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點點力量?

    張若塵也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在月神看來,神之左腿只剩一點點力量。但是,對張若塵而言,那股力量卻極其龐大,比他自己的力量都要強大許多倍。

    若是將神之左腿,比喻成一柄百斤重的絕世戰兵。那麼,張若塵現在就如同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以他的力氣,根本揮舞不動這柄絕世戰兵。

    Www ▲тт kān ▲¢ Ο

    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這柄絕世戰兵還是一個累贅。

    就像現在,張若塵走路都是一瘸一拐。

    想要將神之左腿運用自如,張若塵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不過,擁有神之左腿,的確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今後多花時間煉化和修煉,說不定還能獲得意想不到的好處。

    張若塵想到了另一件事,問道:“孔蘭攸的情況怎麼樣?”

    在暈厥過去之前,張若塵明明記得孔蘭攸受了嚴重傷勢,心中十分擔憂。

    月神沒有開口,廣寒神宮中的氣氛,變得有些沉重。

    越是如此,張若塵心中越是憂慮,道:“到底怎麼樣了?告訴我,再壞的消息,我都承受得住。”

    月神輕嘆一聲:“她的不朽聖軀被打破,境界跌落回聖王境界。”

    張若塵感覺到心口一疼,隨即緊捏雙拳:“該死的黑心魔主,我若成神,必定斬他。”

    聖王想要鑄就不朽聖軀,突破到大聖境界,既需要絕頂天資,還需要各種機緣堆積。

    一旦成功,至少也能活三千歲。

    即便今後死去,肉身也能萬年不朽。

    可是,大聖的不朽聖軀一旦被打破,境界跌落,想要再次鑄煉,難度將是以前的百倍、千倍。

    雖然歷史上,有修士成功重新鑄煉出不朽聖軀,但那也只是寥寥幾人而已,更多的修士,都是迴歸平庸,努力一生都不能再次回到大聖境界。

    可以說,孔蘭攸的道,已經被斬掉,今後的修煉之路將會充滿黑暗和坎坷。

    說到底,還是因爲孔蘭攸修成大聖的時間,僅僅只是數年而已,根基不穩,所以與神之分身硬拼,纔會落入如此悽慘的下場。

    若是,像蠻劍大聖那樣,已經在大聖境界修煉了千年以上,則是很少出現這種情況。

    月神道:“你也別太過擔憂,對她而言,未必是一件壞事。”

    張若塵只以爲這是月神的安慰之語,根本聽不進去,立即便是想要走出廣寒神宮,趕去柴桑聖域,看望孔蘭攸。

    他十分清楚,對於一位聖道修士而言,道被斬,是多麼痛苦和絕望的事。

    孔蘭攸等了他八百年,將他的仇,視爲自己的仇,與池瑤鬥了八百年。

    這八百年,她本就已經過得很苦,心必定是極累,明明是絕代紅顏,卻滿頭白髮。張若塵忘不掉她眼中的悽楚。

    “你若是想要去找她,恐怕只能去崑崙界。”月神揚聲道。

    “崑崙界?她回崑崙界了?”張若塵停下腳步。

    月神道:“不僅她去了崑崙界,地獄界和天庭各界的聖境修士,很多都去了!”

    張若塵的心猛然一震,雙目瞪大,道:“崑崙界的天地祭臺被攻破了?”

    “沒錯。”

    “多久的事?”

    “一個月前。”

    “已經過去了這麼久?”

    “一月前,天地祭臺被攻破。各大世界的聖境大軍,卻是最近幾日,才趕去崑崙界。所以,崑崙界若是有你放心不下的人和事,你現在趕去還來得及。”月神道。

    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努力平復雜亂的念頭,整理思緒。

    崑崙界,他是一定要回去。母親“林妃”、四哥、九姐,還有曾經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必須都要接走,安頓下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事,他必須要查明。

    關於八百年前的那場鉅變,張若塵並不完全相信池瑤,不相信父皇真的會被血後控制,像他那樣頂天立地的皇者,即便是神,也休想將他變成傀儡。

    如果父皇變成了血後的傀儡,又怎麼可能在西天佛界修煉成佛,還讓慈航仙子將八龍傘帶給了他?

    想到此處,張若塵的思緒,突然一頓,意識到自己以前似乎走入了誤區。

    “當初,慈航仙子只是說,八龍傘是崑崙界數百年前的一位帝皇交給她,讓她帶給我。但是,數百年前,崑崙界的帝皇卻並不止父皇一位。”

    “會不會在西天佛界成佛的那位,根本就不是父皇。否則,他爲何不來見我?”

    “如果西天佛界那位不是父皇,父皇又去了哪裡,他還活着嗎?”

    “還有小黑,它居然和黑心魔主是舊識,與千骨女帝走得很近,它又隱瞞了我什麼?十萬年前,它真的是屠天殺地之皇?須彌聖僧爲何要將它的聖魂,封在《乾坤神木圖》裡面?”

    “我的母親,到底是不是血後?”

    ……

    …………

    張若塵的心中有太多疑問,閉上了雙眼,問道:“月神大人,小黑呢?”

    “那隻不死鳥?”

