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強橫的聖道力量爆發出來,充斥在整個林府,逸散到林府的邊緣,才被一層若有若無的光膜擋住。

    林府中的衆人,有一大半都被那強大的力量波動,震得七竅流血,暈倒在地上。

    林敬業看到張若塵的身影,先是有些激動和顫抖,隨即長嘆一聲:“塵兒……你……你不該回來的……”

    在林敬業看來,那些黑衣修士,個個都如魔王、神將一般,張若塵趕回來,只是自投羅網。

    “總要回來看一看。”

    張若塵的身上,浮現出一圈圈聖氣光環,籠罩住林敬業等人,爲他們抵擋住諸聖的聖威。隨即,取出一枚下品療傷聖丹,丟給林泠姍,讓她給林敬業服下。

    “譁——”

    半空,出現一圈圈紋路。

    一位身形消瘦的黑衣男子,從紋路中心走出來,冷笑一聲:“張若塵,你終於現身了!”

    張若塵淡淡的道:“就憑你的修爲,應該不會期待我現身才對。”

    “我界有三位九步聖王和十多位超過七步聖王的強者,在雲武郡國的境內,我已經將消息傳給了他們,他們很快就會趕過來。”黑衣男子說道。

    張若塵道:“瑞亞界爲了對付我,竟然派遣了這麼多強者。”

    在黑衣男子的身上,張若塵感受到了與亡虛和亡天相似的氣息,所以判定他們是瑞亞界的修士。

    “若是你有些自知之明,不想害死這座府邸中的凡人,最好還是束手就擒。”黑衣男子說道。

    “哧哧。”

    張若塵懶得與他多言,身上的聖氣光環,向外擴散,一圈連着一圈,竟是達到一百零八圈之多,將整個林府都籠罩進光環內部。

    如此強大的聖道威勢,驚動了整個雲武王城中的武者和聖修。

    懸在半空的黑衣男子,臉色猛然一變,道:“張若塵,你是真的想要動手嗎?以我們的修爲,就算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戰鬥一旦爆發,造成的破壞力,會讓雲武王城中的人類死得乾乾淨淨。”

    黑衣男子正是知道,在城中,張若塵絕對不敢出手,所以,纔敢現身與張若塵對話。

    “對付你們,彈指之間的事。”張若塵淡漠的道。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以閃電般的速度,伸出數十條藤蔓,將十數位黑袍修士的身體全部穿透,吸食了起來。

    “呵呵。”

    魔音魅惑的笑聲,響徹林府。

    那位懸立在半空的黑衣男子,拼盡全力,掙脫了食聖花的一根藤蔓,嚇得臉色蒼白,張若塵的實力遠超他的預估,於是,急速向林府外飛去。

    黑衣男子自知很難從張若塵的手中逃走,說出威脅的話:“張若塵,你最好別逼急了本王,信不信本王用整個雲武王城的人類陪葬?”

    “轟隆。”

    伴隨着一道龍吟聲,雲武王城的上空風起雲涌,一隻巨大的龍爪,從天而降,轟擊在黑衣男子的身上,將其打碎成了一團血霧。

    林府中,張若塵收回手掌,掌中多了一枚聖源,淡淡的道:“不信。”

    隨即,他向祠堂裏面走去。

    “好歹也是一位三步聖王,不能浪費了!”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化爲女子形態的魔音,打出一根藤蔓,長出密密麻麻的葉片,收集那位黑衣男子死後留下的血氣和聖魂碎片。

    須彌道場一役之後,食聖花吞噬了大量天堂界聖王,修爲已經達到六步聖王巔峯,距離七步聖王,只是一步之遙。

    現在,她自然是想吸收更多養分,儘快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

    張若塵來到那位渾身焦黑的精神力女聖王旁邊,揹着雙手,道:“不用在我面前裝死,告訴我,是不是幽神要殺我?你們領頭的人是誰?王宮中的人,是不是被你們抓走?”

    那位精神力女聖王,緩緩擡起頭來,獰笑道:“張若塵,你活不了多久了,等到你現身雲武郡國的消息傳出去,殺你之人,將會蜂擁而來。”

    Wшw⊙ t t k a n⊙ ¢ ○

    “既然你不說,我只能動用一些特殊的方法,獲取我想知道的信息。”頓了頓,張若塵又道:“並不是只有你纔會搜魂**。”

    那位精神力女聖王,臉色猛然一變,立即就想引動精神力,自爆聖心。

    “在我面前,你還想自爆?”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五十八階巔峯的精神力強度,壓制住那位精神力女聖王的精神意志,使得她連自爆都做不到。

    緊接着,張若塵的手掌,按到了她的頭頂。

    一刻鐘後,張若塵擊斃那位精神力女聖王,瘸着腿,從祠堂裏面走出來,將屍體丟給了食聖花。

    張若塵的臉色頗爲凝重,沉思了起來。

    從那位精神力女聖王的記憶中,張若塵沒有探查到母親、四哥、九姐等人的信息,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不過,張若塵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他們的確是幽神殿旗下的修士。

