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背後的那位不死血族大人物,就是齊嘯天?”張若塵道。

    齊生道:“沒錯。”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問道:“他要煉製什麼血丹?”

    齊生道:“千壽血丹。採集三千三百三十三萬位人類的血液,加上大量聖藥,才能煉製出來的丹藥。”

    “一旦丹成,齊嘯天突破到道域境界,就是易如反掌之事。到那時,雲武郡國、千水郡國周邊這片地域,還有誰是他的對手?估計他就要開始煉製更加厲害的萬壽血丹。”

    “煉製萬壽血丹需要的血液,是千壽血丹的十倍。”

    “所以張若塵,你的敵人是他,而不是我們。如果你要殺齊嘯天,奪取已經半成品的千壽血丹,我們可以爲你引路。只希望,你能給我們留一條生路。”

    熒惑明白齊生想做什麼,這是要引張若塵去送死。

    張若塵現在的確很強,但是,與齊嘯天比起來,卻又差距極大。

    張若塵自然是明白齊生的心思,冷瞥了他一眼,道:“千壽血丹對你們不死血族,是無價之寶。但是,在我眼中,卻是萬惡之源。就算奪取它,也是毀掉它。”

    張若塵煉化過大聖之血和神血,但是,使用千萬平民之血煉製出來的東西,卻讓他反感,只想將其毀掉,根本沒有想過自己吞服。

    張若塵又道:“石開應該也在齊嘯天那裏?”

    齊生見張若塵沒有急着殺他們,眼中閃過一道不爲人察的喜色,道:“在,齊嘯天給石開找了一條玄古礦脈,助它療傷和衝擊九步聖王境界。”

    wωw●Tтkā n●¢O

    “玄古礦脈,在什麼地方?”張若塵心中一動。

    齊生道:“就在洛水以東的玄荒境。”

    雲武郡國的修士,幾乎都知道玄荒境,那是東域極東的一片遼闊荒原,人跡罕至,據說,另一頭連接着東海。

    若是玄荒境有古礦脈,張若塵還真得去走一遭。

    暫時沒有殺齊生和熒惑,張若塵封住了他們的經脈和血脈,將他們扔進乾坤界囚禁起來,便是立即向極地趕去,準備與紀梵心會合。

    隨着越來越靠近極地,張若塵的視線,被那根插在地上的石柱擋住。

    石柱如撐起天地的石牆,相當巍峨。

    石柱上的巨大獸屍,則是散發出極其恐怖的神威,張若塵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在身上,十成力量發揮不出一成。

    空間,變得越來越稠密。

    張若塵無法施展空間挪移,只能駕馭金步龍輦前行。

    張若塵坐在龍輦上,細細觀察石柱的紋路,發現那些紋路,就像真理天域的諸神刻圖一般,蘊含有某種極其深奧的道。

    當然,他可以肯定,不是真理之道。

    在距離石柱,還有五百里的時候,原本黑色的泥土大地,突然長出一株株奼紫嫣紅的花朵,葉片碧綠,花瓣豔麗,猶如是夢幻之地。

    穿着無瑕白衣的紀梵心,步法溫婉,從花海中走出,徑直登上金步龍輦。

    張若塵有些詫異,道:“仙子爲何恢復了本來面目?”

    紀梵心杏眸含煙的一笑,說不出的風情,撩得張若塵的心中都泛起漣漪,竟是無法移開目光。

    在天庭界,不知多少身份地位高出張若塵百倍的天驕,想要搏百花仙子一笑,卻都以失敗告終。恐怕任何男子,看到百花仙子向他一笑,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成就感。

    張若塵看着越來越近的紀梵心,長髮的髮梢,從他的臉上劃過,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整個人都有些緊張起來,道:“仙子……你這是……”

    “噓,別說話。”

    紀梵心柔聲說了一句,隨即那柔軟的嬌軀,便是靠到張若塵的懷中,一隻雪白的玉手,撫摸到張若塵的臉頰上,另一隻手,則是輕輕摟住張若塵的腰。

    張若塵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僵硬,道:“仙子,你……你是不是沒有完全煉化,那個老傢伙下的藥?”

    “對啊,那藥真的好烈,你幫幫我……”

    紀梵心的紅脣,靠在張若塵的耳邊,吐氣如蘭,一絲絲暖流與皮膚接觸,刺激着張若塵的神經。

    不知不覺間,紀梵心的兩隻手,化爲了一片片花瓣,從張若塵的臉部和腰部蔓延出去,將他的身體包裹。

    張若塵發現渾身無法動彈,猛然驚醒過來。

    “不好,她不是紀梵心,誰在使用精神力手段對付我?”

    “轟隆。”

    熾熱的淨滅神火,從張若塵體內狂涌而出,將包裹全身的花瓣,全部震飛出去,燃燒成灰燼。

    緊接着,張若塵雙腿一蹬,沖天而起,逃遁到數十丈之外。

    剛剛落地,張若塵便是看見,紀梵心站在他的不遠處。

    只不過,此刻的紀梵心,卻是另一幅模樣,並沒有那麼驚豔,正是變化了容貌之後的樣子。

    “你到底是誰?”

