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到雲武王城附近,張若塵沒有見到幽神殿的修士,心中略微有些詫異。

    “天道兩極羅盤被搶奪,就連手臂都被斬斷,藏心尊者竟然沒有來報復?”張若塵保持警惕。

    王山中,天地聖氣變得更加濃郁,懸崖峭壁上,長着一株株馨香撲鼻的聖藥,山間流淌出聖泉,泥土變得五顏六色,升騰起極光一般的絢爛光霧。

    越往深處走,羣山越是神聖。

    林中,浮現出一大片黑色鬼氣,轟隆隆的聲音響起,隨即一隻數十丈高的骷髏衝出來。

    “譁”

    黑色骷髏化爲一根骨杖,落到張若塵的手中。

    煉化了袁徹等人的聖魂,邪靈的實力,增長一了大截。

    與邪靈交流,張若塵瞭解到,不久之前,幽神殿的一衆修士,的確是來過王山。但是,他們被空間陣法和時間陣法困住,又遭到真妙小道人和邪靈的攻擊,最終吃了大虧,鎩羽而歸。

    逃走後,幽神殿的修士,便是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知去向。

    張若塵並不認爲幽神殿接連吃虧之後,會忍氣吞聲,就此退出雲武郡國,他們肯定會報復,而且一旦報復,必定會來得更加兇猛。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張若塵沒有繼續糾結於此事,釋放出精神力,將真妙小道人、邪成子、吞象兔、魔猿,還有那近百位女聖,聚集到一座宮殿形態的煉器樓閣下方。

    緊接着,張若塵又將乾坤界中半聖和聖境生靈,喚了出來。

    “拜見太子殿下。”

    諸聖同時躬身,向張若塵行禮。

    張若塵的身形筆直得猶如一杆長槍,取出日晷,放在地面,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將開啓日晷,閉關修煉。”

    “在日晷的兩百丈範圍之內,時間流速將會發生改變,修煉一年,外界也只是過去一天。”

    諸聖全部都心緒激動,世間竟有如此匪夷所思的至寶?

    不過想想太子殿下的身份,他們也就釋然。

    吞象兔大叫一聲:“塵爺,我們……我們有機會,一起閉關修煉嗎?”

    張若塵笑了笑,道:“當然。否則爲何將你們聚集到這裡來?”

    “太好了!我要藉此機會,衝擊到聖者境界。”

    “太子殿下萬歲。”

    “太子殿下萬歲。”

    ……

    日晷的四方,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張若塵安排了數位心思縝密的女聖,看守,進王山的路,以防閉關期間,幽神殿的修士,攻打進來。隨即,他才取出兩塊神石,放置到日晷的兩個凹坑裡面。

    “哧哧。”

    神石中的神力釋放出來,頓時,日晷散發出一粒粒光雨,懸浮在方圓兩百丈的每一處角落。

    當然,一般的修士,根本看不見那些光雨。

    張若塵盤坐下日晷下方,六道聖魂同時呈現出來,各自修煉不同的東西。

    三道聖魂,圍在規則帝器的三個方位,參悟聖道規則。

    一道聖魂,託舉着須彌聖僧的那根長鬚,參悟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

    一道聖魂,則是在研究聖術,比如,劍九,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二掌,時間劍法第四層境界“周天輪迴”……等等。

    最後一道聖魂,則是固守本尊,煉化左腿中的赤紅色規則。

    左腿中的赤紅色規則,共有十萬道,只有全部煉化,張若塵才能隨心所欲,施展出神之左腿的力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能做一個瘸子。

    張若塵身具真理奧義,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遠勝別的修士。

    而且掌握有真理奧義的修士,在沒有真理之道刻圖的情況下,也能從天地間,參悟到真理規則。正是如此,即便沒在真理天域修煉,張若塵的真理之道也沒有落下,依舊在緩緩進步。

    值得一提的是,張若塵在月神山殺死了亡虛後,竟是得到萬分之二的真理奧義。

    也就是說,如今,張若塵的體內,真理奧義總合,已經達到萬分之十二。

    閉關進行到第三個月,張若塵參悟出來的規則總數,達到四十五萬道。

    氣海中,通天河出現一絲悸動,那是將要突破到六步聖王的徵兆。

    ……

    聖道規則總數,達到四十六萬道。

    通天河的悸動,變得越來越強烈,就如一條大河,掀起了滔天巨浪。

    閉關進行到第四個月,聖道規則總數,達到四十七萬道。

    張若塵的氣海中,響起一道轟鳴。

    通天河停止劇烈震動,緩緩變得平靜,但是,河中聖道規則的流動速度,卻比以前快了幾分。

    很顯然,張若塵的境界,正式達到六步聖王。

    “還不夠,繼續。”張若塵暗道。

    時間,在修煉中,一分一秒過去。

    等到日晷石臺上的兩顆神石,耗盡神力的時候,已經是兩年之後。

    閉關修煉的這兩年,張若塵的修爲境界突飛猛進,體內的聖道規則總數,達到六十三萬道。

    當然,他距離七步聖王,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

    一般來說,聖道規則總數,必須達到一百萬道左右,纔有可能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

    六步聖王與七步聖王之間,雖然有一個大的結點,但是,張若塵自信那個結點,影響不到他。只要能夠再找到幾塊神石,他就能快速悟道,突破到七步聖王。

    “以洛虛的身份,在武市錢莊都只能買到兩枚神石。想要走別的修士的門路,去武市錢莊購買神石,可能性應該是微乎其微,看來必須從別的地方想辦法才行。”

    張若塵想到了明堂的孔蘭攸,黑市的慕容葉楓和慕容月,還有拜月魔教的凌飛羽……

    凌飛羽。

    她應該是回到了崑崙界吧?

