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隱忍?妥協?在本皇的生命中,沒有這兩個詞。頂點更新最快”

    池瑤雖是一位女子,卻有傲視蒼穹的氣魄,面對三尊修煉時間遠勝於她的神,沒有半分妥協。

    “犯了錯,就應該受到懲罰。你們天堂界有底線,我崑崙界就沒有嗎?跨過崑崙界的底線,任何生靈都不會有好下場,包括天堂界的聖王與神。”

    一道刺目的血光,浮現出來。

    滴血劍,出現在了池瑤的手中,劍體通紅,似在滴血。

    “唰唰。”

    一道道血紅色的劍氣飛出去,穿透天堂界諸王的身體。

    凡是被滴血劍的劍氣擊中,體內的血液就會被抽走,即便是聖王之軀也會在頃刻間,化爲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乾屍。

    在池瑤喚出滴血劍的時候,幽神就察覺到不妙,雙目赤紅,怒嘯一聲:“你是在找死。”

    隔着千里,幽神一掌打了出去。

    掌心飛出一道黑色虛影,以超出聖王境修士視覺辨識的速度,擊向臺階上的池瑤。

    那是一道精神力攻擊。

    雖說,這道力量極爲凝練,幾乎所有精神力都匯聚與黑色虛影的內部,但是微微逸散出來的精神力波動,卻依舊恐怖。

    “噗嗤。”

    月神山上,除了受到月神庇護的張若塵等人,別的聖境修士,全部都抱頭慘叫,暈倒在地上,七竅流血。

    幸好月神山有抵禦精神力攻擊的神級銘紋,才保住了他們的性命。

    除此之外,月神山所在的通幽聖域,方圓三萬裡,不知多少聖境生靈都頭疼欲裂,聖魂像是要破碎,意志像是要崩潰。

    神的攻擊,不是聖境修士可以想象。

    只是逸散出來的微弱餘波,也能影響一片天地的所有生靈。

    幽神的出手速度再快,卻還是遲了一絲,精神力攻擊到達池瑤面前的時候,已經有一半天堂界聖王化爲乾屍,聖血流入進滴血劍。

    池瑤不得不暫時停止殺戮,托起混沌時空蓮。

    “譁”

    池瑤的手掌,如同一座五指形狀的無邊天地,混沌時空蓮紮根在她的掌心,散發出奪目的光華,光芒不僅照亮三萬裡通幽聖域,更是照亮整個沙陀天域。

    百萬裡天地,透亮通明。

    那道精神力暗影,還沒有飛到池瑤的面前,便是被光芒擊得粉碎,煙消雲散。

    “幽神,你修煉三萬年,只有這麼一點能耐嗎?”

    池瑤的眼皮微微一擡,帶着一種蔑視的態度。

    這是皇之蔑視,凌駕於衆生之上的蔑視!

    幽神是何等存在?

    任何生靈見到她,都會戰戰兢兢,或者恭恭敬敬,誰敢蔑視她?

    幽神被激怒,雙臂擡起指向天穹,頓時,黑塔上空的烏雲,如同潮水一般退散,形成一個圓形的窟窿。

    圓形窟窿的上方,顯現出大量星辰。

    “譁”

    無數星光灑落下來,匯聚到黑塔的塔頂。

    頓時,塔身浮現出億萬神秘紋路,散發出來的氣息更加可怕。

    天地變得更加昏暗,就連混沌時空蓮的光芒,都在被黑塔散發出來的黑暗力量吞噬,不斷向月神山蔓延過去。

    張若塵站在月神的身後,有月神的神光籠罩,但是,看着那滾滾而來的黑暗,卻依舊是渾身冰涼,體內的聖氣和血液都凝固。

    張若塵屏住呼吸,向旁邊的蠻劍大聖盯一眼,對方看向他,也是露出一道苦笑。

    即便是大聖,在這種場面,也是心驚膽顫,感覺到自己很渺小。

    沙陀天域境內,一位魔皇,走出自己的魔殿,望向月神山的方向,長嘆一聲:“星光垂落,幽塔開啓,一場神戰在所難免。”

    隨即,這位魔皇,釋放出魔氣,捲起魔殿中的所有修士,逃離了沙陀天域。

    沙陀七界之一,紫府界。

    一位沉睡多年的神,甦醒過來,出現在一片滿是紫霧的海洋中,嘆道:“何必呢?崑崙界都已經沒落,好不容易煥發出生機,誕生出一位年幼的神,爲何還要去和天堂界硬碰硬?爲何就不能妥協和忍讓?哎!”

