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熒惑沒有認出張若塵,手持萬獸寶鑑,操控成千上萬只血蝙蝠,將張若塵圍得密不透風。

    “嘩嘩。”

    片刻後,血蝙蝠散開。

    那個瘸子竟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被啃食殆盡了嗎?”

    熒惑兩條彎彎的黛眉,輕輕一蹙,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那個瘸子,追擊石開,自身實力必定不凡,怎麼如此不堪一擊?

    張若塵早已到了數百里外,爲了救人,他沒有與熒惑纏鬥,而是使用空間挪移遁走。

    此刻,他一手抓着沉淵古劍,一手提着八龍傘,攔截住了石開。

    石開停下腳步,俯視下方宛如螞蟻一般的張若塵,道:“你能逃出洛城,說明還是有些本事。可是,爲何要追上來送死呢?”

    張若塵盯着石開手中的鐵鏈,思考對策,暗道:“只有斬斷鐵鏈,放出黑鳳凰和白朱雀,才能收拾掉石開。”

    石開似是看出張若塵在想什麼,大笑一聲:“天明子,你們還不現身?”

    張若塵感受到,五道強橫的聖氣波動,從夜幕中傳出,頓時心猛然一沉,意識到自己落入石開的陷阱。

    當然,這陷阱,未必是爲他設置,只是他剛好跳了進去。

    一道道笑聲,在虛空響起。

    隨即天元五子走了出來,出現到張若塵的五個方位,將他包圍。

    看到天元五子,黑鳳凰和白朱雀皆是花容失色,相互對視一眼,露出苦澀的笑容。今日,她們恐怕真的是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天明子手捋青須,頗爲得意的笑道:“瘸子啊!瘸子!你太喜歡多管閒事了,註定會有今日一劫。”

    張若塵很快就恢復鎮定,道:“你們天元六子在天軌界,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居然與地獄界的修士合作,就不怕我告到天宮?到時候,不僅你們得死,你們的宗門也得大禍臨頭。”

    天明子有恃無恐,道:“瘸子,你好歹也是修煉到聖王境界的修士,怎麼那麼天真?天下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就算我們與石開合作又如何?只要殺了你,還有誰知道?”

    “那你們最好祈禱真的能殺了我。”張若塵道。

    石開不想在這裡久待,道:“本座已經擒住黑鳳凰和白朱雀,帶了過來,現在,你們是不是可以使用聖蠱,先中在她們身上?這兩個臭娘們的實力,可是相當強橫。若不是你們,將本座帶進洛城,放置在虛聖樓中,本座根本無法悄聲無息的靠近她們。想要偷襲得手,更是難如登天。”

    黑鳳凰和白朱雀終於明白被偷襲的原因,頓時氣得抓狂,恨不得將天元五子碎屍萬段,摧骨揚灰。

    天明子道貌岸然的一笑:“放心,只要中下聖蠱,就算她們的精神意志再強,都得變成兩個聽話的乖乖女。這份禮物,戒師伯肯定會非常喜歡,以後我們的合作機會會更多。”

    這些人,似乎是以爲張若塵死定了,什麼秘密都敢當着他的面講出來。

    “天明子,你敢不敢與我一戰?”

    黑鳳凰從地上爬了起來,鳳眸中,散發出銳利的寒光。

    不過,此時的她卻很狼狽,身上的黑色絲綢長裙多處被磨破,露出沾着塵土的雪白肌膚,修長的美/腿幾乎完全暴露在衆人眼前,就連蕾絲裘褲都露了出來。

    天元五子盯在她那誘死人不償命的嬌軀上面,皆是笑了起來。其中,天金子和天絕子的眼中,閃爍着淫/邪的光芒,充滿佔有慾。

    “黑鳳凰和白朱雀,可是太白界最負盛名的天之驕女,不如在送給戒師伯之前,我們先玩一段時間?”天金子道。

    天明子依舊是一臉正氣,不過卻輕輕點了點頭。

    黑鳳凰看看天元五子的眼神,豈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貝齒狠狠的一咬,立即就向他們衝了過去。

    “嘭。”

    石開的手臂一扯,將黑鳳凰拖回,柔軟的玉/軀重新摔在地上。

    天明子徑直走了過去,取出一隻瓷瓶,笑道:“想要與我戰,可以啊,等給你中下了聖蠱,我們戰上幾天都可以。”

    黑鳳凰面若死灰,不願受辱,想要自爆聖源。

    但是,石開手中的鐵鏈,禁錮住了她體內的聖氣。

    白朱雀的面容楚楚可憐,凝白脖頸上的鐵鏈,本就讓這位高貴的天之驕女,感覺到相當屈辱,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狗一般被拴着。若是被中下聖蠱,她不敢想象,以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你們真當我不存在嗎?”

