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成道腳下踩着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那些規則,引動天地間的氣流,形成一片圓形磨盤一般的雲,滾滾碾壓而下。

    另一頭,披頭散髮的藏心尊者,長嘯一聲,從林中衝出。

    他的手臂一揮,一片長着銀色光翼的屍蟲,向張若塵飛去。

    屍蟲飛過,地上的草木,被吞噬一空,就連石頭都出現密集的孔洞。

    面對幽神殿兩位九步聖王境界的老輩強者,張若塵卻是毫無懼色,喚出易皇骨杖,捏在手中。

    頓時,陰氣森森的鬼霧瀰漫出來,席天卷地。

    “嗷!”

    鬼霧中,浮現出一具黑色骷髏的身影。

    黑色骷髏沖天而起,一拳轟擊在那圓形磨盤般的雲上面,將其打得散裂。

    骨拳的力量不減,與風成道打出的指法對碰,竟是將風成道的身體,轟擊到了天上。

    看到這一幕,不知多少修士目瞪口呆。那可是一位修爲接近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竟然被一具骷髏,一拳轟飛?

    張若塵閉關這兩年,將收集來的殘魂,都餵食給了邪靈。

    除此之外,邪靈又煉化了青燼百分之二的魂霧,擁有如此實力,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實際上,張若塵擔心自己的修爲太低,控制不住邪靈,一直都是緩緩的餵食它,將其實力,控制在規則大天地之下。

    “哧哧。”

    藏心尊者打出的屍蟲,被張若塵使用淨滅神火,全部燒成灰燼。

    就在藏心尊者發怔的時刻,張若塵衝到他的身前,揮動沉淵古劍,一劍斬了過去。劍道玄罡與藏心尊者身上的白骨鎧甲碰撞在一起,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藏心尊者向後倒飛,轟的一聲,撞擊在一座懸崖上,將小半個山體震得垮塌。

    刺骨的寒氣,從垮塌的山體內部涌出,瞬間便是冰封千里。

    “轟隆。”

    藏心尊者從地底飛出,在他的身後,一座數千米高的冰山,也跟着拔地而起。

    “張若塵,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一位九步聖王真正的厲害。”

    “玄冰雪鳳。”

    數千米高的冰山爆碎而開,所有冰晶,如同雪花一般,匯聚在一起,凝成一隻長達數十里的冰雪鳳凰,向張若塵俯衝過去。

    冰雪鳳凰的羽翼,輕輕一扇,頓時,張若塵腳下的大地,成片成片的沉陷。

    藏心尊者施展出來的“玄冰雪鳳”,乃是他花費四百餘年時間,才修煉到大成的中階聖術,威力絕倫,在幽神殿收集的所有中階聖術之中,能排進前十。

    張若塵修煉的龍象般若掌第十一掌,在中階聖術中,比“玄冰雪鳳”更加高明。

    但是,藏心尊者融入進“玄冰雪鳳”的寒冰規則,足有十六萬道。張若塵修煉出來的掌道規則,卻僅僅只有八千餘道。

    張若塵施展聖術,與藏心尊者硬碰,無疑是找死。

    藏心尊者站在冰雪鳳凰的身上,面目有些猙獰,道:“小輩,你才修煉幾年,還差得遠。”

    看着冰雪鳳凰越來越近,周圍的氣流,越來越冰寒,就連張若塵的身體都被寒冰凍住。護體聖氣,根本抵擋不住那股寒氣。

    “啪!”

    淨滅神火逸散出來,破開寒冰。

    張若塵擡起左腿,大吼一聲,“焱神腿。”

    “轟隆。”

    左腿浮現出一道道赤紅色的紋路,恐怖的神力逸散出去,將身軀數十里長的冰寒鳳凰震得粉碎。

    藏心尊者的嘴裡,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燃燒起來,向後倒飛。

    在倒飛的過程中,藏心尊者的身體散裂,化爲一粒粒赤紅色的飛灰。

    這一腳,威力實在是太可怕,只是餘波,就將一位九步聖王震得灰飛煙滅,不知情的修士,還以爲這是大聖打出的一擊。

    遠處,正在對戰的黑色骷髏和風成道,被那股力量波動,震得站不穩腳步,連連倒退。

    風成道感應到力量波動中心的浩蕩神力,心中有些驚駭,暗道:“難道張若塵真的掌握有一件神遺古器,使用神石,就能將其催動,從而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毀滅力量?”

    只有神石催動的神遺古器,才能讓一位聖王,施展出如此可怕的神力。

    風成道根本想不到,張若塵有一條神腿。

    與此同時,王山中,紫金八卦鏡爆發出至尊之力,打出一道紫色光柱,轟擊在黑色祭臺上面。

    “轟隆。”

    黑色祭臺上的陣旗,全部飄揚起來,形成一座九品陣法,竟是擋住了至尊之力。

    黑色祭臺繼續向王山中飛,很快就要衝破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

    無麪人站在祭臺上,發出笑聲:“至尊聖器的威力,也不過如此。”

    真妙小道人感覺到很沒有面子,咬牙切齒的道:“若不是紫金八卦鏡有殘缺,貧道分分鐘弄死你。”

    無麪人的笑聲,再次響起:“大言不慚,等到本座降臨進來,第一個擒拿你。一株十萬年古聖藥,倒是可以煉製一爐頂級聖丹。”

    聽到這話,真妙小道人更怒,道:“你那祭臺上面,不就是有一座簡易的九品陣法,又不是完整的九品陣法,真以爲貧道攻不破?”

