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憶很美好,現實卻是殘忍的。

    很快,張若塵從回憶中醒來,緩緩放下燕子佩。

    “池瑤啊,池瑤,八百年了,你那麼冷血無情、心狠手辣的女人,爲何還將它保存在身邊?”張若塵的雙手,緊緊的捏着。

    在燕子佩中,張若塵察覺到一股龐大的大聖之力,在其表層,則是蘊含有一股淡淡的神力。

    那是池瑤的力量。

    由此可見,八百年來,池瑤一直都將這塊燕子佩戴在身上。

    正是因爲有她身上的大聖之力和神力的蘊養,燕子佩纔會出現如此變化。

    池孔樂見張若塵的眼神陰晴不定,時而柔和,時而沉冷,時而怒火沖天……,此刻的張若塵,完全沒有先前對戰天堂界諸王的沉着冷靜,情緒波動太大。

    池孔樂伸出一隻晶瑩雪白的小手,在張若塵的眼前搖了搖,低聲道:“你怎麼了?”

    漸漸的,張若塵的眼神變得銳利,道:“是池瑤將這塊玉佩,交給你的吧?”

    “女皇是神,你怎麼能直呼她的名諱?”

    池孔樂相當敬重池瑤女皇,對張若塵有些不滿。

    張若塵輕哼一聲,轉過身去,重新坐到蒲團上面,道:“要殺我,最好現在就動手。若是我的聖氣,恢復了半成,你就再也沒有出手的機會。”

    張若塵在空間戒指中摸索了起來,取出一隻聖玉雕琢成的小瓶,打開瓶蓋嗅了嗅,隨即,將裡面的液體,一飲而盡。

    那是由八階蠻獸的骨髓,煉製出來的髓液,能夠快速補充修士耗損的精神力。

    也是張若塵從一位精靈族精神力聖王的儲物器皿中,找到的戰利品之一。

    池孔樂沒有出劍,一雙珍珠一般秀美的星眸,仔細看着張若塵那張英俊的面容,抿了抿嘴,道:“這就是你的真實容貌,你沒有使用無形無相三十六變?”

    張若塵道:“沒錯。”

    “爲什麼……”

    池孔樂脫口而出,不過立即又停頓下來。

    張若塵能夠聽到,她的心跳加快了不少,於是道:“你是想問,爲什麼我們長得那麼相像?”

    “嗯。”池孔樂點頭。

    張若塵道:“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那位女皇大人,而不是來問我。”

    池孔樂向前跨出了數步,走到張若塵的近前,道:“那你爲什麼要三番兩次救我和哥哥?若是我沒有猜錯,你第一次引動蓮花的力量,攻殺天堂界諸王的時候,精神力已經嚴重損耗。在這樣的情況下,爲何還要去救兩個仇人?”

    張若塵倒是沒有想到,池孔樂小小年紀,心思倒是頗爲縝密。

    “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張若塵道。

    池孔樂猶豫起來,像是在擔心和害怕着什麼,半晌後,眼神變得堅定,道:“請你告訴我。”

    “你過來。”

    張若塵的眼神,漸漸變得柔軟了許多。

    不知爲何,池孔樂竟是緩緩靠近了過去,不過,手中依舊提着聖劍,在距離張若塵還有三步的時候就停下來。

    “坐吧!”

    張若塵取來一個蒲團,遞給了她。

    池孔樂坐在了張若塵對面,乖巧的臉蛋,小小的身姿,閃撲閃撲的眼眸,只不過,她手中提着的聖劍,卻還沾着血痕。

    本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卻早早提起殺人的劍。

    張若塵長長的一嘆,道:“燕子佩是池瑤給你的吧?”

    “嗯。”

    池孔樂輕聲的迴應,又道:“哥哥那裡,也有一塊。”

    “你知道如何運用燕子佩的力量嗎?”張若塵道。

    池孔樂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道:“我只知道,將它佩戴在身上,天地聖氣就會自動向我匯聚過來,修煉的時候也能凝神靜心,還能蘊養我的精神力,鞏固聖魂。總之,它妙用無窮。”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看來池瑤根本沒有告訴你,如何運用燕子佩的真正力量。”

    “譁——”

    手指一動,一道複雜的銘紋,落到燕子佩上面。

    那道銘紋,像是一把鑰匙,打開了一扇無形的門。

    頓時,燕子佩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涌出一股古老而龐大的力量氣息,將池孔樂包裹。

    “這股力量好強大……是神的力量嗎?”池孔樂相當吃驚。

    燕子佩是張家祖傳的寶物,以前張若塵只知道,玉佩中蘊含有強大的力量,卻並不瞭解那股力量具體是什麼。

    如今,張若塵的修爲,達到了聖王境界,再次引動出那股力量,終於明白過來。

    玉佩中的神秘力量,的確是神的力量。

    難道……燕子佩是張家的先祖“不動明王大尊”遺留下來的東西?

    張若塵道:“你的精神力,已經烙印在燕子佩上面了吧?”