    張若塵的腳下踩着火焰,激發出沉淵古劍中的銘紋,爆射了出去,衝向石開。

    “哈哈!瘸子你不想着怎麼逃命,竟然還敢出手,像你這麼愚蠢的聖王境修士,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天絕子的聲音狂放,取出一柄戰斧,向張若塵橫掃了過去,自信滿滿的道:“誰都別出手,我要親手爲天餘子師弟報仇,將瘸子的另一條腿打瘸。”

    戰斧足有門板那麼巨大,瞬間爆發出五耀圓滿力量。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身體如陀螺一般旋轉起來,沉淵古劍與戰斧接連不斷的碰撞在一起。

    “嘭嘭。”

    最後,似乎是扛不住天絕子的力量,張若塵的身體,向遠處拋飛出去。

    “我乃是八步聖王,瘸子,你還差得很遠。”

    天絕子跳躍而起,趁勝追擊,雙手舉着戰斧,猛然向張若塵劈了下去。

    戰斧還沒有落下,地面已經被斧頭散發出來聖勁,撕裂開一道數十丈長的裂痕。若是落下,怕是千丈高峰,都得劈成兩半。

    天絕子臉上帶着猙獰的笑意,似乎是想虐殺張若塵,因此,這一斧,是劈向張若塵的右腿。

    張若塵的眼中,有着一道戲謔的笑意一閃而過。

    若是真拼力量,以張若塵五步聖王境界,未必拼得過天絕子。

    但,張若塵不僅是一位武者,更是一位時空掌控者。

    “譁”

    天絕子眼前一花,那個瘸子,竟是消失不見。

    不好。

    天絕子的反應迅速,手掌在腰部一拍,立即激發出藏在腰帶中的符,形成一層防禦罩。

    張若塵並沒有攻擊天絕子,而是挪移到天明子和黑鳳凰的不遠處,向他們飛奔了過去。

    天明子正要中蠱,驀地,眼神斜瞥,“可惡,天絕子怎麼連一個瘸子都收拾不了?”

    天明子的修爲,達到九步聖王,五指向虛空一按,足有七萬多道掌道規則浮現在手掌上面。隨着手掌前推,一股洶涌滂湃的力量,轟擊出去。

    張若塵的視線,完全被一道手印覆蓋。

    那隻手印,像是有無窮巨大,五根手指伸入天穹,手掌則是如同一片大地飛來。

    шшш_ Tтká n_ C〇

    黑鳳凰心知瘸子必定擋不住這一掌,閉上眼睛不敢看。但是,瘸子拼死也要救她的這份心意,她卻是烙印到了心中。

    以前,即便是名動天庭的英傑,想要追求她,她都是以“不成大聖,不結道侶”的理由拒絕。

    但是此時此刻,她卻在想,若是能夠渡過今日的難關,就算瘸子身有殘疾,長得再醜,也要給他一個機會。

    心念想到此處,耳邊傳到一道清脆的碎響。

    “啪。”

    纏在她脖頸上的鐵鏈,被一道劍道玄罡斬斷,瞬間渾厚的聖氣充斥全身。

    黑鳳凰豁然睜開一雙美若星辰的眼眸,只見,瘸子竟然站在她的身旁,也不知他剛纔是如何避開了天明子的那一掌?

    此刻,黑鳳凰突然生出一種奇怪的情緒,瘸子怎麼這麼高大偉岸,這麼威風凜凜?

    “出手。”張若塵道。

    黑鳳凰點頭,眼眸中露出森寒若劍的光芒,晶瑩如玉的嬌軀中,涌出一片黑色火焰,瞬間便是將方圓百里都化爲火域。

    “修爲竟然如此強大。”

    張若塵被那股火焰力量,震得向後倒飛數十丈遠。

    “剛纔,你們侮辱了本姑娘,現在就得承受應有的怒火。”

    黑鳳凰的背後,浮現出一對巨大的黑色鳳凰羽翼,雙翼如同黑色的天刀,向天明子揮斬了過去。

    處於暴怒狀態的黑鳳凰,實力比平時更強幾分,將還處於錯愕狀態的天明子,打得飛到數裡之外。

    天明子並沒有受傷,穩住了身形,先是盯着黑鳳凰,又是盯向張若塵,嘴裡低聲的念道:“空間力量,瘸子是空間修士。”

    黑鳳凰竟然脫困,石開和天元五子中的另外四人,皆是臉色一變,立即向她衝了過去,想要將她重新鎮壓。

    就在這時,張若塵再次動用出空間挪移,出現到石開的身旁,閃電般出手,劈斷纏在白朱雀脖頸上的鐵鏈。

    頓時,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從白朱雀的嘴裡吐出。

    音波強橫到了極點,即便是在數千裡之外,都能隱隱聽見。

    白朱雀不再像平時那麼文靜,此刻怒火沖天,長髮飛揚,飛到了半空,將整個天空都映照成了白色。

    “你們將要承受朱雀的怒火。”

    白朱雀直接用出最強底牌,手持白月,從天而降,飽含怒意攻伐向下方的石開。

    白月,是一件至尊聖器的一角碎片,大概只有巴掌大小,雪白如玉,晶瑩通透。

    “哧哧。”

    密密麻麻的至尊銘紋,在白月上面交織,並且散發出一絲絲至尊之力。

    石開顯然是知道白月的厲害,嘴裡發出一聲大吼,雙掌上的大聖銘紋浮現出來,打出一道中階聖術級別的掌法,與白朱雀打出的攻擊對碰。

    “轟隆。”

    白月如同一道白色光柱,擊碎石開的右掌,從掌背穿透了過去,又擊在石開的右腳,“嘭”的一聲,右腳被轟擊成了石頭碎片。

    白月爆發出來的力量餘波,則是震得衆人腳下的大地向下沉陷,形成一大片凹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