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入虛無空間,張若塵以《時空秘典》凝成多元空間保護自身,不受虛無力量的侵蝕。

    打開眉心天眼,看見極其遙遠處,竟是懸浮着一座廣闊的大陸。

    赤黃色的大陸,籠罩着一層厚厚的血霧,大陸上的山川河流,流淌的盡是血液。血河、血湖、血海,看得人觸目驚心。

    “那就是黑心魔主所說的《修羅地獄圖》?圖卷展開,便是一座世界。”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只能感受到那座大陸蘊含有匪夷所思的神聖力量,隱隱約約能夠看見數不盡的銘紋在流動。

    一輪皎潔的明月,懸浮在那座不知有多少萬里廣闊的修羅大陸上空,月神就站在明月中心。

    有着一縷縷形似枷鎖的血氣,從修羅大陸升起,緊緊纏繞明月。同時,又有一道道血柱,沖天而起,轟擊向明月中心的月神。

    即便是站在數萬裡外,張若塵都被那股強大的神力波動,震得後退,無法靠近過去。

    張若塵取出開元鹿鼎,在思考,該怎麼將其交給月神。

    “轟隆。”

    距離張若塵,大概只有千里的位置,空間突然崩碎。

    一片赤紅色的火焰,涌入進虛無空間。

    “焱神!這個老匹夫,肯定是來殺我。”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直接跳入進開元鹿鼎,駕馭着這隻青銅大鼎,不顧一切向修羅大陸衝了過去。

    焱神站在一片火海的中心,發出一道尖銳的聲音:“哪裡逃?月神自身難保,你以爲她能救你?”

    雖然只是一道聲音,但是,卻震得張若塵身上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不僅身體變得破破爛爛,就連聖魂和氣海,也都到了破碎的邊緣。

    《時空秘典》凝成的一座座空間,抵擋不住。

    從月神那裡借來的神力,也抵擋不住。

    神的一道聲音,足以鎮死一座世界的生靈。

    先前,張若塵之所以能夠踩殺魔神身影,劈碎神之分身,完全就是因爲池瑤女皇牽制住了黑心魔主的真身,使得他無法分心。

    魔神身影和神之分身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就相當有限。

    “譁——”

    就在張若塵快要撐不住的時候,開元鹿鼎散發出奪目的青色光華。

    鼎上,浮現出一個個金色文字。

    金文的光芒,更加璀璨。

    焱神的眼神一凝,只見,那隻青銅鼎的上方,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玉手。那隻玉手,是從明月中探出,一直延伸到數萬裡外。

    不知爲何,焱神的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慌。

    “功德無量。”

    焱神引動出功德之力,手掌向前探了出去,化爲一片五彩雲霞涌向開元鹿鼎,竟是想要與月神爭奪。

    若是,月神沒有被二甲血祖和《修羅地獄圖》牽制,焱神就算是動用功德之力,也沒有信心與月神對抗。

    但是,現在卻不同。

    只是與月神爭奪一隻鼎,焱神信心十足。

    功德之力加身,焱神的力量,又增強了不少,竟是佔據了上風,將月神的力量不斷壓退。

    月神的聲音響起:“功德之力收集不易,按照功德神殿的規矩,大聖和神,只有在與地獄界對戰的時候,才能動用功德之力。焱神,你這是破壞了功德神殿和天宮的規矩。”

    焱神笑了一聲:“怎麼?堂堂月神擋不住本神的力量,竟是隻能用功德神殿和天宮的規矩來壓本神?”

    “你太將自己當回事了!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功德之力是屬於整個天庭,不屬於你個人。既然動用了不該動用的力量,破壞了規矩,就得受到懲罰。”

    “轟隆。”

    懸浮在修羅大陸上空的明月,轟然破碎,就如一顆巨星爆裂一般壯觀。

    焱神以爲,月神已經被二甲血祖擊敗,臉上露出一道笑意,可,下一刻,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一道白色流光,衝出破碎的明月,直向他飛來。

    那是……日月水晶棺。

    “不好。”

    焱神的兩顆神目灼灼生光,雙手上託,撐起一團星辰那麼巨大的五彩功德之力。那股功德之力,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之強,就算與月神打出的力量相比,也弱不了多少。

    但是,焱神將五彩功德之力打出去後,卻被日月水晶棺輕鬆穿透。

    “怎麼可能,功德之力怎麼可能在一瞬間就被擊潰?”焱神的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月神的聲音,在焱神的耳邊響起:“對神而言,修煉神力只是最下等,掌握奧義,才能讓你傲立於宇宙之巔。”

    一道刺目的光芒,出現在焱神眼前。

    “噗嗤。”

    焱神的小半個身體都被斬下,左手、左腿與身體分離,被月神抽走。

    “噴。”

