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面劇烈一震,天空中氣流激盪。

    袁徹不愧是修煉了兩千多年的九步聖王,即便是至尊之力,也沒能將他鎮殺。

    “嗷!”

    他化爲一尊二十餘丈高的金剛雪海猿,從地底衝出,長着金色的皮,白色的毛,一層層聖氣光環向外擴散出去,使得方圓百里之地土石飛揚。

    張若塵臉色微變,雙腿向下一沉,上半身前俯,與此同時,激發出文字鎧甲包裹全身。

    即便如此,張若塵依舊是被聖氣光環爆發出來的力量,震得連連後退,每一次後退,腳掌都會將大地踩碎一大片。

    “這就是九步聖王的力量?”

    張若塵感覺到胸口沉悶,體內的血液和聖氣流動不暢,頭皮更是有些疼痛,猶如是要被那股可怕的聖道氣勁撕裂而開。

    金剛雪海猿的身上,有着三道數丈長的巨大傷口,如此,更增添了幾分猙獰之感。

    www ⊙тt kǎn ⊙℃O

    天籃子渾身散發出黑色光芒,懸浮在距離金剛雪海猿不遠處的半空,道:“真是可恨,竟然有四位幽神殿的頂尖強者隕落在此。反正幽神要的只是張若塵的聖魂,不如,我們將他抽筋剝皮,摧骨揚灰?”

    “正有此意。”

    金剛雪海猿的嘴裏,發出天雷一般的聲音。

    隨即,它的嘴裏,吐出一口寒氣,化爲一條藍色的洪流。

    在洪流中,有三柄聖劍,皆是六耀萬紋聖器,爆發出圓滿力量,震得方圓數百里的空間都在輕輕顫動。

    張若塵不敢與它硬碰,只得使用空間挪移進行躲閃。

    但,空間震動得厲害,張若塵的挪移手段出現了偏差,前方一柄聖直衝了過來。

    張若塵連忙伸出雙掌,進行抵擋。

    “哧哧。”

    火神鎧甲拳套,與聖劍的劍芒摩擦在一起,飛出大量火花。

    張若塵則是被聖劍上的力量,震得向右飛了出去,落到十數裏之外,以手掌撐地,纔沒有倒在地上。

    不過,他的那隻左手,卻是格外痛疼。

    “張若塵,貧道來助你一臂之力。”

    真妙小道人飛掠了出來,剛剛想要撐起紫金八卦鏡,不遠處,一道金色的流光飛出,直向它衝了過去。

    “什麼鬼東西?天吶,是金線龍蛇。”

    真妙小道人連忙揮動紫金八卦鏡,向金線龍蛇拍了過去,將其打飛。

    不過,紫金八卦鏡沒有激發出至尊之力,沒能拍死金線龍蛇。而金線龍蛇的速度奇快無比,電光火石之間,便又向真妙小道人飛去。

    那條金線龍蛇,正是先前纏在天籃子手腕上的小蛇。

    張若塵聽說過金線龍蛇,那是一種罕見得九階蠻獸,一旦成年,便是大聖級別的獸皇。金線龍蛇最可怕的是它的毒液,即便是大聖被咬一口,都很難將其煉化。

    不過,眼前這條金線龍蛇,顯然還沒有成年。

    它想吞掉真妙小道人,繼續成長,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

    張若塵盯向天籃子,察覺到她正使用一種祕法,在控制金線龍蛇,於是取出了青天弓和白日箭,準備將她射殺。

    “張若塵,你的對手是本座。”

    金剛雪海猿急速奔跑,踩得天地震動,不斷靠近張若塵。

    三柄聖劍猶如三條光芒閃爍的聖河,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向張若塵揮斬了過去。張若塵想要閃避,但是,左腿實在是太沉重,身法速度變得遲鈍和緩慢。

    眼看三劍就要斬在身上,張若塵心中大罵一聲:“什麼破腿,難道真的瘸了?”

    狠狠的一跺腳,左腿中,衝出一片火焰神力,向四面八方逸散出去。

    “轟隆。”

    方圓數十里的大地,都是向下沉陷,呈現出一個巨大的腳印大坑,宛如是一個天坑。三柄聖劍則是被火焰神力,震得飛了出去。

    張若塵站在腳印大坑的底部,微微有些失神。

    這是……神之左腿的力量?

    金剛雪海猿也被嚇了一大跳,張若塵跺一跺腳怎麼會如此可怕,這一腳若是落到它的身上,估計是能夠將它踩碎成血泥。

    真妙小道人一邊與金線龍蛇交鋒,一邊叫道:“就是這樣,踩死它。”

    張若塵正準備調動聖氣,再次使用神之左腿,卻發現,體內的聖氣,變得空蕩蕩,幾乎被剛纔那一腳消耗殆盡。

    “能不能別這麼坑?”

