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這座寶地,必須掌握在我們手中。可惜,小黑不在,否則由它刻錄陣法銘紋,倒是可以將王山隱藏起來。”

    真妙小道人露出不屑之色,拍了拍胸膛,道:“貧道在陣法上的造詣,絕不在那隻貓頭鷹之下。”

    “哦?”

    張若塵有些不信。

    “看來貧道得露一手絕活,你才知道,誰是真正的陣法聖師。”真妙小道人自信滿滿,立即書寫下一篇材料清單。

    “只要你能將這些材料準備齊全,貧道就能給你佈置出一座九品大陣。”

    張若塵接過材料清單,道:“九品大陣?”

    九品大陣能擋住大聖級別的生靈,而且,只有地師級別的陣法聖師才佈置得出來。老實說,張若塵真不信真妙小道人有這個能力。

    真妙小道人乾咳了兩聲,道:“當然……只是雛形的九品大陣,與真正的九品大陣,還是有些差距。”

    張若塵沒有怎麼研究過陣法,但,畢竟是精神力聖王,發現真妙小道人寫的這份清單,還是有幾分靠譜,並不是瞎編出來。

    “清單上的材料,絕大部分我都有。不過,還有大概三分之一,卻必須要去採購。”

    張若塵將清單收起來,隨即,來到王山外圍,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佈置出一座大型的空間迷陣。

    有這座空間迷陣的守護,就算是九步聖王,也無法輕易闖入進王山。

    當然一座空間迷陣,還遠遠不夠,若是,有空間修士來到雲武郡國,很快就能將其攻破。於是,張若塵又花費了大量時間,佈置出一座時間陣法。

    隨即,他便帶着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的食聖花,趕去通溟河,真妙小道人則是留守雲武王城。

    雲武王城距離通溟河只有數萬裏,對於聖王境修士來說,並不算遙遠,幽神殿的那些強者,不可能不知道袁徹等人已經隕落。

    可是,他們爲什麼沒有立即趕去雲武王城對付張若塵?

    張若塵只能想到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們已經攻破通溟河底的龍墳。

    絕不能讓他們將金龍的遺骸挖出來,張若塵趕去通溟河,並不是要和幽神殿的修士硬拼。其一,是想探查情況。

    其二,若是幽神殿的修士,真的破開了龍墳,張若塵可以暗中襲擾。

    至少是要拖住他們。

    只要邪靈煉化了袁徹等人的聖魂,力量必定大增,到時候,張若塵集結各方力量,未必不能與他們一戰。

    時間。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緊迫,張若塵根本沒有時間準備萬全之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傍晚時分。

    天邊,燃燒着赤紅色的雲霞,映照得通溟河水如火焰在燃燒。

    張若塵使用三十六般變化,變成一位虯鬚大漢,乘坐一艘船艦,順着水流,向水底龍宮的方向行駛過去。

    魔音穿着一身古色古香的粉紅色宮裝,露出兩隻細膩如玉的性感香肩,與胸口的大片雪白,跪坐在輦榻旁邊,爲張若塵斟酒。

    隨着修爲提升,魔音的容貌和氣質,越來越嫵媚誘人,單論美貌甚至不比木靈希差多少,放在任何一座大世界,都是能夠引得大聖爲之出手的紅顏禍水。

    張若塵盤坐在地,運轉聖氣進入左腿。

    “轟隆。”

    左腿中血液,就像岩漿一樣沸騰。

    一道道玄妙的規則,猶如赤紅色的龍蛇,在血液、骨骼、皮膚之間穿梭。

    突然,三道赤紅色規則,涌出左腿,宛如三條凶氣十足的火龍,進入張若塵的聖脈,衝向眉心氣海。

    張若塵繃緊神經,調動精神力、聖氣、聖道規則,全力以赴與那三道赤紅色的規則對抗。

    也不知花費了多久時間,張若塵纔將三道赤紅色規則煉化,將其逼回左腿。

    “呼!”

    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發現身上的聖衣,竟是被汗水溼透。

    剛纔相當兇險,不過,卻大有收穫。

    張若塵探查到,左腿中,一共有近十萬道赤紅色的規則。那些規則,遠比聖王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強大,應該是焱神修煉出來的神之規則。

    只有將十萬道赤紅色規則全部煉化,張若塵才能隨心所欲運用神之左腿的力量。

    不過,剛纔張若塵調動全身四十多萬道聖道規則,全力以赴,纔將三道赤紅色規則煉化。想要全部煉化十萬道赤紅色規則,很顯然,張若塵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主人,有情況。”

    魔音在爲張若塵斟酒的時候,睫毛輕輕上翹,柔聲向張若塵傳音。

    張若塵立即釋放出空間領域,覆蓋方圓數十里之地。

    領域範圍之內,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感知,很快,張若塵便是在岸邊,感知到兩道極其強大的聖道氣息。

