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戰後,沙陀天域的上空,白日神光普照,夜晚降下連綿聖雨。

    如此這般,整整持續一個月,這座被神靈打得破碎的天域,發生驚人的奇蹟。

    神戰留下的霸道力量波動,漸漸消失。焦黑的廢土中,長出馨香撲鼻的靈草、聖花,一株株參天靈樹,一夜間拔地而起,各大聖域中的聖地,再次涌出濃厚的天地聖氣,土壤的品質都提高了一大截。

    曾經,西牛賀洲最爲貧瘠的下等天域“沙陀天域”,竟然因禍得福,變得肥沃了許多,雖然沒有達到中等天域的程度,但是卻讓周邊那些下等天域的修士都羨慕不已。

    在下等天域中,沙陀天域的修煉環境,已經達到中上層次。

    沙陀七界的修士,皆是興奮不已,擁有這樣的環境,他們的修煉速度,必定會大幅度增長,大世界的整體實力也會快速提升。

    等到大世界的排名提升,他們也就不用再參加功德戰,不用整天擔心母界淪爲戰場,落得界毀族滅的下場。

    可以說,沙陀天域修煉環境的提升,對沙陀七界都有無窮好處,影響深遠。

    “我們應該都是沾了月神的光,天宮纔會提升沙陀天域的修煉環境。”

    “一座天域,還是要有月神這種氣吞山河的大神坐鎮,才能得到實質性的好處,得到各大世界修士的尊敬。今後,誰還敢來沙陀天域撒野?”

    ……

    月神山。

    一座由聖玉鑄煉而成寢殿中,建造有一座圓形血池。血池的中心,有一張玄冰玉牀,赤/身/裸/體的張若塵,就是在玉牀上面甦醒過來。

    身上的傷勢,似乎已經痊癒,感覺不到疼痛。

    “竟然還活着。”

    張若塵整理思緒,回憶起暈厥過去之前的一切後,嘴角露出一道笑意。

    能夠在神戰中活下來,本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手掌在玄冰玉牀上面一按,張若塵想要跳躍而起,但是,上半身離開玉牀後,左腿卻沉重得猶如鉛鐵,將他拉扯了回來。

    “嘭。”

    張若塵的後腦勺,重重的撞在玄冰玉牀上面。

    “怎麼……怎麼回事,難道我的左腿瘸了?爲何感受不到知覺,而且擡不起來。”

    以聖王的生命強度,就算腿斷掉,也是能夠重新生長出來。

    腿瘸了,是怎麼回事?

    除非在那場神戰中,有神的力量,侵蝕他的左腿,才能將他的左腿廢掉。就像小黑被神龍日月混沌塔的力量侵入身體一樣,不僅修爲跌到谷底,自己也變成半貓半不死鳥的模樣。

    “咦!你終於醒了!”

    一道清靈的聲音,在寢殿中響起。

    隨即,一道渾身散發出玉光的嬌小身影,帶着一股清新的香風,來到玄冰玉牀旁邊。

    這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肌膚晶瑩如玉,五官精緻,眼眸靈性且澄澈,扎着兩個小辮子,正好奇的打量着玉牀上的張若塵。

    “你是誰?”

    張若塵盯向那少女,吃驚的發現,以他的修爲境界和眼力,竟然看不透她。

    不簡單。

    絕對是個厲害角色,以前來月神山怎麼沒有見過她?

    少女衝着張若塵嫣然一笑,嘻嘻的道:“我是小玉啊!你不認識我了?”

    “小玉?”

    張若塵像是想到了什麼,微微一怔,再次仔細打量那位少女,試探性的道:“你是我從封神臺帶出來的帝皇聖玉?”

    少女露出雪白的貝齒,笑道:“對啊,對啊,還得多謝你,要不然,我也不能拜月神娘娘爲師。”

    張若塵的神情,變得有些不自然。

    要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單純得就像一張白紙的少女,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大聖,誰知道她從小黑和月神那裡學到了多麼厲害的功法和聖術?

    現在的她,恐怕隨便伸出一根小指頭,也能將張若塵鎮壓。

    更加關鍵的是,此刻張若塵的身上一絲不掛,被一位面容清純可愛的少女大聖,打量着全身每一個部位,真的是一件超級尷尬的事。

    張若塵乾咳了兩聲,正想開口,請她取一件聖衣過來,卻聽見小玉輕輕的“哇”了一聲。

    只見,她那隻雪白的小手,正在撫摸張若塵的左腿,雙眸放光,從小腿一直撫摸到了大腿,最後按在了大腿根部的位置。

    張若塵感覺到她手指傳來的微涼,渾身都是一顫。

    就在張若塵忍無可忍的時候,卻聽見小玉說出一句:“竟然已經開始融合,太好了,張若塵,你的肉身和體質也太強大了!”

    “融合什麼?”張若塵問道。

    “神之左腿啊!”

