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傳送陣開啟后,絕大多數崑崙界的修士都離開天羅道場,只有寥寥數人留守。頂點更新最快

    其中就有東域黑市一品堂的新任堂主,葉紅淚,也是曾經黑市少主帝一身邊的七大星使之一「紅欲星使」。

    帝一身死,慕容月隱世,其餘星使也被張若塵殺得乾乾淨淨,東域黑市的新生一代,除了葉紅淚,再無英才。

    達到半步聖王境界,葉紅淚自然也就順理成章成為東域黑市的第一掌權者。

    先前,服下大龍神髓丹,葉紅淚已經突破到聖王境界。

    黑市的邪道聖者,有些不悅,道:「憑什麼他們可以去須彌道場殺敵立功,我們只能留守天羅道場?」

    葉紅淚本就是一位迷死人不償命的妖女,如今修為大成,無論是氣質,還是媚術都遠超從前。

    她只是向那位邪道聖者盯了一眼,那人頓時就心臟狂跳,面紅耳赤,彷彿魂要離體。

    「呵呵,去攻打須彌道場,未必就是殺敵立功。這一戰,充滿很多不確定的因素,說不一定他們會死傷慘重。留在天羅道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葉紅淚的臉上,充滿無盡風情。

    「葉堂主所言……甚是。」

    那位邪道聖者低下頭,不敢繼續看她。

    他知道,這位葉堂主,絕不只是長得美,會使用媚術迷人心智那麼簡單。她的實力強大,手腕強硬,斗垮了很多厲害人物,才獲得如今的身份和地位,絕對是一個邪道女霸主。

    惹不起。

    「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必須時刻保持警惕。」

    葉紅淚也說不上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直都心神不寧,總覺得有危險臨近。或許是因為,常年在黑市,與一群詭計多端的邪道巨擘鬥法,使得她的警覺性遠超尋常修士。

    另外幾位留守道場的聖者,卻沒有一絲警覺,隨便應了一聲,正準備退下去……

    「嘩」

    天邊,浮現出一片血紅色的光華,將連綿雪山映照成紅色。

    「小心,立即啟動守護大陣。」

    葉紅淚的俏臉微變,連忙釋放出精神力和聖氣,凝成一道光柱,打入進地底。

    「轟隆。」

    頓時,整個天羅道場,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陣法光紋。

    滿天血芒中,飛出一柄長達千丈的刀,爆發出六耀圓滿力量,揮斬了下去。

    沒有完全啟動的守護大陣,「嘭」的一聲碎裂,天羅道場中的陣法銘紋,一寸寸斷開。除了葉紅淚,另外幾位聖者,全部都倒在血泊之中,有的死去,有的重傷。

    剛才那一刀太恐怖,幸好被守護陣法擋了一下,否則道場中將無人能活下來。

    葉紅淚的右臂在淌血,抬頭望著懸在半空的巨大刀刃,如同一輪血月,散發出來的勁氣,壓得她有些難以喘息。

    「收。」

    瑞亞界的領袖亡虛,手掌向虛空一抓,頓時那柄千丈血刀急速變小,飛到了他的手中。

    「走吧!天羅道場中的生靈,一個不留。」

    以亡虛為首,瑞亞界的十數位黑衣修士,大步走入進破破爛爛的道場,宛如一群死神駕臨。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一位崑崙界的聖者,躺在血泊中,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噗嗤。」

    站在亡虛身後的一位黑衣修士,一槍刺入他的眉心。

    手腕一扭,頭骨發出「卡啦」一聲,那位崑崙界聖者的頭顱變得四分五裂,就像摔碎的西瓜。

    紅欲星使盯著一步步走近的瑞亞界修士,只感覺,他們每一個的氣息都相當強大,其中有四五人的修為境界遠遠超過她。

    亡虛把玩著虛月刀,冷峭的笑道:「崑崙界就讓這麼幾隻阿貓阿狗留守天羅道場,真是讓人失望……誒,竟然有一位如此美麗的女聖王。」

    瑞亞界修士的目光,全部都鎖定到崑崙界唯一還活著的修士「葉紅淚」身上。

    葉紅淚心知,她絕不是這些黑衣修士的對手,於是,雙手合十,向道場中心一拜:「崑崙界的古神,請你以殘留在道場中的神力,開啟眾生平等。」

    道場的中心,一片絢爛的神光,散發出來。

    無形的壓迫力量,落在亡虛等人的身上,將他們的修為,全部都壓制到與葉紅淚相同的水平。

    一步聖王境界!

