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自量力。”

    天明子站在玄武虛影中心,無視迎面而來的屠夫。

    六甲吞雲陣最厲害之處,就是防禦,豈是一個粗陋大漢能夠攻破?

    “玄武破虛。”

    天明子輕念一聲。

    玄武虛影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光紋,隨即,擡起一隻柱子那麼粗的腳掌,向屠夫踩了過去。

    “沙沙。”

    屠夫身體四周的草木和碎石,被盡數震飛出去。

    屠夫不僅不退,反而大笑一聲,單手伸出,一隻巨大的手爪呈現出來,撐住玄武虛影的腳掌。

    “怎麼可能?”

    玄武虛影中的天元四子,皆是目瞪口呆。

    屠夫反手一刀揮斬出去,拖出一道光河般的刀氣,以摧枯拉朽之勢,將玄武虛影斬破。

    “噗嗤。”

    天元四子中的天金子、天虛子、天傷子,當場便是被斬斷成兩截。即便是修爲達到九步聖王境界的天明子,也是如同炮彈般飛出去,撞入進數十里外的一座大山裡面。

    黑鳳凰美眸中露出驚詫之色,哪裡料到,屠夫竟然如此強悍,隨手一刀而已,切割六甲吞雲陣,如切菜一般輕鬆。

    “哈哈!一羣跳樑小醜,不堪一擊……不堪……”

    屠夫話未說完,便是仰身倒在地上。

    “發生了什麼事?”

    黑鳳凰以爲屠夫遭到暗算,立即撐起黑色火焰防禦罩,將她和張若塵籠罩。

    張若塵淡淡的道:“不用那麼緊張,他暈血。”

    黑鳳凰那雙極美的眼眸,眨巴了兩下,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半晌後,道:“我去收拾天明子,這裡交給你了!”

    “唰”的一聲,黑鳳凰消失在原地。

    聖王級別的修士,被斬斷成兩截,只要聖魂不滅,依舊不會死去。

    因此,張若塵凝聚出三道劍罡,穿透天金子、天虛子、天傷子的眉心,才放心大膽的走過去。

    取出陰瓶,張若塵開始收集三人的殘魂。

    食聖花衝了出來,紮根在地面上四位聖王屍身上,吸食起來。

    等到黑鳳凰提着重傷暈厥的天明子返回的時候,四具聖屍已經化爲乾屍,寒風一吹,“啪啪”的聲音響起,變成四堆鬆散的泥土。

    “嘭。”

    黑鳳凰將天明子丟到地上,使用一根專門禁錮聖王的繩索,鎖在天明子的脖頸位置。

    “還留他性命幹什麼?”張若塵道。

    黑鳳凰的睫毛上翹,長髮在風中飛揚,笑道:“就這麼殺死,豈不是便宜了他?再說,天明子等人只是馬前卒而已,他們的背後,還有厲害人物。想要給本姑娘中蠱,收本仙子做奴僕,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聽到“本仙子”三個字,張若塵感覺怪怪的,以前黑鳳凰可不是這樣稱呼自己。

    當然,以黑鳳凰的修爲和美貌,倒是陪得上“仙子”的稱號。

    張若塵揹着雙手,道:“你是準備將他押解去功德驛站,交給天宮和功德神殿審判?”

    “沒錯。”

    黑鳳凰又道:“勾結地獄界的生靈,謀害天庭戰友,可是重罪。不僅天明子得死,他背後的人也得死,甚至,天元神宗都得付出一些代價。”

    張若塵的目光,在黑鳳凰的身上盯了盯,道:“仙子還是先換上一件聖衣,不然這麼站在我的面前,太吃虧了!”

    黑鳳凰身上的絲綢長裙破爛不堪,露出大片大片雪白香/豔的肌膚。

    “沒關係,就當是報恩了!”

    黑鳳凰大膽的說道,還向張若塵拋過去一個風情萬種的眼神,在故意調戲他。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拖着地上的屠夫,轉過身,向遠處行去。

    遇到黑鳳凰這樣主動、大膽、直爽的女子,張若塵是一點都不敢招惹,一旦讓她產生了某種誤會,最終恐怕是會傷到她。

    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

    “這個死瘸子,品行也太正了一點吧!一位活色生香的絕世美人,站在他的面前,他卻轉身走掉。”

    黑鳳凰輕輕咬了咬充滿彈性的紅脣,盯着張若塵一瘸一拐的背影,眸中笑意漣漣。

    “譁”

    一道白光,從天而降,落到地面,凝成一道傾世絕塵的身影。

    正是白朱雀。

    “石開見天明子被擒,便是施展出土行遁術逃走。只要是在陸地上,想要擒拿和殺死石族修士,太難了!”

    白朱雀很是遺憾,眸中依舊閃爍着仇恨光芒。

    此次,她和黑鳳凰,在石開的手中,可以說是丟盡顏面。

    若不是張若塵出手相救,她們很可能會萬劫不復。

    這個仇,大如天。

    緊接着,白朱雀又道:“不過,石開已經被我打成重傷,短期之內,應該是不會出來興風作浪。”

    黑鳳凰換上一件極盡華麗的千羽鳳凰聖衣,五光十色,暗香浮動,將仙軀的曲線淋漓盡致的展露出來。

    都說人靠衣裝,此言果真不假。

    黑鳳凰本就氣質絕佳,穿上這件聖衣,更是美麗動人,猶如一位鳳凰天女下凡塵。

    白朱雀眸中露出一絲異色,道:“師姐,這件千羽鳳凰聖衣,太招搖了!你不是說,出門在外,要儘量低調嗎?”

