的臨天塔竟然不躲,看來只是一個自負的短命鬼。”

    “那是……他居然撐起了臨天塔……”

    一位精靈族的聖王臉色鉅變,指着那片破碎的大地,心臟狂跳。

    果然,那個白衣少年,站在破碎的山峯底部,單手撐起巨大的臨天塔,神情閒適,並沒有感覺到太大壓力一般。

    “本皇正好缺一件趁手的聖器,這座塔,還不錯。”

    天命符詔飛了出去,包裹住臨天塔。

    隨即,臨天塔與絕心王的聯繫消失,塔身變得越來越小,落入到天命屍皇的手中。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響起一片倒抽涼氣的聲音。

    即便是迅鴉,也都快速後退,與天命屍皇拉開了一段距離。

    要知道,絕心王可不是一般人物,即便是迅鴉沒有受傷,想要擊敗他都要費一番手腳。可是,眼前這個白衣少年,卻輕輕鬆鬆就收走絕心王的第一戰器,絕對是一個相當棘手的人物。

    商子的眼神變得慎重,道:“閣下的手段倒是厲害,但是,想要帶走崑崙界的那些修士,你的實力恐怕還不夠。”

    天命屍皇的目光,向商子盯了過去。

    “轟隆。”

    剛剛四目相對,他們二人之間的那片天空,便是響起一道震耳的爆響。

    強大的氣浪,向外翻滾,不知將多少天堂界的聖王震飛出去。

    天命屍皇嘴裏發出一道悶聲,向後倒退了半步。

    反觀商子揹着雙手,站在半空紋絲不動,道:“都已經說了,你的實力還不夠。”

    公子衍和一位七步聖王境界的矮人,出現到了商子的身後,互成掎角之勢,似乎是想將天命屍皇也留下。

    “再加上我呢?”

    一道柔美的女子聲音響起。

    隨即,朦朦朧朧的天空中,一片血霧涌來,散發出的氣息讓商子都直皺眉頭。

    血霧中,八位修士擡着一座宮殿那麼巨大的紅色輦榻,氣勢磅礴的行來。

    輦榻上,躺在一位肌膚雪白晶瑩的宮裝女子,她的長髮,烏黑如墨汁一般,臉上戴着冰雕面具,露出一雙極其誘人的眼眸。

    她的修爲並不算高,至少還不會被商子放在眼裏,但是,擡着輦榻的八位修士卻個個都是絕頂強者,全部都是九步聖王的境界。

    八位九步聖王擡一個女子,也太詭異。

    正是因爲詭異,商子才警惕起來,道:“你也是崑崙界的修士?”

    “對啊!不過我並不是因爲這羣崑崙界的修士而來,他們的死活,與我沒有太大關係。我是因爲另一個人而來,只不過,他似乎還沒有到。”宮裝女子笑道。

    商子道:“你居然能夠帶着八位老輩九步聖王來到真理天域,本事不小嘛!”

    “他們都是我的僕人,爲何不能帶來真理天域?”宮裝女子反問一句。

    天堂界的那些修士,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要知道,即便是大聖,想要收八位九步聖王做僕人,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那八位還都是活了超過千年的一方霸主。

    此刻,崑崙界的一衆修士也都發愣,什麼時候崑崙界冒出了這麼一個大聖之下的絕代妖女?

    他們的目光,向九天玄女盯去。

    崑崙界就沒有九天玄女不知道的祕聞,或許她知道此女的來歷。

    這一次,九天玄女卻沒有開口,反而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

    (這個女子的身份,大家猜得到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