    “沒錯,你怎麼知道?”池孔樂問道。

    張若塵沒有回她,道:“引動出燕子佩的力量,可以形成強大的防禦力,就是包裹你的這團光芒。你引動出來的力量越多,防禦力也就越是強大。當然,你若是使用精神力進行操控,還能借用燕子佩的力量,爆發出疾速。”

    “是嗎?”

    池孔樂閉上眼眸,釋放出精神力。

    “唰。”

    白光一閃,池孔樂的身形,消失在古廟之中。

    那速度,即便是一般的聖王,也都望塵莫及。

    池孔樂一連測試了半刻鐘,才返回到古廟裡面,依舊是有些驚疑不定,感覺到不可思議。

    要知道,她現在只是玄黃境聖者而已,可是爆發出來的速度,即便一步聖王也未必追得上她。

    張若塵扔出一隻聖玉小瓶,道:“接着。”

    池孔樂接過小瓶,好奇的問道:“這是什……什麼……”

    驀地,她的眼前變得天旋地轉,大腦昏沉,心口十分疼痛,搖搖欲墜的樣子。

    “運用燕子佩的力量,相當消耗精神力。小瓶中,裝着八階蠻獸的骨髓髓液,可以快速恢復你的精神力。”張若塵道。

    池孔樂喝下一滴,連忙盤坐在地上調息。

    張若塵點了點頭,池孔樂雖然年幼,但是遇到了事,卻是一點都不慌亂。以她現在的精神力強度,的確只能承受住,一滴髓液蘊含的力量。

    她的判斷,非常精準。

    等到池孔樂再次睜開眼睛,張若塵的精神力,已經恢復了一些,精神變得頗爲飽滿。

    “想學開啓燕子佩力量的那道銘紋嗎?”張若塵道。

    池孔樂看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有些不一樣,尖翹的下巴輕輕點了點,道:“你會教我嗎?”

    “只要你想學……”

    “我想學。”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她一眼,隨即取出兩隻銘筆,將其中一支,遞給了她。

    池孔樂將聖劍收了起來,持着銘筆,像是一隻溫順的小貓,蹲在張若塵的身旁。

    燈光下。

    張若塵畫出一筆,她便跟着畫出一筆。

    那畫面,無比的溫馨,就像是一個小女孩,在跟父親學習寫字,學得很專注,時不時還會擡起頭來,偷偷盯向張若塵那雙嚴肅的眼睛。

    相當複雜的一道銘紋,一般的精神力修士,就算學習三個月,也未必能夠學會。

    但是,池孔樂的悟性驚人,竟是隻用了半個時辰,就完全掌握。

    看着池孔樂在燕子佩上刻畫出來的銘紋,張若塵的臉上,露出一道滿意笑容,情不自禁伸出一隻手,拍了拍她的頭,道:“很好。”

    池孔樂沒有躲開,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說了出來,道:“女皇說,燕子佩是我父親的遺物。”

    張若塵的手,猛的停住,道:“她這麼說,也沒錯。”

    “你是……我的父親?”

    池孔樂的嘴脣發顫,在等待張若塵的回答。

    既是有些期待,也有一些害怕。

    其實,張若塵寧願池孔樂將他當成仇人,也不願讓她知道真相。

    因爲真相更加殘酷,只會讓她更加痛苦。

    這種痛苦,由他一個人來承擔就好。

    不過,既然池孔樂那麼聰明,猜到了真相,張若塵也不打算瞞她,苦澀的笑了笑:“孔樂是一座山的名字,位於聖明城外,站在山頂,可以看盡萬家燈火,風光無限,山川大河盡收眼底。”

    張若塵沒有否認,池孔樂便是已經知道了答案。

    畢竟只是一個小女孩,哪裡能夠像張若塵那樣控制情緒,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蒙上一層溼霧,隨即豆大的淚珠不停往地上滑落,纖細的嬌軀在輕輕抽搐。

    雙臂展開,緊緊的抱住張若塵的腰,她抽泣了起來:“我……我要去……嗚嗚……要去孔樂山,帶……帶我去好不好……我要去看……看萬家燈火,看山川大河……”

    張若塵努力的繃着,雙眼也有一些發紅,伸出手掌輕輕撫摸池孔樂的頭。

    “我帶你去,回崑崙界,我就帶你去。”張若塵連聲說道。

    “不……不許騙人。”

    池孔樂擡起頭來,哭得梨花帶雨,又是問道:“女皇爲什麼要騙我,她爲什麼說你是我的仇人,爲什麼說我的父母,都是被你殺死?爲什麼,到底是爲什麼?”

    “因爲她不敢告訴你真相。”張若塵道。

    池孔樂問道:“什麼真相?我的母親又是誰?”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是你該知道這麼東西的時候,當然你可以去問池瑤。她既然忍心騙你,那麼更加忍心的事,她應該也做得出來。”

    “我不想問別人,我就要問你。你應該不會忍心騙我……瞞我……吧,父親!”池孔樂的眼神相當可憐,彷彿受了巨大的委屈。

    看着如此可憐兮兮的眼神,再加上聽到“父親”二字,張若塵一直控制着的情緒,徹底崩潰,笑中含淚的道:“好,我可以告訴你。但,不是現在,得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