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你闖下滔天大禍,即便是月神,今天也保不住你。”魔神身影氣怒交加,眼中露出兇厲的光芒。

    “我闖下的滔天大禍不知有多少,但是,就憑你,還殺不了我。”

    張若塵繼續出手,揮出神使木杖,劈在魔神身影的屁股上去,將其打得拋飛起來,面朝下,猛然撞擊在月神山上的一堵崖壁上面,說不出的狼狽。

    要知道,魔神身影與黑心魔主長得一模一樣,而且蘊含有神威。

    看到這一幕,就如同黑心魔主被張若塵抽中屁股一般,嚇得不少修士的心臟都咯噔一聲。

    站在沙陀天域邊緣的精神力大聖,凌修,使用精神力手段,將剛纔的畫面拓印下來,以特殊途徑傳了出去。

    很快,這道震撼人心的鏡像畫面,傳到天庭界的各大聖市,引起巨大轟動。

    “好強橫的魔威,那是黑魔界的黑心魔主,我曾見過他的石像。”

    “與黑心魔主對戰的年輕男子是哪一位神?”

    “那不是……那不是張若塵。張若塵怎麼會與黑心魔主戰了起來,不對,不對,一位是神,一位是聖王,怎麼可能交手?難道是張若塵的先祖?”

    “你們快看,黑心魔主被張若塵抽飛了出去,不對,是被張若塵先祖抽飛了出去。”

    “真的假的,那可是一位渡過元會劫難的神……太慘了,居然被抽中屁股,打得就像狗吃屎一樣……”

    ……

    這一日,天堂界的各大聖市,都炸開了鍋。

    有精神力大聖,不斷將鏡像畫面,投放到聖市上空。

    黑心魔主被一位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神靈慘虐,看到鏡像畫面的黑魔界修士,不是被氣得咬牙切齒,就是感覺到極其難堪和丟臉,站在人羣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無論怎麼說,這些景象畫面傳出來後,黑心魔主算是威名掃地。

    正在與池瑤女皇交手的黑心魔主,目光盯向月神山。

    月神山上的那道魔神身影,只是他吐出的一口氣,顯化出來的神念分身,力量有限。

    而,做爲月神的神使,最高可以借到月神十分之一的力量。

    憑藉那口氣,顯然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當然,黑心魔主十分清楚,以張若塵的肉身和聖魂強度,能夠承受住月神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力量就已經相當了不得。

    黑心魔主拔下一根長髮,凝成一具真正的神之分身,隨即又將一團魔血,打入進神之分身。

    “轟隆隆。”

    神之分身的力量狂增,雙臂一展,無數雷電在天穹呈現出來。

    神之分身化爲一片黑色魔雲,頃刻間,便是涌到月神山的上空。

    張若塵正將魔神身影踩在腳下,便是感受到頭頂傳來一股攝人心魄的巨大壓力。擡頭望去,看見,滾滾魔雲中,站着一尊遠古魔山一般的龐大身影。

    那股神威,壓得張若塵難以喘息。

    “黑心魔主的真身駕臨嗎?不對,這股氣息雖然強大,但是與幽神和焱神比起來都差了十萬八千里,肯定不是黑心魔主的真身。”

    “嘭。”

    張若塵雙手持着神使木杖,將魔神身影打得四分五裂,化爲一團交織着數千道念頭的魔氣。

    似乎是受到吸引,那團魔氣沖天而起,向神之分身匯聚過去。

    “給我滅。”

    張若塵再次揮出一擊,撕裂開空間,將那團魔氣打入進虛無空間。

    “可惡的小輩,竟然敢滅本座的三千道念頭,今日便讓你魂飛魄散。”

    神之分身雙手合抱,頓時天地間浮現出數十萬道魔電,全部都向他的雙拳匯聚過去,化爲一根電柱,擊向下方的張若塵。

    張若塵緊捏神使木杖,正想借月神更多的力量。

    神之分身的聲音,傳出他的耳中,道:“二甲血祖攜帶血戰神殿的鎮殿重器《修羅地域圖》前來,就是爲了擊敗月神,成就自己的無上威名。如今,月神肯定是在苦戰,你借的力量越多,月神自身的力量就越弱。”

    不得不說,神之分身的這句話,的確是對張若塵造成了一定影響,使他微微有些遲疑。

    主要還是因爲,張若塵不瞭解神的力量,根本不知道自己借了月神多少力量,擔心拖了月神的後退。

    就這一剎那的遲疑,神之分身打出的力量,便是降臨到張若塵的頭頂。

    “譁——”

    月神山的銘紋,再次浮現出來,與那根電柱碰撞在一起。

    有人再次激活月神山的“血月吞天大陣”,暫時擋住神之分身的力量。

    就連神之分身都是微微一怔,掃視下方,終於,在月神山的另一處陣眼,看見了一道滿頭白髮的身影。

    孔蘭攸。

    正是她,使用體內的大聖之血,澆灌陣法銘紋,第二次激活血月吞天大陣。

    “想要殺我表哥,除非先殺了我。”

