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位男性金甲帝衛,模樣粗獷,神色相當鎮定,沒有狡辯,雙手抱拳,道:“大人的那道精神力分身,的確是我們擊碎,我們願意交出二十株聖藥賠罪,希望大人看在帝祖太子的面子上,放過我們這一次。”

    張若塵走了過去,目光瞥向他們身後的石崖,道:“二十株聖藥,開什麼玩笑?就我眼前這座石崖上,就不止二十株。”

    那位男性金甲帝衛,不緩不急的道:“大人有所不知,這顆星球上,聖藥分佈得很散。大人眼前的石崖,其實是相當罕見的寶地。我們收集二十株聖藥,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說着,他取出一隻木匣,呈到張若塵面前。

    木匣打開,氤氳的聖光逸散而開,伴隨濃郁的藥香。

    不得不說,他們還是相當聰明,心知被張若塵堵住,逃不掉,便是立即獻出聖藥,又拉出帝祖太子這尊大人物給張若塵施壓。

    張若塵接過木匣,直接動用淨滅神火,將匣中的聖藥煉化成一滴滴藥液,吞服進嘴裡,煉化了起來。

    一男一女兩位金甲帝衛,站在張若塵的面前,不敢輕舉妄動。

    因爲他們知道,眼前這個瘸子的實力強大,無論是出手偷襲,還是趁機逃遁,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

    半個時辰後,張若塵重新睜開雙目,渾身噴薄聖光。

    “聖道規則增加了七千道,不錯不錯。”

    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道:“你們去將石崖上的聖藥,都給我採摘下來。”

    那位女性金甲聖衛頗爲不悅,道:“我們是帝祖神朝的聖衛,憑什麼爲你做事?要殺就殺,奴役我們,那是不可能的。”

    “帝祖太子我都不一定放在眼裡,更何況是你們?既然想要尋死,本座就成全你們。”張若塵很不客氣的道。

    女性金甲聖衛緊咬貝齒,想要動手,卻被男性金甲聖衛攔住。

    他對張若塵拱手行禮,道:“我們這就去幫大人採摘。”

    “還真是能忍。”

    張若塵看着他們二人的背影,眼中閃過一道笑意,加了一句,道:“不要傷了聖藥的根,那些根,以後說不定還能長出新的聖藥。”

    等到兩位金甲聖衛,將石崖上的聖藥,全部都採摘下來。

    張若塵便是旁若無人,繼續煉化起來,又是半個時辰過去,氣海中的聖道規則,竟是增加了一萬道有餘。

    “真美妙。”

    張若塵只感覺四肢八骸異常舒服,渾身聖氣充盈,每一滴血液都在沸騰。

    緊接着,張若塵再次看向眼前的兩位金甲聖衛,道:“你們在洛水,應該已經待了很長時間了吧?有聖藥輔助,難怪修爲提升得這麼快。”

    兩位金甲聖衛的神色,微微一變。

    “我們的修爲,在大人面前,不值一提。”那位男性金甲聖衛道。

    張若塵輕笑一聲,隨即閃電一般出手,一指擊向他的心口。

    那位男性金甲聖衛警覺性極高,幾乎是在張若塵出手的一瞬間,便是,向後爆退。

    與此同時,他打出一面金色小盾,懸浮在身前。

    要知道,帝祖神朝別的那些金甲聖衛,遭到張若塵的攻擊,根本來不及打出金盾,被擊飛出去。

    他們與眼前這位金甲聖衛比起來,不知差了多少倍。

    但是,金色小盾擋不住張若塵的指勁,指勁將金色小盾都打得倒飛,“嘭”的一聲,撞擊在那位金甲聖衛的胸口,將他打得飛了出去。

    要知道,心臟位置,就是不死血族的弱點之一。

    一旦心臟遭受重擊,就能破掉不死血族的變化之術。

    那位男性金甲聖衛半跪在地上,身形和容貌大變樣,很年輕,也相當俊朗,五官立體硬朗,正是齊天太子,齊生。

    不遠處,不死神女熒惑,心知無法再隱藏,變化成了本來面目,打出一片牛毛那些纖細的血針。

    “嘭嘭。”

    張若塵撐起文字鎧甲,將那些血針,全部都打飛。

    張若塵揹着雙手,走了過去,道:“齊天太子齊生,不死神女熒惑。”

    “張若塵。”齊生瞪着雙目。

    張若塵微微詫異,道:“你竟然能夠猜出是我?”

    齊生看着張若塵一瘸一拐的模樣,道:“不難猜。現在誰不知道,洛水附近,出了一個修煉空間之道的瘸子?”

    “果然是聰明人。”

    張若塵的身形一晃,出現到齊生的身旁。

    齊生臉色猛然一邊,結出一道血印,快速出手,卻一掌擊空。

    下一瞬,張若塵的身形,出現到熒惑的身旁。

    就在熒惑想要出手的時候,張若塵卻已經回到原地。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像張若塵一直站在原地,根本沒有移動過身形。張若塵的手中,多了一枚儲物手鐲,與一個儲物戒指。

    齊生和熒惑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張若塵探查儲物手鐲和儲物戒指,將一隻只裝着聖藥的木匣取出,聖藥的數量,竟是多達三百多株。

    不過,有一小半聖藥,張若塵都已經服用過。

    再服用,不會繼續增加聖道規則。

    熒惑取出萬獸寶鑑,呵斥一聲:“張若塵,將聖藥還給我們。”

    張若塵瞥了她一眼,隨即又從儲物手鐲和儲物戒指中,取出一鼎又一鼎血液。

    都是人血。

    張若塵的臉色,變得越來越沉冷,道:“居住在洛水畔的那些凡人,都是被你們殺死?”

