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接下來的三天,張若塵在王山外圍,佈置了大量時間印記和空間陷阱,不僅防禦力提升了數倍,甚至還具有很強的攻擊性。

    特別是空間陷阱,若是踏足進去,即便是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估計也難逃一劫。

    接下來,就等真妙小道人佈置的雛形九品陣法,一旦佈置成功,與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結合在一起,那麼王山就真的變成銅牆鐵壁,無懼任何強敵。

    最近幾日,張若塵回到雲武郡國的消息,傳遍崑崙界。

    袁徹和藏心尊者兩位九步聖王,隕落在雲武郡國的消息,觸動了很多修士的神經。既是讓外界感到震驚,又將雲武郡國這處偏遠之地,推到風頭浪尖。

    張若塵收到十數道傳訊光符,是洛水寒、聖書才女、孔蘭攸、慕容葉楓……等人傳來,都是以前的熟人。

    有的是詢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的則是問他,需不需要援助;孔蘭攸更是讓張若塵前去明堂,與她會合,她可以幫助張若塵解決幽神殿這個麻煩。

    張若塵使用傳訊光符,回覆他們訊息,同時也瞭解到,他們的處境,也很不妙。

    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大批高手,降臨崑崙界,崑崙界的各大勢力,誰能獨善其身?

    即便是孔蘭攸那種從大聖境界跌落回聖王的頂尖強者,現在也都必須全力以赴,才能威懾各界強者,保全明堂。

    在大勢面前,崑崙界的各大勢力,都顯得頗爲脆弱,能夠守住一方之地,不屈於人下,就已經相當了不起。

    不過,在與他們交流的時候,張若塵終於又有關於神石的消息。

    孔蘭攸告訴張若塵,明堂一共儲存有八枚神石,可以交給他四枚,另外四枚,明堂要備用。

    因爲,明堂有一件神遺古器,使用神石,才能催動。

    除此之外,煉製一些天品聖丹,也需要加入神石粉末。

    分給張若塵四塊神石,已經是極限。

    張若塵大喜過望,只要得到這四塊神石,說不一定就能助他修煉到七步聖王境界。

    張若塵又刻錄下一道傳訊光符,詢問:“明堂是崑崙界的頂尖大勢力,爲何只存儲有八塊神石?”

    孔蘭攸很快回復張若塵:“十萬年前,崑崙界的天地規則,變得殘缺不全,資源逐漸枯竭,各大礦脈再也無法孕育出神石。”

    “如今,崑崙界各大勢力儲存的神石,都是從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經過十萬年的消耗,都所剩無幾。”

    看到孔蘭攸傳來的消息,張若塵終於明白,爲何以洛虛的身份,也只能買到兩枚。

    估計,武市錢莊的神石,也是所剩無幾。

    最後,孔蘭攸告訴張若塵,崑崙界已經復甦,那些古時留下來的礦脈,很有可能重新孕育出神石。

    緊接着,慕容葉楓也回覆張若塵的傳訊,可以在黑市買到四枚神石。

    凌飛羽回覆的訊息要遲一些,“想要神石,親自來無頂山取,可將拜月神教儲存的神石,全部給你。”

    看到這道傳訊光符,張若塵苦澀一笑。

    這位飛羽劍聖,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強勢。

    既然凌飛羽讓張若塵親自去無頂山,願意見他,說明她心中的心結,恐怕是已經解開。

    張若塵自知曾經傷了凌飛羽,其實也想去一趟無頂山,見一見她。

    但是現在,王山的防禦陣法,還沒有完全佈置出來,幽神殿的高手又隨時都可能捲土重來,絕不能貿然離開。

    現在就只剩一個字,等。

    只要孔蘭攸和慕容葉楓的神石送過來,張若塵的修爲境界,必定更上一層樓。

    接下來的時間,張若塵取出從藏心尊者那裏奪來的天道兩極羅盤,託在掌心,在王山中行走。

    所謂天道兩極,指的是“吉”和“兇”。

    執掌天道兩極羅盤,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可以趨利避兇。

    當然,羅盤終究是死物,並不能完全逢凶化吉,至少藏心尊者沒有提前預知,會遭到張若塵的偷襲。

    趨利,這一點,在張若塵的手中,得到了驗證。

    每每有聖藥出現之時,羅盤上的指針,就會輕輕顫動,並且散發出淡淡的光華。

    “王山,既然是一處覺醒之地,能夠誕生出聖藥,流淌出聖泉,也不知地底有沒有礦脈?”