    小玉的眼眸閃撲,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格外的美萌。

    “神之左腿?”張若塵道。

    小玉拍了拍張若塵的大腿,一股浩蕩無邊的大聖之力,涌入了進去。頓時,張若塵的左腿,浮現出一根根烈焰紋路,燃燒了起來。

    火焰的溫度之強,燒得張若塵的大腿根部和小腹都有些發疼,身體猶如是要融化。

    “月神娘娘已經幫你,將神之左腿煉入了你的左腿,骨骼、經脈、血脈、聖脈已經連爲一體。你運轉聖氣,進入左腿試試。”小玉道。

    張若塵壓制住心中的驚詫,連忙運轉《九天明帝經》,調動聖氣,沿着經脈和聖脈,向左腿涌去。

    同時,精神力跟隨聖氣一起流動,準備探查左腿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到達左腿的大腿根部,一股熾熱的力量,從經脈和聖脈中倒涌而來。精神力就像是墜入進岩漿裡面了一樣,被岩漿衝得向後倒退。

    張若塵嚇了一跳,連忙全力以赴控制聖氣。

    與左腿中的那股熾熱力量,整整惡鬥了數個時辰,聖氣纔是沿着左腿的經脈和聖脈,運行了一個周天。

    緊接着,左腿血脈中的血液,也流動起來。

    漸漸的,張若塵的左腿,恢復了知覺。

    張若塵的精神力,卻無法進入左腿,只能在大腿根部遊走,再往前就是無邊無際的火焰。左腿,像是化爲一座火焰大世界,既是沉重,又充滿無窮奧秘。

    張若塵問道:“月神真的將一位神的左腿,融入進了我的左腿?”

    “對啊!”

    小玉點頭,認真的道:“月神娘娘將焱神的左腿和左手都斬了下來,將焱神的精神意志抹去之後,便是將神之左腿煉入了你的左腿。月神說,以你現在的修爲和肉身強度,承受神之左腿,已經是極限。所以,沒有將神之左手,煉入你的左手。”

    張若塵愕然。

    這是什麼手段?

    也太逆天了!

    不對啊,神的力量何等恐怖,即便焱神的精神意志都被抹去,也依舊有強大的排異性,以張若塵聖王境界的修爲,怎麼可能承受得住?

    即便月神的神通再大,估計也做不到這種逆天而爲的事。

    張若塵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小玉偏着小腦袋想了想,又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問月神娘娘?”

    “好,帶我去見月神。”

    張若塵穿上一件聖衣,走下玄冰玉牀。

    左腿雖然恢復知覺,卻依舊無比沉重,宛如腿肚子裡面裝着一座神山。

    張若塵走起路來,一瘸一拐,必須使用神使木杖撐着身體,才能前行,與瘸子真沒什麼區別。

    左腿沾地,地上就會被踩出一個淺淺的腳印,即便是聖玉地板都承受不住。

    走在路上,張若塵問道:“小玉……小玉大聖,你可知道木靈希在不在月神山?”

    “你說木師姐?她不在月神山。”小玉回過頭,笑道。

    小玉的修爲,雖然遠超木靈希,但是,比木靈希後拜入月神門下,自然也就稱呼她爲師姐。

    “她去了哪裡?”張若塵問道。

    小玉道:“據說,月神娘娘在幾個月前,就派遣她去了崑崙界。”

    “去崑崙界幹什麼?”張若塵道。

    小玉搖頭,道:“不知道,師姐沒說。要不你問月神娘娘?”

    張若塵緊皺眉頭,實在是想不透,月神派遣木靈希去崑崙界的目的。

    來到廣寒神宮,張若塵見到了月神。

    一個月前的神戰,月神給張若塵留下深刻印象,此等人物,當真是腳踩日月手摘星辰,讓人心馳神往。

    “拜見月神。”

    張若塵拱手行禮之後,率先問出關於木靈希的事。

    “你離開崑崙界的這幾年,崑崙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種種奧秘都從地底深處和隱藏空間中浮現了出來。我派遣靈希前往崑崙界,那是因爲,崑崙界復甦之後,她的無上機緣已經出現。”月神的聲音,淡然如水。

    張若塵追問:“什麼機緣?”

    “她那一族先祖留下的機緣。”月神道。

    “中古世家木家的先祖?不對,難道是……鳳凰一族?”

    能夠讓月神都稱爲無上機緣,絕對是非同小可。

    一箇中古世家的先祖,留下的機緣,還達不到那個程度。

    張若塵可是知道,木靈希的體內,流淌着冰凰血脈,而且還是崑崙界,唯一一個讓冰凰血脈完全復甦的生靈。

    月神沒有繼續迴應張若塵,而是問道:“那條神之左腿怎麼樣?”

    張若塵道:“我正想詢問此事,爲何要將焱神的左腿,煉入我的左腿?會不會留下隱患?”

    “不會。”

    月神站起身來,在上方,勾勒出絕美無比的窈窕曲線,道:“別的修士,即便是大聖,都很難融合神之左腿。但是你不同,你擁有五行混沌體和諸神印記,兼容性很強,不會對神之左腿產生排斥,神之左腿也不會排斥你。”

    “除此之外,我給神之左腿佈置了四道封印,將九成九的力量都封印了起來。剩下的那一點點力量,以你的修爲和肉身,倒是承受得住。”

    “當然,你若是能夠運用好這一點點力量,憑藉這一條腿,在大聖之下,足以橫着走。”

    “達到九步聖王境界,你可以嘗試,解開神之左腿的第一道封印。到時候,這條腿的力量,會更加可怕,大聖的不朽聖軀都未必扛得住。”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