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萬年前,年輕時候的二甲血祖,絕對是一個時代的標杆人物,正是如此,當時只有聖王境界的他,纔會得到月神極高的評價。

    月神的眼界,何等之高。

    能夠被她看入眼的年輕小輩,加上張若塵,也不會超過五個。

    像二甲血祖這樣的天驕,達到神境,並且修煉了十萬年,一身戰力,自然是恐怖絕倫。

    月神道:“對付你,只需三成力量足以。”

    “月神,你太過自信了!現在不是十萬年前的那個時代,早已改天換地。這十萬年來,人傑輩出,風雲變幻,不知多少威震宇宙的大能隕落,又有新一代的蓋世真神崛起。而本神,就是其中之一。如今,只差一戰,就能站到天庭的頂端。”

    二甲血祖站在血氣漩渦的中心,向前跨出一步。

    這一步,不知跨越了多麼遙遠的距離,直接降臨沙陀天域。

    很顯然,二甲血祖所說的,還差一戰,指的就是與月神的這一戰。只要擊敗月神,他就能擺脫甲天下的陰影,超脫出去,成爲能夠操控天庭這盤大棋局的執棋手之一。

    “唰唰。”

    二甲血祖手中的拂塵,急速旋轉,每一根白絲都有切割天地的偉力,瞬間便是讓月神腳下那片大地,切割爲破破爛爛的混沌地帶。

    在這片混沌地帶,天地規則盡數被斬斷,千萬道凌厲的力量向月神席捲而去。

    月神伸出一根晶瑩的玉指,向前一點,一圈光波,從指尖蔓延出去。

    二甲血祖感受到那道指力的可怕,全力以赴催動拂塵,從他體內飛出的規則,填充滿這片天地,隨即向拂塵匯聚過去。

    “嘭。”

    規則斷裂,拂塵被擊碎。

    二甲血祖滿手鮮血,急速向後倒退,眼中露出驚異之色。

    一直退到數千裡外,他才憑藉一面古盾,將月神的指力化解。

    “竟然這麼強。”

    二甲血祖臉色微微一變,立即轉身,發現日月水晶棺不知什麼時候,竟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似一輪烈日和一輪神月,向他撞來。

    “血戰九天。”

    二甲血祖的身體旋轉了一圈,隨即化爲一座血泉。

    血泉,噴涌得害,很快就讓天空和大地都化爲無邊無際的血海。血海表面,有着一隻只大手印拍出,與日月水晶棺對碰,打得天地不停震盪。

    “轟隆。”

    也不知交手了多少擊,血海被日月水晶棺的力量撕裂而開,分成了兩半。

    月神站在日月水晶棺上面,出現在血海裂縫的中心,鎮壓着二甲血祖的真身,急速向下墜落,落入進了虛無空間,消失在衆人的眼前。

    即便空間重新閉合,那些觀戰的修士,依舊是心緒震盪。

    最後那一幕,月神的英姿真是無與倫比,即便是二甲血祖也被她踩在腳下。

    逃出沙陀天域的焱神、幽深,皆是膽顫心驚。他們比誰都清楚二甲血祖的強大,但是,在月神的面前,卻是毫無還手之力。

    四甲血祖道:“二位放心,二甲血祖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既然敢挑戰月神,想來是將血戰神殿的那件鎮殿重器帶了過來。憑藉那件鎮殿重器,擊敗月神未必是什麼難事。”

    雖然如此說着,但是,四甲血祖卻根本不敢再次闖入沙陀天域。萬一出現意外,月神擊敗二甲血祖歸來……

    那後果,四甲血祖不敢想象。

    再說,有二甲血祖和黑心魔主出手,大局已定,他們也沒有必要去冒險。

    月神山。

    黑心魔主的神念分身,凝成的魔神身影,一連轟出三十餘錘,終於,將神紋圓圈撕裂開了一道裂縫。

    “不!”

    蠻劍大聖極其不甘,大吼一聲。

    “嘭。”

    一道霸道的神力,涌入神紋圓圈,擊在蠻劍大聖的身上。

    蠻劍大聖背上的巨劍,自動飛出護主,與那道神力碰撞在一起,抵擋了一下。下一瞬,巨劍和蠻劍大聖同時倒飛出去,重重的撞擊在廣寒神宮的牆壁上面。

    “哈哈!”

    魔神身影長笑一聲,“神紋圓圈和血月吞天大陣還真是厲害,竟然擋了本座這麼久,”

    龐大的神威,涌入破碎的神紋圓圈,壓得張若塵臉色蒼白,全身經絡都鼓脹起來,身體就像是要爆裂一樣。

    “譁——”

    地上,蠻劍大聖的那柄巨劍,顫抖着,飛了起來,被魔神身影強行收入進手中。

    魔神身影的手掌,在劍體上面一抹,頓時一層神光,將巨劍的劍靈封印。

    “噗嗤。”

    隨即,巨劍飛了出去,擊在蠻劍大聖的脖頸位置,將他的頭顱斬下,鑲嵌在了廣寒神宮的牆壁上面。而蠻劍大聖的無頭身軀,重重的墜落下來,落到張若塵的身旁。

    直到這時,魔神身影的目光,纔是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眼睛微微一眯,隨即笑了起來:“本座就說你的身上怎麼會有一絲熟悉的氣息,原來是千骨女帝身邊的那隻不死鳥。老朋友見面,怎麼躲了起來?”