    張若塵調動更多聖氣注入羅盤,探查地底。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將王山的外圍區域,完全探查了一遍。

    礦脈,倒是發現了一條,而且是一條大脈。可惜,只是蘊養出靈晶和聖石,還有少量聖玉和珍奇金屬。

    “看來真的只有古時神靈,在特殊地域,開闢出來的礦坑,纔有可能蘊養出神石。”張若塵有些失望,長嘆一聲。

    那種礦坑,整個崑崙界,不超過十座。

    天庭界的絕大多數大世界,則是一座也沒有,根本無法蘊養出神石。

    此次功德戰,崑崙界的那幾座古老礦脈,將會成爲重點爭奪的對象。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去虎口奪食,勝算低得可以忽略不計。

    現在,整個崑崙界的修士,估計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礦脈中的資源,被別的大世界挖走,卻無可奈何。

    實力不夠,只能被掠奪。

    紀梵心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腦海響起:“張若塵,你可以放我出來了,我有重要的事,與你商量。”

    “譁”

    一粒光點,從張若塵眉心飛出,化爲紀梵心那美麗出塵的身姿。

    張若塵笑道:“怎麼樣?向接天神木請教,收穫如何?”

    “聽神木前輩九日教導,比九百年苦修收穫更大。”

    頓了頓,紀梵心又道:“神木前輩說,它的本體,位於一處密地。若是找到它的本體,對我凝練不朽聖軀,有巨大幫助。你應該知道那處密地在什麼地步吧?”

    張若塵點頭,道:“知道是知道,不過,暫時去不得。”

    “爲何?”紀梵心問道。

    張若塵道:“那個地方太兇險,我至少也要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才能帶你去。”

    紀梵心的黛眉,微微一蹙,道:“你的修爲,應該才突破到六步聖王不久。就算這座覺醒之地,有很多聖藥,可以煉製提升修爲的聖丹,估計你也要數年時間,才能突破到七步聖王,我等不了那麼久。”

    “不如,你將那處密地告訴我,我自己去取。”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

    紀梵心道:“我可以再送你三枚神石。”

    張若塵依舊搖頭,道:“接天神木的本體,價值豈是神石可以比擬?就算,我帶仙子去取接天神木,也不可能將它全部交給你。”

    “仙子若是不嫌棄,就在王山等待一段時間。不用等數年那麼久,只要神石送到,很快我就能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

    林中,有慘叫聲響起,叫得相當悽慘。

    張若塵和紀梵心化爲兩道流光,急速趕了過去。

    只見,一個骨瘦如柴,頭髮花白的老頭子,躺在地上哀嚎,“打死人了,哎呦,手都被打斷了,你們能不能對老人家友善一點……哎呦……有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

    張若塵走過去的時候,那個老頭子依舊在慘叫,圍在周圍的一羣女聖,卻是咬牙切齒,相當憤怒。

    看到那個老頭子,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一根根黑線。

    不就是那個從張家墳地裏爬出的盜墓賊,他怎麼還在王山?

    張若塵詢問一位女聖,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名叫藍練的女聖,緊咬一口貝齒,道:“這個老傢伙,也不知是怎麼溜進王山,竟然闖入進我們的修煉閣樓,還想偷取纖月師妹的衣物。幸好纖月師妹即時發現,逮了一個正着。”

    張若塵額頭上的黑線更深。

    一位神情嬌羞的女聖,低聲的罵了一句:“變態。”

    “這種老變態,打死都活該。”

    “誰打他了,還沒有出手,他就已經倒下,還叫得相當悽慘,就像是他被欺負了一般。”

    ……

    張若塵是真的有些生氣,取出易皇骨杖,提在手中,挽起衣袖,向那位骨瘦如柴的老頭子走了過去。

    老頭子察覺到不妙,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道:“張若塵,你要幹什麼?”

    “幹什麼?”

    張若塵提起易皇骨杖,就向老頭子揮了過去。

    老頭子的反應速度極快,猶如一隻狸貓,閃電一般的跳了起來,竟是避開了張若塵這一杖。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出手速度何等之快,一般修士,哪有那麼容易躲開?

    太詭異了!

    遠處,紀梵心盯着那個老頭子,杏眸中,露出一道異樣之色,道:“有點意思。”

    老頭子一邊躲避張若塵的骨杖,一邊說道:“張若塵,老夫那麼做,都是爲了你,你別不識好人心。”

    “爲了我?我們無親無故,你爲了我?爲了我,你還去偷女子的衣物,你能更變態一點嗎?”張若塵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冤枉啊!老夫一大把年紀了,還受如此奇恥大辱,真的是不想活了!其實,老夫只是想要在她們的衣物上面下一點藥,沒想過要偷,老夫有那麼猥瑣嗎?”

    張若塵微微一怔,隨即更怒:“你竟然還想下藥,看來我先前是低估了你。”

    這個老傢伙,簡直王山中的一個禍害,必須要清除。

    說話間,張若塵和老頭子已經交手了一百餘招,那老頭子看似躲得狼狽,連滾帶爬,慘叫聲不絕。但實際上,張若塵全力以赴揮動易皇骨杖,連他的衣角都沒有沾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