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然,張若塵並非尋常之人,走出千水王城,便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將所有一切都深藏進心底。

    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擡起頭,深深的呼吸一口,張若塵察覺到了一些異樣的東西。

    “千水郡國,只能算是東域的偏遠之地,天地靈氣竟然濃郁到了如此程度,空氣中,竟然還有一絲絲天地聖氣流動。”

    “看來崑崙界真的開始復甦了!”

    以前,千水郡國的天地靈氣濃度,不及現在的五分之一。

    可以推測,崑崙界那些一流宗門,頂級教派,所佔據的聖土,天地靈氣和天地聖氣肯定更加濃厚。

    緊接着,張若塵又進行一番探查。

    發現崑崙界的空間結構和物質硬度,也提升了數倍之多,雖然還遠遠比不上天庭界,但是,與《萬界功德榜》排名前一千位的大世界相比,卻已經是不弱分毫。

    土壤中,似乎都蘊含靈性物質,即便是普通的雜草,也都生長得猶如綠色翡翠。

    “真是有些期待,崑崙界徹底復甦後,能達到什麼程度?”

    張若塵傳出精神力,將還在王城中的真妙小道人、吞象兔、魔猿喚了過來,隨後,駕馭金步龍輦,向雲武郡國的方向飛去。

    雲武郡國與千水王城相聚大概十萬裏,以金步龍輦現在的速度,不到一個時辰,便是進入雲武郡國境內。

    來到王城外。

    “終於回來了!”

    張若塵跳下車輦,望着遠處熟悉的城池,心情大好。

    馬上就能見到母親,還有四哥和九姐,若是家人能夠聚在一起,哪怕只是吃一頓便飯,也是相當幸福的事。

    這兩年,在天庭界,打打殺殺,每天面對腥風血雨,你死我亡。張若塵的心,實在是有些倦了!

    此次,回到雲武郡國,張若塵是準備將他們都接入進乾坤界。

    若是可以,張若塵甚至打算將整個雲武郡國的平民百姓,全部都接走。

    突然,張若塵的雙目微微一沉,察覺到雲武郡國中有多道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雖然他們都使用了斂氣術,但是,卻瞞不過張若塵的感知。

    “四位聖王,十三位聖者。小小一座雲武王城,竟然匯聚來這麼多的強者。”

    雲武王城距離第十三功德分驛站,並不是太遠,出現大批修士,倒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只不過,張若塵的仇敵衆多,不得不防。

    而且,天堂界的聖王和地獄界的聖王,都有隱藏氣息的寶物,張若塵未必能夠完全感知到。說不一定,城中還有更加厲害的人物。

    “千萬不要出事。”

    張若塵不想打草驚蛇,因此,沒有釋放出精神力探查,怕被高手感應到。

    讓真妙小道人、吞象兔、魔猿在城外等待,隨即,他激發出佛帝佛珠的力量,隱藏氣息,悄然進入王城。

    一個呼吸的時間後,張若塵出現在王宮裏面。

    沒有找到母親“林妃”、四哥“張少初”、九姐“張羽熙”,張若塵的心中微微一緊,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嗎?

    離開王宮,張若塵的眼神充滿寒光,便是準備亮明身份,將雲武王城中的那些聖者、聖王全部都逼出來,或許可以從這些人的口中,問出一些東西。

    突然,張若塵停下腳步,向街道旁邊望去,看見一座氣派的府邸,大門上的金邊匾額上,書寫着兩個蒼勁的文字“林府”。

    張若塵的瞳孔中,聖光閃爍,看出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隨即向大門走去。

    “哐當,哐當。”

    張若塵拿起門環,敲了起來。

    敲了半天,裏面纔是傳出一個輕盈的腳步聲,厚重的大門被打開,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美麗女子,出現在張若塵的眼前。

    林濘姍。

    張若塵的表妹。

    當年那個瞧不起張若塵的少女,再次出現在張若塵的面前,亦如當年一樣,張若塵的心波瀾不驚,沒有半分情緒。

    林濘姍的眼神,顯得有些茫然,隨後像是認出了張若塵,俏麗的臉上露出一道欣喜之色,不過緊接着又緊張起來,表情很是古怪。

    這些年來,她似乎也成熟了不少,早已沒有曾經的青澀和傲慢。

    看到張若塵的時候,臉上竟然有一絲自卑的神色閃過,不過,緊接着,她又焦急的對着張若塵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暗示他什麼。

    張若塵像是看不見她的暗示,開口道:“這麼多年沒見,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林泠姍緊繃着脖子,輕輕搖頭,但是下一刻,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立即點了點頭,顫聲道:“進……進來吧……”

    張若塵鎮定自若的跟在她的身後,一瘸一拐的進入林府,大概走了十數丈。

    突然,一道陰風,從頭頂上方涌下來。

    林濘姍連忙轉過身,驚呼道:“小心!”

