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該去面對的,終究還是得去面對。

    月神將張若塵送出天庭界,便是解開他氣海中乾坤界的封印。

    張若塵凝聚出一道精神力分身,進入乾坤界,來到聖明中央帝國的皇族墓林,出現在一座大墓面前。

    在離開崑崙界的時候,張若塵將皇族墓林和諸皇祠堂,都搬進了乾坤界。

    此刻,他眼前立有一塊墓碑。

    墓碑上,刻有“後陵”二字。

    八百年前,明帝告訴他,他的母后就被葬在後陵,張若塵一直深信不疑。

    可是現在,他卻必須要親自去驗證。

    張若塵在原地站了很久,深吸一口氣,纔是釋放出精神力,蔓延進後陵,進行探查。

    這麼做,是對母后的不敬。

    但是,他卻一定要知道真相,不想一直被矇在鼓裏。

    半晌後,張若塵收回精神力,臉上露出苦澀和嘲諷的神色,笑了起來:“哈哈,原來池瑤沒有騙我,果然是一座空墓。”

    隨即,張若塵撕心裂肺的大吼一聲:“父皇,你爲什麼要騙我,我的生母到底是誰?爲什麼要騙我?哈哈!”

    張若塵很難接受,血後是他生母的事實。

    不死血族,就是邪惡、毀滅、殺戮的代名詞,他們吸食生靈的血液,提升自己的修爲,不斷掠奪,貪得無厭。

    這樣的一個種族,根本就是在毀滅一個又一個文明。

    等到所有文明都被他們毀滅,最終,他們也會走向死亡。

    張若塵相當牴觸和憎恨這個種族,可是現在……一位不死血族,很有可能是他的母親,這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

    不知什麼時候,月神也進入乾坤界,出現在張若塵身旁,一雙秀麗出塵的星眸,望着皇族墓林中的一座座帝皇大墓,道:“張家的先祖不止於此,很多厲害人物,都沒有葬在這裏。”

    張若塵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逐漸平靜下來,使用天眼,觀察皇族墓林。

    皇族墓林是張家的重地,佈置有大聖銘紋。

    以前,張若塵的修爲太低,也就到過墓林的部分區域,對很多地方都不瞭解。即便是搬遷墓林的事,當初也是由護龍閣在做。

    張若塵現在再次觀察皇族墓林,心中微微震驚,發現,散發出大聖氣息的墓,就有九座之多。即便大聖先祖已死,但是氣息依舊很渾厚,不斷有聖氣從墓中逸散出來。

    張若塵道:“我聽父皇說過,皇族墓林是聖明中央帝國建立之後,纔開闢出來。此前的先祖,並沒有葬在墓林裏面。”

    張家的歷史,顯然是遠遠超過聖明中央帝國的歷史。

    “原來如此。”

    月神道:“我就說,這裏本應該葬在一位神纔對!”

    張若塵的心中,想到了那個讓所有張家子弟都爲之驕傲的名字,道:“月神大人指的是不動明王大尊嗎?”

    月神搖頭,道:“不動明王大尊所在的那個時代,實在是太久遠,即便是本神,也都沒有見過他。不過,在中古時代的末期,張家倒是誕生了一位神,名叫劫尊者。據說,他與一位神靈對戰,隕落在星空中,神屍被張家後人帶回了崑崙界。”

    在月神看來,神屍被帶回崑崙界,自然是應該葬在張家的皇族墓林,所以纔會說出先前那樣的話。

    張若塵皺眉,道:“我曾經好像看到過一本古書,上面提到,張家有一處祖地。不過,在中古末期,那處祖地就被毀滅。至於,那處祖地曾經在什麼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月神對皇族墓林失去了興趣,轉過身,向墓林外走去,道:“此去崑崙界,兇險無比。我在你的身上,刻下了神紋,或許對你有些用處。”

    “神紋!”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以前,看到別的那些神子、神女身上的神紋,張若塵還是相當羨慕。

    畢竟,有神紋護體,也就如同擁有了不破之體,很難被殺死。

    他擁有了神紋,即便是遇到,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那種級別的強者,也有一定機會逃走。

    太好了!

    不愧是月神,越看越有女神氣質。

    張若塵調動聖氣,激發神紋,隨即,一根根白色的紋路顯現出來,佈滿全身每一寸皮膚,帶着一股淡淡的涼意。

    很快,張若塵臉上的笑容凝固。

    因爲他感受到,雙腿之間的位置,也有陣陣涼意傳來,上面交織着一根根細密的神紋。

    “這……”

    張若塵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

    月神的聲音,再次傳入張若塵的耳中,道:“神紋,不僅僅只是佈置在你的皮膚,也佈置在你的氣海,會禁錮乾坤界的力量涌出氣海。”

    張若塵心中的旖旎之感,瞬間消失,道:“爲什麼?”

    神紋禁錮住氣海,豈不是,張若塵根本沒辦法調動乾坤界的力量?

