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叔,你真帥啊!你也是崑崙界的修士嗎?”

    那個清秀少女,絲毫沒有因爲,張若塵的修爲強大,感覺到害怕和敬畏,依舊相當活潑可愛,一計粉拳打在他胸口。

    張若塵目光看向清秀少女的身後,隨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拖到身後,道:“遇到惡人,千萬別逞能,會吃虧的。”

    “瘸子,你嘴巴放乾淨一點,說誰是惡人呢?”

    天明子、天絕子、天傷子,三人走出雅間,出現到大堂。

    “唰唰。”

    天元六子的另外二人,天虛子和天金子,則是化爲兩道白光,衝出虛聖樓,前去查看天餘子的傷勢。

    張若塵道:“一言不合就要殺人,還不是惡人?”

    “凡人也是算是人?”天絕子道。

    聽到這話,張若塵的眼睛深深一縮。

    “你們人類真奇怪,明明自己就是從凡人修煉成聖。現在卻說凡人不是人,有意思,真有意思。”黑鳳凰似乎是不懼天元六子,如此諷刺了一句。

    天明子瞪了天絕子一眼,將他攔了回去。

    天明子是天元六子之首,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頭戴青色道冠,有着幾分儒雅氣質,那雙眼睛卻頗爲銳利,有一絲絲電光,在眼球上面流動。

    張若塵雙瞳中的神印運轉起來,與天明子對視,氣勢上並不弱於他。

    片刻後,天虛子和天金子攙扶着天餘子,回到虛聖樓。

    天餘子的聖衣已經破碎,猶如布條一般,胸口有些凹陷,肺葉被張若塵一拳打碎,聖魂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傷,正用一雙惡狠狠的眼神盯着張若塵,道:“師兄,一定殺了這個雜碎,爲我報仇。”

    天明子不動聲色,道:“閣下能夠一拳擊傷我師弟,必定不是無名之輩。不妨報上名號,讓大家都認識認識。”

    “沒那個必要。”張若塵道。

    天絕子眼神很是兇厲,摩拳擦掌的道:“給臉不要臉!師兄,別攔着我,讓我廢了他,給師弟報仇。”

    黑鳳凰那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天宮和功德神殿有規定,聖境修士禁止在人類城池中爭鬥,不然會遭到天罰審判。”

    天明子的眉宇一皺,攔住脾氣暴躁的天絕子。

    若是,在場只有他們天元六子和那個瘸子,天明子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剋制,哪怕戰鬥餘波會鎮殺整座城池的平民百姓,也肯定要爲天餘子報仇。

    甚至,他會利用瘸子“在乎凡人生死”的弱點,對付瘸子。

    但是,在場的聖境修士不少,一旦發生了那樣的事,肯定有人會收集證據,告到天宮,對他們天元六子會相當不利。

    “師兄。”

    天絕子很是憤怒,向天明子傳音:“直接將在場的聖境修士,全部收拾掉,包括那黑鳳凰和白朱雀。擒拿她們,將聖蠱種在她們身上,讓她們成爲我們的奴僕,到時候,想怎麼擺佈她們就怎麼擺佈。嘿嘿。”

    天明子道:“黑鳳凰和白朱雀都是修爲境界超過七步聖王的強者,想要擒拿她們,談何容易?而且,瘸子的實力也很強大,不容小覷。”

    最後,天明子的目光,盯向遠處那個着裝雍容華貴的老嫗,似乎是清秀少女的長輩。

    表面上看,那個老嫗,只有魚龍第九變的境界。但是,天餘子釋放出來的聖威,卻對她沒有一絲一毫的影響。

    只能說明,那個老嫗隱藏了修爲。

    以天明子的修爲,卻看不透她,心中自然還是有些忌憚。

    “先離開洛城,等到他們出城落單的時候,再一一下手。”天明子向另外幾人傳音。

    “暫住。”

    那個着裝雍容華貴的老嫗,輕輕咳嗽了兩聲,站起身來,向天元六子走過去。雖然,沒有散發出強大的聖威,但是她身上自帶的一股氣勢,卻給人強大的壓迫感。

    屠夫和呆子對視了一眼,眼中首次露出警惕的神色。

    黑鳳凰和白朱雀略微有些詫異,眼眸中,帶有一絲驚色。很顯然,她們的閱歷並不深,又一次看走了眼。

    “婆婆。”

    清秀少女向那個老嫗走過去,將她攙扶住。

    天明子體內的聖氣運轉起來,大量聖道規則向雙手匯聚,處變不驚的道:“老人家有什麼指教?”

    “沒什麼指教,就想殺個人。”老嫗淡淡的道。

    “殺誰?”

    老嫗擡起手指,指向天餘子,道:“小鯉是老身來到崑崙界,選中的衣鉢傳人。有人要殺她,老身當然要爲她做主。”

    “這裡面恐怕有誤會!”天明子道。

    “沒有誤會。”

    天絕子冷笑一聲:“老婆子,你當我們天元六子是軟柿子,想殺誰就殺誰?”