    真妙小道人豁然飛了起來,落到紫金八卦鏡的鏡面上,盤膝而坐。

    鏡面猶如化爲液態,使得真妙小道人的身體緩緩沉了下去,與紫金八卦鏡結合在一起。

    “譁”

    頓時,紫金八卦鏡逸散出浩渺無邊的紫氣,覆蓋王山境內三千里的天空。

    張若塵擡頭看着這一幕,感覺到極其驚異:“紫金八卦鏡是羅天真君的聖器,真妙只是一株聖藥而已,爲何能夠與紫金八卦鏡融爲一體?這個傢伙的身上,到底藏着什麼秘密?”

    紫金八卦鏡散發出來的至尊之力更加強大,向黑色祭臺飛了過去,兩者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股天空烈日都爲之暗淡的力量光波。

    那座九品陣法被擊穿,紫金八卦鏡的力量不減,直接與祭臺碰撞在一起。

    “嘭。”

    黑色祭臺被紫光撕裂成兩半,從半空墜落下來。

    這一擊,祭臺上的幽神殿修士死了大半,就算還有活着的修士,也都受了嚴重的傷勢。

    不對……

    無麪人擁有護身寶物,竟然沒有受傷,化爲一道電光,急速向紫金八卦鏡墜落的方向衝去。

    真妙小道人發動剛纔那一擊,顯然是拼盡了全力,與紫金八卦鏡一起墜落進王山,此刻正是最虛弱的時候,怎麼可能擋得住無麪人?

    張若塵施展出焱神腿後,體內的聖氣消耗了九成,戰力不足巔峰時期的一半。此刻,他只能拼命衝進王山,無論如何不能讓真妙小道人和紫金八卦鏡,落入無麪人的手中。

    吞象兔、魔猿、邪成子皆是衝了出去,攔截無麪人。

    “嗷。”

    吞象兔激發出《吞天訣》的力量,化爲一條身軀數十里長的吞天魔龍,有氣吞山河之勢。

    魔猿的身軀不斷膨脹,化爲一尊山嶽那麼高的巨猿,揮動鐵拳,向無麪人發起攻擊。

    兩年閉關,加上它們吞食了王山中的大量聖藥,修爲都達到七步聖王巔峰境界,爆發出來的聖威,自然是相當強橫。

    無麪人手中的聖杖一揮,形成一股雷電風暴,將吞象兔和魔猿打得飛了出去,巨大的身軀,重重摔到深山中。

    “哼哼,本座乃是五十九的精神力聖王,再突破一階,就是精神力大聖。豈是,你們兩頭畜生,就能阻擋?”無麪人很是不屑。

    邪成子打出的嗜血環,終究是擋住了無麪人,將其擊退了一步。

    邪成子的修爲,也突破到了七步聖王境界。

    不過,他曾經是萬邪界年輕一輩中的領袖,堪稱是萬邪界的第一天驕,自然是比吞象兔和魔猿要厲害一大截。

    如此人物,以七步聖王境界,足以叫板九步聖王。

    當然,也只是能夠與九步聖王對抗,想要戰勝九步聖王,邪成子的實力,還差了一些。

    正是如此,在與無麪人交手之中,邪成子落入絕對的下風。僅僅只是對碰了十招,邪成子的腹部,就被撕裂開一道深深的血口,身體差一點被剖成兩半。

    無麪人沒有繼續理會邪成子,徑直向真妙小道人和紫金八卦鏡飛掠過去。無論是十萬年古聖藥,還是至尊聖器,都讓他感到瘋狂。

    只要能夠得到這兩件東西,此次就算沒有白來。

    驀地,一股淡雅的花香,出現在林中。

    天空飄落下花瓣。

    地面上,長出奼紫嫣紅的花朵,轉瞬間,破敗的叢山峻嶺,便是化爲了一片花海。

    無麪人察覺到不妙,調動強大的精神力,凝聚成一座精神力防禦塔,包裹住身體。

    有精神力防禦塔的保護,即便是九步聖王,也休想傷到他。

    “什麼人,藏頭露尾,還不現身?”無麪人警惕的道。

    “譁”

    一道美麗絕倫的身影,憑空從花海中走出,猶如撕裂開一層紙一般,破開無麪人的精神力防禦塔。

    下一刻,無麪人筆直的倒在了地上,心口位置,則是出現一個血孔,聖血不斷涌出,將衣袍浸紅了一大片。

    張若塵正好在這個時候趕到,看到站在屍體身旁的那道飄然出塵的身影,臉上的緊張之色,隨即消失不見,微微笑了起來。

    “只是五十九階初期的精神力聖王而已,還真以爲自己已經天下無敵。”那位花仙子一般的美麗女子,淡淡的說道。

    即便是剛剛殺了人,竟然依舊如此優雅和清純脫俗。

    張若塵走了過去,道:“仙子竟然可以無聲無息,闖過我佈置的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你的精神力強度,應該還在那無麪人之上吧?”

    做爲一株從冥古活到現在的照神蓮,紀梵心的精神力達到再高的境界,張若塵都不會意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