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水郡國,是東域神土之外最大的郡國之一,有通溟河、萬桑江、百越江等有名的大江大河從其境內流過,又與三十三郡國接壤,水陸交通十分發達,可謂是佔據有利的地理位置。

    加上第十三功德分驛站,建在千水王城,頓時,使得此地成爲天庭界與地獄界交戰的一處橋頭堡壘。

    城中,來自宇宙萬界的聖境強者越來越多,不過絕大多數都收斂氣息,並沒有因爲千水王城是崑崙界的凡人城池,就在城中耀武揚威,像是在默默遵循某種規則。

    其中一些修士,甚至在武市開設聖店,交易各種修煉資源。

    無論別處的戰鬥如何慘烈,千水王城卻是欣欣向榮,不知比以前繁華了多少倍。

    張若塵進城的時候,發現城牆內部,刻滿陣法銘紋,銘紋相當複雜和玄妙,很有可能是佈置了一座九品陣法。

    “有這一座陣法守護,千水王城堪稱銅牆鐵壁。看來天庭界是有地師級別的陣法聖師,來到崑崙界。”

    以聖王境界,就能成爲地師,絕對是陣法之道上面的不世奇才,此等人物,可以決定一場大型功德戰的勝負,罕見至極。至少,整個廣寒界都找不出一個。

    千水王城外,匯聚來無數難民,都想進入城中躲避戰亂。最近一段時間,不斷有聖戰爆發,實在是將這些平民都嚇怕。

    但是千水王城只有那麼大,不可能接納源源不斷涌來的難民,只能將他們驅逐在城外。

    張若塵到達城門,直接釋放出聖威,看守城門的聖兵聖將不敢阻攔,立即放行。

    不過,在城外下方,卻懸着一面古鏡,經過古鏡測試,並不是由地獄界修士僞裝而成,張若塵才正式進入城中。

    出城容易,進城難。

    張若塵看着城中的繁華景象,暗暗感嘆,“戰爭給崑崙界帶來的不僅僅只是毀滅,也有崛起的希望。這場功德戰,若是持續百年,在艱苦和機遇並存的環境中,必定會刺激崑崙界誕生出大批英才和強者。”

    “當然,更大的可能,卻是在內憂外患中毀滅。”

    崑崙界的未來會走向何方,估計神都無法預測。

    或許崑崙界的命運,註定是被毀滅,但是總有那麼一批不甘屈服於命運的硬骨頭,挺着胸,擡着頭,咬着牙,忍着辱,流着血,拼着命,對着蒼天吶喊,對於命運宣戰。

    來到武市錢莊千水郡國分部,張若塵率先見到的人,竟是雷景。

    張若塵連忙雙手作揖,躬身一拜:“見過師尊。”

    雷景曾經是天魔嶺武市學宮長老閣的閣主,也是張若塵的第一位師尊,在張若塵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對他有不小的幫助。

    一日爲師,終身爲師。

    如今,雷景已經修煉到半聖境界,就在武市錢莊千水郡國分部任職。

    “哈哈。”

    雷景顯然是相當高興,大笑起來,大手拍在張若塵的肩膀上面,道:“好小子,這才幾年,修爲竟是已經達到聖王境界,不錯,不錯,今晚一定要陪爲師多喝幾杯。”

    雖只是一位半聖,雷景卻一點壓力都沒有,顯得大大咧咧。

    “好啊!”張若塵笑道。

    隨即,雷景又是長嘆一聲,心知張若塵這些年也不容易,欲言又止,道:“算了,走吧,先辦正事,你的那位師姐,可是已經等了你很久。”

    “哪位師姐?”張若塵問道。

    “就是給你送東西來的那位師姐。”

    雷景帶着張若塵,來到武市錢莊中一座幽靜的院落,院落中。栽種着四季海棠,飄着花香和一股淡淡的書墨香味,。

    驀地,雷景停下腳步,道:“就在那邊,過去吧!”

    張若塵向水塘邊望去,便是看見洛水寒的婉約身影,穿着一件不染塵垢的白衣,白衣白勝雪,人卻比衣白,綠水相映,花香環繞,與張若塵在西院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一樣的驚豔。

    在她身上,總有一種淡雅如詩的文墨氣質。

    聖書才女也有這樣的氣質,不過才女畢竟是活躍在朝堂之上,精於事故,心有憂患,胸藏謀略,或是家國庶民安危,或是稱量天下豪傑,終究是疲於奔波,活躍在紅塵之中。

    但是,洛水寒卻像是一個隱者,與世無爭,如一團霧,飄在天穹,不沾塵世之事。

    讓張若塵驚訝的是,洛水寒竟是已經達到聖王境界。

    洛水寒一直想走洛虛的路,實際上,她的天賦超過洛虛,洛虛當年也根本沒有她那樣的條件,是靠着自己的不斷努力,憑藉後天追上先天,纔有現在的成就。

    洛水寒除了自身的努力,更是站在洛虛這位巨人的肩膀上面,有洛虛爲她鋪路,她的修煉速度自然不慢。

    當然,洛水寒也必定有奇遇和機緣,否則達不到現在的高度。

    西院三魔,皆是奇女子,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際遇。

    再次見到洛水寒,張若塵想起曾經的種種,心中唏噓不已。

    “師姐。”張若塵道。

    洛水寒取出一隻水晶盒,遞給了張若塵,道:“你要的東西,就在裡面。”