    熒惑和齊生心知張若塵動了殺機,於是,果斷出手。

    “譁”

    萬獸寶鑑上浮現出一道道銘紋,散發出血光,數之不盡的血蝙蝠,從裡面飛出,鋪天蓋地向張若塵衝過去。

    “還敢反抗。”

    張若塵的嘴裡,吐出淨滅神火,化爲一片火雲,聖王境界以下的血蝙蝠,瞬間便是被燒成灰燼。剩下的血蝙蝠,不敢觸碰淨滅神火,紛紛向遠處飛去。

    就在熒惑準備召喚出別的聖獸之時,張若塵出現到她的身旁,一掌擊在她的右肩。

    “嘭。”

    熒惑倒在地上,半個身體的骨頭,都被打得碎裂。

    “滅神鎮海。”

    齊生的修爲,達到五步聖王境界,雙手撐起滅神十字盾,向張若塵轟擊下去。

    滅神十字盾變得足有一百多丈高,散發出神之本源力量,映照得方圓數百里的天空,都變成血紅色。

    這一擊,就算是七步聖王,也未必接得住。

    齊生本就是絕世奇才,又有滅神十字盾這件曾經鎮死過真神的神遺古器,足以跨越兩個境界戰鬥,比天庭界的很多天驕都要厲害數倍。

    但是,張若塵徒手一掌,就抓住滅神十字盾,將齊生打出的所有力量都化解。

    “怎麼可能強大到了如此地步?”齊生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嘭。”

    張若塵抓着滅神十字盾,橫揮出去,擊在齊生的身上,將他轟擊在了石崖上面。

    齊生遭受重創,失去戰鬥力。

    “哧哧。”

    張若塵使用淨滅神火,煉化萬獸寶鑑和滅神十字盾。

    半晌後,張若塵臉色微微一變,連忙收回淨滅神火,不敢再去煉化萬獸寶鑑和滅神十字盾。就在剛纔,他感知到,滅神十字盾竟然有器靈。

    器靈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強大,張若塵的力量在它的面前,都顯得相當渺小。

    不過,滅神十字盾的器靈,似乎是在沉睡,張若塵沒有驚醒它,所以纔沒有被它攻擊。

    萬獸寶鑑則是更加詭異,在寶鑑的內部,竟是封印了很多厲害的聖獸。其中,張若塵甚至感受到大聖級獸皇的氣息。

    這兩件東西,都碰不得。

    讓張若塵好奇的是,爲何熒惑沒有直接召喚九步聖王境界的聖獸,或者是大聖級獸皇出來?難道是因爲她的修爲不夠,無法解開那些強大聖獸的封印?

    “難怪當初小黑都說萬獸寶鑑是一件相當了不得的至寶,十分想要搶奪。”張若塵暗道。

    張若塵將萬獸寶鑑和滅神十字盾,收入進乾坤界,漸漸平復劇烈起伏的情緒,凝聚出兩道劍道玄罡,準備殺死齊生和熒惑,以絕後患。

    “且……且慢……”

    齊生從亂石中爬出,道:“張若塵,放熒惑……一條生路……那些凡人,都是我殺的……”

    張若塵道:“你沒有資格和我講條件,凡不死血族,皆該誅。”

    齊生笑了起來,道:“難道你不知道,你的母后,也是不死血族?你自己也流淌着不死血族的血液?”

    張若塵形成一連串殘影,衝到齊生的身前,一把將他提了起來,道:“誰告訴你的?”

    熒惑從地上爬起來,道:“不死神殿收集有整個崑崙界的各種禁忌大秘,在不死神殿被朝廷搗毀的時候,我無意中發現了一本被封印的卷冊。上面記載,八百年前,聖明中央帝國的明帝,與當時不死血族的血後,成爲了一對戀人。他們有一子,便是你。”

    齊生立即道:“張若塵,八百年前,你最愛的女子,肯定是因爲你體內流淌着不死血族的血液,所有才會背叛你,並且殺了你。八百年過去,她成爲了女皇,還成爲億萬人敬仰的神靈。而你呢?不僅家破人亡,還像是喪家之犬一般,逃出崑崙界,遠走天庭。”

    “所以,整個人族都是你的敵人,你和我們是同類。只要你原意回到不死血族,以你的天資,必定能夠得到重點培養。”

    張若塵的心境堅定,不受影響,道:“上一世,或許我真的流淌着不死血族的血液,但是這一世,我是一個人類,真正的人。我和你們,不一樣。”

    齊生心知蠱惑張若塵很難,深深皺眉,立即又道:“其實我和熒惑,都只是別人手中的刀。你就算殺了我們,我們背後的那位不死血族大人物,也會繼續屠戮崑崙界的人族,收集他們的血液。因爲,他要煉製一種,能夠助他突破到道域境界的血丹。”

    ……

    昨天居然斷更了,哭瞎,實在對不起。想要說補回來,但是,又不敢說,因爲碼字速度真的很慢,而且過幾天還會更忙。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重要的事說三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