    亡虛並沒有阻攔葉紅淚,嘴角始終掛著一抹笑意,道:「你的修為都還不錯,容貌也是極其美麗,殺了太可惜。加入瑞亞界,歸順於我,不僅可以保住一條性命,今後還能獲得無窮好處。」

    葉紅淚道:「可惜啊,我不想做別人的奴僕。」

    「看你也不像是一個愚蠢的女子,難道不知道,我可以擒拿你,摧毀你的精神意志,最後你還是得臣服於我。只不過,被摧毀精神意志的女子,與行屍走肉沒有區別,我一點都不喜歡。」亡虛道。

    葉紅淚一邊思考脫身的辦法,一邊說道:「你們闖入崑崙界的道場,還在道場中殺人,就不怕遭到真理神殿的責罰嗎?」

    「只要你歸順了我,不將所見所聞說出去,誰還知道,是我們殺的人?」亡虛笑道。

    突然,葉紅淚施展出疾速身法,向空間傳送陣的方向飛掠過去。

    只有使用空間傳送陣,她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亡虛沒有追上去,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揮了揮,道:「將她捉回來,我要活的。」

    「亡虛公子放心,區區一個一步聖王,擒她易如反掌。」

    亡虛的身後,飛掠出兩道黑影。

    兩道黑影的修為都遠超紅欲星使,即便被壓制到一步聖王境界,爆發出來的速度,也是奇快無比。

    「有點意思,她的速度,竟然比曲氏兄弟還要快一點點。」

    亡虛的手指一引,虛月刀旋轉著飛了出去。

    「哧哧。」

    有流光規則的加持,虛月刀瞬間就追上葉紅淚,圍著她的嬌軀旋轉了一圈,無數刀氣將她包裹。

    等到葉紅淚破開刀氣,曲氏兄弟已經攔到她的身前。

    曲風獰笑一聲,道:「你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放棄吧!」

    「我們也不想出手,免得待會兒弄傷了你,遭到亡虛大人的責怪。」曲山冷冰冰的道。

    葉紅淚那雪白的頸部,有一圈淺淺的血線。

    那是剛才亡虛打出的虛月刀,留下的刀痕。

    亡虛沒有殺她,只是在震懾她。

    是在告訴葉紅淚,即便在同境界,他也有足夠的實力,一刀斬下她的頭顱。

    「天下間,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人物?」

    葉紅淚的心沉到谷底,手足冰涼,向一步步走過來的亡虛盯了一眼,意識到,有這個人在場,今天恐怕是很難逃出生天。

    葉紅淚的野心很大,不願意臣服任何生靈,正是如此,當初她才會聯合張若塵,一起弄死了帝一,成為最大的贏家。

    曲氏兄弟正在冷笑,覺得葉紅淚就像是被群狼圍住的羊羔,肯定會臣服於他們。

    就在這時,葉紅淚的一雙眼瞳,變成了血紅色,輕聲念頭:「恐懼幻境。」

    以她為中心,方圓數百丈出現一根根紅色的細線,交織成一座幻術世界。

    只有精神力聖王的天眼,才能看到那些紅色細線。

    曲氏兄弟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可怕東西,臉上的笑容消失,反而露出恐懼的神色,單膝跪在葉紅淚的身前,惶恐不安的道:「拜見老祖……老祖你怎麼會來到真理天域……」

    看到曲氏兄弟突然下跪,瑞亞界的修士,全部都是一驚。

    亡虛已經進入幻境,但是卻不受影響,反而露出一道喜色:「竟然是一個幻術聖師,還真是撿到寶了!」

    幻術,極難修鍊。

    一位幻術聖師,絕對是相當罕見,有些時候,可以發揮出大用。

    葉紅淚雖然只是一步聖王的境界,可是,有幻術聖師這個身份的加持,四步聖王、五步聖王對上她,都得小心謹慎才行。

    亡虛爆發出流光急速,向葉紅淚沖了過去,想要以最快速度將她制住。

    葉紅淚發現亡虛不受恐懼幻境的影響,心中大驚,連忙取出一塊古樸的晶石,捧在雙手,念出一句:「幻影十重天,第四重,奼女千幻。」

    那塊古樸晶石非同小可,在崑崙界有巨大來歷,傳說是中古時期幻神留下的至寶。

    驀地,亡虛的眼前,出現一千道葉紅淚的身影,在翩翩起舞,美輪美奐,根本無法辨認誰才是她的真身。

    亡虛並沒有慌亂,鎮定自若,調動氣海中的那件寶物的神聖力量,凝聚向雙眼。

    當他看穿幻境的時候,只見,葉紅淚刺出的一劍,已經到了他的眉心。

    「嘭。」

    亡虛的雙瞳,釋放出兩道雷電,轟擊在了葉紅淚的身上,將她打得向後拋飛了出去,重重的墜落到地上,紅唇中不斷淌出聖血,顯得格外嬌艷和凄美。

    「怎麼可能,你居然能夠看穿我的奼女千幻。」

    葉紅淚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敵人,在同境界,即便是朝廷培養的幾位界子,她都絲毫不懼。但是,眼前這個男子實在太恐怖,簡直無法戰勝,她的自信心都受到沉重打擊,陷入絕望。

    亡虛也很吃驚,心有餘悸的道:「崑崙界還真是死而不僵,藏龍卧虎,隨便冒出一個修士,都差點傷到我。」

    他取出一根縛聖鎖,邁著腳步,向葉紅淚走了過去。

    「嘩!」

    就在這時,天羅道場的上空,響起刺耳的破風聲。

    一道流星一般的光束,從天邊飛來,轟然一聲,落到亡虛和葉紅淚的不遠處,撞擊出一個巨大的坑。

    大量塵土,從坑中瀰漫出來。

    隨即張若塵那卓爾不群的身影,走出大坑,盯向亡虛和葉紅淚二人,略微有些意外:「有點意思啊,居然都是老熟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