    那位黑衣男子,說的也是實話,幽神殿足有十多位聖王境的超級高手,來到雲武郡國,專門就是爲了對付他。

    不久前,他們在雲武郡國的境內,發現了一處寶地,於是全部都趕了過去,只留下十多位境界較低的修士,抓捕與張若塵有關聯的人類,想要逼他現身。

    幽神殿的那些強者,估計也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這麼快回到雲武郡國。

    “對付我可以,對付我身邊的人,我會讓你們死得很難看。”張若塵的眼中,寒光四射。

    吞服下療傷聖丹,林敬業斷掉的雙腿,重新生長出來。

    畢竟只是天極境的武道修士,一枚聖丹,足以讓他斷腿重生。但,若是聖者斷腿,就沒有那麼容易。

    林敬業吃驚的發現,他的修爲,竟是瞬間提升到天極境大圓滿。

    而且,體內還有大量聖丹藥力,沒有消化。

    這真的只是一枚療傷丹藥?

    整個林府的族人和僕人,依舊跪在地上,不敢站起身,目光看向張若塵,猶如是在看天神一般,不敢生出冒犯之心。

    當初,張若塵和林妃第一次來林府的時候,可是受盡了白眼。

    力量!

    一切都是因爲,張若塵擁有了掌握很多人生死命運的力量,纔會擁有現在的身份和地位。

    張若塵道:“都起來吧!待會兒,雲武王城很有可能會遭到毀滅性的攻擊,我可以接你們去另一個世界。你們願意嗎?”

    林泠姍低聲問道:“是離開崑崙界嗎?”

    “算是吧!”張若塵道。

    林家的族人猶豫起來,在雲武郡國,他們已經有很大的產業和勢力,族人遍佈全國,哪裏是說離開就能離開?

    林家家主林奉先,雙手抱拳,道:“據說,天庭界有規定,不能在人類城池之內爆發聖級戰鬥,一旦被巡天使者發現,會降下天罰。”

    崑崙界戰場和當初的祖靈界戰場,還是很不一樣。

    並不是由功德神殿主導,而是由功德神殿、天宮、崑崙界一起監管,頒佈了相當嚴厲的規定,各大世界的聖境修士,不得在人族城池裏面戰鬥。

    張若塵道:“天庭界座下的各個大世界的關係,比你們想象中要複雜。只要不被巡天使者發現,毀滅一座城,對他們來說,只是舉手、擡足一般輕鬆的事。再說,就算天庭界的各大世界不能隨便出手,可是地獄界呢?”

    “地獄界的修士,來到崑崙界,就是爲了毀滅而來。”

    最終,林敬業發話,道:“林家族人聽令,立即收拾細軟,準備離開崑崙界。”

    等到絕大多數林家族人都退下去後,張若塵才詢問林敬業,關於林妃的事。

    林妃相當看重親情,就算林家對她再怎麼不好,但是,待在雲武郡國的這幾年,肯定是與林家有很多來往。

    “早就被一位女子接走了?”

    張若塵有些詫異,立即追問:“多久的事?”

    “大概是四個月前。”林敬業道。

    緊接着,林敬業向張若塵描述了那個女子的身形和容貌,聽完後,張若塵微微一笑:“看來還是靈希懂我,竟是第一時間,接走了母親他們。”

    母親、四哥、九姐都被靈希接走,張若塵也就沒有後顧之憂,心情頓時好了許多。

    幽神殿不想着怎麼對付地獄界,卻不擇手段想要殺他,張若塵怎麼可能沒有一點火氣,於是,打算先留在雲武郡國,好好陪他們玩玩。

    ……

    剛纔的戰鬥,雖然短暫,但是因爲黑衣男子的一聲大吼,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雲武郡國的九王爺回來了!

    雲武王城,一座酒樓中。

    一個呆頭呆腦的胖子,端着酒碗,望向林府的方向,道:“張若塵那個魔頭,居然真的回到雲武郡國。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在他對面,坐着一個體型彪悍的大漢,袒露着上半身,頭頂戴着紅色包巾,揹着一柄寬闊的大砍刀,簡直就像是一個屠夫。

    屠夫滿臉橫肉,給人一種兇悍之感,道:“你那麼緊張幹什麼?雖然張若塵走到哪,哪裏就不會太平,但是,沒我們什麼事啊?就算他和幽神殿殺得天昏地暗,我們就當看戲。最好,再來幾波人馬,那纔有意思。”

    那個白白胖胖的呆子,還是相當擔心,道:“天女殿下還在洛水邊悟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們還是回去稟告一聲吧?”

    “來得都是一些沒用的老傢伙,別看他們有的已經修煉了兩千以上,但是,不經打,又不是蒼龍和阮靈駕臨雲武郡國……哎呀,好吧,好吧,既然你這麼怕事,我們採購完了東西,就趕回去。”

    屠夫覺得呆子很沒趣,一臉的不樂意。nt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