    現在的拜月魔教,是她在主持大局嗎?

    這幾人,都有可能弄到神石,而且值得信任。

    張若塵刻下三道傳訊光符,打了出去,但是,傳訊光符纔剛剛飛出王山,便是停了下來,被一股古怪的力量攔截。

    因爲離得不遠,所以,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感應得到。

    張若塵察覺到不對勁,大喝一聲:“備戰。”

    這道聲音,驚醒了還在修煉的衆人。

    張若塵收起日晷,隨即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出現到王山的邊緣,向山外眺望。

    兩位看守王山的女聖,飛到張若塵身後,躬身行禮:“拜見殿下,恭喜殿下修爲再進。”

    張若塵揹着雙手,氣度不凡,道:“我閉關修煉的這兩天,有沒有人闖山?”

    兩位女聖皆是搖頭。

    張若塵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雙臂浮現出龍魂和象魂,弓骨和弓弦散發出來的光芒,刺得兩位女聖連眼睛都睜不開。

    “嘣。”

    白日箭如一道白虹,飛了出去。

    “轟隆。”

    大概飛出兩百里,白日箭撞擊在虛空,爆發出一道雷鳴般的巨響。

    只見,白日箭撞擊的位置,一座高達百丈的黑色祭臺顯現出來,懸浮在半空,有着一杆杆陣旗插在上面。

    看到這一幕,兩位女聖皆是嚇了一跳,單膝跪在地上。

    “殿下……”

    張若塵道:“不怪你們,那座祭臺的外圍,佈置有相當高明的隱匿陣法。別說是你們,就算是九步聖王,也未必能夠察覺到端倪。”

    數十位幽神殿的聖境修士,站在祭臺上。

    其中站在最前方的三道身影,分別是藏心尊者、風成道,還有一位手持聖杖的無麪人。

    剛纔,張若塵打出的三道傳訊光符,就是無麪人,使用精神力手段,將其攔截。

    無麪人看了看光符上面的內容,腹中發出笑聲:“真是讓人好奇,一個聖王境修士,爲何那麼迫切需要神石?”

    風成道笑道:“聖王境修士需要神石,只有一個原因。他的身上,必定掌握有一件珍寶,必須使用神石才能催動。”

    藏心尊者沒有無麪人和風成道那麼好的耐心,直接向張若塵喊話,道:“張若塵,你好歹是須彌聖僧的傳人,月神的神使,在通溟河竟然使用卑鄙的手段,搶走本尊者寶物,兩位何等偉岸神聖的人物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你若是還有那麼一點點血性,就走出空間陣法,堂堂正正與本尊者一戰,一決生死。”

    “好。”

    張若塵很爽快的飛出王山,取出沉淵古劍,道:“來吧!一決生死,像男人一樣的戰鬥。”

    藏心尊者微微一怔。

    剛纔那麼喊話,藏心尊者完全就是想要羞辱張若塵,順便激將他,讓他出來送死。但是,張若塵如此輕易就上當,反而讓藏心尊者有些顧慮起來。

    藏心尊者向無麪人傳音:“張若塵還是太年少,沉不住氣。吳長老,立即動用祭臺的力量,將他鎮壓。”

    無麪人輕輕搖頭,道:“張若塵雖然飛出空間陣法,但是,只需施展出一次空間挪移,就能逃回去。現在就動用祭臺的力量,若是沒能鎮壓張若塵,也就打草驚蛇。”

    “尊者,以你九步聖王的境界,對付區區一個張若塵,還不是手到擒來?你不會害怕了吧?”

    “怎麼可能?”

    藏心尊者挺直身形,不想被無麪人看輕,於是釋放出強大的聖威,衝出祭臺,向張若塵所在的位置飛了過去。

    “小輩,你是在找死。”

    ……

    最近,腦海中一直在想一個故事,關於八百年前張若塵、池瑤、孔蘭攸,還是少年少女時候的故事。

    這個故事,大概有數十章,暫時叫《生死劫》。當然,書友有更好的名字,也可以提一下,說不定會採用。

    聖明太子張若塵,一劍鎮中域。

    池瑤公主,傾國傾城。

    孔蘭攸,鍾天下之靈秀。

    慕容葉楓,誓死追隨。

    ……

    除了他們,還會有一些新的角色加入進來,比如:

    “幻後”的傳人,左丘紅婷,“昨夜桃花落紅亭,人去香留無蹤形”。(幻後是八百年前崑崙界的三後之一,與血後齊名。)

    邪帝的傳人,夏寒(也是現在崑崙界的邪帝),“一杆葬星戟,踏破紅塵軒。沉淵不出,無人能敵。”

    這是那一羣少年的故事,還有那一年的情,與那一曲《蘭攸》,一對燕子佩……

    這個番外,會在萬古神帝的微信公衆號上面更新,有興趣的書友,可以去關注一下,在微信搜索“飛天魚”就行。正式更新的時候,

    記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