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清晨,空氣清冷,霧若雲橋。頂點更新最快

    洛水寒一夜未眠,各方調度,將那張清單上的材料準備齊全,裝在數十隻銅皮大箱裏面。

    張若塵一一清點後,滿意的點頭。

    清單上,有些材料極其罕見,張若塵都聞所未聞,以爲崑崙界根本沒有,心中頓時暗暗佩服:“武市錢莊果然神通廣大。”

    不愧是經歷了十萬年前那場大動盪都不滅的勢力,底蘊遠超張若塵的預估。

    中古時期,武市錢莊就是崑崙界龐然大物一般的頂級勢力,不止有一位神。

    支付了一大筆聖石後,張若塵向洛水寒詢問:“武市錢莊有宇宙虛空淚嗎?”

    幫沉淵古劍劍靈凝聚道體,是張若塵接下來着手要做的事。

    別的材料都已經準備齊全,只有宇宙虛空淚,還差了一些。張若塵並不指望武市錢莊真有宇宙虛空淚,這麼問,只是想碰運氣。

    洛水寒皺眉,道;“那是傳說中的珍奇之物,我也只是在古籍上面看到過,不確定錢莊有沒有。當然,我可以幫你問一下。”

    “好,那就有勞師姐,有消息即時通知我,聖石價格好商量。”

    張若塵將數十隻銅皮大箱,收進空間戒指,就去向雷景告辭,隨即,離開了千水王城。

    由魔音駕馭金步龍輦,急速向洛水行駛而去。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反正幽神殿暫時應該闖不進王山,時間寬裕,同時,張若塵也對洛水頗爲好奇,不僅僅只是因爲洛虛和洛水寒的機緣,更是因爲逆神碑。

    逆神碑的力量,是迄今爲止,張若塵見過的最爲詭異的力量,絕對大有來歷。

    而那半塊逆神碑,就是從洛水中打撈出來。

    半個時辰後,張若塵來到洛水之濱。

    數年前,張若塵爲了修煉洛水拳法和解開洛水的祕密,在此地待了一段時間。再次來到洛水,卻有些不敢認,以爲來錯了地方。

    這還是洛水?

    眼前是一望無垠的碧波,如一片遠古大洋。

    曾經的洛水,絕沒有這麼寬闊。

    而且,水面上飄着淡淡的煙霧,流動着神祕力量,阻擋張若塵的視線和精神力,使得他只能看到百里之內的水域,更遠處就是一片迷茫。

    張若塵展開一對龍翼,如同一隻人形大雁,飛落到水面,向水域深處行去。

    踏浪而行,大概走了百里。

    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是鬱金香的味道。

    很快,張若塵看見數裏之外,竟是真的一株鬱金香,足有塔樓那麼高,每一片花瓣都像是紅寶石雕琢而成,晶瑩欲滴,在朝陽的照耀下,顯得十分豔麗。

    “那是一株十萬年古聖藥。”

    張若塵極爲驚訝,心緒不受控制,變得格外激動。

    洛水中,不僅充滿天地聖氣,天地規則活躍,怎麼還冒出十萬古聖藥這樣的奇珍?

    太反常。

    洛水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也像王山一樣,是一處覺醒之地?

    “主人小心,那不是一株簡單的鬱金香,應該是兇性植物鬱金魔香,它散發出來的香味有極強的刺激性和誘惑性,能夠影響血肉修士的情緒和心神。”魔音道。

    張若塵立即停下腳步,屏住呼吸,調動淨滅神火,煉化吸入進體內的香氣。

    的確有問題。

    他的心境高深,怎麼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緒?

    煉化體內那股香氣後,張若塵的大腦一片通明,感知到了危險氣息,立即向後倒退。

    鬱金魔香,在兇性植物之中,不比食聖花弱多少,精通精神力攻擊,即便只是萬年年份,也能使用香味和精神力,影響方圓萬里的生靈。當然,那是指凡人,和蛇蟲鼠蟻之類的生靈。

    可是眼前這株,是十萬年年份。

    就算張若塵是聖王,一旦靠近過去,估計也凶多吉少。

    “不好。”

    張若塵發現鬱金魔香的花瓣,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華。

    “譁”

    血光,向四面八方擴散,瞬間就將天空和水域染成紅色。更加可怕的是,血光中,攜帶有一股極其強大的精神力。

    張若塵向前望去,只見,成千上萬尊血紅色的神魔騎士,向他洶涌而來。天地間,響起震耳欲聾的嘶吼和殺戮的聲音,震得他的聖魂都要離體飛出。

    “是精神力攻擊。”

