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繳納一千枚聖石,就能乘坐白玉聖船,還有這樣的好事?”張若塵不置可否的一笑。

    紀梵心道:“未必是好事。”

    張若塵當然明白,其中的詭異之處,誰不想獨吞洛水中生長的聖藥,還有水域深處的無上機緣?

    可是,帝祖神朝卻願意與衆人共享,怎麼都說不通。

    除非另有所圖。

    張若塵道:“那艘白玉聖船,似乎非同一般。”

    白玉聖船看上去也就數十丈長,論體積和氣勢,與崑崙界第一中央帝國建造的半聖級戰艦相比,都遠遠不如。

    可是,白玉聖船的甲板、柱子、船壁上面,卻是浮現出一道道若隱若現的陣盤。其中一些陣盤的陣法紋路,複雜至極,令得仔細研究的張若塵,都有些眩暈。

    紀梵心道:“帝祖神朝的神君,一共有上千位子女,但是,只有十二位,在出生的時候,有異象顯化。”

    “因此,帝祖神君下令,使用玄金聖玉,加入十大頂尖物質之一的神煅物質,造了十二件能夠不斷提升品級的白玉器皿,讓他們自行挑選,佩戴在身上。看看千年之後,誰的那件白玉器皿品級更高,變化更大。”

    張若塵問道:“帝祖神君是在挑選未來的繼承者?”

    “不知道,應該有一定的聯繫。”

    緊接着,紀梵心又道:“挑選白玉聖船的人,乃是十四皇子卓赤。”

    張若塵道:“那位十四皇子的修爲,達到了什麼境界?”

    “應該是七步聖王。”紀梵心道。

    張若塵道:“才七步聖王?”

    紀梵心搖了搖頭,道:“你千萬別低估了他,此人的資質,或許不如商子那種百年難出一個的鬼才,但是也絕對不弱。雖是七步聖王境界,卻已經擁有與九步聖王對抗的實力。”

    “我的意思是,以他七步聖王的修爲,根本不可能讓白玉聖船提升到現在的品級。我雖然沒有測試過,但卻可以肯定,即便是規則大天地的人物,也休想破開白玉聖船的防禦。”張若塵道。

    紀梵心道:“那是因爲,你不知道十四皇子母妃的背景。他的母妃,曾經是皇道大世界最古老宗門之一星雲宗的聖女。爲了將來的繁榮鼎盛,星雲宗怎麼可能不在背後扶持十四皇子?”

    張若塵恍然大悟。

    看來,無論是在什麼地方,都不僅要拼自身的實力,還要拼背景和底蘊。

    “不如,我們登上白玉聖船,去看看那位十四皇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張若塵道。

    紀梵心道:“你就不怕被暗算?”

    “我們又不是軟柿子,想要暗算我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張若塵道。

    張若塵和紀梵心繳納了兩千枚聖石後,登上白玉聖船。

    船上,聚集有大批穿着各式聖衣的修士,他們的目光,都向張若塵和紀梵心盯了過去,確切的說,是盯在紀梵心的身上。

    做爲名動諸天萬界的百花仙子,即便改換了容貌,身上的氣質,依舊清新脫俗,站在任何地方都是鶴立雞羣。

    一位有着尊貴氣質的年輕男子,立即迎上去,面帶笑意的自我介紹:“在下風界孔裕,請問姑娘如何稱呼?”

    孔裕的修爲,達到五步聖王境界,倒也算得上是一位高手。

    緊接着,又有另外幾人趕過來,自我介紹。

    “在下風界,孔紅衣。”

    “在下奼界,卡爾,姑娘可否能夠認識一下?”

    ……

    顯然,他們都想與紀梵心結交。

    他們卻不知,這位百花仙子的眼光極高,而且性格清冷,除了與張若塵頗爲談得來,別的修士,想要與她說上一句話都很難。

    百花仙子從不缺乏追求者,想要一親芳澤之人,排幾十裡都排不完。

    紀梵心根本沒有理會他們,對張若塵說道:“早知道,就不該登上船。”

    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釋放出強大的聖威,震退那些圍上來的修士,道:“還不退下去,沒看見紀姑娘已經有些氣惱?”

    “好強的修爲。”

    孔裕和孔紅衣等人,心知先前低估了那個瘸子,連忙退到一旁。

    那個書童打扮的少年,名叫靈童,目光極爲睿智,深深的盯了張若塵和紀梵心一眼,隨後快步走進一扇光門,消失在甲板上。

    片刻後,靈童出現在一座五彩斑斕的密閉空間,如站在星空之下,微微拱手,道:“殿下,外面來了兩個高手。”

    十四皇子卓赤,正與一個揹着闊劍的男子和一個穿着星雲長袍的女子,對飲。

    十四皇子看起來十分年輕,面容英俊,穿着繡有七條蛟龍的紫色聖衣,問道:“什麼樣的高手?來自哪一界?”