    乾坤界的世界之力,可是他最大的底牌。

    “乾坤界的世界之靈,已經開始孕育。你將來是要做乾坤界的主人,而不是乾坤界的使者。若是想要做乾坤界的主人,就應該使用你的力量鎮壓乾坤界的世界之靈,從而驅使它。而不是,借用乾坤界的力量,助你殺敵。”

    月神飄然飛起,衝出乾坤界。

    張若塵細細思考月神的話,半晌後,精神力分身飛出乾坤界,融入進本尊的肉身。

    月神回了天堂界,而張若塵,則是帶着真妙小道人、吞象兔、魔猿,來到天河之畔的一顆星球上面。隨即,通過連接天庭界和崑崙界的聖路,他們來到距離崑崙界不遠的一顆行星。

    這顆行星,名叫天犬星,是天宮、功德神殿、崑崙界一起,在最近纔開發出來,做爲功德總驛站。

    天犬星上,建有空間傳送陣、功德值兌換大殿……等等,皆是服務於崑崙界功德戰,各大世界,也都在這裏建立起據點。

    雖然,崑崙界戰場,在數天之前纔開闢出來,但,天犬星卻並不冷清,反而是人滿爲患,並且還有源源不斷的修士趕來。

    “崑崙界充滿了機緣,若是運氣好,本王這次說不一定能夠得到大聖傳承。”

    “據說,崑崙界有不少中古遺留下來的萬紋聖器,甚至還有至尊聖器,若是能夠奪到幾件,本座的實力必定大增。”

    “一羣跳樑小醜,你們是強盜嗎?別忘了我們去崑崙界是幹什麼,我們是去參戰,我們的敵人是地獄界。這一次功德戰,我一定要進入《聖王功德榜》。”

    ……

    前去崑崙界戰場的修士,各懷目的,有的是垂涎崑崙界的寶物,有的是爲了磨礪自己,有的是想揚名立萬。

    張若塵沒有理會那麼多,直接去了功德總驛站。

    驗明身份後,功德總驛站的接待人員,以異樣的目光看了張若塵一眼,眼神中交織着驚訝、激動、凝重、敬畏的神色。

    半晌後,那位接待人員,纔是小心翼翼問道:“崑崙界一共建立有七十二座功德分驛站,不知若塵大人要去哪一座分驛站?”

    “你是崑崙界的修士?”張若塵問了一句。

    那位接待人員,道:“這座功德總驛站的底層工作人員,都是從崑崙界招來,畢竟這是崑崙界戰爭,我們也得出一份力。”

    張若塵不再多問,道:“我要去東域的天魔嶺,離那裏最近的功德分驛站在什麼地方?”

    天魔嶺雖然是一處偏遠而貧瘠的地方,但是,出了張若塵和洛虛這兩位了不得的人物,那裏也就變得如雷貫耳。

    那位接待人員,道:“第十三功德分驛站,離天魔嶺最近,就建在千水郡國的王城。”

    “千水郡國。”

    張若塵念出這幾個字,眼神變得複雜了幾分。

    通過空間傳送陣,張若塵直接從功德總驛站,傳送到第十三功德分驛站,走出驛站,便是出現在千水郡國王城的街道上。

    千水郡國,爲東域的上等郡國之一,王城還是修建得相當氣派,城牆猶如山脈一般高聳。如今,功德驛站建在城中,王朝的防禦體系,不知比以前強大了多少倍。

    當初四方郡國揮師百萬,向雲武郡國宣戰,短短十天,雲武郡國連丟十二城。

    雲武郡王逼不得已,只得帶着張若塵一起,前來千水郡國的王城求助,希望能夠挺過難關。爲了救國,那時,張若塵還參加了千水郡國十三郡主的比武招親大會。

    想到那場比武招親大會,張若塵的腦海中,便是浮現出一道冷若冰山的人影。

    頓時,他的心,猛的一疼。

    若是沒有那場比武招親,或許就不會有後來那麼多的恩怨和情仇。

    張若塵走在人影幢幢的街道上,腦海中思緒萬千,身體麻木得像是一具人偶。反倒是吞象兔和魔猿,重新回到崑崙界,興奮得不行,在街道上活潑亂跳,不知撞翻了多少貨架。

    當初,張若塵的三脈盡廢,很多敵人都跳了出來,想要找到他,趁此機會除掉他。那個時候,天下人都知道,千水郡國的郡主黃煙塵是張若塵的妻子。

    爲了逼張若塵現身,以不死血族爲首,不知多少敵人殺入千水郡國的王宮,將黃煙塵的族人殺得乾乾淨淨,並且活捉了千水郡王、王后。

    正是那一次磨難,張若塵的心,終於徹底向黃煙塵敞開,試着真正去愛一個人。

    不知不覺,張若塵走到千水郡國王宮的宮門前,已經過去數年時間,宮牆上卻依舊還殘留有淡淡的血痕,雨水沒能將它們洗刷乾淨。

    張若塵本以爲自己已經徹底忘掉了黃煙塵,但是,來到這裏,卻依舊有一種走入宮門的衝動,或許走進去,就能像當年那樣見到她。

    或是拔劍相向,或是橫眉冷對,或是相視無言,或是……形同陌路。

    但是,最終張若塵卻沒有跨過那扇宮門。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都過去了,過去了……”

    張若塵轉過身,離開千水郡國的王宮,越行越遠,背影顯得十分蕭索,或許那將是他一輩子都過不起的坎。

    ……

    對於黃煙塵這個人物,小魚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或是形同陌路,或是拔劍相向……總之,不會一句“已經死了”就不了了之。

    另外,大家可以關注萬古神帝的微信公衆號“feitianyu5”,或者直接在微信收索“飛天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