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是……空間陷阱。”

    相隔二十多裡,張若塵依舊感受到強勁的空間波動。

    在攻打須彌道場前,張若塵就聽聞,有修煉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的修士,在道場中研究須彌聖僧留下的空間銘紋和時間印記。

    他們不是來自天堂界,就是與天堂界交好,自然是要助天堂界一臂之力。

    張若塵控制紫色神山,向其中一個方位轟擊過去,渾厚的紫色氣勁涌出,與定住空間的十六塊神骨碰撞在一起。

    十六位掌控神骨的聖王,瞬間便是被轟飛出去,身上聖衣爆碎,狼狽的墜落到地上。

    這片被九十九塊神骨定住的空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張若塵等人急速衝過去。

    紫色神山雖然威力無窮,但是卻格外沉重,即便是有易皇邪靈幫忙支撐,張若塵的速度卻依舊很緩慢,瞬間就被商子烆追上。

    “想要去營救崑崙界的修士,先得過我的這一關。”

    商子烆雙手同時抓住劍柄,頓時,赤紅色聖劍散發出刺目的火光。在劍體的上方,雲彩都變成火紅色,旋轉了起來。

    那股威勢,讓下方的諸位聖王心驚膽顫。

    “轟隆。”

    聖劍,劈斬下去,再次與紫色神山對碰,形成一圈強橫無比的氣浪。

    那些支撐神骨的聖王,全部都被震飛出去。

    紫色神山猛烈一顫,向下墜落,竟是反向下方的張若塵和易皇邪靈衝了過去。

    “這纔是商子烆的真正力量嗎?”

    邪成子和食聖花各自打出一道聖氣,擊在紫色神山上面,結合四大強大的力量,終於抵擋住商子烆的這一道攻擊。

    商子烆手持赤紅色的聖劍,鎮壓在紫色神山的上方,使得張若塵等人渾身動彈不得。

    下一刻,商子烆的體內,竟然走出第三位“商子烆”。

    第三位商子烆,依舊是巔峰狀態,與另外兩位一樣強大。

    “這……還怎麼戰?”

    食聖花目瞪口呆,隨即露出苦笑。

    本來她以爲張若塵已經足夠變態,在同境界難遇一招之敵。

    但是,商子烆似乎更加逆天。

    若是三個商子烆一起出手,在同境界,張若塵就算用出時間和空間的力量,也未必能夠取勝。

    第三位商子烆飛落下來,出現到張若塵的對面,道:“早就告訴了你,這裡的陷阱,比你想象中還要深。先前給了你談判的機會,你爲何卻不珍惜呢?”

    “你果然很厲害,超出了我的預料。”

    張若塵儘量保持平靜,但是心中,卻生出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

    商子烆之強,在同輩修士裡面,堪稱張若塵平生僅見。當然,關鍵還是,對方的修爲,比他高出太多。

    若是,張若塵的修爲達到七步聖王境界,即便三位商子烆又如何,未必就是他的對手。

    “可惜天下沒有後悔藥。”

    轟隆一聲,商子烆右腳踩在地面。

    頓時,一股寒氣涌出,凝聚成一頭冰雪暴龍,向張若塵等人衝去。

    冰雪暴龍未至,張若塵、食聖花、邪成子、易皇邪靈的身上,已經裹上一層厚厚的寒霜。

    “小黑那個混蛋,到底去了哪裡?”張若塵的心中,很是無語。

    平時就喜歡吹牛,關鍵時刻竟然玩失蹤。

    “譁——”

    一道人影飛掠出來,擋在張若塵等人的身前,一刀劈斬了出去,排山倒海的刀氣飛出,將冰雪暴龍轟擊得粉碎。

    此人,是宮裝女子身邊的一位老輩九步聖王,刀法霸氣十足。

    商子烆的眼神一沉,向身後盯去,看到坐在輦榻上的宮裝女子,道:“竟然敢無視我的警告?”

    宮裝女子盈盈一笑:“沒辦法,有人要我無論如何也要保住張若塵的性命。”

    六位九步聖王,站在輦榻的六個方位,各自打出一道洪流一般的聖氣,隨即,一面古老的鏡子升了起來,向商子烆鎮壓過去。

    那面鏡子,如同一輪血日,懸在半空。

    從鏡面上噴薄出來的血氣,很快就讓整個島嶼都化爲一座血氣霧海。

    古鏡散發出來的氣息太強大,使得天堂界和崑崙界的修士,也都暫時停下來,吃驚的望過去。

    “那是傳說中的至尊聖器血海魔鏡?”一位崑崙界的修士驚呼道。

    關於血海魔鏡有很多傳說,在八百年前,崑崙界九帝三後之後的血後,就是持着血海魔鏡橫掃天下,難遇對手。

    即便是青帝和明帝聯手,也都無法與她抗衡。

    血後隕落後,血海魔鏡隨之消失在崑崙界。

    九天玄女凝視那面古鏡,搖了搖頭,道:“不是真正的血海魔鏡,只是一件仿製品,不過依舊相當強大。鏡中,沒有至尊之力,但是卻有極其強大的大聖之力。”