    張若塵的手臂中,響起龍吟聲,一掌打了出去。

    紀梵心的眼中,閃過一道不解的神色,兩根玉指點出,與張若塵的手掌碰撞在一起。

    “轟隆。”

    兩人之間,一股強大的能量風暴逸散出去,使得這片天地都在震響。

    紀梵心與張若塵,拉開了一段距離,問道:“爲何向我出手?”

    “難道她真是紀梵心?”

    張若塵深深的皺眉,立即激發出眉心天眼,想要觀察眼前這個紀梵心的本體。

    但是,紀梵心卻露出氣惱的神色,瑩白的手掌向前一按,一個精神力漩渦凝聚出來,阻擋天眼窺視。

    要知道,使用天眼觀察,是可以透視她的聖衣。

    紀梵心是真的有些生氣,揚聲道:“張若塵,你太過分了!”

    張若塵似乎也意識到,動用天眼,的確不太好,於是防範的道:“你到底是誰?”

    紀梵心的眼中,露出一道恍然之色,大概猜到張若塵剛纔遭遇了什麼,目光向停在遠處的金步龍輦盯去。

    只見,龍輦的頂部,竟是長着一株鬱金魔香,散發出來的花粉,包裹車架。

    張若塵也向金步龍輦盯去,看到的卻是白衣如雪的紀梵心,她坐在車輦上,嫵媚的笑着,可謂是風情萬種。

    雖然知道那是一個陷阱,張若塵的心,卻依舊是無法平靜下來。

    沒辦法,車上的紀梵心,與以前他認識的那個冰清玉潔的紀梵心,簡直就是兩個極端,誘惑死人不償命。

    “破。”

    紀梵心的手指,向虛空一按,精神力風暴飛了出去。

    頓時,張若塵眼前的幻象,全部消失。

    車上的那個紀梵心,亦是灰飛煙滅,化爲了一株鬱金魔香。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一道無語的神色,輕輕搖頭苦笑。

    “不用那麼氣餒,這株鬱金魔香,精神力強度達到五十九階。你無法識破它,也是很正常的事。”

    隨即,紀梵心又道:“剛纔我看你,相當緊張,又有些期待的樣子,它到底給你製造了什麼幻象?”

    張若塵有些尷尬,道:“剛纔,我誤吸了它散發出來的香氣,判斷力和控制力下降……嗯,總之,我們還是想辦法,先除掉它。”

    這株鬱金魔香,並不是張若塵上次來洛水遇到的那株,沒有達到十萬年古聖藥的層次。

    因此,紀梵心憑藉強大的精神力,輕鬆便是將它收取。

    單論武道修爲,張若塵就算不如紀梵心,也有十足的把握退走。但,紀梵心的精神力,卻是深不可測,五十九階的精神力修士,在她的面前,似乎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她能夠將真理之道,修煉到比張若塵還要高深的地步,果然是非同小可之輩。

    紀梵心將那株鬱金魔香,交給了張若塵,道:“剛纔,我去了一趟極地,在石柱下方,發現了一座血湖。確切的說,應該是神血湖。”

    “神血湖?”

    紀梵心回過頭,盯着鎖在石柱上的那具巨大獸屍,眼神凝重的道:“沒錯,就是從它體內流淌出來的血液,匯聚成的一座血湖。它,很像傳說中的一隻亞神獸。可是……難以理解,實在是難以理解。”

    張若塵問道:“仙子有沒有將那一湖神血收走?”

    紀梵心搖頭,道:“我還沒有靠近血湖,便是退走。”

    “爲何?”

    “血湖之畔,生長有很多獸形聖藥。那些聖藥,能夠攻擊修士的聖魂和精神力。其中甚至有十萬年古聖藥,爆發出來的精神力攻擊,相當可怕。”

    張若塵道:“以仙子的聖魂強度和精神力強度,應該不懼它們。”

    紀梵心搖頭,道:“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屍兵骨將,在血湖畔巡邏,其中有大聖的屍骨。那些屍兵骨將,都是被獸形聖藥釋放出來的魂力和精神力控制。”

    張若塵臉色變得凝重,這也太詭異了!

    只是聖藥而已,竟然能夠控制大聖的屍骨。關鍵是,大聖的屍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誰殺了他們?

    “張若塵,你想過一個問題沒有,那些聖藥,爲何能夠攻擊修士的聖魂和精神力?又爲什麼變成了獸形?”紀梵心道。

    張若塵道:“仙子懷疑,被鎖在石柱上的那具獸屍,體內的神魂未滅?那些聖藥是吸收了神魂,纔會變得如此可怕?”

    “無論是什麼原因,我們暫時還是不要去招惹它們。其實,這顆星球上,生長有不少聖藥,只要多采集一些,你應該很快就能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紀梵心道。

    “就連仙子都如此忌憚,我自然不會冒然去闖。”

    隨即,張若塵又道:“仙子可否先陪我去一個地方?”

    無論是阻止齊嘯天煉製千壽血丹,還是去玄古礦脈尋找神石,都是迫在眉睫的事。若是,紀梵心能夠助他一臂之力,那麼此事,將會變得更加容易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