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開是誰?”

    張若塵心中正生出疑惑,就見,天邊一大片火石飛來,如同流星雨一般,劃破夜幕,發出“轟隆隆”的聲音,轟擊向洛城。

    不好。

    若是讓那些火石墜落下來,城中的聖境修士,或許能夠保住性命。但是,平民百姓,卻必定難以逃出生天。

    洛城中平民和武者,皆是心驚膽顫,很多都跪伏到了地上。

    “末日……是末日來臨了……”

    “求各位聖師救一救我們,全城百姓感激不盡。”

    ……

    …………

    城中的聖境修士,皆是面色凝重,只想保存實力,應對城外的地獄界大敵,根本沒有打算要保護洛城中的人類。

    保護凡人,只會將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

    “譁——”

    張若塵的衣袖一揮,十八根陣旗飛出去,插在洛城的十八個方位。

    那是小黑煉製的陣旗,名叫“焚天煉地陣”,據說,此陣是九品陣法,需要一百零八杆陣旗,才能爆發出全部威力。

    但,因爲資源有限,當時它只煉出了十八杆。

    當然,此陣到底是不是叫做焚天煉地陣,就不得而知,畢竟小黑取名字一貫很浮誇。

    “陣起。”

    張若塵大吼一聲,頭上長髮飛揚起來,體內衝出一圈圈聖光,將整個洛城籠罩。

    聖光中的聖氣,注入十八杆陣旗。

    頓時,旗杆化爲磨盤那麼粗的鐵柱,旗子展開,遮天蔽地。

    密密麻麻的火焰巨蛇,從戰旗中涌出,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張巨大的網,包裹住下方的城池。

    “轟隆。”

    “轟。”

    數以萬計的火石,墜落下來,與焚天煉地陣碰撞在一起。

    這一波攻擊,整整持續了十數個呼吸的時間才結束,所有火石都被陣網擋住。城中的平民百姓,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很多老人直接被嚇得軟癱在地上。

    那些聖境修士,都露出詫異的神色。

    不僅僅只是詫異,那個瘸子,居然會出手救洛城的凡人。更是詫異,他擁有一套如此厲害的陣旗。

    瘸子當真是個厲害人物。

    就在所有聖境修士,都有些放鬆的時候。

    虛聖樓中,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一尊比虛聖樓還要巨大的石人,從地底衝出,瞬間將足有二十餘丈高的楠木鼓樓,撕裂成碎片。

    石人的雙手,擒拿住黑鳳凰和白朱雀,將她們從半空拉扯下來。

    “不好,石開竟然藏在……城中……”

    黑鳳凰和白朱雀被打得措手不及,正想揮動聖劍,擊碎石開的雙手脫困出去。卻發現,石開的雙手佈滿銘紋,將她們全身力量死死壓制。

    “石族大聖刻錄的禁道銘紋。”白朱雀臉色變得蒼白。

    “兩個臭娘們,追了本王數十萬裡,今日,本王要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巨大石人嘴裡,發出憤怒的爆吼聲,雙眼散發出火光。

    “黑鳳凰和白朱雀都是一等一的天之驕女,實力不在那石人之下,卻被石人輕鬆偷襲得手,戰鬥經驗也太不足。”張若塵搖頭暗歎。

    此刻,張若塵要全力以赴控制焚天煉地大陣,抵禦城外的那些石人,根本無法出手去助她們。

    那尊石人也不知是抱着什麼目的,將黑鳳凰和白朱雀狠狠扔在地上,轟擊了數十拳,打成重傷,隨後使用出兩根鐵鏈鎖住她們的脖頸,拖着她們,向城外走去。

    黑鳳凰和白朱雀身上的繭狀護體聖罡,早已破碎,露出美得令人窒息的仙顏。恐怕任何男性修士看到她們的美貌,都會心生愛慕和憐惜。

    但是此刻她們卻很慘,雙手緊緊抓住脖頸上的鐵鏈,掙脫不開。

    “放開兩位仙子。”

    有聖境修士衝出去,想要救黑白雙嬌。

    “滾開。”

    石人那長達十丈的巨臂,隨手一揮,形成一股聖氣浪,將他們拍死,化爲一團團血霧。

    “轟!轟!轟!”

    石人走過,石板地面上,留下一連串破碎的大腳印。

    眼看就要走出洛城,張若塵全力以赴爆發,體內的聖氣猶如潮水一般向外傾瀉。

    焚天煉地大陣跟着釋放出大片火焰,化爲數丈高的火焰大浪衝出去,將城外那數萬尊石人,全部都煉成岩漿。

    名叫“石開”的石人,豁然轉過身,盯向站在街道中心的張若塵,發出笑聲:“竟然還有一個高手,齊嘯天,他就留給你收拾了!”

    石開迎着陣旗散發出來的火焰,走到其中一杆陣旗旁邊,石臂抓在了旗杆上面。

    “什麼?”