    孔蘭攸十分清楚神之分身的強大,比先前的魔神身影都要強大很多倍。

    但,哪怕是流盡體內的大聖之血,她也要擋在張若塵的身前。

    與此同時,斷頭的蠻劍大聖重新站立起來,走到殘破的神紋圓圈裡面,再次調動大聖之力,注入了進去,與孔蘭攸一起撐起血月吞天大陣。

    蠻劍大聖的斷頸位置,大聖之血猶如泉水一般淌出,沿着陣法銘紋的紋路向遠處蔓延。

    陣法的威力,越來越強。

    月神的聲音,傳入張若塵的腦海:“張若塵,我的力量,只要你承受得住,想借多少就借多少,儘快收拾掉黑心魔主的神之分身,將開元鹿鼎給我送過來。今日,我送你一份大禮。”

    月神還能傳音回來,也就說明,她與二甲血祖在虛無空間的戰鬥是遊刃有餘,讓張若塵放下心來。

    同時,張若塵也明白,自己是被神之分身給唬住了!

    他從月神那裡借來的力量,對月神而言,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

    “真是一個陰險的傢伙,堂堂一尊魔神,對付一個聖王還使用這樣的手段。”

    張若塵氣得不行,也不管肉身和聖魂能不能承受,開始拼命借取月神的力量。他手中的神使木杖,變得越來越明亮。

    神之分身顯然是察覺到不妙,於是攻擊得更加兇猛,但是,那些力量,卻都被血月吞天大陣擋了下來。

    在蠻劍大聖和孔蘭攸聯手催動之下,血月吞天大陣的威力不知增強了多少倍。

    “極魔天道印。”

    神之分身的雙手結出印法,調動來數之不盡的規則,頓時,月神山的上空,出現一道圓形的魔印,有數千萬顆骷髏頭懸浮在魔印裡面。

    “轟隆。”

    魔印落下,將血月吞天大陣的防禦罩,壓得支離破碎。

    並不是血月吞天大陣不夠強大,主要因爲,沒有爆發出全部力量。

    至少也要十二位大聖一起出手,才能完全催動血月吞天大陣。那時,就算是神的真身前來,都不一定能夠攻破月神山。

    蠻劍大聖的斷頭身軀,猶如一股古老的聖山一般,重重倒在地上。

    “表哥……”

    孔蘭攸的眉心出現一道血紋,最後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後也倒在地上。眉心的血紋蔓延開,潔白無瑕的嬌軀,就像陶瓷一般,血紋遍佈全身。

    “吼!”

    張若塵怒嘯一聲。

    此刻,他的全身,也佈滿裂痕。

    並不是被魔印鎮裂,而是被借來的月神神力撐得裂開。

    張若塵抓起神使木杖,沖天而起,勢如破竹的撞穿魔印,殺入進魔雲之中,一杖向神之分身劈了過去。

    “轟隆。”

    神之分身被打得炸裂開來。

    這一擊,張若塵也不知滅掉了黑心魔主多少道神念,使得黑心魔主的真身都受到影響,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出手速度變得緩慢了一些。

    在神之分身爆碎的時候,張若塵的身體也炸開,大量血肉飛出去,有的地方都能看到白骨露出,痛得他直咬牙齒。

    但是,他卻沒有停下來,立即向月神和二甲血祖先前打開虛無空間的地域飛去。

    在高空,張若塵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孔蘭攸,心痛不已,但是他卻明白此刻不能停下來,必須趕去月神那裡。

    只有助月神擊敗二甲血祖,勝負的天平,纔會想他們傾斜。

    “日月水晶棺的威力,堪比至尊聖器,有毀天滅地的力量。月神爲何還要借開元鹿鼎?難道開元鹿鼎比日月水晶棺還要厲害?”張若塵有些不解。

    本來在沙陀天域外圍觀望的焱神、幽神、四甲血祖,見張若塵接連擊碎魔神身影和神之分身,再也坐不住,各自打出一道力量,隔空攻擊向張若塵。

    那是神的力量,比神之分身的力量要強大很多倍,張若塵就算借來月神的神力,也根本不可能擋得住,瞬間就會灰飛煙滅。

    “給我破。”

    被逼無賴,張若塵取出《時空秘典》,提前擊碎空間,遁入虛無空間。

    “這個小子才聖王境界,就成了一個禍害,等他修煉到大聖境界,甚至是神境,還得了?”幽神沉聲道。

    焱神覺得張若塵的行爲很不正常,區區一個聖王而已,竟然敢闖進月神和二甲血祖的戰場,這是要幹什麼?

    反常必有妖。

    焱神立即衝入沙陀天域,闖進虛無空間,準備攔截張若塵。

    ……

    通知一波,大年十五元宵節,小魚會在微信公衆號上面,再發一波紅包。大年初一沒有搶到的書友,這次千萬別錯了哦!這次的紅包更大!

    微信”,或者“飛天魚”。添加關注就行。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