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須彌道場中,崑崙界的聖者,看着如同神聖一般的張若塵,竟是有一種要頂禮膜拜的念頭。

    此般念頭,只有在覲見池瑤女皇的時候,纔有過。

    此刻的張若塵,就是無敵的代名詞。

    執掌蓮花,彈指間橫掃一切強敵。

    商子烆的三尸合爲一體,看着滿地聖王屍骸,視線一直延伸到張若塵的身上,頓時,一隻眼睛中涌出火焰,一隻眼睛中涌出寒氣。

    他從出生以來,便是最頂尖的天之驕子,做任何事,都比身邊的同齡人做得更加完美,從來只有更好,何曾遭受過這樣的大敗?

    不甘、恥辱、憤恨……,各種情緒,在他心中交織。

    最終,商子烆的理智,戰勝了情緒,大喝一聲:“走。”

    天堂界的殘兵敗將,如同潮水一般退走。

    張若塵從佛像頭頂,飛落下來。

    九天玄女舉起焚天劍,揚聲道:“現在正是乘勝追擊的時候,大家跟我一起,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且慢。”張若塵道。

    在場的崑崙界修士,沒有冒然衝出須彌道場,目光向張若塵望去。

    很顯然,如今的張若塵,在他們中的影響力,攀升到了九天玄女之上。

    張若塵道:“天堂界的諸王雖然遁走,但是,實力依舊遠在你們之上,若是沒有衆生平等的環境,你們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這是第一。”

    “第二,經此一役,崑崙界已經是死傷慘重,而且大家都有傷在身,留下來好好養傷吧,不要再有人犧牲了!”

    “第三,此次,天堂界的聖王境天驕,戰死了數百位,他們每一位都有大背景,每一位都有大聖之資,這無疑將是一場驚濤駭浪一般的大地震。”

    “雖然說,還不至於,讓天堂界的修煉界,出現斷層。但是,經受這一次大敗,商子烆回去後,恐怕是沒有好日子過。”

    “大家當前的首要之事,還是立即佈置須彌道場的防禦陣法。天堂界在真理天域的勢力極其龐大,隨時都可能捲土重來。”

    聽完張若塵的一席話,崑崙界的修士,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屍骸,皆是陷入沉默。

    不僅僅只有天堂界諸王的屍體,也有崑崙界修士的屍體。

    這一戰,崑崙界有近半的聖者和聖王戰死,可謂是慘烈至極,的確是應該好好的修養。

    若不是天堂界的諸王,想要逼問出崑崙界修士掌握的功法和聖術,恐怕崑崙界的修士早就已經全軍覆沒。

    若不是,須彌聖僧留下的青色蓮子,能夠快速恢復修士的傷勢,估計崑崙界修士的傷亡會更大。

    九天玄女見衆人都失去了戰意,只得緩緩放下焚天劍。

    其實,九天玄女也覺得,張若塵說得很有道理,現在崑崙界已經是元氣大傷,繼續戰下去,恐怕老底都要拼光。

    只不過,看見萬兆億燃燒自己的壽元,戰死在她的面前;看見一位位崑崙界的修士,倒在血泊之中。她心中的仇恨之火,憤怒之焰,怎麼都無法熄滅。

    說到底,崑崙界還遠遠無法與天堂界抗衡,就算佔盡天時地利人和,也不行。

    實力懸殊太大了!

    張若塵走到池崑崙和池孔樂的身旁,看着他們腹部的劍痕,眉頭深深一皺,隨後盯向佛像的眉心,手掌隔空一抓,向蓮子收了回來。

    那枚蓮子,徹底失去光澤,呈枯黃色。

    只是微微用力,“啪”的一聲,蓮子就破碎而開,化爲一塊塊毫無靈性的碎片,灑落在地上。

    “蓮子的生命精氣,全部都轉化到蓮花裡面。這朵蓮花,是不是具有恢復傷勢的力量呢?”

    想到此處,張若塵深深吸了一口氣,將手掌按在蓮花上面,調動體內殘餘不多的聖氣注入了進去。隨即,蓮花中,果然是涌出一股生靈精氣,進入池崑崙和池孔樂的體內。

    片刻後,池崑崙和池孔樂腹部的劍傷癒合,赤子劍留在他們體內的邪異力量,也被驅除。

    洛虛來到張若塵的身旁,神情凝重,道:“張若塵,崑崙界有十幾位聖者傷得相當嚴重,即便是吞服療傷聖丹,也沒有好轉,要不你也救救他們……你怎麼了?”

    張若塵的身體,筆直向前倒去。

    此時,甦醒過來的池孔樂,剛剛站起身,就站在張若塵的對面,連忙向前跨出一步,撐扶住他,相當緊張的道:“張……張……你……你怎麼了?”

    崑崙界的修士,全部都嚇了一跳。

    只見,張若塵的眉頭緊鎖,臉色相當蒼白,連站立的力氣都已經沒有。

    先前還大殺四方,嚇得天堂界諸王奪路就逃的張若塵,怎麼突然變得如此虛弱?

    天下哪裡有無緣無故的強大力量?

    其實,掌控蓮花,引動須彌聖僧留下的空間銘紋,施展出空間力量,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極其消耗聖氣。

    更加消耗的,則是精神力。

    一位神,留下的銘紋,哪有那麼容易控制?