    張若塵接過水晶盒,撐起空間領域之後,纔是將盒子打開。盒子設置有陣法,即便如此,依舊有兩道刺目的神光衝出來,像是裝着兩輪烈日一樣,蘊含恐怖的能量。

    “嘭。”

    連忙將盒子合上,張若塵壓制住激動情緒,不想在洛水寒的面前,表現得太過青澀,儘量成熟穩重的道:“多少聖石?”

    洛水寒輕輕搖頭,道:“只是一個小忙,不用支付聖石。”

    張若塵道:“洛虛前輩的好意,我心領了!但師姐應該知道,我張若塵並不喜歡欠別人,該多少就多少。”

    洛水寒陷入沉默,半晌後,道:“聖石就不用了!不過,倒真有一件事,或許要拜託你。”

    “什麼事?”

    “你應該知道洛水吧?”

    張若塵輕輕點頭。

    洛水寒道:“洛水與我們洛聖門閥有很大的淵源,隨着崑崙界開始復甦,洛水應該很快就會發生不小的變化,很多修士的目光,恐怕都會注意到那裡。”

    張若塵自然知道洛水不凡,洛虛修煉的洛水拳法,就是在洛水領悟出來。

    說不一定,根本就不是洛虛悟出,而是有別的秘密。畢竟,當初洛虛在武道四境,就已經精通洛水拳法。

    洛水拳法何等精妙,豈是一個黃極境的武者,可以參悟出來?

    當然,那是洛虛的秘密,他肯定也在努力隱藏那個秘密。洛虛能夠將洛水拳法傳給張若塵,已經是胸懷寬廣,張若塵自然也就裝着什麼都不知道,沒有刻意去問。

    “那我能夠做些什麼?將洛水收走?”張若塵道。

    洛水寒輕輕搖頭,道:“你收不走洛水的,那裡隱藏着一個天大的秘密,我和虛祖的機緣,都是在那裡獲得。”

    “洛水之畔的那些平民,多多少少都與我們洛聖門閥有一些關係。虛祖希望,你能夠將他們接走,不要死在戰亂之中。”

    張若塵答應了下來,道:“這只是一件小事!洛虛前輩的兩塊神石,我就收下了,當我欠他一個人情。你們洛聖門閥若是遇到麻煩,告訴我一聲,張若塵必趕去助一臂之力。”

    洛水寒淺淺一笑:“張若塵的一個人情,可是比再多的聖石都要貴重,這兩枚神石送得不虧。”

    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隨即取出一份清單,遞了過去,道:“我想要清單上面的材料,這對武市錢莊來說,應該不是難事吧?”

    洛水寒接過清單,細細看了一遍,道:“都是佈置陣法的材料,而且還是相當高明的陣法。給我一夜時間,明天早上,應該可以幫你收集齊全。”

    與洛水寒分開,張若塵就去見了雷景。

    雷景早就將他珍藏的最好的酒,從酒窖中取出,那酒,連他自己每年都只捨得嘗一口,但是此刻,他和張若塵卻是一碗一碗的對飲。

    一邊喝酒,他們一邊談着這些年的經歷。

    張若塵問到了曾經的師兄弟司行空和常慼慼,雷景不想瞞張若塵,直接告訴了他。當年,張若塵三脈盡廢,造成了不小的風波,很多與他有關的人都受到連累。那位性情灑脫的大師兄司行空,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不死血族殘忍的殺死,妻兒老小無一倖免,下場很慘。

    聽到此處,張若塵捏碎手中的酒碗,深深的自責,同時,心中更加痛恨不死血族。

    雷景又告訴他,常慼慼還活着,不過卻已經隱姓埋名,娶妻生子,過着凡人一般的生活。

    這一夜,雷景和張若塵談到了很多事和很多人,也不知喝了多少酒,都有一些醉意。

    或許是真的有些醉,雷景問到了黃煙塵。

    雷景知道,黃煙塵必定是張若塵最不想聽到的一個名字,若是還清醒,肯定不會開口詢問。

    張若塵搖頭,告訴雷景,沒有黃煙塵的消息。

    最後,張若塵也不知是真的喝醉了,還是心太累,估計讓自己喝醉。總之他趴在了桌子上面,迷迷糊糊聽到,雷景的嘆息聲:“哎!其實,她曾回過千水郡國……雲武王城……西院……見過一面……再也不會回來……鬼門……眼淚……”

    沒怎麼聽清,等到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張若塵徹底什麼都不記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