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崑崙和池孔樂的戰力,可謂是出類拔萃,在同境界,可以以一人之力打一羣。

    若不是他們太年幼,對聖術和聖道的理解,遠遠比不過商子烆,恐怕就不只是擋住商子烆二十三劍那麼簡單。

    商子烆手中的赤紅色聖劍,名叫“赤子劍”,是一件頗爲特殊的神遺古器。

    煉劍的材料,是從一座古礦中挖出,爲異種魔鐵,已經誕生出先天靈智,喜好吞噬鮮血。

    吸收的血液越多,異種魔鐵便越是強大。

    這一點,與池瑤女皇手中那柄由造化神體煉製出來的滴血劍,倒是頗爲相像。

    唯一不同的是,異種魔鐵最喜好的是,初生嬰兒的血液。

    正是這個原因,它才叫做“赤子劍”。

    所謂“赤子”,就是初生的嬰兒。

    赤子劍曾經的擁有者,乃是天堂界的一位墮落魔神,使用了八千八百八十八萬初生嬰兒的血液,纔將赤子劍蘊養到現在的品級。

    據說,要將赤子劍,煉製到至尊聖器的級別,足足需要八億八千八百八十八萬初生嬰兒的血液。

    正是因爲赤子劍極其特殊,也就擁有相當詭異的力量。

    劍氣從傷口,侵入池崑崙和池孔樂的體內,竟是在破壞他們的肉身體質。

    池崑崙的體內,逸散出神光;池孔樂的體內;逸散出五彩色的光華。他們的真神之體和五行混沌體,似乎是要毀掉。

    “若是張若塵還活着,你們或許還有些用處。既然張若塵已死,我也送你們上路吧!”

    商子烆輕輕搖頭,擡起赤子劍……

    “咦!”

    察覺到一道生命波動,商子烆向佛像頭頂的張若塵和蓮花盯去,露出疑惑的神色,自言自語的道:“剛纔是錯覺嗎?”

    “唰唰。”

    就在這時,九天玄女的打出兩根流動着無數銘紋的紅菱,纏在池崑崙和池孔樂的身上,將他們救回。

    緊接着,她又撐起儒祖聖書,顯化出一個個簸箕大小的文字,向商子烆印了過去。

    商子烆對九天玄女頗爲感興趣,沒打算殺她,只是將赤子劍橫拿,手指在劍體上,輕輕一彈。

    “嘭。”

    一道鏗鏘的爆音響起。

    劍體上,各種玄奧複雜的紋路浮現出來,噴薄出一片赤紅色的天火和淡淡的神力,兩者結合在一起,化爲數以萬計的嬰兒虛影,與儒祖聖書的文字激烈對碰。

    嬰兒的啼哭聲,與戰鬥爆發出來的轟鳴聲,響徹須彌道場。

    “譁——”

    商子烆沒有與九天玄女僵持,身形一閃,向佛像頭頂飛去。

    天堂界的大批聖王,都被鎮壓在張若塵的那本銀色書冊裡面,無論如何,必須要將他們救出來。

    其次,商子烆有極強的天生靈覺,本能的感覺到,那朵蓮花,應該是相當了不得的寶物。或許是因爲,張若塵還不夠優秀,所以無法得到蓮花的認可,纔會落得現在的下場。

    做爲功德神殿的領袖,商子烆覺得以自己的氣運和天資,任何珍奇的寶物,肯定都會主動認他爲主。

    擊碎那些嬰兒虛影,九天玄女擡起雪白的螓首,看向上方,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蓮花爲何沒有排斥商子烆,難道……它誕生出來,就是在等商子烆採摘?商子烆的氣運,怎麼會如此強大?”

    “哧哧。”

    隨着商子烆逐漸靠近蓮花,纏繞在佛像上的銀色根鬚,光芒變得更加明亮。

    所有銀芒,皆是向蓮花匯聚,。

    看到這一幕,天堂界的諸王興奮起來。

    “蓮花光芒大盛,必定是要認子烆公子爲主。”

    “天地靈寶,只有真正的天之驕子,纔有資格得到。可笑那張若塵不知天高地厚,就憑他,也妄想摘取,只能是枉送性命。”

    “蓮花光照萬里,必是天地奇珍。”

    ……

    突然,異變發生。

    蓮花中的刺目光華,向張若塵的身體快速涌去。

    那具乾癟的身體,就像枯木逢春一般,快速煥發出生機,皮膚鼓脹了起來,白髮重新變得黑色。

    到最後,張若塵的身體,變得流光溢彩,噴薄出濃烈的生命之氣,散發出來的霞光籠罩整個須彌道場。

    商子烆顯然也是被驚了一下,隨即放棄蓮花,轉移目標,調動聖氣涌入赤子劍,拖出一道奪目的紅色劍光,向張若塵劈了過去。

    張若塵的雙眼,恢復神采,擡起手臂擊出一掌。

    在手掌運行過程中,火神護臂和火神拳套的力量爆發出來,與赤子劍對碰在一起。

    “嘭。”

    火光爆射。

    強大的能量。向外逸散。

    商子烆倒飛而回,墜落到地面,將大地撞得凹陷下去,化爲一個個破破爛爛的大坑。

    佛像頂部,張若塵的身體,只是輕輕搖晃了一下,就穩住。

    張若塵看了看手掌,自言自語的道:“我的血液,也在蓮花中流轉了一圈,流回體內後,似乎是讓我的肉身力量也增強了不少。”