    黑鳳凰沒有理會白朱雀,而是在張若塵的面前轉了一圈,銀鈴般的笑道:“瘸子,這件聖衣漂亮嗎?”

    “漂亮。”張若塵道。

    黑鳳凰道:“那是聖衣漂亮,還是我更漂亮?只能回答一個。”

    張若塵自然不會認爲,聖王境界的黑鳳凰,只因爲因爲救了她一次,便會愛上一個都沒見過真面目的瘸子。

    很顯然,黑鳳凰是將他當成了一個不懂情調的木頭,故意想要惹一惹他。

    張若塵順從她的心意,道:“當然是你更漂亮。”

    “呵呵。”

    黑鳳凰嫣然一笑,道:“那麼,若是本仙子給你一個追求的機會,你要嗎?”

    白朱雀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顯然是在思考,黑鳳凰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同時也在考慮,要不要將她心中的猜測,告訴黑鳳凰。

    “仙子就別再拿在下開玩笑,我們還是先回洛城。”

    張若塵擔心洛城中的百姓,於是先一步趕了回去。

    黑鳳凰想要追上去,卻被白朱雀拉住,使用精神力傳音,對她說了一些什麼。

    “什麼?他……有可能嗎?不像啊!傳說中,那位時空傳人可是樣貌堂堂,號稱天庭萬界後起之秀中最傑出的人物之一,不知多少天之驕女都像見一見他。怎麼可能是個瘸子?”

    “或許我猜錯了吧!”

    黑鳳凰輕輕點頭,覺得瘸子只是學了一點空間手段,不可能是時空傳人張若塵。畢竟,他的瘸,並不是裝出來的。

    ……

    第二天,上午。

    洛城中,張若塵、屠夫、呆子、黑鳳凰、白朱雀聚在一起,桌上滿是菜餚和美酒。

    呆子抱怨道:“可惜啊!只差一點點,你們知道嗎,真的只差一點點,我就能將齊嘯天徹底留下,可惜不死血族的生命力太強大,而且齊嘯天的身上攜帶有一壺大聖聖血。眼看已經將他打成重傷,可他喝一口,傷勢就痊癒。”

    屠夫不屑的道:“齊嘯天那麼弱,你都收拾不了,丟人。看你回去,怎麼向天女殿下交代。”

    呆子道:“你倒是厲害,怎麼一招沒出,就倒下了?既然暈血,爲什麼不廢掉那雙眼睛?”

    “好你一個呆子,你是不是早就想廢掉我的眼睛?”

    ……

    張若塵乾咳兩聲,打斷爭執起來的呆子和屠夫,問道:“二位似乎很熟悉齊嘯天,他到底是什麼人?”

    張若塵想到昨晚遇到了熒惑,所以才如此問道。

    屠夫的嗓門很大,道:“齊嘯天是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齊天部族的一位神子,身份地位極高,實力也相當強大。”

    張若塵倒是知道,不僅崑崙界的不死血族分爲十大部族,地獄界的不死血族也有十大部族。

    齊天部族,在地獄界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之中,是最強大的一支。

    “看來瘸子你是沒有《地獄十族萬邪錄》。”黑鳳凰脣紅齒白的一笑。

    張若塵道:“《地獄十族萬邪錄》是什麼?”

    黑鳳凰取出一顆青色寶石,遞給了張若塵。

    張若塵調動精神力注入青色寶石,頓時,眼前出現一道道身影,與密密麻麻的文字介紹。

    那些身影,有的身軀高大如山,有的形似厲鬼,有的長着銀色肉翼,有的美貌堪比《九仙美人圖》上的九位仙子。

    黑鳳凰道:“《地獄十族萬邪錄》記載了地獄十族,聖王境界修士中,實力較爲強大,和潛力較大的那些傢伙。上面,不僅有他們的容貌圖像,還記載有他們修煉的法訣和使用的戰器,甚至是各自的弱點。”

    “同時,《地獄十族萬邪錄》也標註了他們的危險指數。”

    “比如,八步聖王巔峰境界的石開,危險指數便是達到四級。齊嘯天的危險指數,則是達到了五級。”

    張若塵在青色寶石中,發現了羅剎公主羅的婀娜魅惑身影,她的危險指數,竟是達到七級。張若塵頗爲意外,羅剎公主有這麼危險嗎?

    張若塵的精神力,從青色寶石中退出,道:“果真是個好東西。”

    黑鳳凰道:“送給你了!”

    “真的?”張若塵有些意外。

    黑鳳凰道:“如此珍貴的寶物,本仙子眉頭都不皺一下就送給你,你就不回送一點什麼東西?”

    張若塵立即在儲物界子裡面尋找合適的物品,準備與黑鳳凰交換《地獄十族萬邪錄》。

    呆子笑道:“其實,那並不是什麼珍貴的寶物,只需花費一枚聖石,就能在功德驛站買到。”

    屠夫連忙制止呆子,但沒來得及,呆子已經脫口而出。

    黑鳳凰的一雙鳳眸,瞪了過去,道:“你不說話,沒人將你當啞巴。”

    呆子聽到屠夫的傳音解釋,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連忙向張若塵湊了過去,低聲道:“剛纔……剛纔那個……我是胡說八道,不要當真,好東西,珍貴得很,我敢說一億枚聖石都買不到。”

    黑鳳凰眼中都要冒出火焰,哪裡冒出來的呆子,怎麼這麼討厭?

    “找到了!”

    張若塵並不在乎《地獄十族萬邪錄》的真實價值,而是想要結交黑鳳凰和白朱雀這兩位高手,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隻木質小瓶,遞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