    張若塵微微一驚,發現陣旗散發出來的火焰,竟是奈何不了石開。

    它的石身上,浮現出網狀的赤色銘紋,火焰根本無法靠近。

    石開將陣旗拔了起來,隨後,向張若塵投射過去。

    石開的修爲相當強橫,怕是已經達到八步聖王的巔峰,加上他那一身恐怖的力量,張若塵還真不敢與他硬碰。

    張若塵閃電一般,向後退避。

    “轟隆。”

    陣旗插在張若塵剛剛站立的位置,磨盤那麼粗的旗杆,全部沉入進地底。周圍則是拱起大量碎石,將很多房屋震得倒塌。

    石開不再理會張若塵,拖着黑鳳凰和白朱雀二女,大步向黑暗中走去。

    “它怎麼會放過洛城中的人類?”

    張若塵有些疑惑,正想追上去救黑鳳凰和白朱雀,驀地,頭頂上方的烏雲被血光衝破,一隻交織着無數炫紋的鼎爐,懸浮在血光之中。

    血紅色的鼎爐,足有一座宮殿大小,上面印着一些古老神奇的紋印。

    張若塵豁然停下腳步,定睛一看,只見,那血紅色的鼎爐中,竟是有無數人類的鮮血。

    “哧哧。”

    鼎爐光芒暴漲,散發出一股奇異的力量。

    洛城中的人類,感覺到極其痛苦,全都都發出慘叫聲。他們體內的血液,不受控制,在衝擊血管,似乎是要從體內飛出去。

    “原來就是這件鬼東西,吞吸了那些漁民的血液。”張若塵激發出火神拳套的力量,雙臂燃燒起來。

    屠夫和呆子,大搖大擺從廢墟中走出。

    屠夫的身形魁梧,自帶一股濃烈的煞氣,道:“小兄弟,你不是齊嘯天的對手,他就交給我們收拾,你去救那兩位美人兒吧!”

    “英雄救美,我不喜歡。”

    呆子笑眯眯的道,就像一尊彌勒佛一樣。

    屠夫擡起頭來,看向天穹那隻血紅色的鼎爐,道:“我們二人一直在調查,到底是誰在洛水邊興風作浪,所以……纔會……在……在洛城……”

    “嘭。”

    屠夫仰頭倒在地上,頭都撞在一塊碎石上面。

    “小心。”張若塵以爲屠夫遭到了偷襲,立即激發出文字鎧甲,露出警惕之色。

    呆子則是依舊面帶笑意,罷了罷手,道:“沒事,沒事,他暈血!”

    張若塵愕然。

    暈血?

    “轟隆。”

    呆子身上的氣勢豁然一變,全身散發出奪目的金光,一尊金色寶塔的虛影,從體內衝出,包裹全身。

    他的那雙赤腳,猛然在地上一蹬,如同炮彈一般沖天而起。

    “嘭。”

    金色寶塔衝到天穹,與血紅色的鼎爐碰撞在一起。

    一塔一爐,竟是飛到雲層之上。

    “轟隆”一聲,強勁的聖力波動,在天穹爆發出來,將方圓千里的烏雲全部都震碎。

    那個人畜無害,還十分貪吃的呆子,竟是一個超級猛人?

    張若塵有些蒙圈,又看了看因爲暈血倒在地上的屠夫,頓時心中有些凌亂。

    不再多想,張若塵背起暈厥過去的屠夫,釋放出空間大挪移,瞬間便是衝出洛城。大袖一招,他收回十八杆陣法。

    大概追了四百里,張若塵看見遠處的石開,心中微微一喜。

    黑鳳凰和白朱雀,都是還算不錯的聖境修士,不會濫殺崑崙界的凡人,而且也是竭盡全力在對付地獄界的修士。這樣的兩尊強者,張若塵不希望她們隕落。

    當然,張若塵也清楚,若是正面對抗,自己多半不是石開的對手。

    因此,這一戰,只能智取,不可硬拼。

    黑鳳凰和白朱雀看見追在後方的瘸子,皆是一喜,彷彿是兩個即將溺亡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石開向身後瞥了一眼,石質的臉上,露出一道笑意。

    “譁——”

    夜幕中,突然飛出一片血雨。

    那是一羣血蝙蝠,至少都有簸箕那麼巨大,爪子就像利劍一樣尖銳。有的血蝙蝠,大得就像是一座小山,散發出強橫的聖威。

    張若塵被血蝙蝠包圍,一連滅掉了數百隻,不想再與它們糾纏,準備動用出空間挪移,繼續去追石開。

    突然……

    張若塵在其中一隻血蝙蝠的背上,看到一道熟悉的纖細身影。

    “是她,她居然沒死。”張若塵很詫異。

    血蝙蝠的背上,站着一位充滿邪性美的女子,雪白的嬌軀,被血紅色的霧氣包裹,使得那飽滿的胸/峰,纖細的柳腰,筆直的長腿,顯得若隱若現,極具勾魂魅力。

    此女,正是不死神殿的神女,熒惑。

    池瑤成神之後,便是去斬殺了不死血族的十位血帝,此後,朝廷大軍大規模進入北域,將不死血族在崑崙界的勢力清剿乾淨。

    誰能想到,這個妖女還活着?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