    一聲長嘆,道不盡的無奈和滄桑。

    沙陀七界的神,皆被驚動。

    他們覺得,崑崙界的那些年幼的神,太過鋒芒畢露,不懂得韜光養晦和忍辱負重。

    既然崑崙界已經沒落,就該有沒落時候的活法。

    沙陀七界是西方宇宙最弱的七大世界,所以這七界的神,最明白神身上揹負的東西有多重,揹負的是整個世界,揹負的是億萬生靈,揹負的是一個文明的傳承,揹負的是一個世界的榮辱。

    有些時候,爲了這個世界能夠繼續繁衍下去,文明能傳承下去,世界中的生靈不被奴役,不被當成食物,即便是他們這些神,也得丟棄身上的傲骨,去做最屈辱的事,去做最不願做的事。

    未來,他們的大世界,若有萬古雄傑出世,未必不能重新挺直脊樑骨,迎風之上,諸神退讓。

    活着,至少還有希望。

    很顯然,池瑤與他們不同。

    她可以韜光養晦,可以隱忍不發,但是越過了她的底線,卻絕不會忍辱負重、苟且偷生,那不是她,也不是崑崙界的精神和風範。

    要戰,雖死亦戰。

    要死,敵人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歸一。”

    池瑤吐出兩個字,擡起滴血劍,化爲一道凌厲無邊的血光飛出去。

    血光,撕裂黑暗,與星辰一般大小的幽塔撞擊在一起。

    在這一刻,張若塵只感覺到耳膜刺疼,耳朵失聰,聽不見任何聲音,只能看見遠處無比震撼的一幕。

    血色和黑色的神聖力量,形成一個圓圈,向四面八方擴散。地面上的山嶽和湖泊,就像是一個個拳頭大小的沙堆和水窪,瞬間就被抹平,化爲沙漠化的赤黃土地。

    高達一千八百里的黑色幽塔,崩碎而開,化爲無數碎片,向地面墜落。

    哪怕只是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碎片,也會將方圓數十里的大地砸得沉陷。

    更大的碎片,毀滅力則是更加驚人,大地板塊和空間同時碎裂,化爲漆黑的天坑。

    不僅是通幽聖域,就連周邊的幾座聖域,也都毀於一旦。

    幸好,坐鎮聖域的大聖,已經將絕大多數聖境修士帶走,逃出沙陀天域,否則這幾座聖域的生靈,會死絕。

    不知多少震驚的目光,都望着破碎的黑色幽塔,感覺到難以置信。

    包括沙陀七界的幾位神,此刻都在倒吸涼氣。

    幽神更是微微發怔,道:“怎麼可能?我的幽塔,乃是使用十大神級物質之一的黑暗物質寒幽鐵煉製而成,怎麼會被你一劍擊碎?”

    十大神級物質,是宇宙中最極致的物質,也是煉製至尊聖器和神器必須要使用的材料。

    “造化物質……你的劍,是用造化物質煉製而成。”幽神沉聲道。

    池瑤站在虛空,身穿綺羅金袍,一手持着滴血劍,一手託着混沌時空蓮,俯視下方的幽神,道:“其實,你並不比被我斬殺的桷神強大多少。”

    聽到這話,幽神感覺到極其刺耳,差一點抓狂。

    “你是在找死。”

    幽神怒嘯一聲:“定星海”

    那破碎的幽塔中心,飛出一根通體烏黑的神柱,長達九萬八千丈。

    神柱名叫,定星海。

    定星海是幽塔之核心,也是使用一種黑暗物質煉製出來。不過,那種黑暗物質,比寒幽鐵更加珍貴,名叫黑暗真鐵。

    若是幽神全力催動,使用此柱,可以在宇宙中定住一片星空,所有星辰都會停止轉動。

    幽神提起定星海,向池瑤揮擊過去。

    焱神和四甲血祖對視了一眼,隨即二神同時出手。

    焱神的手掌隔空打了出去,帝焰級別的淨滅神火,凝聚成一隻遮天蔽地的大手,拍擊向池瑤的頭頂。

    火焰大手印威力無窮,震得空間崩碎,撕裂開了不知多少道空間裂縫,每一道空間裂縫都有數千里長。

    張若塵被震撼得窒息,他修煉的空間之道還是太過淺薄,在神的面前,簡直就是微不足道。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和空間造詣,在天堂界,想要撕裂開十丈長的空間裂縫,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是,神的力量,卻輕輕鬆鬆震碎空間,撕裂出無數數千里長的空間裂縫。

    四甲老祖出手,以手爲刀,不知多少道聖道規則交織在手掌上面,比天地規則都要密集,隔空斬向池瑤。

    很顯然,四甲老祖的實力,幽神和焱神還要強大一籌,隔空一刀,直接將這一片空間的天地規則全部都斬斷,化爲一座禁道之地。

    三位神一起出手,對付一位修煉不足千年的新神,可謂是歹毒至極。

    大魔十方界、紫府界、天姆界……等等沙陀天域的神,都在嘆息。到了這種局面,天宮竟然還沒有出手阻止,很顯然,天堂界已經提前做好了各種佈置。

    今天,崑崙界那位神,多半是要隕落。

    就在這時,月神的腳下,浮現出一圈直徑十丈的白色光華,同時,向張若塵等人傳音:“別走出光圈。”

    月神飛到月神山的上空,那曼妙無雙的仙軀,散發出璀璨的光華,揚聲道:“強行闖入廣寒界的領地,傷我廣寒界的修士,來我月神山搗亂,死罪。”

    ……

    (稍遲還有一章,建議各位書友明早再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