    先前,雖然只是引動了空間銘紋一個呼吸的時間,卻透支了張若塵的精神力。只不過,張若塵一直在強撐,才嚇跑了天堂界的諸王。

    張若塵爲了救池崑崙和池孔樂,又強行催動了一次蓮花。

    如此一來,他再也堅持不住。

    食聖花、小黑、邪成子、真妙立即衝過來,生怕池孔樂出手殺了張若塵,從她的手中,將張若塵搶走,擡進了一間古廟。

    食聖花站在古廟外,居高臨下掃視崑崙界的一衆修士,道:“從現在開始,這座廟宇就是禁地,誰敢踏入一步,殺無赦。”

    廟中。

    小黑伸出一隻爪子,按在張若塵的手腕,探查了一番,道:“原來是精神力損耗過度,還好,還好。”

    “哧哧。”

    小黑的精神力極其強大,調動其中一部分,打向張若塵的心口,注入進他的聖心。

    真妙的目光,盯着張若塵手中的蓮花,不停舔着嘴脣,猶豫了半晌,悄悄伸出一隻小手,就想將它偷走。

    突然,張若塵的五指一緊,手臂擡了起來,目光向真妙盯了過去,道:“你想幹什麼?”

    真妙的手停在半空,微微怔了怔,道:“不幹什麼啊,貧道只是想要仔細看看這件天地奇寶,沒有別的心思,修道者怎麼可能貪戀這些俗物,俗得很,俗不可耐。”

    說完這話,真妙立即轉過身,低聲嘀咕:“怎麼這麼快就清醒了過來,我的動作,還是慢了一些。”

    張若塵的大腦極其刺痛,眼前視線昏暗,身體也是格外虛弱。不過,他卻不得不強行支撐意識,讓自己保持清醒狀態,還有一些重要的事,必須要吩咐下去。

    “這一戰,大批天堂界聖王隕落,必定是遺落下許多珍貴寶物。邪成子,你和魔音,立即趕去收取。記住,在收取的時候,儘量不要與崑崙界的修士發生衝突。”

    緊接着,張若塵取出一顆黑色魂靈圓球,交給了小黑,道:“易皇邪靈吸收了公子衍的聖魂,實力大增,已經可以與九步聖王叫板。我掌握的這顆魂靈圓球,現在,恐怕只佔它所有魂力的五分之一,最多隻能牽制它,已經無法殺死它。”

    “小黑,你和真妙,攜帶這顆魂靈圓球,去將它鎮壓。若是它敢逃,直接殺了它。除非它自願分出一半的魂力,才能將它帶回來。”

    小黑問道:“我們都走了,你怎麼辦?你現在的狀態……”

    “放心,雖然崑崙界的一些修士,很想索要我手中的那朵蓮花,甚至想要取我的性命。但是,大師兄和白黎公主都在此地,他們必定會護我周全。”張若塵道。

    小黑、真妙、邪成子、食聖花,相繼衝出古廟,消失在夜幕之中。

    獨自留在廟中的張若塵,垂下了頭,沉默了許久,纔是開口說道:“你是來殺我的?”

    一道嬌小的人影,從古廟的頂部飛躍下來,出現到張若塵的面前,有些吃驚的道:“你是怎麼發現我?你的精神力……不是透支了嗎……”

    這道嬌小的人影,正是與張若塵有着七分相像的池孔樂。

    銅燈下,她的影子,被拉得很長,俏臉則是散發出一層瑩白的光華,手持一柄聖劍,像是一個用聖玉雕琢成的小劍仙。

    張若塵笑了笑:“你的身上,應該是佩戴有佛帝煉製的佛珠吧?佛珠,可以掩蓋你身上的一切氣息,就連小黑他們都被瞞過。但是佛帝佛珠,相互之間卻有感應。”

    張若塵擡起手臂,露出連成一串的十顆佛珠。

    池孔樂的脖子上,戴着一根銀色絲線,提起絲線,藏在聖衣下方的五顆圓潤潔白的佛珠,便是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張若塵道:“我體內的聖氣幾乎消耗殆盡,就連精神力也都幾乎是透支,現在相當虛弱。你只需一劍,就能殺死……我……”

    驀地,張若塵的雙眼,猛的一凝,死死的盯着,掛在池孔樂脖子上的五顆佛珠。

    確切的說,應該是五顆佛珠之間的那枚玉佩,“燕子”形狀的玉佩。

    “燕子佩!”

    那枚玉佩,猶如磁石一般,吸引着張若塵的眼睛。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無比複雜,撐着虛弱的身體,緩緩站了起來。

    池孔樂微微一愣,道:“你怎麼知道它叫燕子佩?”

    “我不僅知道它是燕子佩,還知道燕子佩本是一對。”

    張若塵走在池孔樂的身旁,手指捏着燕子佩,苦澀的笑了起來,雙眼竟是有些溼潤,像是在追憶着什麼。

    他的腦海中,響起了八百年前,一位少年調笑的聲音:“贈卿燕子佩,白首不相離。瑤瑤,你可別弄丟,這對玉佩來歷非凡,成雙成對,算是我們的定情信物了!”

    緊接着,一位少女的聲音響起:“送君造化劍,生死永相依。塵哥,接住了!你手中的那柄劍,與我手中的這柄劍,都是使用造化神鐵煉製出來,乃是天生的一雙。我們繼續練劍,使用這兩柄劍,說不一定能夠讓兩儀陰陽劍陣發揮出更大的威力。”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