    由六位九步聖王祭出的古鏡,威力相當強橫,使得商子烆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取出了一座銀白色的塔。

    附近的天堂界諸王,一起打出聖氣,涌入銀塔。

    原本只有數寸高的精緻小塔,竟是化爲一座數百丈高的聖塔,釋放出至尊之力,抵擋住了古鏡。

    那座銀白小塔,名叫“萬煉塔”。

    萬煉塔,一共有七座,合在一起,便是一件至尊聖器。

    當然,商子烆僅僅只是得到了一座萬煉塔,爆發出來的威力,遠遠無法與真正的至尊聖器相提並論。

    不過,商子烆與近百位聖王一起,掌控萬煉塔,應對血煉魔鏡倒也不是難事,反而還佔據了上風。

    頓時這場戰鬥,變成了拉鋸戰。

    站在紫色神山頂部的商子烆,道:“張若塵,繼續抵抗,還有意義嗎?崑崙界的那些修士,皆是廢物,根本無法破開須彌道場外面的空間陷阱。”

    “天堂界足有一百八十餘位聖王,趕去殺他們,很快他們就會全軍覆沒。對付了他們,就是你們的死期。”

    張若塵很清楚,商子烆這是在攻心,於是笑道:“你太低估崑崙界的修士了!崑崙界人傑地靈,天才輩出,只是他們積累得還不夠而已,只要成長起來,必定會綻放出璀璨的光華。”

    商子烆道:“那你就睜大眼睛,看着他們是如何被一個個殺死。崑崙界終究是已經沒落,不可能再回到曾經的輝煌。”

    ……

    …………

    “商子烆的實力還真是可怕,竟是同時對抗三方勢力,若是讓他修煉到九步聖王境界,大聖之下,還有何人能夠與他一戰?”

    崑崙界的修士,很多都感覺到心悸,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敵人。

    洛虛、九天玄女、黎纖等人,卻是沒有心思觀戰,正在苦思對策。

    前有空間陷阱擋路,後有大批聖王境的強者追來,他們陷入了進退兩難。

    “使用界子印定住空間。”

    九大界子之一的北宮嵐,取出界子印,託在掌心。

    界子印,爲池瑤女皇收集無數天材地寶,煉製出來的至寶,在其內部是一座雛形世界。

    而界子印,則是會隨着幾位界子的不斷成長,吸收他們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變得越來越強大,最終化爲至尊聖器,甚至有一絲可能成爲神器。

    九枚界子印,就是池瑤女皇爲崑崙界留的九條後路。

    如此寶物,神秘莫測,自然是有定住空間的力量。

    立地和尚攔住北宮嵐,一雙眼瞳,變得金光燦燦,盯着前方,道:“且慢。這裡不僅有空間銘紋,還有時間印記,應該是時間神殿的弟子,佈置的陣法。”

    立地和尚煉化了佛帝的金身,擁有大聖級別的聖軀,那雙眼睛自然也是大聖之眼。

    只要運轉佛氣,注入雙目,激發出眼瞳中的大聖規則紋路,他就能看到時間印記。

    “張若塵他們正在與商子烆拼命,我們絕不能拖後腿,即便前面佈置有時間陣法,也只能向前衝,決不能退逃。”洛虛沉聲道。

    “或許,我可以試一試。”

    雪無夜走了出來,雙手攤開,一隻手浮現出時間烙印,一隻手浮現出空間烙印。

    這兩道烙印,乃是須彌聖僧賜給他。

    隨着雪無夜修煉到聖王境界,兩道烙印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強大。

    半晌後。

    須彌道場的方向,傳出一連串爆響,道場外圍的空間陷阱和時間烙印盡數被破掉。雪無夜耗盡全身聖氣,嘭的一聲,軟倒在地上。

    看見崑崙界的修士,涌入須彌道場,三位商子烆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趁着商子烆分心的這一剎那,張若塵將紫色神山收了回來,化爲一塊紫石捏在手中。

    在商子烆的赤紅聖劍揮斬下來之前,張若塵帶着食聖花、邪成子、易皇邪靈跨越空間,挪移了出去,出現到五彩功德碑的上方,同時向另一位商子烆發起攻擊。

    “轟隆隆。”

    那位商子烆冷哼一聲,雙臂一展,頓時一圈灼熱的火焰飛出去,將張若塵、邪成子、易皇邪靈、食聖花,皆是震得倒飛出去。

    藉着這個時機,真妙小道人使用紫金八卦鏡轟飛了五彩功德碑,脫困而出,與張若塵等人會合在一起。

    “走。”

    沒有一絲停留,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帶着他們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們已經站在須彌道場的外面。

    張若塵回過頭盯了一眼,只見,那位宮裝女子,竟是將古鏡收走,獨自一人向天邊飛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只留下六位九步聖王,還在牽制商子烆。

    “她到底是誰?爲何要幫我?那些九步聖王境界的高手,又爲何要聽從她的命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