    張若塵一巴掌拍在左腿上面,有些欲哭無淚。

    驀地,張若塵的眼前一暗,一道巨大的陰影,出現到了他的頭頂上方。

    金剛雪海猿顯然是被張若塵剛纔那一腳驚住,身軀又變大了數百倍,化爲一尊腳踩地頭頂天的巨猿,揮出五指山那麼巨大的掌心,轟擊在張若塵的身上。

    “轟隆。”

    數十里長的腳印上面,出現了一個數十里長的掌印。

    就在金剛雪海猿,以爲已經將張若塵拍碎成了血泥的時候,突然,掌心傳來一股劇烈疼痛。

    “噗嗤。”

    它的手爪,被一道金光穿透,灑出聖血。

    那道金光沖天而起,化爲了八條金龍,在八條金龍的中心,則是懸浮着一把金色的傘。

    金傘,在半空撐開。

    傘下,顯露出張若塵和一隻黑色骷髏的身影。

    黑色骷髏爲張若塵撐傘,兩者緩緩落到地面。

    黑色骷髏是由易皇骨杖凝結而成,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邪道氣勁,竟是不比金剛雪海猿弱多少。

    煉化了青燼百分之三的魂霧之後,易皇骨杖中的邪靈的力量,已經不弱於九步聖王。

    張若塵吞服下一枚可以快速恢復聖氣的丹藥,對着黑色骷髏說道:“去吧!”

    黑色骷髏提起血戰神殿的大聖古器“血戰寶輪”,磅礴的邪氣和血霧向外噴涌,很快便是佈滿了王山,使得這片天地變得陰森恐怖。

    “嘭嘭。”

    金剛雪海猿和黑色骷髏對攻了起來,皆是硬碰硬,打得空間不斷震盪,山體成片成片向下塌陷,似要毀天滅地。

    千里之外的雲武王城,天空昏暗,狂風大作,地面不停震動,有房屋和樓閣倒塌。

    黑色骷髏中的邪靈,發出刺耳的笑聲,攻擊得相當兇猛,很想將金剛雪海猿鎮殺,只要吸收了它的聖魂,邪靈的力量又會增長一大截。

    天籃子見張若塵似乎是無法出手,嘴角露出殘忍之色,道:“張若塵,與幽神殿作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讓你嚐嚐萬蟲噬骨的痛苦。”

    天籃子取出一隻竹籃,籃中,飛出數萬粒黑點。

    每一粒黑點,都是一隻聖蟲,化爲一片蟲雨飛向張若塵。

    “真以爲我現在只能任你宰割?”

    張若塵取出一張符籙,打了出去。

    “嘭”的一聲,符籙爆開,化爲一片淨滅神火火雲,頓時,那些聖蟲全部都化爲火球,墜落到了地上,變得焦黑。

    須彌道場一役之後,張若塵從天堂界諸王的身上,奪取到了很多符籙。

    即便不適用武道力量和精神力,只用身上的符籙,張若塵也絲毫不懼袁徹和天籃子。只不過,那些符籙用一張少一張,張若塵當然是不會輕易拿出來。

    看到精心培育的聖蟲,全部死亡,天籃子心痛不已,更加痛恨張若塵。

    張若塵的聖氣,已經恢復了兩三成,豁然站起身,將青天弓拉成了滿月,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我一箭試試。”

    “嘣。”

    白日箭飛了出去,拖出數十丈長的聖光尾巴。

    天籃子的臉色一變,立即撐起手中的竹籃,籃子上面,數萬道銘紋浮現出來,散發出紫金色的光芒。

    “轟隆。”

    白日箭與竹籃撞擊在一起,轟擊得天籃子向後拋飛出去。

    雖然,白日箭被擋住,但是箭上的時間印記,卻落到了天籃子的身上,斬去她近兩百年的壽元。

    正在她相當虛弱的時刻,張若塵使用出空間大挪移,出現到她的身旁,手中的八龍傘一收,插入進了她的心臟。

    天籃子聖心碎裂,氣絕身亡。

    此時,金絲龍蛇的身形,微微遲疑了一下。

    “嘭。”

    趁此機會,真妙小道人將其擒住,扔進一隻青銅古瓶裏面。

    見天籃子身亡,袁徹心知大勢已去,相當果斷的化爲了人形,向雲武王城的方向飛去。

    袁徹十分清楚,張若塵能夠空間挪移,他想要脫身,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衝進雲武王城,張若塵纔會束手束腳,投鼠忌器。

    而他,只需等到幽神殿別的高手趕過來,再要對付張若塵,也就不是難事。

    眼看就要衝出王山,已經能夠看到王城的宏偉輪廓,袁徹的臉上,剛剛露出喜色,身後便是響起一聲大吼:“哪裏逃,貧道今天要斬了你,威震崑崙界。”

    袁徹的頭頂上方,出現一團磨盤形狀的紫雲。

    一道八卦印記,衝出紫雲,攜帶着至尊之力,鎮壓了下來。

    這一次,紫金八卦鏡爆發出來的至尊之力,更加強大,因爲是由真妙小道人、張若塵、邪靈一切催動。

    “不……”

    袁徹感覺到一絲絕望,將身上的聖器和符籙不斷打出去。

    “轟隆隆。”

    八卦印記鎮壓下去,將袁徹狠狠的印在了下面,打回原形,變成一隻身軀千丈的金剛雪海猿,體軀血肉模糊。

    八卦印記的殘力涌了出去,一直涌動雲武王城,將高大的城牆都震得裂紋密佈,像是要倒塌一般。城中的武者和凡人,皆是嚇得不輕。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