    小黑從張若塵的衣袍裡面鑽出來,惡狠狠的道:“老朋友你大爺,昔日女帝待你不薄,沒想到,你竟是一隻白眼狼。若是本皇這十萬年沒有被封印,一個打你十個。”

    魔神身影道:“女帝一直都是本座最愛慕和尊敬之人,當初若不是她的提拔和看重,本座也無法與崑崙界的衆多天驕一起,前去聽接天神木講道。可惜,無論本座如何努力修煉,卻依舊被她遠遠的甩在身後,無法望其項背。”

    “雖然她一直當本座是至交好友,但是,卻根本沒有打算讓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本座知道,她是覺得本座配不上她。”

    提到“千骨女帝”,魔神身影的情緒變得有些激憤,魔氣騰騰的臉,更是變得頗爲扭曲。

    小黑大罵:“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憑你也想覬覦女帝,你比得過女帝的一根小手指嗎?像你這種背信棄義的小人,女帝若是還活着,以她的天縱之資,一道眼神就能殺你一百次。”

    “女帝還活着沒有?”魔神身影吼出一聲。

    小黑冷森森的道:“快求本皇,求本皇,本皇就告訴你。”

    “一頭畜生,竟然如此不知死活,真以爲還是在十萬年前?如今,本座已經成神,威臨天下,你算什麼東西?直接抽煉你的聖魂,本座自然能夠知道想要知道的信息。”

    魔神身影大步向前,伸出一隻魔爪,就要去擒小黑。

    魔爪還沒有落下,小黑的身體,已經被壓成一團,兩者的實力差距太大,根本就沒有反擊的力量。

    但是,小黑的嘴裡,卻依舊在念叨着什麼,眼神怨毒,眼眶裡面卻在流淚。

    張若塵隱約聽清了一些隻言片語,小黑似乎是提到“接天神木”和“千古女帝”。

    難道……接天神木被斬斷,竟是與眼前這尊魔神有關?

    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可能,那個時候,就連千古女帝也沒突破到神境,這尊魔神更加不可能擁有斬斷接天神木的力量。

    眼看小黑就要被擒住,張若塵卻是橫移了一下身體,擋到小黑的身前。

    “既然你想死,本座就先送你上路。”

    魔神身影的手掌,壓到張若塵的頭頂。

    就在所有修士都以爲張若塵必死無疑的時候,張若塵舉起一條手臂,與魔神身影的手掌碰撞在一起,竟是將那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抵擋住。

    “轟隆。”

    整個月神山,都是猛然向下一沉。

    白色和黑色的光芒,化爲一道圓圈,一直蔓延到數萬裡之外。

    “這……怎麼可能……”不知多少修士被驚呆。

    “是月神的力量。”

    有修士察覺出端倪,看見張若塵的手中捏着一根木杖。

    木杖中,涌出奪目的光華,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包裹。

    “月神居然真的讓張若塵做了神使,神使不是至少也要大聖才能擔任?”

    “以張若塵聖王級別的肉身和聖魂,承受得住神的力量嗎?”

    神使木杖,只要遭到大聖以上的力量攻擊,就會被激活。張若塵執掌着它,能夠借來月神的部分力量。

    張若塵沉聲道:“我雖離開崑崙界,但卻最爲痛恨叛徒。我不知道十萬年前,你到底做了什麼陰險的事,既然小黑說你背信棄義,那麼,你便該死。”

    張若塵的另一隻手打了出去,一股浩蕩無邊的神力涌出,擊在魔神身影的胸口,將其打得拋飛出去。

    不過,打出這一擊,張若塵的手臂也疼得厲害,出現了很多血痕。

    沒辦法,月神的力量太強大了,他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

    “速戰速決。”

    張若塵跳躍而起,揮出神使木杖,向魔神身影劈了出去,再次將其抽飛。魔神身影的身上,掉落下一幅圖卷,天堂界的諸王就被裝在圖卷裡面。

    張若塵衝向圖卷,一拳擊了過去。

    可想而知,只要這一拳擊中,圖卷中的天堂界諸王全部都會被鎮死。

    “嘭。”

    拳頭還沒接觸到圖卷,圖卷便被神力撕裂,化爲碎片。天堂界的諸王從裡面飛了出來,全部在半空爆裂而開,化爲一團團鮮豔的血霧。

    天地一片寂靜,整個沙陀天域的修士都怔在原地一動不動,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天堂界數位神靈一起駕臨沙陀天域,就是爲了救那些聖王,卻被想到,那些聖王竟然被張若塵當着諸神的面,一拳盡數轟殺。

    這無疑是狠狠的抽了在場幾位神靈一巴掌,不僅臉疼,他們的心更疼。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