    月神一掌拍出,將焱神的另外半個身體,打得飛了出去,差一點再次崩碎。

    下一刻,月神站到了開元鹿鼎的邊緣,白衣飄飄,清麗出塵,纖細而高挑的身材,宛如一枝柔柳。

    可,就是這枝柔柳,讓焱神敗得無話可說。

    月神將鼎中渾身血淋淋的張若塵,放入進日月水晶棺,眼眸向身後瞥去,發現焱神想要逃。

    “來了,就別走。”

    開元鹿鼎在月神的手中,旋轉起來,一個個金色文字,從鼎中飛出,化爲一條金色的小溪,穿過黑暗的虛無空間,印在了焱神的身上。

    “啪啪。”

    那些金色文字,也不知蘊含何等恐怖的力量,竟是鎮得焱神渾身無法動彈。

    “原來是……原來是……”

    焱神終於認出開元鹿鼎的來頭。

    先前,就算他不是月神的對手,但是卻有十足的把握活着逃走,月神殺不了他。

    但是此刻,他的眼中,卻露出驚懼至極的神色。

    因爲,月神手中的那隻鼎,能夠殺神、煉神。

    讓他不解的是,這一隻鼎,怎麼會掌握在區區一個聖王的手中?

    焱神想要提醒二甲血祖,可是,被金文鎮住,不僅發不出聲音,就連精神力和神念都傳不出去。

    月神沒有再理會焱神,而是望向遠處那座修羅大陸。

    修羅大陸宛如一張圖卷,猛然向上一升,隨即翻轉過來,向月神鎮壓了下去。

    月神那烏黑的長髮飛揚,一雙秀目,如同星辰般美麗,在她雙手之間,開元鹿鼎緩緩的飛了起來。

    鼎,旋轉着,變得越來越巨大。

    片刻後,月神的嬌軀,與它比起來,就像一粒塵埃那麼渺小。

    “轟隆。”

    開元鹿鼎與修羅大陸碰撞在了一起,頓時整個虛無空間都震盪了一下。

    能量傳遞到物質世界,使得百萬裡的沙陀天域,出現了大量的空間裂縫。

    可想而知,這一戰若是持續下去,恐怕沙陀天域將會變成一處半真實半虛無的空間,就跟封神臺深處的那片禁地差不多。

    不過,一擊碰撞之後,開元鹿鼎便是將修羅大陸撞穿,整個世界都崩塌。

    “噗嗤。”

    二甲血祖和《修羅地獄圖》,同時從那破碎的修羅大陸之中墜落下來。

    月神收走《修羅地獄圖》,隨即一道道金文,印在二甲血祖的身上。

    “不,不乃不敗戰神,今日一戰,我要打破月神你的神話。”

    二甲血祖極其不甘心,神軀中,不斷涌動出強大的神力,與金文對碰,但是卻無法掙脫金文對他的壓制,反而震得神軀出現了裂紋。

    月神的目光淡漠,將二甲血祖和焱神收入進了開元鹿鼎裡面。

    衝出虛無空間,重返月神山,月神站在廣寒神宮的前面,傳出一道響徹天庭的神音:“天宮諸神,你們再不現身,今日便是二甲血祖和焱神的死期。”

    開元鹿鼎懸在月神山的上空,二甲血祖和焱神的叫聲,不斷從鼎中傳出,正在承受煉神之苦

    幽神和四甲血祖都被嚇得不輕,覺得待在沙陀天域的邊緣並不保險,立即遠遁,只想逃得越遠越好。

    黑心魔主的實力強橫,倒是沒有幽神和四甲血祖那麼不堪,但是,卻也在第一時間退出沙陀天域,在避月神的鋒芒。

    沙陀天域的修士,全部都寂靜無聲,有的跪伏在地,叩拜月神山;有的膽顫心驚,冷汗直流。

    誰都看出,月神擁有弒神的力量。

    難道今日,真的將要有神隕落?

    要知道,因爲天庭界內部爭鬥造成神隕的事件,可以說是少之又少。一旦發生,必定會造成極其可怕的影響,不知多少生靈會因此被牽連。

    神隕,不只是一位神隕落那麼簡單,連鎖反應會相當恐怖,甚至有可能造成一座大世界毀滅。

    片刻後,整個沙陀天域的天空,變成了暗紅色。

    衆人擡頭望去,只見,一座巍峨至極的血紅色神殿,懸浮在血雲之中。與裡面的距離,看似只有數千裡。但是,卻更像是位於另一片時空,與沙陀天域相距億萬裡之遙。

    看到這座神殿,月神的臉上,終於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甲天下。”

    “好久不見。”

    一道浩渺而古老的聲音,傳遍這片天地,帶有無窮道韻。

    “你是準備親自出手了嗎?”月神道。

    天地間,久久沉寂,血紅色神殿的主人似乎是在思考,又似在掂量。

    月神又道:“不得不承認,這十萬年,你的確是精進了不少。與你交手,恐怕是不能與十萬年前一樣勝你半招。但是,憑藉這隻鼎,我要踏入天堂界卻不是太難的事,要殺盡血戰神殿除你之外的一切門人弟子也不是難事,滅你天堂界幾十族、幾百族,應該也是可以做到的。你要不試試?”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