    老嫗擡起頭來,露出一雙灰色的眼睛。

    那雙眼睛也不知具有什麼魔力,只是盯了天絕子一眼,天絕子便是渾身輕輕一顫,如見鬼神一般,一個字都不敢再說。

    天明子意識到,眼前這個老嫗必定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連忙道:“天宮有禁令……”

    話還沒有說完,天明子的身後,響起一聲慘叫。

    天明子轉過身望去,只見,天餘子的眉心出現一個血孔,有着一縷縷黑霧,從血孔中逸散出來。

    只是一瞬間,一位七步聖王便是生機全無,化爲一灘黑血。

    就連張若塵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以他的眼力,也沒有看清老嫗是怎麼出手。

    老嫗和清秀少女向外走去,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犯了錯,就應該受到懲罰。”

    天明子擁有九步聖王“規則小天地”的修爲境界,但是,此刻卻不敢出手,額頭上直冒冷寒,十分懷疑那個老嫗已經修煉出道域。

    道域一成,也就已經觸摸到大聖的門檻。

    老嫗和清秀少女,離開了洛城。

    天元六子……確切的說,現在應該是天元五子,則是向着另一個方向而去。

    夜幕降臨,今夜無月。

    洛城很快就被黑暗吞噬,洛水上的風,吹進洛城,顯得格外寒冷。

    或許是因爲看出張若塵是一個聖王境高手,虛聖樓中的聖境修士,很快就與他打成了一片。從他們的嘴裡,張若塵瞭解到了一些東西。

    原來,他們聚集在洛城,是想要去洛水深處水域碰運氣,採摘聖藥,尋找無上機緣。

    “據說,有星無月的夜晚,星辰倒映在水面形成的斑點,可以指引修士進入洛水深處。平時的時候,洛水的深處水域,被古老的銘紋覆蓋,根本闖不進去。”一位名叫林碩的一步聖王,如此說道。

    “有星無月。”

    張若塵唸了一聲,記了下來。

    另一位半步聖王境界的修士,道:“天元六子都是相當厲害的人物,特別是天明子,更是達到九步聖王境界。兄臺得罪了他們,今後一定要萬分小心。”

    黑鳳凰素手纖纖,端起一隻夜光杯,對張若塵發起邀請,笑道:“瘸子,我有萬年金光葡萄釀的美酒,要不要喝一杯,大家交個朋友?”

    在場的聖境修士,皆是露出羨慕的神色,慫恿張若塵趕緊過去。

    太白界的黑白雙驕,是相當有名的天之驕女,美貌與《九仙美人圖》上的那幾位比起來,或許差了一些。但卻是一界最頂尖的美人,一般的修士,哪有資格得到她們的邀請?

    張若塵的實力夠了,而且人品,也得到她們的肯定,纔有如此殊榮。

    張若塵對黑鳳凰有些好感,於是走了過去,笑道:“鳳凰仙子也是來洛水尋求機緣?”

    聽到“鳳凰仙子”的稱呼,黑鳳凰露出一絲笑容,道:“是,也不是。對了,你去真理天域修煉過吧?”

    張若塵心中微微一驚,道:“仙子是如何知曉?”

    “沒有去真理天域修煉過的修士,對力量的控制,怎麼可能達到你那樣的程度?”黑鳳凰道。

    張若塵道:“這麼說,二位仙子也去真理天域修煉過?”

    黑鳳凰點了點頭,道:“能夠去真理天域修煉的人物,必定是一界的頂尖天驕,擁有跨境界戰鬥的實力。你有沒有參加封神臺大會?”

    張若塵正在思考如何回答的時候,地面輕輕一顫。

    “轟隆隆。”

    洛城外,響起持續不斷的巨響,大地震動得越來越劇烈。

    白朱雀聲音輕柔的說出兩個字:“來了!”

    二女不再與張若塵交流,化爲一白一黑兩道流光,衝破屋頂,出現到虛聖樓的頂部。

    樓中的聖境修士,紛紛衝了出去,飛到城中地勢較高的位置。

    張若塵手持光華內斂的八龍傘,撐着身體,站在街道上,向上眺望。只見,洛城的上空,四面八方涌來層層疊疊的黑雲。

    一團暗紅色的光芒,在黑雲中閃爍。

    洛城外,地底衝出一塊塊巨石,化爲一座數百米高的環形石山,將整個城池包裹。

    “果然是地獄界石族的氣息。”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殺意。

    “嗷!”

    環形石山中的石頭,不斷滾動,組合成一尊又一尊石人,很快便是形成一隻石人大軍,將洛城包圍起來。

    黑鳳凰的背部,浮現出一對數十丈長的黑翼虛影,渾身爆發出強大的聖威,劍指夜幕中的一個方向,道:“石開,我們姐妹二人已經等你多時,還不現身?”

    ……

    (歡迎各位書友關注萬古神帝的微信公衆號“feitianyu5”,或者直接搜索“飛天魚”,添加關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