    幽神殿的兩位七步聖王,廖易君和賀源,站在通溟河畔的一處暗影裏面,望着遠處那艘船艦。

    廖易君的眼睛深深一縮,掌心出現一把飛刀,上萬道黑色線紋,在刀身上流動。

    “且慢。”

    賀源按在廖易君的手腕上,目光盯着船艦上那個魅惑萬千的女子,雙眼放光。

    廖易君皺眉,道:“師叔讓我們坐鎮在這裏,阻止閒雜人等靠近前面那片水域,絕對不能出意外。”

    “以我們二人的修爲,怎麼可能會出意外?男的直接殺掉,那個女的卻是罕見的尤物,在幽神殿,除了阮靈師姐,誰還有如此美貌、身材和氣質,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動心?”賀源笑道。

    廖易君不得不承認,船艦上那位穿着粉紅色宮裝的女子,的確是一位能夠與阮靈師姐相提並論的美女。

    阮靈師姐是幽神的弟子,天賦絕頂,追求者無數,廖易君和賀源平時只能幻象一下而已,想要與阮靈師姐說一句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今,冒出一個與阮靈師姐同級別的美女,廖易君自然是浮想聯翩。

    廖易君頗爲謹慎,道:“船艦上,那個虯鬚大漢不是小腳色,修爲達到五步聖王境界。你出手的時候,最好小心一些。”

    “放心,若是區區一個五步聖王都收拾不掉,我賀源豈不是要成整個幽神殿的笑話?”賀源輕蔑的笑了一聲,相當自負。

    張若塵坐在船艦上,端起一隻青銅小鼎,大口飲酒。

    “沙沙。”

    清風拂過。

    賀源穿着一身白衣,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船艦上,站到張若塵的對面,面帶笑意的盯着魔音,絲毫都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主人,有人闖到船艦上面。”

    魔音故意裝出嬌羞害怕的模樣,向張若塵靠過去。

    看到這一幕,賀源心情很是不好,如此嬌美的一位絕色佳人,怎麼就被這麼一個粗獷不堪的大漢給糟蹋了?

    張若塵的雙眼一瞪,裝出很憤怒的模樣,吼道:“你是什麼人,沒有本王的允許,誰讓你登上這艘船艦?”

    賀源譏誚的一笑,徑直坐到張若塵的對面,強大的聖威釋放了出來。

    魔音似乎是承受不住那股聖威,慘叫一聲,軟倒在甲板上。

    賀源身上有一股上位者的氣勢,道:“說吧,你是哪個大世界的修士?”

    張若塵沒有回答賀源,雙目向地上魔音瞥了一眼,嘴角露出一道笑意。

    “不說也沒關係,反正都是一個死人。”賀源全身聖氣運轉起來,足有上萬道劍道規則交織在掌心,準備動用劍道力量,以雷霆之勢擊斃張若塵。

    “死人,你是在說你自己嗎?”張若塵笑道。

    看到虯鬚大漢如此鎮定,賀源感覺到不妙,立即將凝聚在掌心的力量打了出去。但,桌案下方,卻有數十根尖銳的根鬚飛出,穿透他的聖軀,將他刺成了篩子。

    “哧哧。”

    賀源體內的聖氣和聖道規則,被那些根鬚吸走。

    “食聖花……”

    賀源的瞳孔中,露出驚恐之色,那種頗爲英俊的臉,瞬間變得扭曲。

    “呵呵,沒錯,就是食聖花。你不是想要吃掉我嗎?可惜,你的修爲不夠強大,只能被我吃掉。”魔音早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紅脣微微上翹,相當嫵媚。

    “嘎嘎。”

    賀源努力掙扎,痛苦的嘶吼,但是卻無法逃脫,身體漸漸變得乾癟,化爲一具乾屍。倒在甲板上後,直接變成一堆骨灰。

    張若塵嘆道:“誰叫你那麼快就動手,應該再等一等。”

    “人家等不及了嘛!”

    魔音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有些無辜的說道。

    岸邊,廖易君察覺到不妙,連忙向賀源傳音,可是卻沒有等到迴應。

    “唰。”

    廖易君果斷出手,將萬紋聖器級別的飛刀打了出去。

    飛刀爆發出來的聖道力量,引得通溟河的河水,猛烈翻滾起來。一刀揮斬下去,“轟隆”一聲,將那艘船艦,劈成了兩半。

    廖易君緊緊的盯着水面,只見,船艦緩緩沉入水底,卻沒有見到任何人影從船艦中飛出。

    “不好。”

    廖易君剛剛想要轉身奔逃,泥土中,卻衝出密密麻麻的銀色根鬚,將他的身體纏繞。

    張若塵從虛空中走出,出現在廖易君的身後上方,一掌拍了下去,直接將廖易君的頭顱,打得沉入進肚皮裏面。

    在食聖花吸噬廖易君的時候,張若塵搖身一變,變成了賀源的模樣。

    先前,張若塵之所以沒有立即出手擊殺賀源,就是想要觀察他的行爲舉止,從而可以準確的模仿。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