    書童打扮的少年,道:“是一男一女,男的戴着能夠阻擋精神力的面具,女的變化了容貌和身形,看不清真身。”

    穿着星雲長袍的女子,名叫聶青梨,爲皇道大世界星雲宗的傑出弟子。

    她笑了笑,道:“靈童,你的眼力,在皇道大世界,號稱天下無雙。就連你都看不透他們,這兩人,估計是真的有些來頭。”

    “聶師姐,白師兄,我出去見一見這二人。”十四皇子緩緩站起身。

    “一起吧!”

    聶青梨和白殤同時起身,與十四皇子一起,走出光門。

    白玉聖船的上方,凝聚出一團圓形星雲,星光繚繞,甚是美麗。

    在星雲的催動之下,聖船破開水面,行駛出去。

    張若塵和紀梵心站在甲板上,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今夜,有星無月。

    水面上,映出密密麻麻的星辰光點,宛如一條斑斕美麗的星河,鑲嵌在東域大地。

    紀梵心看出了一些端倪,道:“要進入洛水深處水域,應該和水面上的星辰倒影有關。”

    張若塵伸出手指,隔空比劃,隨即露出一道笑意,道:“的確是有一條星路,而且,白玉聖船也是按照這條星路在航行。那位十四皇子倒是一個人物,身邊應該有不少人才。”

    不遠處,響起一道笑聲:“多謝閣下誇讚,卓赤實在是愧不敢當。”

    張若塵循聲望去,看見一個穿着七蛟紫衣的年輕男子迎面走來,整個人的氣質,貴不可言。

    只論氣質,那風界的貴族子弟孔裕,與他比起來,差了十萬八千里。

    那種高貴是從小培養起來,貴而不驕,並不讓人反感。不用猜也知道,此人必定是帝祖神朝的十四皇子。

    身旁的紀梵心,依舊在看水中的星辰,將那十四皇子當成了空氣。張若塵微微苦笑,迎了過去,道:“在下有一事不解,十四皇子爲何要接衆人一起進洛水深處?”

    十四皇子笑道:“閣下倒是一個爽快之人,竟然問得如此直接。其實,本皇子沒有你心中想的那麼壞,只是在做,對大家都有利的事。”

    “哦?”張若塵道。

    十四皇子揹着雙手,望着洛水的深處,道:“其實,洛水並不屬於崑崙界,而是從宇外墜落下來。在洛水深處,是一處神隕之地。你感知到了嗎?”

    張若塵閉上雙目,細細感知。

    白玉聖船進入洛書深處水域之後,天地規則便是發生明顯的變化,很多地方的規則都變得殘缺不全。

    與此同時,有一股淡淡的神威散發出來,籠罩在張若塵的身上,在壓制他身上的修爲。

    沒錯。

    只有神隕之地,纔會出現這種情況。

    當張若塵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白玉聖船已經穿過重重白霧,遠處,水面上飄着一座座黑色的圓形島嶼,看上去就像是黑色的小球。

    隨着越來越近,黑色的小球變得越來越巨大,散發出巍峨磅礴的氣勢。

    白玉聖船與它們比起來,就像一粒灰塵那麼微小。

    這是無比震撼人心的景象,數顆黑色星球,漂浮在水中。

    星球上,有着山川江河,湖泊海洋。

    在其中一些星球的上空,懸浮着岩石山脈和小型大陸,圍繞星球飛行。

    “水面上有空間波動,這裡的空間結構有些複雜。看似只有千里之距,但,若是不按照星路航行,很有可能會迷失在水域裡面。這裡的真實水域寬闊程度,恐怕不止一千萬裡。”

    張若塵感覺到有些窒息,洛水到底是一處什麼樣的地方?

    一路航行,遇到了不少聖藥,但是帝祖神朝的修士卻一株都沒有采摘,全部都讓給那些搭乘聖船的修士。

    張若塵的眼中充滿疑惑,更加看不懂那位十四皇子。

    白玉聖船向其中一座漂浮在水中的星球航行,那顆星球,直徑大概有四千三百里,有三分之二都沉入進水底。

    在星球的頂部,立着一根通天石柱,高達數百萬米,氣勢磅礴,粗壯程度無法用言語形容。

    石柱上,盤着一隻古怪的生物,與石柱幾乎是融爲一體,身軀比石柱還要龐大幾分。有着成百上千根鐵鏈,鎖着石柱和那隻古怪的生物。

    雖然,那隻古怪生物已經死去,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聖王境的修士都感覺到頭皮發麻,渾身發軟。

    “咦!”

    張若塵在那顆星球上面,看到了一些快速移動的身影,已經有修士,先他們一步登上星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