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瑤看了看手中已經神光內斂的神諭玉石,道:“好,給你。”

    “唰。”

    圓形玉石一般的神諭,猛然旋轉起來,化爲一道光梭,飛了出去,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波動。

    張若塵向前盯去,只見,廣寒神宮中的天地規則,都被震得錯亂。

    只有巴掌大小的玉石,則像是化爲一片星空那麼巨大,極其震撼人心,向張若塵碾壓而來。

    可想而知,這一擊若是落下,萬里大地都會被砸得塌陷。

    “嘭。”

    月神伸出一隻雪白晶瑩的小手,五根纖長柔細的玉指,散發出淡淡月光,抓住了神諭,輕而易舉化解神諭上面蘊含的神力,隨後將它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收起神諭,眼神變得沉冷,追出廣寒神宮,站在神宮的大門前,道:“池瑤,我也送你一件東西吧!”

    張若塵取出《時空祕典》,翻開銀色的卷冊。

    “嘩啦啦。”

    書頁,快速翻動。

    數之不盡的銀色光幕浮現出來,將周圍的區域,切割成數十座相互分離的空間。

    隨即,一座巍峨的神殿,從銀色光幕中衝出。

    神殿中,傳出一道道強橫的聖道力量,震得張若塵手中的《時空祕典》劇烈顫動。那些聖道力量實在太強,而且相互疊加,即便是《時空祕典》也壓不住他們。

    神殿飛到半空,天堂界的諸王,宛如蜂出巢穴一般飛出來。一件件聖器被激活,在他們手中,散發出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華。

    站在地面,望向高空,便能看見“羣星環月”的奇景。

    “張若塵,你敢鎮壓本王,你可知道本王是誰?”

    “你不就是仗着擁有一件空間祕寶,才能逞能。如今,本公主恢復自由,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

    “本帝子就知道,張若塵絕對不敢殺我們。哈哈!我們一起出手,將他亂劍分屍。”

    ……

    被張若塵鎮壓在神殿裏面,讓一直心高氣傲的天堂界諸王,感覺到顏面掃地,心中的怒火和怨氣堆積到頂點。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天地間竟是流動着一縷縷神氣。

    順着那些神氣流動的方向望去,他們的目光,盯在池瑤和月神的身上。

    不看還好,這一看,他們只感覺胸口變得無比沉悶,無法喘息,那兩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宛如天穹的日和月,光芒照耀天地宇宙。

    也不知是誰,萬分驚恐的顫聲念道:“是……是神……”

    池瑤的眼神冰寒,無形的神威,猶如海中巨浪一般涌出去,念出兩個字:“放肆。”

    “嘭嘭。”

    飛在半空的天堂界諸王,猶如下雨一般向下墜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其中一些聖王,立即從地上爬起來,跪伏在地,顫抖不安。

    還有一些聖王,卻是連從地上爬起來的力量都沒有。

    張若塵遠遠看着這一幕,心情有些複雜,暗道:“聖王在普通修士的眼中,已經是絕頂霸主,聖道中的傳奇。但是,在神的面前,卻連站起身的力量都沒有。池瑤說得沒錯,聖王在她眼中,與碌碌無爲的凡人沒有區別。”

    張若塵的十指緊捏,無比渴望獲得強大的力量。

    想要修煉成神,與神平起平坐,以他現在的修爲境界,顯然還差得太遠太遠。但是,想要擁有不被神威壓垮的力量,可以直着脊樑骨與神對話的力量,卻未必是遙不可及。

    張若塵摸了摸須彌聖僧的神諭,眼中露出一道銳氣。

    若是找到獵神的神之星魂,控制獵戶八星,那時,再強的神威,又怎能壓得垮他?即便是池瑤,也只能殺他,卻無法羞辱他。

    張若塵揚聲道:“池瑤,就是眼前這些天堂界的聖王,殺死了大批崑崙界的英傑。做爲崑崙界的神,你該如何處置他們?”

    緊接着,張若塵又道:“崑崙界的修士,是執行你的命令,纔會去攻打須彌道場。可以說,他們是因爲你而死。”

    張若塵的聲音浩蕩磅礴,一直傳到萬里之外,在通幽聖域修煉的廣寒界修士,全部都能聽見。

    很多修士都被驚住,目光齊刷刷的望向月神山。

    月神山的方向,有着恐怖至極的神威傳出來。

    “池瑤?難道是崑崙界的那位女皇?”

    “必定是女皇駕臨,這股神威,與月神的神威完全不同,更加凌厲和霸道。”

    “你們快看,月神山上跪了一大片聖王,有的是天使族,有的是精靈族……,難道他們都是被神使大人擒來?”

    “你們說,池瑤女皇會不會殺了天堂界的諸王?”

    一位活了一千多歲的年長聖王,搖了搖頭,道:“肯定不會。跪在地上的聖王之中,有血戰神殿的年輕領袖迅鴉,也有瑞亞界的神子亡虛,另外一些,不是神子神女,就是帝子帝女。殺了他們,天堂界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現在的崑崙界,根本惹不起天堂界。”

    ……

    池瑤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頃刻間,猜透張若塵的目的,頓時,長笑一聲:“好,真好,張若塵,你的這份禮物,實在太好了!他們敢伏擊暗殺崑崙界的修士,就是滔天大罪,今日,本皇便親手審判他們。以命抵命,以血還血。”

    天堂界的聖王,全部都被嚇得臉色蒼白。

    完了!

