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厚厚的紫色雲霧,涌入進神殿。

    真妙小道人渾身散發出紫金色的光華,單手託着紫金八卦鏡,踩着地上血淋淋的屍骸,大搖大擺走進神殿。

    看到真妙小道人的身影,九天玄女那張清美的仙顏,終於露出喜悅的神色。

    既然這株十萬年古聖藥已經現身,那麼,張若塵應該也來到附近。

    WWW ¸TTKΛN ¸co

    九天玄女一直都覺得,張若塵纔是崑崙界這一代最了不起的天之驕子,即便是與古時的少年神靈相比,也只強不弱,總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

    如今的張若塵,就是他們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他趕到,崑崙界終於是有了一條生路。

    別的崑崙界修士,卻並不認識真妙小道人,全部都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心中在猜測,這位小小的生靈是什麼來歷,爲何要出手幫崑崙界?

    無論如何,在崑崙界最危急的關頭,還肯冒着得罪天堂界的風險出手相助,也就值得他們所有人尊敬。

    天堂界的諸王,卻是怒火沖天。

    他們這麼多強者一起出手,本以爲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崑崙界的聖者和聖王剿滅,卻沒想到,接連發生意外,使得天堂界損失慘重。

    就是滅掉崑崙界的所有修士,算起來,也是天堂界損失更大。

    看到絕心王的屍身,迅鴉的眼神無比沉冷,道:“一株聖藥,居然敢殺死天堂界這麼多聖王境英傑,就算將你煉死,也不足以贖還你的罪孽。”

    真妙小道人卻懶得理會迅鴉,目光盯在公子衍的身上,先是一愣,隨即發出嘖嘖的聲音:“你居然敢動這兩個小傢伙,張若塵若是知道,你就算逃到星空盡頭,也肯定要追去殺你。”

    “哦!看來你是知道他們和張若塵的關係?”

    公子衍露出一道笑意,將已經暈厥過去的池崑崙和池孔樂,扔給旁邊的兩位矮人族聖王,向真妙小道人走了過去。

    公子衍並不冒失,在看到絕心王被鎮殺,就知道眼前這個小道人絕不是弱者,反而戰力相當強橫。

    因此,他那隻背在身後的手,食指和中指之間,悄然無聲的夾住一張空間凍結符。

    “知道又如何,貧道爲什麼要告訴你。看你的修爲似乎還不錯,敢不敢與貧道一戰?”真妙小道人伸出一根小手指,向公子衍勾了勾。

    “好啊,戰。”

    公子衍的右手,做出一個請戰的姿勢。

    但是,背在身後的左手,那張空間凍結符卻是憑空消失,無聲無息出現到真妙小道人的頭頂上方。

    九天玄女道:“小心。”

    真妙小道人有所察覺,擡頭向上一看。

    “譁——”

    空間凍結符的力量,爆發出來。

    頓時,真妙小道人周圍的空間,被凍結住。

    真妙小道人擡頭看着上方,猶如是石化了一般,渾身無法動彈。

    看到這一幕,崑崙界的修士,皆是長長一嘆,好不容易來了一位強援,竟然被公子衍如此輕輕鬆鬆制住。

    公子衍的嘴角上翹,略帶幾分不屑:“面對一位空間掌控者,竟然還敢輕敵,實在是死有餘辜。”

    公子衍看出真妙小道人手中的紫金八卦鏡頗爲不凡,嘴裏發出一聲輕咦,於是,動用出空間搬運的手段,想要隔空將其收取。

    紫金八卦鏡在真妙小道人的手中不停顫動,眼看就要被公子衍取走。

    神殿的大門處,出現了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的手指,向虛空一劃,隨即一道空間裂縫飛了出去,斬斷公子衍和紫金八卦鏡之間的聯繫。

    同時,那張空間凍結符,也是嘭的一聲碎裂。

    公子衍的眼神一沉:“什麼人?”

    所有修士的目光,皆是向神殿大門的方向望去。

    因爲是逆光,所以地面上有一道長長的倒影。在倒影的盡頭,站着一位提着金傘的俊朗年輕男子,不是張若塵是誰。

    看到那道人影,九天玄女身上的壓力鬆了一大半,再也無法支撐儒祖聖術。

    懸浮在神殿中的古老文字,如飛鳥還巢一般,飛回儒祖聖書。

    九天玄女那纖細的嬌軀,輕輕的顫抖,向後倒去。

    “玄女。”

    白黎公主伸出一隻手掌,按在九天玄女的背上,扶住了她。同時打出一股磅礴的聖氣,涌入進她的經脈和聖脈。

    空間恢復過來,真妙小道人全身痙攣了一下,臉色猛然一變,連忙退到張若塵的身旁,纔是開口罵道:“有本事堂堂正正的一戰,使用符籙暗算貧道,算什麼本事?”

