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老夫又不是爲了自己,是爲了你,還有你們張家。”白髮老頭子振振有詞的說道。

    張若塵停了下來,問道:“什麼意思?”

    “張家都快要絕後了,你不知道嗎?不孝有三,無後爲大。做爲張家爲數不多的男丁,你當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傳宗接代,繁衍後代,壯大張家門楣。所幸的是,你的血脈強大,繁衍出來了的子孫後代,肯定個個都是人中龍鳳。”“本來,老夫看你身邊美女如雲,質量都還不差,以爲你的覺悟很高,心中甚是欣慰。”

    “但是觀察了這麼久,你卻一個都沒有碰。你是想要急死老夫嗎?”

    老頭子一邊數落張若塵,一邊搖頭長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名叫纖月的女聖,將一件聖衣取了過來,細細探查,果然發現上面有一種特殊的粉末。她伸出手指,在粉末上面一沾,頓時粉末便是融入進肌膚。

    隨即,手指變得奇癢難止,體內也發生了一些奇異的變化。

    纖月的臉蛋上,浮現出紅暈,緊咬脣齒,對着張若塵點了點頭。

    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道:“老不死的,你居然能煉出影響聖者的邪藥,手段很厲害嘛!”

    “何止,對聖王也很有效。你若是想要,老夫再多煉一些,送你一大包,隨身帶上,想用就用。”白髮老頭子得意的笑道。

    張若塵調動精神力,注入易皇骨杖,使得它變化成一尊黑色骷髏,全力以赴攻伐白髮老頭。

    與此同時,張若塵取出十八杆焚天煉地陣旗,將周圍這片天地封鎖。

    “老傢伙,別再裝瘋賣傻,你到底是什麼人?闖入進王山,有什麼目的?”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施展出擒拿聖術,但是每次都比白髮老頭慢了一點,擒不住他。

    驀地,白髮老頭不再奔逃,停下腳步,大吼一聲:“好,告訴你實話,其實老夫是張家的守護者。十萬年來,我們世世代代都住在王山中,守護張家先祖的陵墓。”

    張若塵的眉頭緊緊一皺,道:“胡說八道,張家四百多年前,纔開闢了雲武郡國,哪裏有十萬歷史?”

    “呸,無知小兒。”

    白髮老頭道:“照你這麼說,四百年前,張家的先祖都是憑空誕生的嗎?是石頭裏面蹦出來的?你要知道,凡是現在還活着的人,族譜都能追溯到千百萬年之前。”

    張若塵不得不承認,老頭子這句話,還是有幾分道理。

    “你的修爲,應該遠超九步聖王規則小天地吧?”張若塵道。

    白髮老頭挺起胸膛,道:“那又怎樣?”

    “張家只是一個小家族,想要誕生出一位魚龍境的修士都不容易,怎麼可能有聖王境界的守護者?”張若塵道。

    白髮老頭瞪大眼睛,道:“你不就是聖王嗎?”

    “我……”張若塵道。

    白髮老頭沒有給張若塵說話的機會,立即又道:“張家的確是已經沒落,但是,在中古時期,卻是相當輝煌鼎盛,族人遍佈崑崙界,人丁興旺,天才輩出……嗯,關鍵是人丁興旺。”

    說出此話的時候,白髮老頭雙眼放光。

    張若塵根本不信白髮老頭,道:“再興旺,比得過中域的張家?”

    “嘿嘿!小子,你還說對了,中域那個張家,是我們張家的一個分支。他們的祖地,在這。”白髮老頭的手指,指着腳下,大言不慚的說道。

    張若塵很想揍他一頓,卻剋制下來,道:“閣下的實力非凡,何必要作弄一羣晚輩?若是現在離開王山,我就當以前什麼都沒發生過。”

    白髮老頭連忙搖手,道:“不能離開王山,一旦走出去,會被發現的。”

    這是要死皮賴臉的留下?

    張若塵與紀梵心進行精神力溝通:“此人的修爲深不可測,恐怕是來者不善,希望仙子能夠助我一臂之力,將其拿下。”

    白髮老頭子也不知是不是聽到了張若塵的傳音,一雙賊溜溜的眼睛,瞄到紀梵心的身上,隨即眼睛亮了起來,讚歎的道:“不錯,不錯,一株照神蓮,竟是修煉出完美無缺的肉身,體質絕對非凡,長得俊俏如仙女兒一般。若是能夠成爲我們張家的媳婦,後輩的長相肯定不會差,說不一定還能誕生出幾個逆天的小傢伙。”

    說着,白髮老頭就向紀梵心飛掠過去。

    “小心。”張若塵提醒道。

    紀梵心早有準備,伸出一隻雪白晶瑩的玉手,向前方一點。

    頓時,一片片花瓣,憑空顯現出來,結成一座粉紅色的花瓣陣法,快速旋轉,散發出驚人的聖道力量。

    “嘭。”

