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沙陀天域本是極其廣闊,即便是聖王,想要跨越兩端,也要花費接近一個月時間。

    幽神和四甲血祖,卻是頃刻間,來到天域邊緣。

    二神大喜過望,只要逃出沙陀天域,也就進入別的大世界的領地,月神絕對不敢繼續追殺。

    本來,他們還想借此機會,重創池瑤女皇和月神,樹立天堂界的威嚴,卻沒想到弄巧成拙。

    此次行動,只怪太過輕敵,導致他們只能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逃走,實在是丟盡顏面。

    但,他們似乎想得太簡單……

    “沙陀天域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

    驀地,月神出現在他們前方,站在日月水晶棺上面。

    一輪皎潔的明月,從她背後升起,變得越來越巨大,擋住幽神和四甲血祖的去路。

    “怎麼會這麼快?”

    幽神和四甲血祖的心,猛然一顫。

    他們可不想落得焱神那樣的下場,對視一眼,隨即,二神放低姿態,雙手抱拳。

    四甲血祖以賠罪的語氣,笑道:“本神和幽神,其實是救人心切,纔會闖入沙陀天域,無意冒犯月神。若是下次前來,必定提前送上拜貼。”

    幽神極其貌美,雖然比不上月神和池瑤,卻也堪稱是風華絕代。她道:“崑崙界那位新神濫殺無辜,主動挑釁,我們是被逼無奈,纔會出手。廣寒界的損失,算在本神、四甲血祖、焱神的身上,我們一定賠償。”

    焱神並沒有隕落,只是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

    而且,就在焱神神軀崩碎的時刻,池瑤女皇動用滴血劍,吸走大量神血。

    焱神雖是重新凝聚出神軀,卻虛弱了一大截。若是沒有神泉或者神藥,他花費百年時間,都未必能夠完全恢復過來。

    此刻,焱神怨怒無比,即恨月神,更恨池瑤女皇。

    但是他卻知道,今天遇到了月神這尊狠茬子,不能繼續待在沙陀天域,於是,向另一個方向逃遁。

    焱神想逃,但,池瑤女皇卻不給他機會,追殺上去,劈出一道又一道貫穿天地的劍芒,猶如痛打落水狗一般,使得焱神身上的傷勢不斷加劇。

    焱神咬緊牙齒,滿口烈焰,怒道:“池瑤,你太過分了,敢不敢等到本神恢復到巔峯狀態,選一片星空,進行神之決戰?”

    池瑤女皇道:“你不配與女皇決戰。”

    焱神氣得吐血,區區一個成神只有數年的新神,根基都還不穩,竟然敢瞧不起他。

    “噗嗤。”

    混沌時空蓮再次散發出奪目的光華,隨即,一道光線飛出,斬在焱神的背部,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又有神血灑落出來。

    焱神更怒,一邊逃,一邊放狠話:“崑崙界戰場一旦開啓,天庭界必定要滅你們的道,將你們徹底打入谷底,永世不得翻身。”

    “轟隆。”

    混沌時空蓮爆發出來的力量,震碎數千裏天地,空間就像是紙一般裂開,顯現出漆黑無邊的虛無空間。

    焱神被逼入進虛無空間,但是池瑤女皇卻依舊沒有打算放過他,闖入虛無空間,繼續追殺。

    虛無的力量,的確是可以毀滅一切。

    但是,神的神力厚重,只要不遇到虛空空間中的大危險,其實是可以擋住虛無的力量,在虛無空間中,可以生存一段時間。

    當然也不能待得太久,否則神的身體,也會被虛無的力量侵蝕。

    月神山,廣寒神宮外。

    “譁——”

    一道黑色魔影,撕碎空間,從虛無中走了出來。

    那是一尊魔神,右手提着一柄六面戰錘,頭上長着一對牛角,身軀巨大得猶如一座小山。

    剛一出現,他的左手一揮,便是將還活着的天堂界聖王,全部都收入進一張圖卷。緊接着,他的目光,盯向站在神光圓圈中的張若塵等人。

    “哏哏,區區一個神紋圓圈,就想保護他們?”

    那尊魔神冷笑一聲,隨即雙眼變得漆黑,像是化爲兩座具有強大吸力的黑洞,要將張若塵等人的聖魂拉扯過去。

    “糟了,竟然……還有一位神……”

    張若塵剛剛浮現出這個念頭,聖魂就像是遭受重擊,意識變得越來越模糊。

    遠遠望去,只見,站在圓圈中的聖境修士,聖魂都在向體外飛。

    蠻劍大聖的修爲最高,抵擋住了那道眼神,於是,向下俯身,雙手按在月神留下的神紋圓圈上面,將渾身的大聖之力都注入進去。

    “血月吞天大陣。”蠻劍大聖大吼一聲。

    “譁——”

    頓時,以神紋圓圈爲中心,整個月神山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一座古老的陣法啓動。

    潔白如玉的月神山,在一瞬間,變成了血紅色。

    那位魔神的眼神被擊潰,並且向後倒退了兩步。

    張若塵等人的聖魂,立即回到體內。

    但是,除了張若塵、小黑、真妙小道人,還能保持站立狀態,別的聖境修士,全部都軟倒在地上。

    小黑和真妙小道人嚇得縮起頭顱,鑽進張若塵的衣服裏面,藏了起來。

    那位魔神露出一道笑意,“原來這個神紋圓圈,竟是啓動血月吞天大陣的陣眼,難怪月神敢如此放心大膽的去追殺幽神和四甲血祖。可惜,一位大聖的力量,無法完全催動血月吞天大陣。”

    那位魔神提起六面戰錘,彈跳起來,踩得月神山都是微微一晃。隨即,一錘轟擊過去,與神紋圓圈對碰在一起。

    “轟隆。”

    神紋圓圈散發出奪目的光芒,強大的力量波動,從月神山,一直穿到數千裏之外。

    擋住了!