    神要殺他們,他們必死。

    就在這時,一道振聾發聵的沉厚神音,從九天之上傳來:“女皇,手下留情。”

    “轟隆隆。”

    霎時間,天空變得昏暗,浮現出一層層黑色的雲。

    一顆直徑一千八百里的星辰,擠開黑雲,緩緩從天外降落下來,懸浮到月神山的上方。

    仔細觀看,就會發現,那並不是一顆星辰,而是一座黑色的塔。

    就在黑塔顯現出來的時候,天地間,浮現出億萬道冷寒的光華,每一道光華都有斬破天穹、劈開厚土的無上力量。

    一位與亡虛頗爲相像的女子,從黑塔中走出,穿着紫金鎧甲,身後懸着一個比黑塔還要龐大十倍的黑色漩渦。

    此女,便是亡虛的神母,幽神,亡寒幽。

    幽神的目光,落在亡虛的身上,看他跪伏在地,既是有些心疼,又有一些惱怒。

    “女皇,得饒人處且饒人,崑崙界纔剛剛回到天庭,根基未穩,你就想惹衆怒嗎?”幽神壓制住心中的怒火,心平氣和的說道。

    “本皇沒打算惹衆怒,只是要審判一些該死的罪人。幽神,你是爲了你的兒子亡虛而來,還是想要帶走所有天堂界的聖王?”

    池瑤以前並未見過幽神,但是,以神的力量,只需心念一動,就能知曉對方的身份。

    幽神道:“天堂界,你惹不起。若是識時務,就將在場的諸王全部都交給本神,說不一定,崑崙界和天堂界的關係還能稍微緩和一些。”

    池瑤冷笑一聲:“本皇從踏上修煉之路的那天開始,便不知道什麼叫做識時務。要不,幽神,你教教我?”

    幽神的眼睛一縮,揚聲道:“這個剛剛成神的小女娃兒太過自傲,不知天高地厚,根本沒有打算要妥協。焱神、四甲血祖,你們還不現身?”

    “嘩啦。”

    一團直徑數百里的火焰炸開,形成一個火焰圓圈。

    渾身散發出三彩色光華的焱神,從火焰圓圈的中心走出,頃刻間,下方方圓萬里的大地,都被他身上的熱量烤得融化,化爲一片連綿萬里的赤紅色岩漿海洋。

    緊接着,一頭身軀長達七百餘里的飛龍,拉動着一輛血紅色的戰車,從數十萬裏之外行來,進入沙陀天域。

    拉車的飛龍,渾身交織着不知多少萬道聖道規則,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下方的半聖、聖者、聖王,全部都趴在了地上。

    戰車中,涌動出來的神威更加恐怖,所過之處,山嶽倒塌,江河干枯,大地沉陷。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飛龍拉着血紅色戰車,便是跨越數十萬裏的距離,來到了月神山的附近。

    緊接着,一位滿頭赤發的魁梧老者,從戰車上走了下來。

    在魁梧老者的腳下,自動凝成一座血海,血海得有數萬裏那麼廣闊,使得整個通幽聖域都被壓在了血海的下方。

    亡虛和天堂界的諸位聖王皆是狂喜,既然幽神、焱神、四甲血祖以真身前來,那麼今天,崑崙界的那位女皇必定是不敢殺他們,只能乖乖放人。

    畢竟,那位女皇,纔剛剛成神,資歷太淺。

    但是天堂界派系的三尊神靈,卻都大有來頭,即便是最爲年輕的幽神,也都已經修煉了三萬多年,積累得無比深厚,根本不是一個新神可以相提並論。

    三尊威震天庭的神靈駕臨沙陀天域,不僅僅只是廣寒界和崑崙界的修士,被那恐怖的神威嚇得瑟瑟發抖。

    就連同在沙陀天域的大魔十方界、紫府界、刀獄界等等大世界的修士,也都趴伏在地上,有一種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恐懼感。

    幽神冷峭的一笑,不再稱呼池瑤爲女皇,而是直呼其名,道:“池瑤,交出亡虛和天堂界的諸位聖王英傑,今日,本神保證不會讓你太過難堪。”

    焱神開口,道:“天宮並不希望各大世界內耗,所以默許了我們前來領走天堂界的年輕英傑。本神可以使用聖石,換取他們的性命,彌補崑崙界的損失,若是你足夠聰明,就該選擇隱忍和妥協。”

    魁梧老者四甲老祖,嘎嘎的笑了笑,纔是說道:“天堂界是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統管西方宇宙的所有大世界,其中包括崑崙界和廣寒界。就憑你區區一位新神,還是多花些精力去守護那已經沒落不堪的崑崙界,老老實實的待着,千萬別挑事。若是跨過了天堂界的底線,未必有什麼好下場。”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