    月神道:“神戰後,它就離開了月神山,再也沒有回來。”

    “混蛋。”

    張若塵的雙手緊握,心中氣憤,那個傢伙必定是隱瞞了不少東西,擔心張若塵問它,所以纔會溜走,躲了起來。

    若是下次見到,必定扒光它身上的羽毛。

    “我要出去一趟。”

    張若塵取出金步龍輦,駕馭九條金龍,飛出月神山。

    在回崑崙界之前,有些問題,他必須要問清楚。

    兩個時辰後,張若塵來到一座羣峰林立的聖域,駕馭龍輦,停在了一座駝峰形狀的聖山下方,嘴裡吐出音波:“聖明中央帝國太子張若塵,前來拜山。”

    聖明中央帝國的兩隻護國神獸,都是大聖境界,在沙陀天域,佔據了兩座聖域做爲領地。聖明中央帝國舊部的半聖、聖者、聖王,就是在這兩座聖域修煉。

    張若塵來的,就是其中一座聖域。

    它們是護國神獸,又是大聖,更是八百年前最後見過明帝的生靈,張若塵不信它們什麼都不知道。

    片刻後,聖山中傳出地動山搖的聲響,兩股滔天魔氣涌了出來。

    魔氣中,分別衝出一條兔子和一隻魔猿。

    “張若塵,你可算來了,我還以爲你已經被神給幹掉了!”那隻體型猶如肥豬一般的兔子,興奮得向張若塵撲了過去。

    張若塵連忙橫移一步,閃避而開。

    “嘭。”

    那隻兔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對太子殿下不敬,活該。”

    魔猿翻了一個白眼,隨即雙手抱拳,道:“拜見殿下。”

    眼前的二獸,正是當初在乾坤界,偷吃了張若塵神藥葉子的吞象兔鍋鍋和魔猿。

    神藥葉子何等珍貴,張若塵都捨不得吃。

    一片“月”葉,讓月神的神力,恢復到了五成以上。

    這兩個傢伙,倒也沒有浪費神藥葉子,修爲竟是都達到六步聖王的境界,散發出來的氣息,簡直就像兩尊魔神一般。

    兩個吃貨的修爲提升速度,竟是比同樣偷吃神藥的白黎公主都要快一些。

    不過,白黎公主是一步一個腳印在提升,還修煉了真理之道,同境界難遇對手。不像吞象兔和魔猿,完全就是吃出來的修爲,兩者之間,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想到神藥被偷吃,張若塵就是一肚子氣。

    “怎麼就只有你們,兩位金猊獸皇呢?”張若塵問道。

    魔猿道:“崑崙界遭遇前所未有的大劫難,兩位獸皇已經趕了回去,參與這場大戰。”

    張若塵皺眉,道:“胡說八道,崑崙界戰場,只有大聖之下的生靈才能進入。”

    吞象兔爬了起來,拍了拍肚子上的塵土,道:“你有所不知,崑崙界戰場的確是只有大聖之下的生靈可以進入,但是崑崙界周邊的星空,卻是大聖的戰場。”

    “據說,他們不僅要相互廝殺,還要爭奪崑崙界諸神留下的星魂神座。每一顆神座星球,都會讓大聖垂涎欲滴,能夠幫助他們參悟神道。”

    “該死。”張若塵道。

    崑崙界周邊星空的神座星球,都是崑崙界的古神遺留下來的瑰寶,現在,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它們被地獄界和天庭各界的大聖奪走,實在是氣憤。

    吞象兔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道:“其實,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若是沒有精確的定位,即便是大聖,也很難找到神座星球。”

    “因爲,神隕落之後,神座星球的光芒會變得暗淡,漂浮在黑暗的星空中,只能憑藉精神力才能探查到。”

    “二位獸皇說過,崑崙界周邊的星空,廣闊得就像是一片大海,神座星球則只相當於是大海中的小島,想要找到一座都難如登天。”

    “而且,崑崙界周邊星空的神座星球,很多都被一位中古禿驢,使用空間手段隱藏了起來,根本找不到。”

    “禿驢?”

    張若塵瞪了吞象兔一眼。

    吞象兔拍了拍爪子,一本正經的道:“沒錯,二位獸皇就是這麼說的。”

    張若塵道:“既然那麼難找,兩位獸皇怎麼還趕去參戰?”

    “兩位獸皇說,它們想要利用曾經就探查到的幾顆神座星球,製造陷阱,陰死幾位地獄界的大聖。”

    吞象兔笑得很歡,搓着手掌,若不是境界還不夠高,說不一定,它都會跟兩位獸皇一起去幹一票。哪怕陰死一位大聖,獲得的資源和寶物,也不是聖王境生靈可以想象。

    隨即,張若塵帶着吞象兔和魔猿,又去拜會太一祖師,想要詢問當初護龍閣帶着聖明中央帝國的國庫,到底是去建造了什麼東西。

    可惜又撲了一個空,太一祖師也回了崑崙界。

    最後,張若塵只得駕馭金步龍輦,趕回月神山,看來八百年前的種種疑案,只能自己去尋找答案。

    ……

    (接下來的劇情很難寫,因爲要開始填坑,雲武郡國的坑,洛水的坑,東域聖城的坑,兩儀宗的坑,劍冢的坑,仙機山的坑……等等,心中有大的方向,但是細節還沒有構思好。總之,崑崙界會有很多出乎大家意料的東西,八百年前的三後,一直只提了血後,另外兩後,應該也會交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