    白髮老頭撞碎花瓣陣法,靠近到紀梵心的身前。

    紀梵心正是頗爲吃驚的時候,便是看見,白髮老頭將一把白色的粉末撒了過來,隨後便是掉頭就跑,像是一隻野兔,衝出進林中。

    “張若塵,老夫只能幫你這麼多了!”林中,響起白髮老頭的聲音。

    “幫你大爺。”

    張若塵忍不住要爆粗口,施展出空間挪移,急速追進樹林。

    但,白髮老頭進入林中,瞬間便是失去蹤影,就連氣息都無法尋覓。

    張若塵多次探查無果,心中氣餒,只得返回。

    “仙子,你有沒有被那老傢伙暗算?”張若塵詢問道。

    紀梵心的俏臉上,帶有一抹異色,輕輕點頭,道:“那個怪人撒出的白色粉末有些古怪,竟然融入進我的護體聖氣之中,瞬間便是鑽入體內。不過,絕大多數都被我避開,應該沒有大礙。給我找一處清淨之地,我使用照神冥火,應該可以將其煉化。”

    “好。”

    張若塵頗爲看重紀梵心這個盟友,不希望因爲此事,破壞了兩人的關係。

    王山中,誕生出了一座長達八百里的聖湖。

    紀梵心緩緩解開腰帶,脫下身上的白衣,露出一具精緻絕倫的嬌/軀,凝脂一般的肌膚,飽滿的酥峯,盈盈一握的纖腰,緊緻筆直的玉/腿,隨後,走入進聖湖,沉入進水中。

    很快,湖面上,長出一株株豔麗的花朵,香氣撲鼻,美輪美奐,引來無數鳥兒、蝴蝶、蜜蜂,彷彿都是來守護它們的仙子。

    張若塵揹着身,守在岸邊,提防那個變態的老傢伙。

    所幸這一次,那個老傢伙沒有出現。

    半日後,天色暗了下來,天空出現數之不盡的繁星,如恆河沙數。

    “譁”

    聖湖的水面,掀起漣漪,紀梵心的絕美身姿緩緩浮現出來,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清純動人,秀麗出塵。

    看着張若塵的背影,她的玉/足踩着水面,走了過去,倒也沒有避諱,直接便是在張若塵的身後將白衣重新穿在了身上。

    “張若塵,你可以轉過身了!”紀梵心道。

    張若塵轉過身,看着站在星光下、花海中的紀梵心,長髮還有些溼潤,肌膚上滾動着水珠,那種美十分震撼人心,令人窒息。

    “不愧是百花仙子,就連我都快被你的魅力征服。”張若塵笑道。

    紀梵心能夠看出,張若塵的眼中,只有欣賞和讚美。

    “我已經將侵入體內的藥物煉化,不得不說,那個老者是一個厲害人物,以後一定要多加提防。”紀梵心道。

    張若塵擡起頭,看着滿天星辰,自言自語的道:“有星無月……”

    “你在想什麼?”紀梵心問道。

    張若塵道:“其實,在雲武郡國的附近,還有另一處覺醒之地。那裏比王山還要詭異,而且相當危險,但是,蘊育出來的聖藥,卻能直接增加修士體內的聖道規則。”

    “哦?豈不是與封神臺的聖藥有異曲同工之妙?”紀梵心有些意動。

    “沒錯。”

    片刻後,張若塵和紀梵心駕馭金步龍輦,急速向洛水飛馳而去。

    與其在王山等神石,不如去洛水採摘聖藥,若是找到大機緣,說不一定也能突破境界。

    很多修士,都知道有星無月夜,是進入洛水深處的絕佳時機。因此,張若塵和紀梵心趕到洛水之畔的時候,這裏已經聚集了很多修士。

    張若塵帶上了面具,紀梵心則是收斂身上的氣息,變化了一番模樣,雖然依舊相當美麗,但是,卻不像本來面目那麼驚豔。

    很顯然,她是不希望被人認出。

    “雲艦。”

    一位留着火紅色長髮的男子,吐出一口氣,凝成一團船艦形狀的雲,隨即他登上雲艦,急速衝向洛水深處。

    一隻長着鱗片肉翼的虎族聖王,則是展開雙翼,飛了出去,消失在水面的茫茫白霧之中。

    “看來很多修士,都知道洛水是一處覺醒之地,紛紛趕了過來,想要將其佔爲己有。”張若塵低聲道。

    紀梵心道:“這些修士不足爲懼,在場真正有實力佔據一處覺醒之地的,只有他們。”

    張若塵順着紀梵心的玉指,向一艘用白玉打造而成的聖船盯過去,只見船上飄着一面大旗,旗上印着“帝祖”二字。

    “帝祖神朝竟然派遣修士,來到了洛水。”張若塵頗爲詫異。

    帝祖神朝,是皇道大世界的三大神朝之一,而皇道大世界又是宇宙中排名前一百位的超級強界,排名比百花仙子所在的千蕊界都要高一些。

    白玉聖船上,走出一位書童打扮的少年,揚聲對着岸邊說道:“帝祖神朝建造的白玉聖船,可以抵禦洛水中的一切兇險。各位只要繳納一千枚聖石,就能登上聖船,跟隨我們帝祖神朝,一起進入洛水的深處水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