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入第七層海域,渡海的難度急劇攀升,即便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和真理之道造詣,在掌握真理之舟的時候,也會感覺到吃力。頂點更新最快

    花費整整大半天的時間,張若塵才是緩緩到達第七層海域的關口。

    即便如此,岸邊還是響起震耳的沸騰聲。

    因為,一位修士,剛剛進入第七層海域,與到達第七層海域的關口,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概念。關鍵在於,張若塵現在才四步聖王境界,還相當年輕。

    現在就能走到這一步,今後的成就,簡直不敢想像。

    在真理神殿附近修鍊的修士,幾乎全部都被驚動,紛紛趕來真理之海,一雙雙目光,皆是凝聚在張若塵的身上。

    此刻的張若塵,卻是全神貫注,盯着對面的第七層海域守關者。

    這位守關者,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相當恐怖,給張若塵造成不小的壓力,迫使張若塵不得不第一時間,激發出百聖血鎧包裹全身,又將火神鎧甲的力量激發出來。

    「洛水拳法第十式,魂斷長歌。」

    張若塵的雙臂,燃燒起熊熊烈焰,宛如化為兩片火雲。同時,又有一條長河顯現出來,流動在兩片火雲之間。

    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一拳,與守關者打出的拳法碰撞在一起。

    一道爆裂聲,轟然響起。

    數千米長的河流,被震得粉碎,化為雨滴。

    這一次碰撞,張若塵落入絕對的下風,身體和腳下的真理之舟都在急速向後倒飛。守關者卻是追擊上來,又是一道拳印打出,頓時響起天崩地裂的聲音。

    「洛水化龍。」

    張若塵施展出洛水拳法的第三十五式,身體中,衝出一條半透明的龍影,雙手化為兩隻巨大的龍爪,擊了出去。

    氣勢磅礴的龍影,被守關者無情的擊碎,張若塵再一次被轟飛出去。

    守關者的攻勢,越來越兇猛,根本不給張若塵喘息的機會。當它打出第十二拳的時候,封死了張若塵的所有退路,直接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連忙施展空間扭曲的力量,才是險之又險的將守關者的攻擊,轉移到別處。

    主要還是因為,閉關修鍊的這段時間,張若塵參悟出了兩百多道空間規則,能夠更加容易掌控空間。否則,守關者剛才那一拳,就能將他重創。

    接下來的戰鬥,張若塵將空間力量運用到了極致,時而躲閃,時而主動發起攻擊。

    與守關者交手了三百餘招,終於,張若塵抓住一次機會,提着沉淵古劍,施展出時間劍法,嘴裏默念一聲:「午劍。」

    一劍攻出,時間靜止。

    等到時間恢複流動,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已經穿透守關者的身體。

    「成功了……」

    張若塵的臉上,剛剛露出一道喜色,隨即腹部便是遭到重擊,身體宛如稻草人一般的拋飛出去,墜入進海中。

    原來,剛才那一劍,雖然穿透守關者的身體,但是卻被它躲開了要害,並不致命。

    而守關者的一拳,卻是能夠擊殺張若塵。

    回到岸邊,張若塵調動聖氣,運轉一個周天,腹中的疼痛便是消失了一大半。

    「終究還是差了一些,沒能到達第八層海域。」張若塵苦笑。

    沒有繼續渡海,張若塵徑直轉身離開。

    雖然,看似他和第七層海域的守關者差距不大,但是張若塵卻十分清楚,以他現在的實力,不可能是守關者的對手。

    他的身上,最大的短板,還是在聖術方面。

    雖然說,他將中階聖術洛水拳法修鍊到了大成,也就劍八修鍊到大圓滿,已經是相當了不起。但是,卻沒有修鍊身法類、防禦類的中階聖術,與真正頂級的天驕比起來,還是有一些差距,沒有做到最好。

    若是張若塵像凌飛羽一樣,將劍九修鍊到大圓滿,自然是能夠輕輕鬆鬆解決第七層海域的守關者。

    時間。

    終究還是因為修鍊時間太短,底蘊還不夠。

    張若塵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渡過第五層海域,獲得萬分之二的真理奧義。渡過第六層海域,獲得萬分之三的真理奧義。我現在體內的真理奧義總數,達到萬分之十。以後我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應該是可以變得更快。」

    張若塵之所以來渡真理之海,就是為了奪取真理奧義。

    當然,渡過第五層海域和第六層海域,他一共獲得進入真理神殿修鍊四年的時間。

    若是現在就進入真理神殿閉關,四年後,張若塵必定能夠悟透厚土小世界的第二層境界,甚至是更高的境界。聖道修為也必定能夠突飛猛進,就算是修鍊到六步聖王境界,也是有可能的事。