    說出這話的時候,真妙小道人已經沒有先前那麼囂張。

    畢竟,天堂界的能人異士還是很多,手段層出不窮,剛纔若不是張若塵即時感到,它已經被公子衍鎮壓。

    公子衍的雙眼,眯成一道縫隙,道:“張若塵,你居然敢來這裏,還真是不怕死。上一次有鎮元和慈航仙子出手救你,這一次,你恐怕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真妙小道人指向被兩位矮人族聖王提在手中的池崑崙和池孔樂,低聲對着張若塵說了幾句。

    頓時,張若塵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瞳之中,涌動出越來越濃烈的殺意。

    公子衍有所察覺,退到兩位矮人族聖王的身旁,戲謔的笑道:“看來本公子猜得沒錯,這兩個小孩還真與你有非同一般的關係。不會是你的子嗣吧?”

    “他的手,是你斬斷的?”張若塵眼神凌厲。

    要知道,即便池崑崙將張若塵當成仇人,想要殺他,張若塵卻也只是略微的教訓了他一頓。

    自己都捨不得下重手,卻被公子衍重創了聖魂,還斬斷手掌。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心痛之感,比自己的手被斬斷更痛,將公子衍碎屍萬段也是輕的。

    “斬斷又如何?莫非以你四步聖王的境界,還能奈何得了本公子?”公子衍道。

    張若塵冷哼一聲,右腳向前跨出一步。

    “轟隆。”

    頓時整個神殿中的空間,如同波浪一般顫抖,震得天堂界諸王站立不穩,向後倒退。

    “怎麼可能?難道他在空間上面的造詣,還在我之上?”公子衍暗驚。

    就在張若塵準備跨出第二步的時候,兩位矮人族聖王手中鋒利的戰斧,懸在了池崑崙的池孔樂的頭頂。

    “你再向前跨出一步,這兩個小孩的頭顱,會像西瓜一樣被劈碎。”其中一位大鬍鬚矮人笑道。

    見張若塵停下腳步,公子衍覺得拿捏住了張若塵的弱點,整個人都放鬆下來。

    其實,公子衍之所以那麼仇視張若塵,主要還是因爲,族中的一位長輩對張若塵評價太高,覺得張若塵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在空間之道上面的潛力,不是公子衍可以比擬。

    正是如此,那位族中的長輩才下令,無論如何也要除掉張若塵。

    公子衍卻是很不服氣,並不覺得自己不如張若塵,心中的怨恨越積越重,因此,自然是想趁這個機會,好好的羞辱他。

    “想要救他們嗎?不如你跪下求我,或許我會給他們留一條生路。”公子衍道。

    崑崙界的修士,全部都暗叫一聲“不好”,那兩個孩子,的確是張若塵的軟肋。既然他們控制在公子衍的手中,恐怕張若塵也只能屈服,任他們擺佈。

    真妙小道人有些擔心,連忙道:“張若塵,此人相當卑鄙無恥,無論你做什麼,她都不可能放過那兩個小孩。”

    張若塵面無表情,道:“將人帶上來。”

    食聖花和邪成子各自提着一人,正是亡虛和顏妮,出現到張若塵的身後。

    天堂界的諸王,頓時躁動起來。

    亡虛和顏妮都有非同一般的來歷,特別是亡虛,與公子衍還是至交好友。

    他們二人,怎麼會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張若塵,立即放了我們公主,若是你敢傷她一根頭髮,整個廣寒界都得爲之付出巨大的代價。”一位精靈族的俊美男子,怒不可揭的道。

    “噗嗤。”

    張若塵毫不憐香惜玉,以掌爲刀,齊肩斬斷顏妮的一隻手臂,頓時痛得她俏臉扭曲,嘴裏發出痛苦的沉吟聲。

    天庭界的諸王全部都憤怒,將張若塵團團圍住,恨不得立即出手將他打得灰飛煙滅。

    “放人。”張若塵大吼一聲。

    公子衍的十指捏緊,道:“若我不放呢?”

    張若塵一腳踩在亡虛的背部,“啪啪”的聲音響起,腳掌壓得亡虛背部的神紋都在向下沉。

    最後,神紋被空間力量撕裂,張若塵的腳背都沉入進亡虛的背部,大量聖血從亡虛的體內涌出來。

    畫面極慘,在場的諸王,全部都心頭一顫。

    “放不放?”張若塵道。

    公子衍氣得渾身顫抖,雙目瞪得都要從眼眶裏面跳出來。

    迅鴉向公子衍傳音,道:“亡天已經隕落,若是亡虛再死,瑞亞界那位神靈,恐怕會暴跳如雷,什麼事都做得出來。萬一他將責任追究到我們身上,對我們會相當不利。”

    瑞亞界那位神,地位超然,並且只有亡天和亡虛兩位子嗣。

    誰讓她絕後,誰就得死。

    亡天死後,還敢對亡虛下這麼重的手的修士,恐怕也就只剩張若塵一人。

    公子衍咬着牙齒,道:“兩個小孩可以交給你,但是崑崙界的修士,絕不可能放,兩個只能換兩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