    不用她提醒,張若塵早就察覺到不對勁,緩緩擡起頭。

    只見,頭頂上方的陰風,凝聚成一尊暗黑色的兇厲鬼影,爆發出強橫的聖道氣息。在一瞬間,林泠姍就被那股氣息,壓得趴在了地上,眼中充滿無邊恐懼。

    不過下一刻,她便是看見更加震驚的一幕。

    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嘴裏吹出一口氣,隨即那尊兇厲鬼影發出一道慘叫,竟然是氣勁吹得魂飛魄散。

    緊接着,張若塵擡起手臂,隔空向假山水池的方向抓了過去。

    一個身穿黑袍的男子顯現出來,竟是一位精神力聖者,剛纔就是他,操控一尊鬼王,想要殺死張若塵。

    發現自己惹到惹不起的人物,那位黑袍男子,立即施展出聖法,向林府的深處衝去。

    張若塵的手指一點,指尖飛出一道劍罡。

    “嘭。”

    那位黑袍男子的身體爆碎而開,化爲一團血霧。

    半晌後,林泠姍依舊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剛纔那個黑袍男子何等恐怖,就像真神一般,釋放出聖威,整個林家的修士都被鎮壓得跪在地上。

    但是,在張若塵的面前,卻如螞蟻一般,一指就點死。

    再次看向張若塵,林泠姍的眼神變得無比敬畏,直接跪到了張若塵的面前,道:“表哥……求求你……救救爺爺和父親……求求你……”

    張若塵向林府的深處盯了一眼,道:“起來吧,前面帶路。”

    對這座林府,張若塵沒有什麼好感。

    若不是,要打聽母親的下落,張若塵根本不會走入進來。

    當然,林泠姍的爺爺,也就是張若塵的外公,倒還是一個不錯的老人,若是真的有危險,張若塵不介意出手幫一幫他們。

    ……

    林家祠堂。

    林家的族人和僕人,全部聚集在一起,跪伏在地上。其中包括,林泠姍的爺爺“林敬業”,林泠姍的父親“林奉先”,林泠姍的兄長“林辰裕”。

    一位極其妖媚的黑袍女子,站在人羣中,雙腿細長,底衣極短,露出雪白的蠻腰和性感的肚臍,臉上始終掛着笑容。

    本是一位顛倒衆生的嬌美尤物,卻沒有人敢對她有非分之想,反而所有人都在顫抖,很是恐懼。

    “搜魂**。”

    黑袍女子的手指,向虛空一抓,涌出大量黑色光霧。

    林辰裕的身體,被黑色光霧包裹,離地飛了起來。那些黑色光霧,猶如觸手一般,向林辰裕的頭顱裏面鑽。

    “啊……”

    林辰裕的臉變得扭曲,慘叫出聲。

    林敬業也不知是哪裏來的力量,衝破聖威的壓制,豁然站起身來,紅着眼睛,怒道:“放開裕兒,有什麼事……衝老夫來。”

    黑袍女子轉過身,對着林敬業一笑:“好啊!那你告訴我,張若塵在哪裏?”

    “不知道。”林敬業道。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才懶得問你。直接使用搜魂**,自然能夠找到我想知道的信息,只不過,我的搜魂**相當霸道,受法之人都會變成渾渾噩噩的白癡。呵呵。”黑袍女子媚笑一聲。

    “老夫與你拼了!”

    林敬業向黑袍女子衝了過去,但是,才衝出三步,旁邊就有一位大光頭,閃身而出,一根鐵棍揮了出去,擊在林敬業的膝蓋位置。

    “啪啦。”

    林敬業的雙腿,就像陶瓷一般碎裂,化爲血肉碎塊。

    “嘭”的一聲,林敬業的半個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渾身鮮血淋漓,說不出的悽慘。

    “爺爺。”

    林泠姍從外面衝了進來,蹲下身,抱住林敬業的臉,眼中不停流淚。

    大光頭提着血淋淋的棍子,舔了舔舌頭,笑道:“丫頭,剛纔外面敲門的是誰?是不是已經被謝宏養的鬼王吃掉?”

    林泠姍顯然是十分懼怕大光頭,目光情不自禁,向走廊的方向盯去。

    大光頭察覺到了什麼,向那個方向盯去,只見,一個年輕男子,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哪裏來的瘸子?謝宏呢?”大光頭沉喝一聲。

    在那個瘸子的身上,大光頭感覺到了一股危險氣息。

    “瘸子?”

    黑袍女子也望了過去,隨即,那雙猶如黑珍珠一般的美眸,露出震驚之色,道:“張……張若塵……”

    空間微微顫抖了一下,張若塵的身形,出現在黑袍女子的身前。

    黑袍女子頓時花容失色,雙掌同時向前一拍,精神力轉化爲雷電,化爲數十條電龍,向張若塵印了過去。

    “居然是一位精神力聖王。”

    張若塵的手掌向前一按,頓時,一個漩渦顯現出來,那些向他涌去的雷電,竟然自動轉變方向,反擊在黑袍女子的身上,將她轟擊得飛了出去,撞穿牆壁,墜入進祠堂裏面。

    “唰唰。”

    林府中,足有十數位身穿黑袍的聖境修士,爆發出一道道破風聲飛了過來,將張若塵包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