    別的聖王,肯定會去閉關。

    畢竟四年時間,對壽元悠久的聖王而言,也就彈指一瞬間。

    但是,張若塵卻沒有時間。

    四年時間對他來說,太寶貴,已經能夠發生很多事。等他四年後出關,可能整個崑崙界,已經毀於一旦,不知多少親人和朋友都已經化為戰火中的灰燼。

    時間啊,時間,時間為何如此緊迫,壓得他難以喘息,沒有一刻可以放鬆。

    「只有去尋找須彌聖僧的傳承,我的修為才能更快突破,比閉關的修鍊速度更快。」張若塵暗道。

    因為,張若塵是在來到真理天域的第二年渡過第五層海域和第六層海域,所以無法獲得額外獎勵,無法為廣寒界奪到修鍊名額。

    張若塵走後,真理之海的岸邊,皆是在議論紛紛。

    「張若塵的修為應該是四步聖王,或者五步聖王,天吶,以這樣的修為境界,竟然差一點擊敗第七層海域的守關者。」

    「你們要知道,張若塵來到真理天域修鍊也才一年多的時間。再過幾年,他必定能夠渡過第七層海域,甚至是第八層海域。將來,他說不一定能夠渡過第九層海域。」

    「不可能吧!即便是十大神傳弟子之中,也就只有那麼一兩個人,渡過了第九層海域。而且,他們還是因為真理神殿的鼎力支持,可以一直在神殿裏面修鍊,又有神親自教導,而且還壓制修為一百多年,才做到那一步。」

    「渡過第九層海域,進入第十層海域,就是傳說,哪有那麼容易做到。」

    「其實,在同輩之中,張若塵也未必無敵。前不久,那個黑愣子,不就渡過了第六層海域?還有千星天女殿下,她也與第七層海域的守關者對戰了很久,不會比張若塵弱多少。」

    ……

    …………

    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有幾道隱藏在暗中的人影,卻是離開真理之海,悄然向張若塵跟了上去。

    張若塵來到空靈島,便是看見風岩和項楚南擺好了一排酒罈,在亭子裏面等他。

    「來了,來了,終於來了!」

    風岩和項楚南站起身來,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一般,同時說道:「恭喜大哥渡過第六層海域,從此之後,橫掃真理天域,無人能敵。」

    張若塵哭笑不得,走進亭中,道:「什麼橫掃真理天域,我的修為境界,還差得很遠。怎麼樣,你們二人閉關之後,渡過了第幾層海域?」

    項楚南長嘆一聲:「我就勉強渡過了第六層海域,剛剛進入第七層海域,便是墜入海中。」

    風岩很是無語,道:「你們兩個變態,我可是真理神殿一等一的天驕,但是修鍊了這麼多年,竟然被你們給超過。我敗給了第六層海域的守關者,沒能闖過去。」

    張若塵問道:「我閉關的這一年多,有什麼大事發生沒?」

    「沒有。」項楚南直接搖頭。

    風岩輕哼了一聲:「怎麼沒有大事發生?你出關的這段時間,不就已經遭到數次刺殺?」

    項楚南嘻嘻一笑:「小事,都是小事。」

    張若塵皺眉,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風岩道:「此事,我動用了很多關係去查,已經有了眉目。殺手,來自天殺組織。僱主,是天堂界派系的一些大人物。應該是你們二人在封神台的那場殺戮,激怒了那幾座大世界的一些老輩人物,所以他們花了天價去請殺手,要報復回來。」

    「當時大哥變化了模樣,他們不能確定你的身份,因此,三弟也就成為他們的主要刺殺對象。」

    在封神台,張若塵和項楚南殺了不少天堂界派系的重要英傑,包括天軌界的領袖封劍,還有一些神孫和帝子。

    這場殺戮,必定是惹怒了天堂界派系的一些老一輩強者。

    張若塵的眼神,陰沉到了極點,道:「這裏位於真理神殿的核心區域,天殺組織的殺手,也能闖入進來刺殺?」

    「所以說,他們必定是開出了天價。」

    風岩又道:「此事,我已經稟告上面。天殺組織完全就是挑釁,已經越過真理神殿的底線,真理神殿會必定是要給他們一個沉痛的教訓。」

    張若塵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道:「楚南,都是我連累了你。」

    「別,大哥,你千萬別這麼說,什麼連累不連累?」

    突然,項楚南像是想到了什麼,低聲道:「對了,大哥,你最近要小心一些。千星天女到處在找你,已經來空靈島找了你好幾次。現在,很多修士都在傳,你和她車震過,關係非同一般,是不是真的?」

    風岩也是精神一震,湊了過去,露出極其感興趣的神色,道:「我也聽說了此事,就連神傳弟子之間,也都有一些風言風語,說一個叫林岳的空間修士,與千星天女發生了不可描述之事。那個林岳,肯定就是你無疑。大哥,你真的那麼厲害,將千星天女都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