    張若塵連忙取出虛妄珠,託在掌心。

    體內的聖氣瘋狂運轉起來,源源不斷向虛妄珠匯聚過去。

    一尊尊佛影,從虛妄珠中飛出,將張若塵包裹,像是數十位金身羅漢和菩薩在守護他,嘴裏念出洪亮的梵音。

    憑藉虛妄珠的精神力防禦,張若塵逃回岸邊,一直遁到數百里外,才停了下來。

    “好可怕,以我五十八階巔峯的精神力強度,都差點抵擋不住。”張若塵的臉色頗爲蒼白,精神力受到一定程度的創傷。

    吞服下一枚療養精神力的聖丹,花費一個多時辰,張若塵才完全恢復過來。

    再次來到洛水之濱,鬱金魔香早已消失無蹤。

    張若塵這次小心謹慎了許多,收斂身上的氣息,向洛水的深處水域潛去,但是,到達百里之外,再次遭遇巨大的兇險。

    身體不受控制向水下沉陷,就像是有一隻手,在拉扯他的雙腿。

    張若塵低頭一看,只見,水中竟是有着一道道玄奇的銘紋,那些銘紋,將他的雙腿纏住,向下拉扯,腰部都沉入進了水中。

    “譁”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力量,纔是掙脫水中的銘紋,逃回岸邊。

    接下來,張若塵又去探查了數次,一旦到達百里外,就會遇到一些銘紋,有的釋放出雷電,有的形成天火,有的甚至撕裂了空間。

    那些銘紋太可怕,絕不是聖王境生靈佈置的手段,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境界,不可能闖得進去。

    當然,張若塵也有一些收穫,在水面,採摘到十多株珍貴的聖藥。

    其中一次,他闖入到四百里之外的水域,看見水域的深處,飄着數座巨大的黑色島嶼。

    沒錯。

    的確是飄在水中,會緩緩移動。

    那幾座黑色島嶼,呈半球形,相當巨大,很像是一顆顆從天而降的星體。因爲隔得太遠,張若塵看不清島嶼上到底有什麼,只是能夠感應到一股若有若無的神威。

    張若塵不敢繼續去闖,立即退回岸邊。

    “難怪洛師姐說,我收不走洛水。洛水果然是非同一般,這裏到底隱藏着一個什麼大祕密?”

    “以前這裏,肯定有隱藏起來的空間,隨着崑崙界復甦,才逐漸顯露出來。算了,先將居住在水邊的平民,接入進乾坤界安頓下來,也算是完成對洛師姐的承諾。”

    洛水的水,盡數化爲了靈泉,凡人飲用可以百病不侵,益壽延年。

    張若塵沿着河道,向下遊行去。

    來到洛水邊的一座漁村,張若塵還沒走入進去,便是生出不祥的預想。

    村落異常安靜,聽不懂人聲和犬吠。

    張若塵走進漁村,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只見,漁村中的漁民,竟是全部都變成了乾屍,確切的說,應該是石屍。

    一位男童,站在村口,身體乾癟得只剩骨頭和皮,而且身體石化。

    若不是,男童穿着衣服,長着頭髮,張若塵還以爲是一尊石像。

    張若塵並不是一個冷血無情之人,看到此情此景,心中無比憤怒。他伸出五指,按在男童的額頭上面,細細的感應。

    “這是……地獄界石族修士的氣息……”

    “轟隆。”

    張若塵狠狠的一腳踩在地面,將方圓十數裏的大地都踩得沉陷,整個漁村都被埋進地底。

    繼續向下遊行去,張若塵經過的漁村和小鎮,皆是出現相同的情況。

    一個活口都見不到,全部都石化。

    雖然張若塵心中充滿怒火,但是,依舊保持着理智,發現了一處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點。

    就算是石族修士屠殺了那些漁民,可是,那些漁民體內的血液去哪裏了呢?

    要知道,人族的血液,對石族修士根本沒有用處。

    張若塵加快速度前行,來到洛水邊的一座古城。

    這座古城,名叫“洛城”,常住人口大概有數十萬。

    所幸的是,洛城中的人類,還沒有遭遇兇劫。

    張若塵在洛城中感受到了聖境修士的氣息,於是,戴着面具,收斂身上的氣息,悄悄走進城門。

    既然那些石族修士,將洛水周邊的漁民都殺死,也就肯定不會放過洛城中的人類。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妖魔鬼怪?”張若塵動了殺念,準備在洛城中守株待兔。

    洛城中,最大的一座酒樓,名叫虛聖樓,因洛虛曾光臨此樓而得名。

    張若塵一瘸一拐走進虛聖樓,便是感應到十數道銳利的目光,向他盯了過來。沒有在他身上感應到聖道氣息,那些目光,才又收斂回去。

    “竟然有這麼多強者匯聚到洛城,也不知,有沒有地獄界的修士,隱藏在其中。”張若塵心中暗道。

    虛聖樓的一位管事,見張若塵是一個瘸子,露出不悅的神色,道:“本店已經客滿,沒有多餘的位置,客官,你還是去別處吧!”

    張若塵在酒樓中掃視了一眼,看到角落處有一張酒桌,只坐着兩個人。一個揹着大砍刀,像是一個屠夫。一個白白胖胖,表情有些呆滯。

    “那裏不是還可以坐人?”張若塵指向那張酒桌。

    ……

    (這幾天都是凌晨兩三點才睡,實在有些扛不住,準備調整一下。今晚就不寫了,明天上午再寫。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