    但是,圓圈中的蠻劍大聖,卻是被這一錘,震得口吐鮮血。

    說時遲那時快,那位魔神的第二錘又轟擊過去。

    他來月神山,不僅僅只是爲了救人,更是想要順便清除一個隱患。

    那個隱患,就是張若塵。

    就在魔神出現在月神山的時候,池瑤女皇和月神皆是臉色鉅變,意識到中了天堂界的計。

    池瑤女皇催動混沌時空蓮的力量,施展出空間跳躍,想要直接跨越十萬裏,重回月神山。但是,一隻無邊無際的魔手,破碎了空間,擊在她的身上,將她打得倒飛出去。

    緊接着,一尊蓋世魔神的身軀,出現在池瑤女皇的面前。

    這尊魔神,與月神山上的那尊魔神長得一模一樣,但是身軀卻要龐大十倍不止,散發出來的氣息比焱神等人強大了太多,宛如一尊巍峨的遠古魔山,頭頂天,腳踩地。

    這纔是他的真身!

    月神山的那尊魔神,只是他的神念匯聚出來的分身。

    看到這尊魔神,池瑤女皇的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冰冷,道:“黑心魔主,沒想到竟然是你這個崑崙界叛徒。像你這樣的人,竟然可以渡過元會劫難,活到第二個元會。”

    “本座從來都不是崑崙界的生靈,自然也就不算是崑崙界的叛徒。”黑心魔主俯視下方如同塵埃一般的池瑤女皇,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擲地有聲,震天動地。

    池瑤女皇道:“若不是崑崙界傳給你們文明和教化,送給你們修煉之法,你怎麼可能修煉成神,黑魔界怎麼可能成爲天庭的一員?恐怕你們早就被地獄界發現,變成了他們的食物,整個世界都已經毀於一旦。”

    黑心魔主道:“本座是憑藉自身的努力和奮進,才達到如今的高度,崑崙界的幫助只是外在的輔助而已。回過頭來看,昔日在崑崙界修煉和學習,本座何嘗不是在忍辱負重?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本座如今的成就,也就證明了一切。”

    “你現在的成就,只能證明一點。崑崙界將你當人一樣培養,你卻偏要做天堂界的狗。”池瑤女皇冷峭的道。

    黑心魔主沉哼一聲,一拳向池瑤女皇轟擊過去,頓時一座星辰那麼巨大的石碑,顯現出來,鎮壓天地,在這一瞬,整個沙陀天域的空間都是微微凝固了一下。

    那道石碑虛影上面,有着極其玄妙的圖紋,代表的是《天魔石刻》的其中一幅圖。

    ……

    另一頭,月神被激怒,兩掌揮出,將幽神和四甲血祖的身軀打得碎裂,隨即急速向月神山的方向趕去。

    驀地,天穹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血氣漩渦,將她籠罩。

    血氣漩渦龐大無比,蘊含毀天滅地的力量,將地上的山川河流全部都席捲起來。

    月神的黛眉一掀,露出一道凝重的神色,向上空望去。

    只見,在血氣漩渦的中心,不知多少萬里之外,一位背上長着八隻血翼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根拂塵,手腕在緩緩的轉動。

    這位中年男子,乃是血戰神殿的二甲血祖。

    看到他,月神道:“沒想到,你竟然真的修煉成神。”

    中年男子笑了一聲:“只是一面之緣,月神前輩竟然還記得晚輩這個小人物。當年,前輩評價晚輩,擁有成神之資,將來必定不是池中之物。那句話,讓晚輩足足激動了一輩子,一直用它來激勵自己,不斷進取。即便是在最艱難,最絕望的時刻,想到那句話,也就又有了拼下去的動力。十萬年後再見,晚輩終於可以挺直脊樑,說一句,月神,本神做到了!”

    最後一句,他不再稱呼月神是“前輩”,也不再稱呼自己是“晚輩”。

    他自認,已經擁有與月神平起平坐的力量。

    月神道:“就憑你,也想與我交手,讓你師尊甲天下來還差不多。”

    甲天下,爲血戰神殿的第一至強。

    血戰神殿後來修煉到神境的三位生靈,只能使用“二甲血祖”,“三甲血祖”,“四甲血祖”的稱呼,其實都是活在甲天下的陰影裏面。

    中年男子道:“十萬年前,月神和師尊的修爲,也只是伯仲之間,難分勝負。十萬年來,師尊的修爲一直都在精進,而月神卻陷入沉眠,並且神力大損,遠遠沒有恢復到巔峯。一進一退,月神覺得自己還有與師尊一戰的力量嗎?不如,由本神來試試月神這些年都退步了多少?”

    月神向月神山的方向盯了一眼,想到了什麼,隨即也就不急着趕回去。

    ……

    今天就更到這裏吧,明天爭取早點更新。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