    聖道規則,已經盡數流回氣海,重新化爲一條通天河。規則的數量,達到四十三萬道,增長了一倍有餘。

    數量的增長,還是其次,最關鍵的是,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的數量,竟然都接近五千道。

    要知道,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極難參悟,在此之前,張若塵不知花費了多少時間和精力,也才參悟出兩百多道而已。

    正是因爲,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的數量太少,才拖得張若塵的修爲,無法快速增進。

    得到蓮花的輔助,這一問題,得到極大的改善。

    “我的修爲,應該是已經達到五步聖王境界,距離六步聖王也已經不遠。”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上翹。

    四步聖王的聖道規則數量,大概是十萬道。

    五步聖王的聖道規則數量,大概是三十萬道。

    六步聖王的聖道規則數量,大概是五十萬道。

    至於七步聖王,跨度就相當巨大,至少也要百萬道聖道規則,纔有可能達到那個境界。

    須彌道場中,所有修士的目光,全部都向佛像頭頂的那道人影望去,無不吃驚。

    已經死去的人,竟然又活了過來?

    商子烆站在滿是塵土的大坑底部,雙眉一擰,那隻提劍的手,在輕輕顫抖,五指極爲疼痛。

    剛纔那一次對碰,他落入了絕對的下風。

    起死回生後的張若塵,變得比提前更加強大。

    “或許,只有三尸一起出手,纔有機會將他擊敗。”商子烆心中暗道。

    商子烆修煉《三尸煉道》,修煉成的三尸,分別是執掌五彩功德碑的“元屍”,執掌赤子劍的“炎屍”,執掌萬煉塔的“寒屍”。

    “那株蓮花,必定是曠世奇寶。”

    元屍和寒屍趕了過來,與炎屍匯聚在一起。

    三位商子烆,同時施展出攻擊手段,擊向佛像頂部的張若塵,想要奪取蓮花。

    先前與元屍交手的真妙和小黑,與寒屍交手的雪無夜和立地和尚,都還在遠處,來不及出手救助張若塵。

    佛像下方,九天玄女撐起儒祖聖書,書頁中飛出數百萬個文字。

    但是那些文字,瞬間就被五彩功德碑、萬煉塔、赤子劍擊潰。

    眼看三股強勁的力量,就要擊在張若塵的身上。

    張若塵從容不迫的俯身,將那朵蓮花摘了下來,調動聖氣和空間規則注入蓮花。

    隨即蓮花的十二片花瓣裡面,涌出璀璨的光華,一道道空間規則,與光華一起飛出去,灑落在地面。

    須彌道場中,須彌聖僧曾經留下的空間銘紋,紛紛浮現出來,地面和天空都有,如同蛛網一般交織在一起。

    通過蓮花,張若塵可以控制這種空間銘紋。

    “停。”

    張若塵念出了一句。

    在這一瞬間,須彌道場中的空間凍結,氣勢洶洶飛來的五彩功德碑、萬煉塔、赤子劍,都停在了半空,距離張若塵也就只有數丈。

    “回去。”

    張若塵的手掌一揮,一股空間風暴,呈現出來,化爲圓形氣浪,將五彩功德碑、萬煉塔、赤子劍,全部打得倒飛而回。

    “轟隆!”

    商子烆的元屍、炎屍、寒屍,皆是爆發出流光急速,躲避了過去。

    但是天堂界的諸王,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足有十多位都死在這一波攻擊之下,受傷者更是不計其數。

    張若塵道:“反應速度倒是挺快,那就看看接下來,你還有沒有那麼快。”

    蓮花,再次浮現出奪目的光芒。

    須彌道場中的空間,微微震盪起來,出現一個又一個空間漩渦。

    商子烆的臉色大變,大吼一聲:“天堂界的諸王,立即退出須彌道場。”

    天堂界諸王並不傻,都看出張若塵掌握了蓮花,就能調動須彌聖僧留在道場中的空間銘紋,可謂是所向無敵。

    正在他們急速向道場外逃的時候,那些空間漩渦裡面,飛出一道道空間裂縫。

    “唰唰。”

    每一道空間裂縫,都只有巴掌大小,但是數量龐大。

    撕裂聲和慘叫聲,響徹須彌道場。

    只是持續了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是有上百具天堂界聖王的屍體掉落下來,使得這片神聖的佛家道場,化爲血腥恐懼的修羅屠宰場。

    商子烆的炎屍,被一道空間裂縫擊中,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使得身體對穿。

    商子烆的寒屍,被三道空間裂縫擊中,頭顱都被斬掉了一半,有腦漿流淌出來。

    唯獨只有商子烆的元屍,完好無損。

    元屍身上的三彩色寶甲,與手中執掌的五彩功德碑,都能對抗空間力量。巴掌大小的空間裂縫,還沒有飛到他的面前,就已經自動併合。

    正是因爲五彩功德碑的特殊力量,商子烆竟是庇護着一批天堂界的聖王,逃出了須彌道場。

    望着遠處站在佛像頭頂的張若塵,即便是聖王,也都忍不住顫慄。現在就算是殺了他們,他們也不敢再踏入須彌道場。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